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33

                                          33

       叶修琢磨着,下次遇到邱非的时候,要不要对他说点什么,只是觉得分寸难以掌握。结果还没等他想好,转天打排位就遇上了邱非,毕竟高分段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人在打,简直低头不见抬头见。

    “两个战法啊?”方士谦嘟囔了一句,似乎不大满意。今天叶修开着大号来的,邱非跟他们同队,职业重叠了。

    “三个。”叶修纠正了他,“你看对面。”

 

       这边五个人:叶修、方士谦、邱非、林枫、杨昊轩。

       对面五个人:孙翔、张家兴、李华、戴妍琦、宋晓。

 

       阵容真是很微妙,方士谦刚想吐槽几句,观众却比他还懂,弹幕铺天盖地此起彼伏。什么“那些年张家兴爱过的战斗法师”,什么“轮流与张家兴发生X关系的三个战法”,什么“共用治疗.avi”……污的不行。

 

       在弹幕管理上,方士谦一向超级双标,污微草是不行的,污敌队就值得鼓励。此时观众们公然开车,他不但不制止,还喜闻乐见,一条条在直播间里读了出来。

      叶修很无语:“差不多行了你。”

      结果方士谦毫不收敛,还在那边声情并茂地朗读“害羞的治疗张家兴第一次与三个战法XXX”,叶修忍无可忍,开了麦说道,“观众朋友们帮我刷个弹幕,让他闭嘴。”

   “我的观众干嘛要听你的?”方士谦冷笑。

      结果下一秒,几千条“闭嘴”疯狂刷屏,被瞬间打脸,方士谦终于消停了。

    “色情主播,你再不好好打,我就报警了。”叶修警告道。

 

       张家兴没看直播,弹幕内容他是不知道的,然而就算不管别人的评论,他整个人也都尴尬的要死。邱非和孙翔也就算了,毕竟嘉世散伙大家也算是好聚好散,唯独叶修的情况特殊,此时这四个人凑在一起,张家兴只觉得浑身都难受。

       当初叶修离开嘉世的时候,他虽然没有推波助澜,但是为了明哲保身,也从没为叶修说过一句话。叶修倒没觉得有什么,张家兴也知道,他估计是真的不在意。然而这件事在张家兴心里始终是个坎,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是很敢和叶修说话。

 

    “张家兴你加住我的血就行。”一上来,孙翔就觉得碰到了老队友,这把应该享受特别待遇。

    “所以我们三个都不需要治疗咯?”戴妍琦看不惯他这样,开始带节奏。

    “不是吧你们,这也能吵起来?”李华赶紧劝架,“都少说话,好好打,听我指挥。”

    “为什么要听你指挥?”孙翔不服。

       于是心态爆炸。

 

       双方地图中央相遇,中规中矩的一波团战,叶修并没指挥,邱非也就按自己最近的一贯做法,直插对方队伍中央,去撕裂了对方阵型。孙翔一向是不管战场全局的,看到战斗格式冲过来也就立刻迎战,两个战斗法师在团战中央皇城PK,战况十分激烈。

  

       同队过一年,孙翔对邱非的印象不坏,可要论实力,他其实并没怎么把邱非放在眼里。此时他满心想着赶紧杀了战斗格式去找叶修决斗,然而邱非的血线下的并没想象中快,他就感到十分不爽了。

    “治疗呢?怎么不给加攻击?”他在队伍频道里嚷嚷上了。

 

       张家兴听到了,然而并没功夫给他加攻击,此时他自己被叶修追的满地图跑呢,整个人都气息奄奄。老是这样……张家兴心烦意乱地腹诽,你需要治疗,我还需要保护呢!

