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上)

天雷预警

看标题就知道这是个什么故事了,没错就是那个电影梗

非常非常雷


周泽楷无辜躺枪,叶修和黄少天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不要掐我不要掐我不要掐我

——————————————————————————————

                                   上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总决赛的最后一分钟,他走投无路地使出了一招流星式,那孤注一掷的一剑却落空了。他们输掉了世邀赛的奖杯,走出比赛席的时候,叶修就在台下看着他,眼睛里全是失望和责备。

       就那么一个眼神,吓得黄少天几乎立刻清醒了。

 

       白晃晃的阳光从窗帘的间歇里射进来,黄少天呆坐了几秒,才像回魂似的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总决赛那至关重要的一剑刺中了,冠军奖杯就锁在叶修的房间里,而作为福利,他们又绕了地球半圈,此刻正集体正在拉斯维加斯享受传说中的公费旅游呢。

 

       早餐的时间就快过了,然而大家骤然放松下来,各个作息紊乱,黄少天下楼的时候,倒在餐厅里碰上了大半个队伍。喻文州本来都打算离开了,看见他下来,就又倒了杯果汁,在他对面坐下了。

    “我还以为你不吃早饭了。”喻文州看看表。

    “总睡觉也没意思啊,再累睡两三天也就缓过来了吧——”话音刚落他就打了个哈欠,偏偏还非要继续说话,结果说得含糊不清:“为什么我们住的酒店不带赌场啊?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不用这么小气吧?”

    “赞助商出钱,就别挑了。”难为喻文州听明白了,“再说当地21岁成年,我们这还有未成年人呢。”

       黄少天转头看了孙翔一眼,还没说什么,孙翔就瞪着眼睛说:“这也能怪我?”

    “我怪你了么?”黄少天又打一个哈欠,“我什么都没说好吧。”

 

       孙翔站起来走了,像是气呼呼的,椅子都差点带翻了。黄少天没管他,没精打采地环视了一圈餐厅里的人:“叶修呢?还没起来?”

    “他一大早就和周泽楷出去了,”喻文州答道,“不知道去哪了。”

    “他和周泽楷出去了?”黄少天马上来了精神,“他和周泽楷出去干嘛?他们两个能去哪?他怎么能和周泽楷玩到一起,又没什么可说的,他俩以前说过话么?”

    “也还行吧,最近他们关系好像不错。”喻文州实事求是地说,“不是从集训开始,他们俩就总在一起?”

    “那是为了比赛啊,现在比赛都打完了,还有什么可说的?”黄少天冥思苦想,“总不至于他想劝周泽楷跳槽吧?”

   “说到周泽楷……”喻文州拿出手机,把屏幕朝向黄少天,“你手机关机了,他让我看到你说一声,等下先别出去,叶修有事找你。”

 

       挺流畅的一条消息,周泽楷连打字都费劲,黄少天估计是叶修用他手机发的。他有点心不在焉,正出神的时候,冷不防听到喻文州问道:“你和叶修怎么样了?”

       黄少天吓了一跳,环顾了一下左右,发现没人,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还能怎么样……没有怎么样!”

    “我觉得,他还是挺喜欢你的。”喻文州也压低了声音,“再说他也退役了……”

    “我靠队长你不要乱说话,这跟他退役有什么关系啊?”黄少天急急忙忙地撇清,“再说我强调好几次了,我可是笔直的直男,很直很直的那种,直的特别坚定,直的特别明确……”

   “知道了,”喻文州难得地吐了个槽,中断了他的排比句,“你是铁柱一样的直男。”

   “……”

   “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喻文州小声说道,“叶修突然这么郑重的找你,肯定是有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什么重要的话?”

   “你说呢?”喻文州笑笑,“反正我是猜不出来,你能猜的出来么?”

 

       叶修要说什么,黄少天想,自己还是不要猜了。然而他味同嚼蜡地吃了几口饭,就急急忙忙地回到房间里等着,也解释不清自己为什么这么坐立不安。喻文州说的有道理,叶修搞得这么郑重,估计是真的的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他会说些什么呢?总不会是跟自己表白——

       然而就算表白也不是很稀奇吧?在慌乱中,一个异常冷静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像是在漆黑的山洞里突然看见了远方的光。

       毕竟……叶修已经向自己表白过两次了。

 

       关于叶修为什么会喜欢自己、何时喜欢上的自己,黄少天始终没有问过,更加不敢深想。他所知道的,就是第五赛季的夏休期,叶修带着他逛西湖,大太阳下两个人都晒得昏头昏脑。走了小半圈,黄少天死活不肯走了,两个人钻进一家咖啡厅,都觉得吹着空调如获新生。结果买完饮料之后,叶修把杯子往桌上一放,特别随意地说道:“哎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挺喜欢你的,跟我处对象呗?”

