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下0.85)

       那天晚上黄少天辗转反侧,一合上眼睛,杂乱的思绪就直往外冒,搞得他心神不宁。断断续续地睡到早晨,他胡乱洗漱了一把,喻文州却来敲他的门,通知他蓝雨的经理要找他视频会议。

 

       借着世邀赛的东风,各个战队在新赛季都有了宏大的规划。黄少天就算有万般心事,也只得强打精神,逐条逐款地跟经理商量合约细节。等到终于结束通话,已经过去了好一会,黄少天越发感到时间紧迫——距离那场他拼命想阻止的婚礼,就只剩下半天时间了。

 

      他急匆匆给周泽楷的打了个电话,问出两人的位置,饭也没吃就赶了过去。叶修和周泽楷正在闲逛,看见他来了,态度却大相径庭。

   “你没事老跟我们瞎掺和什么?”叶修一上来就嫌弃。

       周泽楷则对他十分友善地笑了笑,哪怕黄少天始终带着有色眼镜看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笑容发自内心。

    “你当我想来找你们啊,”黄少天反驳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好不好?”

 

       说完他就洋洋洒洒地编了一通被喻文州抛弃的谎话,撒这种谎他向来最为拿手,几乎不过脑子。毕竟在过去的几年里,每年他都要编出好些个跑去找叶修的理由,熟能生巧,这当然是不假的。

    “我们等会要去大峡谷,”叶修看了看表,“就定了俩位置。”

    “坐飞机去?”黄少天略感意外,叶修显然不是个对旅游景点感兴趣的人,“大峡谷有什么好去的?”

    “看日落。”周泽楷回答道。

 

       说这话的时候,周泽楷脸上带着笑,很愉快的样子。黄少天看他这表情,就不难猜出去峡谷是谁的注意了。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抗拒,估计是没睡好的关系,连带着一阵心慌,连忙用说话给掩饰过去了。

 

       离起飞还有一段时间,三个人没事干,也就在街上胡乱闲逛。黄少天有意地不看周泽楷,就对着叶修说个不停,叶修听得三心二意,但偶尔回应他两句,倒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然而黄少天隐隐地感觉到,今天的叶修比往常严肃一些,虽说仍然是随意洒脱的样子,可神态里明显地透着一丝紧绷。这也不奇怪,毕竟再有几个小时,他就要结婚了……

       可他这样若有所思的感觉,是不是说明……对于和周泽楷结婚,他本身就是抗拒的?

 

       不过是个没根据的猜测,却让黄少天瞬间兴奋了起来,脑子里顿时涌现出无数个计划,让他整个人都跃跃欲试。可还没等他说话,身边的叶修却突然停住了脚步,黄少天也跟着他停下,才发现周泽楷已经在一个展窗前站定了。

    “有什么好看的……”黄少天不大耐烦,“大热的天别站马路上啊。”

 

       然而周泽楷没在意他的语气,只是示意他们也过来看看,黄少天也走了过去,就看见透明的橱窗里摆了个半人高的等剑客模型。

   “剑客啊?”叶修倒挺感兴趣的样子,“这好像是哪个账号卡的周边?”

       黄少天用心看了看,只觉得眼熟,却没有认出来。倒是周泽楷想了想,说道:“Hasan.”

 

       Hasan是本地战队的明星选手,一手刺客型剑客玩得帅翻全场,本人却是个两百来斤的死肥宅。黄少天在世邀赛上和他见过面,当时就果断拒绝了他切磋一场的要求,生怕对方打游戏输了,暴怒之下一屁股坐死自己。

    “你挺关注他的啊,”叶修问道,“这都能认的出来?”

       周泽楷又是笑笑,目光却转移到黄少天身上,诚恳地说道:“蛮像你的。”

 

    “我靠周泽楷你几个意思?”黄少天立刻跳了起来,“哪里像我了?我比他帅多了好吧?黑我也不是这么黑的,你能不能看清楚再说话?!”

