一切安好-3

3
话音一落,张佳乐就像是听到了猎枪声的瞪羚,几乎是一跃而起。叶修看着他疯狂地搜索着房间的各个角落,一脸惊慌失措,于是出声阻止道:“别找了。”
张佳乐并没停下动作,搜寻完了房间的四角,又在墙壁上四处摸索。
“没有摄像头,也没有窃听器,我确定。”叶修无奈地解释,“如果真的有,我早就拆掉了。”

张佳乐这才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似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叶修看他这么紧张,显得不是很高兴:“你就这么怕别人知道?”
张佳乐转过头来瞪着他,那表情简直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
“这事我们不是说好不提了么?”也不知道是急躁还是愤怒,张佳乐脸涨的通红。“就当没发生过!”
“这是你说的,”叶修否认道,“我可没答应...

一切安好——2



2
一个小时后,身穿白色护士制服的张佳乐出现在临时牢房的门口。
正如张新杰所说的,这次和他们同行的非但没有女性,甚至连雌性都没有。这套制服是之前某个无国界组织留下的,可以想象那个护士必定十分健硕,以至于这套衣服穿在一米七八的张佳乐身上,居然还空空荡荡,活生生有了种弱不胜衣的效果。
“开门!”他压低了声音,似乎正咬牙切齿。

看守的士兵早就接到了命令,无论张佳乐穿成什么样子,都必须熟视无睹。于是他面无表情地开门,却没忍住朝张佳乐的头上看了一眼。张新杰力求完美,连船型的护士帽也给他带上了。只是找不到配套的黑色平夹,此时张佳乐头上的发夹,大概贡献于哪个家有幼女的蠢爸爸……
左边海绵宝宝,右边小...

一切安好-1


角色死亡预警。已经出场/提到的人都不会死,但是没提到的可能已经凉了……

1
张新杰站在铁门前,踟蹰了片刻。
这里不过是临时的指挥所,因此牢房也由普通仓库改造而来,既无单向玻璃,也无监控设施。他看不到叶修的情况,但大致猜得到他的状态。此时叶修大概格外气定神闲,悠然得仿佛在度假,毫无受制于人的自觉。

事实上,感到慌乱而棘手的,反而是霸图上下。
两个小时前,他们位于阿尔贡的岗哨拦截了一辆老式吉普车。司机表现坦然,证件齐全,无疑是个途径此地的正经商贩。然而很凑巧地,白言飞在放行时过来看了一眼,瞬间就认出了叶修的脸。

原本白言飞打算象征性地抓捕一下,等叶修逃掉之后立即向张新杰汇报,不要造成人员伤亡...

618小论文

大过节的这么热闹,那我来写篇小论文。
之前零星听见一种观点,说是叶修和陶轩的关系恶化成这样,叶修也是有责任的。要是叶修认真和陶轩解释交流,如春天般温暖,陶轩一定会支持他理解他,两个人就能肩并着肩手牵着手朋友一生一起走了。

我觉得,还是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持这种观点的人总是先给叶修扣上顶不沟通不交流非暴力不合作的帽子,觉得叶修和陶轩的交流一定是如下这种方式。
陶:你为什么就不露脸不拍广告呢,明明这是双赢的好事啊!
叶:我就不就不就不。
陶:你讲讲道理。
叶:我就不就不就不。
……
问题是这可能么。

叶修是个说骚话小能手,嘴炮小王子,但不代表他不会好好说话。他正经起来比少先队大队长都正...

我觉得我和不少人的道德标准不太一样。
一个搞电竞的,为了投资房地产去给人家哭灵,这叫洗白……谁家洗白会用这种low到地心的行为洗
而叶修没违法没犯罪正正经经打比赛,老老实实履行合同,就因为没签补充条款就叫黑了,手动再见

质疑粉籍的就更搞笑了,我叶粉粉籍证硬如钢铁
至于混水摸鱼的叶黑,消停消停都洗洗睡吧,不喜欢主角看什么小说,不憋屈么

视角问题,同一件事给人的感觉可能有差异,崔立是陶轩的小弟,难道还能给叶修打call么。说我写的不好说我ooc都没有问题,质疑粉籍你可拉倒吧

不好好说话的一律拉黑

性感经理在线算命

1
最早出现异常的,是韩文清。
从夏休期开始,他就时常觉得疲惫。然而韩文清本清,越是疲惫,他就越不肯减少练习量。
于是日复一日,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一张黑脸里透着苍白,面相活活从抢劫犯变成了肾虚的XX犯。

张佳乐打完世邀赛回来,看见他这幅模样,没忍住和张新杰吐槽,他这是熬夜看了多少小黄片?
张新杰忧心忡忡,说别是生病了。

结果一语成谶,没两天霸图高层开会,韩文清站起来发言,话说一半就直不愣登昏倒在地。霸图众人吓得不轻,赶紧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一溜十三招查了个大全套,也没查出来到底什么毛病。

然而韩文清的状态不对,依旧弱小可怜又无助,霸图众人心急如焚,医生一脸懵逼一筹莫展。叶修闻讯发来...

(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下0.95)

       回程的路上,黄少天始终一语不发,即使路程不远,但这种持续的沉默,对他来说也太过反常了。

       更奇怪的是,对于他的反常,叶修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不置一词。


       下飞机后,两个人赶到了预约好的教堂。举行婚礼不在更加简便的市政厅,而是选择了更有仪式感的教堂,不用说,黄少天也猜到了这是谁的主意。...


(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下0.9)

       发动机的轰鸣声在沉默里简直震耳欲聋,黄少天呆呆地看着叶修,只觉得他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自己却不能很好地参透他的意思。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仿佛触摸到了什么隐藏已久的真相……然而这也只是一瞬间的错觉,那个看不清的轮廓就再次从他的思绪里滑脱了。

   “你是要结婚还是要出家啊,说的话跟念经似的。”黄少天吐槽道,“我们这是快到了吧?下面是不是山?这么看着也没多高啊!”...


(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下0.85)

       那天晚上黄少天辗转反侧,一合上眼睛,杂乱的思绪就直往外冒,搞得他心神不宁。断断续续地睡到早晨,他胡乱洗漱了一把,喻文州却来敲他的门,通知他蓝雨的经理要找他视频会议。


       借着世邀赛的东风,各个战队在新赛季都有了宏大的规划。黄少天就算有万般心事,也只得强打精神,逐条逐款地跟经理商量合约细节。等到终于结束通话,已经过去了好一会,黄少天越发感到时间紧迫——距离那场他拼命想阻止的婚礼,就只剩下半天时间了。...


(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下0.75)

                             下0.75


     黄少天正郁闷着,那边叶修抽完烟已经回来了,目光在两个人脸上各扫了一下,黄少天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感到有点心虚。

  “聊什么呢?”...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