 

       那时候黄少天的第一反应,就是叶秋简直有病,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事,万一被人认出来了呢?他紧张兮兮地左看右看,发现应该没人注意他们,这才松了口气,想起来自己应该给对方一个答复。

       他没让叶修等很久,大约也就是两三秒,可就是那么两三秒的时间,黄少天脑子里不着边际呼啦啦地转过了好多事。自己合同就签了两年,下赛季正该谈转会或续约……过两天回了G市,战队还要跟自己说广告费分成……上个月有个女队闹出队员劈腿还拍艳照的事来,闹了一阵,整个队伍干脆解散了……

 

       他感到自己的心一阵乱跳,最后好容易归于平静,他几乎想都没想,迅速地转移了话题。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叶秋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从那以后,黄少天刻意地把这件事给忽略了,他和叶修的关系依旧很好,并没因此产生隔阂或因此疏远。就在黄少天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的时候,第七赛季的全明星,两个人偶然地在选手通道里相遇,叶修却偏偏又提起来了。

    “这好像不让抽烟吧?”黄少天正好抓了他一个现行。

    “都差不多,你们这场馆,哪都不让抽烟。”

    “你就不能戒了么,抽烟有害健康。”黄少天絮絮叨叨,“你看我们全队,没有一个抽烟的,你一个队长,怎么带头败坏队伍形象……”

    “你要是以身相许,我就考虑戒了。”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突然,然而很奇怪,黄少天却并没什么意外的感觉。他几乎想都没想,带着一股奇异的冷静,迅速而随意地回答道:“那你还是接着抽吧。”

       于是叶修笑了笑,抽完了那支烟。

 

       从那以后,叶修就再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了。起初的一阵,黄少天还担心过关系会不会为此疏远,可叶修表现得一切如常,他也就安心的维持着两人的朋友关系。联盟里都是些年龄相仿的网瘾少年,黄少天人很活络,跟谁的关系也不算太差,可叶修毕竟总和别人不太一样。他们不是队友,见面也不多,甚至叶修也不见得对他如何友好……可黄少天一直都很清楚,相较于别人,叶修始终是不同的。

       这是他最好的朋友。

 

    “你这是刚起床?”

    “我靠靠靠!”黄少天正坐在床边出神,冷不防听见叶修的声音,差点从床上仰下去,“你进来怎么不敲门?这是要吓死谁?”

    “这就吓死了?”叶修边说边走进来,“你屋里藏人了啊?”

   “有病吧你,藏什么人,就这么点地方我往哪藏。”黄少天跳下床,跑过去把门关了,路上有意无意地碰到了浴室的门把手,门晃悠着打开了一条缝,也不知道对谁展示着它的空无一人。

 

    “你这能抽烟么?”叶修把烟盒从口袋里掏出来,朝房间各处看了看,“我那是无烟楼层。”

    “我这间也是啊!”黄少天咳嗽了一声,莫名觉得有点局促,“要抽烟你上吸烟室。”

   “算了吧……”叶修想了想,把烟放了回去,“我先跟你说个事。”

 

       黄少天这才注意到,叶修的语气很从容,举止也很随意,可这种从容和随意却带着种刻意,倒让自己怀疑他是不是有点紧张。两个人相识六七年了,哪怕总决赛的赛场上,黄少天都没见叶修露出过这种神情,这点紧张也感染了他,让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

 

   “我早上没事,就出门走了走。”叶修开口说道。

   “……”

   “然后就路过他们那个婚姻登记处了。”叶修继续说道。

   “……”

   “这结婚特方便,随便两个人拿护照去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

   “……”

   “我本来还不信,一问人家,还真是这么回事。”

   “……”

   “不过那不能直接领结婚证,是发个许可证,办完婚礼再发结婚证。”

   “……”

   “许可证特别快,排队填个表,当场就发了。”

    “……”

 

       如果此时有第三个人在场,肯定会觉得这场面荒诞到可怕——叶修欲言又止神情局促,黄少天全身紧绷一语不发。事实上,黄少天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能说话。隐约听明白了叶修的意思,他整个人连呼吸都屏住了,像中了魔法似的全身僵硬,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叶修这是在……求婚……?