    “你闭嘴吧。”叶修果断截住了他的话头,“小周是说风格像。”

 

    “风格也不像啊!”

   “像的……”周泽楷坚持。

   “像个鸡儿啊!”黄少天不服,“没有一毛钱是像的!”

  

   “乍一看是有点像,”叶修突然插话进来,“但其实不一样。”

   “看到没有?”黄少天很得意,“周泽楷你水平不到就不要乱说话。”

   “伺机而动,乱中取胜什么的,这些都挺像。”叶修没搭理黄少天,而是看着周泽楷解释道,“但你注意到没有,这个人的数据好看,可逆风局却很少能赢。很多时候,他为了打破平衡的局面,做出的选择都特别不明智……简单来说,这人有点蠢。”

   “听见没有?”黄少天看着周泽楷,语气简直带点挑衅了,“和这种人比起来,我的智商是碾压级的。”

 

    周泽楷没说话,微微地低着头,倒像是被叶修反驳了,有些不好意思似的。黄少天看他这样子,当然觉得开心——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周泽楷吃瘪,他就高兴得不得了。

    然而他的开心并没有维持几秒。

 

   “不过吧,”叶修伸出手来,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你说的都对。”

     听他这样说,周泽楷立刻就抬起头来,又露出那种毫无防备、明快欢欣的笑容来了。叶修看着他,表情很柔和,黄少天不想承认,叶修脸上的那种神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爱意了。

 

    “你们不是还要去坐飞机么?”黄少天赶忙打断他们的对视,“差不多了,往机场那边走吧?”

       周泽楷这才收回目光,刚要说话,冷不防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接了个电话,黄少天只听见他“嗯嗯啊啊”了半天,间或夹杂着“可是、但是”,声音却越来越低落沮丧。

 

    “视频会议……”挂了电话,周泽楷整个人都变得失落了,“不能改期……”

        最近战队高层们联络得很热络,商量着搞个大新闻,轮回这时候找队长开会,简直是再合理不过。

    “那也没事啊,改天再去。”叶修安慰他道。

    “没时间了吧?”黄少天火上浇油,“明天我们就回国了。”

    “那就下次再来呗,”叶修轻描淡写,“多大点事。”

 

       听见他的话,周泽楷抬起头来,表情都明亮了不少,脸上的失落一扫而空。黄少天心里动了动,一个主意飞快地冒头,立即试探着说道:“你们这机票也不能退吧?好几千呢?”

       叶修没做声,黄少天接着说道:“要不然你卖给我吧,我问问队长去不去?好像也不行,他们下午都有事……”

 

       他喋喋不休地说了半天,提出各种转让机票的建议,倒好像很提他们心疼票钱似的。周泽楷思索了一会,最终像是灵光一闪般说道:“你们去啊。”

       他说的“你们”,自然指的是叶修和黄少天,黄少天虽然就是这么打算的,却没料到这提议居然出自周泽楷之口,一时间倒愣住了。

    “我和他去干什么?”叶修立刻反对。

    “老叶你少浪费钱了,”黄少天回过神来,“再说,你拉我当证婚人,难道不用贿赂贿赂我?”

   “不爱当别当,我找别人。”

   “我靠靠靠!你什么意思,你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么!”

 

       吵吵嚷嚷了半天,最终把叶修拽进出租车的时候,黄少天的心都是一阵乱跳。好在虽然不大情愿,叶修最终还是跟他上了飞机,这种观光飞机和客机比起来实在小的可怜,飞在半空中也有种摇摇晃晃的感觉。

    “这飞机在晃啊……”黄少天一紧张,废话就更多了,“我靠老叶你有没有感觉到这飞机在晃?你说这么小的飞机靠不靠谱,不会出事吧?等会万一有个鸟撞上来不是要机毁人亡?”

   “你能说点吉利的话么?”叶修显然烦得不行,“鸟是有多闲跑过来撞飞机?”

