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下0.75)

                             下0.75


     黄少天正郁闷着,那边叶修抽完烟已经回来了,目光在两个人脸上各扫了一下,黄少天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感到有点心虚。

  “聊什么呢?”

  “还能聊什么,跟他有什么可聊的。”黄少天满腹牢骚,“谁能跟他聊起来。”

  “那就走吧?”

  “饮料还没上呢,再坐一会啊!”黄少天打量着周围,“这还挺热闹的。”

 

      酒吧里果然是热闹,多半都是些年轻的游客,喝得上头了,气氛热烈得很。酒吧里除了老虎机,还设了卡拉OK,谁喝High了就上去高歌一曲,各种鬼哭神嚎。三个人又坐了一会,就有个穿得特清凉的女孩子凑上来,二话没说,一屁股坐在周泽楷大腿上了。

 

       周泽楷吓得够呛,又不能把人家掀下去,好在这都是今天第二次了,还能结结巴巴地表示拒绝。这姑娘倒是很干脆,上来就问大保健约不约,周泽楷赶紧说不约不约。

       被拒绝了,这姑娘还是不走,起先是说物美价廉,然后又说给打折。一看周泽楷态度坚决,她又说那不收钱了,估计再这么下去,就该她倒找钱给周泽楷了。

 

        周泽楷急得不行,最后还是叶修给解了围,跟人家说我们明天就结婚了,真的不约。这姑娘一听就站起来了,特来劲地抓着麦克风说那边有俩基佬明天要结婚啦!这下整个酒吧的醉鬼全都High起来了,一通跟着起哄。

    “卧槽这事搞大了啊,”黄少天被他俩连累,也跟着一起被醉鬼包围,“他们想干什么?赶紧跑吧?”

  “你觉得能跑掉么,”叶修看看形势,也觉得有点糟,“都跟你说早点走了!”

 

        一群人闹哄哄地把他们往台上赶,叶修表示生无可恋,周泽楷一脸懵懂,黄少天大呼小叫不关他的事,但没人搭理他。到了台上,一群人大力把麦克风往周泽楷手里塞,欢呼声口哨声响成一片,热烈欢迎他唱个歌。

       让周泽楷当众唱歌,那是比杀了他还难的,麦克风一到手,他下意识地就递给了叶修。叶修倒很镇定,清清嗓子,指着黄少天说了句这是伴郎让他唱,然后把麦克风把黄少天手里一塞,完美闪避。

 

       围观群众向来是不分是非的,有人带节奏,他们也就跟着节奏走了。黄少天再三抗议这事跟自己没关系,然而英语捉急词不达意,眼看着不让他们满意谁都脱不了身,黄少天只能认命,点了首歌开始唱。

 

虽说一开始不情不愿的,但唱着唱着,倒是黄少天自己唱High了,最后一口气唱了三首才下台。在他唱歌的功夫,叶修和周泽楷早趁乱溜了,两个人一起等到黄少天出来,周泽楷心有余悸,也就掉头回了酒店。

   “靠靠靠!叶修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黄少天当然少不了抱怨,“我还在水深火热,你倒先跑了!”

  “你不是唱的挺高兴的?”叶修看了他一眼,“再说,也是你非要进去还半天不走的吧?”

 

他的语气挺平淡的,然而黄少天心里有鬼,又是莫名一阵心虚。就凭周泽楷吸引妹子的体质,黄少天知道他一进酒吧多半会被小姑娘缠上,原本指望多坐一会,说不定叶修会因为这个不高兴呢。可谁料到,刚才大保健都来了,叶修不但毫不在意的样子,最后被折腾的反而是自己。

   “我怎么唱的高兴了!”黄少天为了掩饰,赶忙大呼小叫,“我又不会唱几首英文歌,唱的很累好不好?而且它那个歌库又特别老,好多歌没有……”

 

周泽楷自然是沉默的,叶修却也没再说什么,于是一路上,就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在絮絮叨叨。等到了酒店,电梯先到了周泽楷房间的楼层,他对叶修笑了笑,又冲黄少天点了点头,也就下了电梯。

  “怎么回事?”黄少天有点意外,“你不跟他一起睡?”

  “……说什么呢。”叶修无语。

 

毕竟国家队的成员都在,他们俩想要低调点也是应该的。可问题是都闹到要结婚了,这种低调还有必要么?

然而黄少天不得不承认,眼看着周泽楷一个人先走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电梯门再次打开,叶修和黄少天住在一个楼层,自然也就一起下了电梯。走廊是极长的,而且此时空无一人,黄少天突然想到,要是自己想和叶修说点什么,这就是最恰当的时机了。

问题是要说点什么呢?黄少天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跟周泽楷结婚?

这念头一冒出来,黄少天就立刻给否决掉了,要是叶修也来一句“我爱他呀”,难保自己不会吐血身亡。

 

  “老叶你今天很过分啊,”结果到了最后,出口的还是无意义的废话,“简直就是卖友求生!”