       一起在嘉世打了一个半赛季,孙翔其实没怎么管过治疗的死活,为了打伤害,直接卖一波治疗的事也没少干。张家兴想起往事,再看看追着自己打的叶修,顿觉十分心塞,只想赶紧输了直接下一把。

 

       给叶修送个一血也挺好的……张家兴有点恍惚地想,就算是向他道歉了。叶修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么?对于他从前的一次次保护,一次次力挽狂澜,自己其实都是记在心里的……

       结果他这边还在胡思乱想,屏幕上人影一晃,一柄战斧就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揍他的人换成了方士谦。

 

       张家兴真是心塞的不行,恨不得双手离开键盘。从前的输出按着自己揍不说,揍到残血还换成现在的治疗接着揍……这感觉十分酸爽,仿佛前女友被迫看他们秀恩爱。眼看着自己被揍到丝血,击杀就是一个技能的事,张家兴干脆把眼一闭,放弃挣扎。

       结果过了两秒,他再睁开眼睛,屏幕仍然是彩色的。张家兴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怎么没死,转头才看见方士谦不知怎么突然跑进了团战中心,把只剩一丝血的自己就这么扔下了。

 

      是手下留情么?张家兴愣了,自己和方士谦也没什么交情,更何况同行相轻,治疗们有机会都是要先搞死对方的。对面的指挥是叶修,难道说,是叶修让方士谦不要杀自己……?

       意识到这个可能性,张家兴感觉十分微妙,可还没来得及感慨,林枫正好路过,顺手补了一刀……

       张家兴,卒。

 

       方士谦并不是无故跑开的,那边战斗格式的血线被一叶之秋压到濒危,头顶上又被戴妍琦扔了个天雷地火,眼看要跪的节奏。要按他以往的风格,肯定是拿邱非换掉张家兴,然而今天他却一反常态,迅速返回主战场,扔了个极限生存给邱非续命。天雷地火结束,邱非仍然活着,连他自己都愣了,不明白战斗格式是怎么在千钧一发的瞬间被保住的。

    “接着打,”方士谦看出他有点疑惑,开麦说道,“死不了。”

 

       方士谦死保哪个人的时候,哪怕他拼命作死,那也是很难死的。邱非起初还打得有些犹豫,然而直到十分保守地磨死了一叶之秋,自己的血量还不降反升,这才发觉方士谦几乎把全部的资源给了自己。

    “方神,你不用——”

    “你是要教我怎么玩治疗?”

    “……”

 

       方士谦的脾气邱非是清楚的,并不敢再多话,只能默默打输出。这场比赛纸面实力或许相当,可对面一上来就内讧,连治疗被切都没人保……这边却是有方士谦和叶修这两位大神死保一个邱非,输出环境简直安逸得不行。

       最后,比赛以邱非拿了四杀结尾。

 

       赛后数据结算,邱非拿了输出金牌,数据几乎要超出银牌的三分之一了。邱非有些不安,方士谦的画风突变,让他感到十分迷惑,但他还是礼貌地说道:“谢谢方神。”

    “你们嘉世的治疗叫什么?”方士谦没接茬,反而突然发问。

       邱非愣了一下,不懂他的意图,却也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看你的比赛,还以为你不知道队里有治疗呢。”方士谦开着麦,语气很不好地怼了他一句。

 

       说完这句话,方士谦就退了比赛。他点的是小队退出,连叶修也跟着被退了出来,想多和邱非说句话都不行。直播间弹幕又爆炸了,带节奏的开始黑方士谦目中无人傲慢自大,方士谦看也不看,直接退了直播。

    “你也真是够可以的。”叶修哭笑不得,“就不能好好说话?这多掉粉啊。”

    “你哪来那么多事?”方士谦嫌他烦,“滚去睡觉。”

 

       叶修只好洗洗睡了,邱非那边却没退游戏,就停在赛后结算的界面上,呆呆地愣了好久。方士谦算是当众给了他一个难堪,可他却知道这其实是一次用心良苦的指点……治疗之神并没有理由这样关照自己,联想到传闻中他和叶修关系,就不难猜到这其实是谁的意思了。

       叶修……他已经离开了嘉世,甚至离开了联盟,却一直在关注着这支重生的战队。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邱非比谁都清楚叶修对于荣耀,对于嘉世的感情……

 

       他呆呆地出着神,背后的门却被退开了,嘉世的治疗举着手机跑出来,显然是刚刚看了直播。一想到他听见了方士谦对自己说的话,邱非就感到十分尴尬,连脸上都微微地发烫。

    “靠你居然被方神骂了,”治疗很气的样子,“为什么不是我?我也好想被方神骂啊!”

      ……等等,重点好像完全错了啊。

    “啊啊啊,好气啊,”治疗还在抱怨,“为什么我就从来排不到方神?”