   “这不好说的啊!”黄少天危言耸听,“小概率时间不代表不会发生好么?就之前我还被冰雹砸了呢,整个脚都肿了,幸亏是砸在脚上,万一是手上还怎么打比赛——”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甚至比往常还要聒噪,一向以来,每当黄少天焦虑不安的时候,都习惯通过说话来避免倾听内心的声音。可是一反常态地,今天的叶修任由他说着废话,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连“烦死了”之类的吐槽都没说过一句。

    “你怎么了?”察觉到不对,黄少天停顿了一下,“晕机了?”

 

    “上个月,”叶修转过头看着他,“B市刚下了场冰雹。”

    “……呃?”黄少天僵了一下,“哈哈哈,是么?这么巧啊?我那时候没在B市。”

    “昨天文州跟我说,国家队名单出来之前,你就已经在B市了。”叶修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像是要从他紧张的表情里看出什么似的,“他说你今年夏休期就没回去过,总决赛之后,直接去了B市。”

    “对啊,”黄少天干笑道,“我去旅游啊!”

    “都去了那么多次了,还旅游?”

    “也不是特别多次……”

    “文州说,你是去找我的。”叶修不甚在意地说道,“沐橙说你之前一直缠着她,问她我家的地址。”

    “……”

 

       发动机的轰鸣里,黄少天只感到耳朵里也跟着嗡嗡地响了起来,秘密骤然被戳破,他在尴尬里还夹杂了一种奇怪的慌乱。等一下,这有什么好掩饰的?他就算去找叶修,理由也极为正当吧?自己根本没有道理否认不是么?

    “我找你不是很正常?”他理直气壮地解释道,“大哥你突然退役,然后又是QQ不回游戏隐身,我找你也很正常吧?上次退役你也玩这手,结果跑到网吧去当网管住小黑屋……这次谁知道你又跑哪去了,万一在哪吃土怎么办?”

    “我上次退役,你好像也到处找我吧?”

    “靠,满世界都到处找你吧。”黄少天反驳道,“我不找你才奇怪呢。”

 

       他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当时的急迫和慌乱,恐怕是其他人都比拟不了的。无论哪一次突然退役,叶修都是人家蒸发音信全无,自己的担忧和恐惧也都那么相似,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打探他的去向。

       那时的自己在害怕什么呢?是担心叶修这种过分随性的人退役后会吃苦,还是担忧他会自此从自己的世界消失呢?也许两者都有吧,但这无非是很正常的、对于朋友的感情……

 

      那种烦乱的感觉告诉他,他不能再想下去了,于是黄少天胡乱地转移着话题,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次回去你打算干什么?”

   “没想好呢。”叶修漫不经心地答道,“看看再说。”

   “他们都传你要进体育总局工作呢,”黄少天笑,“以后你就成为国家领导了,到时候别忘了提携我们这些堕落的网瘾中年。”

   “他们是说有个岗位,不过我没答应。”

   “卧槽,真的假的?”黄少天略感吃惊,“这你都拒绝?真么好的机会!为什么?”

   “不怎么想干。没意思。”

 

   “你先去试试呢,”黄少天怂恿道,“说不定就发现很有意思啊!你先假设这个工作很有意思啊,然后说不定就真的觉得挺有意思啊!再怎么说这也是个不错的机会,你想想我们总不能靠打游戏过一辈子吧……”

    “这世界上最没意思的事,就是自己骗自己。”叶修打断了他,“你一直对自己重复一个谎言,重复到自己都信了,那谎言就变成了真的。”

  

       他的语气和往日不同,淡淡的,却似乎别有深意。黄少天屏息听着,只觉得他接下来说出的每一字、每一句,似乎都十分的重要,充满了启示。

    “到了那个时候……”叶修继续说道,“原本的真相是什么,就不再重要了。”


评论 ( 192 )
热度 ( 477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