  “你行了啊,不就唱个歌?”

  “靠你现在说得轻松,不就是唱个歌,那你倒是自己唱啊!”

  “我又不会唱歌。”

 

这话倒是真的,黄少天跟叶修去过几次KTV,基本他就是找个角落一坐,然后随便拿着谁的手机玩手游,等到大家玩够了,他也就把所有的游戏记录都破了一遍。然而不知为什么,他心里蓦地一动,猛然间想起一件往事。

  “你还是会唱歌的吧。”黄少天轻声说。

    

在他说出这话的一瞬,叶修的脚步很短暂地停顿了一下,显然,他知道黄少天所指的是什么。

  “我就会唱那一首。”他挺平淡地说道。

  “那你今天就再唱一遍呗。”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理由也显而易见……可自己还是这么说了,仿佛要从叶修那里硬逼出某个回答似的。

他们说话的功夫,叶修的房间已经到了,黄少天看着他拿出房卡打开门,动作流畅自然,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他迈出一步走进了门,却没有开灯,黄少天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身后的灯光照不亮他所处的空间。

门关上的一瞬间,他听见了叶修用很随意的语气说道:“唱一遍就得了呗。”

……

 

喻文州出了电梯,老远就看见黄少天杵在走廊里,也不知道发什么呆。他看了看,发觉他所站的地方正是叶修的门口,心里顿时有了不祥的预感。

  “少天,”他小声招呼了一声,“干什么呢?”

黄少天抬头看见他,起初还是有点惆怅的样子,不过也就那么一瞬,很快便神色如常。

  “队长幸亏你回来了!”黄少天说得急急忙忙,“我房间号是多少来着?我给忘了!”

  “门卡上写着吧?”

  “啊?门卡上写着?我看看,还真写着!”

  “……”

 

两个人走到黄少天房间门口,喻文州看他开了门,道了声晚安也就准备走开了。然而没走了两步,黄少天又叫住他,很犹豫地问道:“队长我问你个事啊……”

  “嗯?”

  “你说,你要是喜欢了一个人好几年,那后来就能一点都不喜欢了么?”

  “我觉得,问题不在于我还喜不喜欢那个人。”喻文州笑了笑,“问题在于,那个人是不是喜欢我。”

  “……”

 

   这不是喻文州第一次这么问了,黄少天关上门,靠在床头回忆着,事实上,这些年里,喻文州已经好几次问过自己是不是喜欢叶修。黄少天也好几次解释过了,自己对叶修只是朋友的感情,和叶修在一起非常开心,他也十分关心叶修……但这是不一样的。

他们是好朋友,他愿意为叶修做很多事,但这和爱之间,有着明显的界限。也就因为这样,他一直都十分坚定地拒绝了叶修……甚至也包括那一次。

 

那是第六赛季的全明星赛,几个要好的职业选手约了KTV,中间夹杂着一个没精打采的叶修。唱歌唱到一半,一群人起哄着要敬他酒,叶修倒是没拒绝,可黄少天是知道他的酒量的。

于是他替叶修挡了一圈酒,虽然不过是啤酒掺饮料,最后也有点醉了。不常喝酒的人,喝醉了是会很难受的,于是叶修送他回酒店的时候,黄少天就嘟嘟囔囔地抱怨了一路。

 

  “哎哎老叶你把我放下,怼着我胃我要吐了……”进到酒店大堂的时候,黄少天一头扑倒沙发,抱着扶手不走了,“我头晕死了,天旋地转……”

  “不能喝酒就别喝啊。”叶修挺无奈的。

  “靠靠靠,你还有脸说?”黄少天有气无力地抱怨,“到底是因为谁,我才喝这么多啊?酒我都替你喝了,你歌也没唱一个……”

  “唱一个也行啊。”

 

他这么说,倒是真出乎黄少天的意外,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的,结果叶修居然就走到大堂里放着的钢琴前面,真的弹着琴唱了一首歌。这时候是半夜,大堂里没什么人,可在职业选手的驻地干这种事,简直是作死的节奏……黄少天抓着扶手,深深地把脸埋进靠垫里,心里祈祷着千万别有人看见自己。

 

然而在羞耻和担忧之外,他不得不承认,在内心深处,似乎分裂出了另一个自己……那个不大冷静的黄少天,十分不明智地感到了一阵窃喜,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叶修或许只会给自己唱歌。

 

歌名就很能说明问题了,黄少天想,A Song For You。虽然那天自己趁着没人注意,跳上电梯就跑了,把抽风的叶修一个人扔在了大堂里。可是后来他把那首歌下载了,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一遍一遍地听着,百听不厌。

 

I love you for my life,cause you are a friend of mine.

他是真的很喜欢这句歌词。

而他也从认真的想过,总有一天,叶修仍是他最好的朋友……  

却不再爱他了。


评论 ( 128 )
热度 ( 46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