    “因为你段位太低了。”邱非无情地指出事实,“想排到他,至少要进个500强。”

   “我的人生没有希望了。”治疗垂头丧气,“治疗单排上分看脸,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队友是不是智障……”

    “要不要带你上分?”想了想,邱非认真地问道,“双排来么?”

    “来!”

 

       嘉世的队长和治疗在培养感情默契,别人家的治疗却没功夫打游戏,都在群里实力撩妹。这天晚上钟叶离不知道受了谁的刺激,说找男朋友绝对不能找打游戏的,更不能找玩输出的。这话一说大家顿觉有机可乘,这个说自己从不玩输出考虑一下,那个说自己可以A了游戏求交往。

       本来话题的进展还算正常,可安文逸冒了个泡之后,风向就彻底被带歪了。本来大家纷纷在声讨傻逼输出们的傻逼行径,结果被安文逸起了个头,就突然变成了忆苦思甜。

      小手冰凉:虽然也有不省心的时候,但是他没血了跑回你身边的那一瞬间,感觉就突然心软了啊。

       温柔天使:哈哈哈,我懂,是不是觉得那一刻他特别让人心疼,特别想保护他!

       灵魂语者:就很想给他血线拉高,CD都可以不管了

       零零柒:对对对,就特别想把全世界的资源都给他!

       千叶若离:可要是没血了还不知道找治疗呢?

       冬虫夏草:那不是更惹人怜爱么?

       傲风残花:那不是更惹人怜爱么?

       愈灵者:那不是更惹人怜爱么?

       千叶若离:……我常常因为不是GAY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看着群里的对话,方士谦有些想笑,然而一阵烦闷的感觉又涌上胸口,让他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其实他本来不想管邱非的闲事,毕竟旁边就有个父爱如山的叶修,可看着战斗格式一个人在苦苦支撑,他就觉得十分难受……因为这种打法让他想起了从前的王杰希。

  

       很多人惋惜王杰希放弃了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可微草的每一个队员都知道,这种打法对于队友来说是何等的灾难。第三赛季初,当发觉队友根本无法跟上自己的节奏之后,微草年轻的队长并没有责怪队友,而是选择了孤身作战。

       那时候,比赛的战场永远被分割为两部分,王不留行已寡敌众孤军奋战,而其他人中规中矩地推进打团。方士谦是很不认可这种打法的,为了这个两个人没少吵架,王杰希或许还觉得委屈,毕竟自己那么努力地在为团队创造机会……

       可方士谦只觉得他是个傻逼。

 

       或许这是个合理的明星战术,或许王杰希有这个实力为全队遮风挡雨……可方士谦没有办法说出口,当王杰希拒绝了团队的支援时,他作为治疗,感到的是被输出拒绝的失落和屈辱。每次王杰希说出“治疗不用管我,看好其他人血线”的时候,方士谦都会感到十分气愤,那段时间他和王杰希的冲突频发,简直连视线相对都能吵上三天三夜。

       为什么不信任队友?那时候,方士谦总是愤愤不平地想,为什么不信任我?

       然而他始终不能好好地说出这句话,王杰希也就一次又一次地没能理解他的意思。

 

       有一段时间,方士谦觉得自己应该是讨厌他,极其讨厌他……可直到那场对战嘉世的比赛时,方士谦才明白,原来那种感情并不是单纯的讨厌。他永远忘不了那场团队赛中,王不留行在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的夹攻下血线飞速下滑,可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放弃,以一种很难看的姿态在拼命挣扎着……

    “治疗看好大团,抓紧时间拿一个人头。”这么紧张的时刻,他居然能够打字指挥。

 

       正面战场是以多打少的,方士谦知道,正确的做法是该协助大团集火,放弃王杰希一换一的同时,尽量压低对方血线,争取下一波团战的优势。可是那一瞬间,他看着垂死挣扎的王不留行,只觉得自己必须要救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虽然最后的结果不过是给叶修送了双杀。

 

       最后那场比赛意料之中地输了,赛后王杰希在比赛席外等着他,似乎是有话要对他说。方士谦打定主意,王杰希敢甩锅给自己,自己就揍他……结果出乎意料地,王杰希对自己说:“谢谢。”

       后来的几年里,王杰希说这两个字时的表情,无数次地出现在他梦里。

      那一刻,方士谦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只是想保护他。

 

评论 ( 93 )
热度 ( 80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