 

      大约也觉得这样拖拖拉拉地说下去不是办法,叶修停顿了一下,目光复杂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最终,他做了个手势,想要快刀斩乱麻似的,很干脆地直奔了主题。

   “所以我明天晚上结婚,找你当证婚人。”

   “……?!”

 

       魔法解开了,黄少天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可却像是被人敲了一榔头,脑子里仍然晕头转向。好半天过去,他才算明白叶修不是开玩笑,憋了半天没说话,一开口就差点把自己说到断气。

   “我靠你别开玩笑,真的假的?你这么严肃吓唬人呢吧?不是你这怎么突然就要结婚,还非跑这来结婚……”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废话,黄少天终于想起来问重点,“……等一下,你到底是要跟谁结婚?”

 

       也不知道是觉得黄少天的反应好笑,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听见他这么问,叶修从进门以来,第一次笑了起来。

    “小周啊。”他带着微笑,又补充了一下,“周泽楷。”

    “哪个周泽楷……?”黄少天几乎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反问。

    “……你说呢?”

    “周泽楷……”黄少天重复了一遍,总算回过神来,“卧槽周泽楷?!!!!你等一下这怎么回事,你跟周泽楷结婚?”

    “我刚才不是说了?”叶修不大耐烦,又解释了一遍,“就我们早上刚路过登记处,人家说马上就给发许可证,拿护照就行,然后我们一试,真给发了。”

    “这踏马不是重点吧!”黄少天跳了起来,“重点是你什么时候跟周泽楷搞到一起的?”

    “就集训的时候。”

    “这尼玛不是才一个月?”黄少天是真的惊到了,“然后你就要跟他结婚?还是在美国?我说老叶你脑子没坏吧?你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昨天那个龙虾有毒?我就跟你说那个龙虾别多吃,味道不对!”

    “你哪里这么多话?”叶修是真的没耐心了,“证婚人你当不当,不当我找方锐了啊?”

    “你找方锐……你找方锐干嘛?”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总算强行找回理智,“那你还是找我吧。”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晚7点,地址我等会发你。”

 

        说完这句话,叶修转身就要往外走,黄少天有一肚子疑问,上去就给他拽住了。

    “你等会,先别走。哎你让我去当证婚人,好歹跟我说清楚怎么回事吧?你怎么就跟周泽楷在一起了,还非得在这结婚?我觉得你很冲动啊,你好好想想这件事的后果——”

   “有空跟你说吧。”叶修看了看时间,“小周在楼下等我呢。”

 

       他提到周泽楷的时候,用的是一种非常微妙的语气,以至于黄少天微微地愣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走了,黄少天在原地足足站了十分钟,才意识到刚才的一起都是真的。

       叶修明天要和周泽楷结婚。

       叶修明天……

       要踏马和周泽楷……

       结婚?!!!!!

 

       没再多想一秒,黄少天一跃而起,沿着走廊跑到喻文州的房间外,攥着拳头拼命的擂门。门一开,他急急忙忙地就撞了进去,看清楚里面没有别人,立马就朝着喻文州一通叫嚷。

    “队长出大事了!”黄少天语速飞快,“我跟你说,真的出大事了!你知道叶修刚才来跟我说什么?我靠他脑子一定出问题了,我跟你说这事一定有鬼。你绝对他不到他说了什么,他跟我说,我跟你讲是亲口说的,而且绝对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的那种!他跟我说——”

    “他要跟周泽楷结婚。”抓住黄少天换气的功夫,喻文州终于打断了他。

    “……”

    “他也跟我打过招呼了。”喻文州解释道,“就刚才。我是国家队队长,他们可能是觉得,有必要让我知道一下。”

    “你就没拦着他?”

    “他都这么说了,”喻文州苦笑道,“你觉得我能拦得住么?”

    “拦不住也要拦,”黄少天说了半天,口干舌燥的,抓起一瓶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现在不是玩的时候了,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什么行动?”

   “他们明天晚上就要结婚!这意味着什么?”黄少天把水瓶“啪”地拍在桌子上,豪气干云地说道,“这就意味着,我们只剩一天的时间了!”

    “只剩一天的时间干什么?”喻文州看看他。

    “那还用问?”黄少天斩钉截铁地答道,“拆了他们!”


评论 ( 133 )
热度 ( 691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