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伞-Lost stars(一发完结)

中秋快乐!!!!!!!

                                            一

       狭小的房间里没有空调,陈旧的风扇发出粗重的喘息。

       盛夏的傍晚,连风都是滚热的。

 

       叶修趴在电脑前,昏昏欲睡地敲击着键盘。一旁的苏沐秋站起来,用脚踢了踢电脑机箱——不知出了什么问题,这台老电脑又死机了。

    “不知道进度保存了没有……”按了重启键,苏沐秋忧心忡忡,“接单的时候说好了三天练到满级,今晚就要交活的。进度都落后了这么多,对方不至于赖账吧?”

    “哦。”

    “下次再有刷竞技场的单别接了,太浪费时间,钱还少。性价比太低了。”

    “哦。”

    “你这个卡竞技场刷到多少了?……50%?”苏沐秋探过头,在叶修的屏幕上看了看,“一下午才从40%刷到50%,闭着眼睛打的吧?”

    “哦。”

        QQ响了起来,有熟人发消息过来,感谢一叶之秋刚才帮忙下本。

    “你又开小差!”苏沐秋逮住了罪证,“跟你说多少次了,干活的时候别摸鱼行不行?把活干完了再去玩啊,我们刚开张,现在是刷信用度的时候。还有你不能老推活,更不能杀顾客……上次有人找你刷装备,你两句话跟人吵起来也就算了,干嘛把人杀了?……我说你在听没有?”

 

    “听着听着。”叶修终于把头抬了起来,昏昏欲睡地说道,“把可乐帮我拿过来。”

    “什么可乐?”

    “我早上放冰箱里的。”

    “你就不能自己拿?”冰箱就在叶修左手边一米的位置。

    “不想动。”

    “……”

  

    “赶紧帮我拿过来,太热了。”叶修催促。

    “你就不能动一动?”苏沐秋忍无可忍,“一整天了,一步都没挪,有你这么懒的么?”

        叶修认真地思索了一下,然后抬起脚架在了电脑桌上。

 

    “动过了。”

    “……”

    “可乐呢?”

        苏沐秋嘴角抽动了两下,最后还是打开冰箱门,拿出罐可乐放在叶修手边。

    “不用我帮你打开了吧?”他瞪了叶修一眼。

    “用。”

    “……我说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啊!”

 

       然而最后可乐还是苏沐秋打开的,叶修接过去,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

    “来一口?”他把可乐罐子朝苏沐秋晃晃。

    “不喝。”

    “天怪热的,喝一口呗。”

    “不喝!”

    “我喂你?”

        苏沐秋抢过罐子,把剩下的可乐一口干了。

     “海量啊。”叶修看他豪气干云地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由衷敬佩地说道。

     “你现在闲着是吧?下楼把垃圾倒了。”

     “谁说的?”叶修正色道,“我忙着呢。得赚钱养家。”

     “……”

                            

                                                       二

        荣耀联盟第一赛季,总决赛之夜。

       为了庆祝夺冠,嘉世从老板到队员大多都喝了个烂醉,回到宿舍的时候都有些神志不清。叶修倒没喝酒,可一沾到枕头也立刻沉沉睡了过去——这些天又要研究战术,又要加紧升级装备,他真心累得够呛。

 

       睡到半夜他被冻醒了,迷迷糊糊间感到冷风正从敞开的窗子里吹进来。他裹了裹被子,听到外面朦胧的声响,似乎是细雨敲打着窗扉。

    “沐秋,去把窗户关上。”他嘟囔道。

        半天没有回应,只有夜雨的潮气,一阵阵地往他身上袭来。他往旁边踹了踹,重复道:“苏沐秋,关窗户。”

 

        然而身边空无一物。在沙沙的雨声里,叶修睁开眼睛,慢慢地、完全地清醒了。

       他跳下床,自己关了窗。

 

                                                      三

    “我跟你说了啊,防不死的。”对着屏幕上的“荣耀”二字,叶修气定神闲地说。

       苏沐秋气得猛推了一下键盘。

    “你这个思路就有问题,不可能用枪炮师做到无死角的正面防守。”叶修认真地点评道。

    “是还差一个大范围的攻击技能。”苏沐秋反驳道,“只要等级提升之后,增加的技能有足够的攻击范围,是可以再理论上做到零死角正面防守的。”

    “能么?”

    “能!”

    “证据呢?”

    “反正就是能。”

    

        叶修仔细端详着苏沐秋的表情,呵呵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苏沐秋怒视他。

    “没有没有……帮你研究研究,这可以了吧?”

 

        两个人把碗筷收拾好,拿了叠废纸在餐桌上写写画画。凑着头研究了一下午,最后他们画了快一百张歪歪斜斜的简笔画。

    “不错嘛。”叶修总结道,“只要再增加一个技能,攻击范围达到四到五个身位格,不考虑其他因素,理论上可以用枪炮师完全锁死正面的攻击。”

    “我说的吧!”苏沐秋笑道,有些得意。

    “但是有用么?”叶修叹气,“你难道没想过,只要对方不走正面就行了?”

     “……你晚饭还想不想吃了?!”

     “就是不吃晚饭,我也还是不走正面啊。”

     “……”

 

        郁闷了一会儿,苏沐秋把那堆草稿团团扔进垃圾桶,满脸不高兴地去烧水煮面。

       他往锅里扔面条,就像和挂面有着深仇大恨。看着他的背影,叶修笑了笑,把那团草稿捡回来,展平压在了键盘底下。

 

                                                    四

        荣耀联盟第三赛季,冬歇。

    “增加了蓄能火炮之后,枪炮师理论上是可以完全锁死正面区域的。”叶修认真对苏沐橙讲解,“你看,最重要的就是掌握好技能的节奏,减少重叠覆盖的区域……”

 

       然而作为教材的那叠纸头却实在有点糟糕,皱巴巴的不说,那些歪歪斜斜的鬼画符,丑得简直让人想哭。

       苏沐橙面无表情地听着。

    “明白了么?”讲完了一遍,叶修问。

    “不懂。”

    “这么说吧……”

 

       叶修换了种方式讲了一遍,讲得耐心又细致。

    “学会了没有?”

    “没有。”

    “怎么能学不会呢?”叶修有点吃惊,“学别的不是挺快。”

        苏沐橙没有说话。她抿着嘴唇,垂下眼睛望着那叠涂鸦出神。

 

       叶修看着她,像是突然明白了点什么。

    “你到底是学不会,还是不想学?”他和颜悦色地问道。

        苏沐橙抬眼看着他。

    “你说对了,”她语气很重地说道,“我就是不想学。”

        说完她站起来就走,这几乎是她第一次对着叶修发脾气。叶修有点惊讶,又有点无奈地目送她出去,最终目光又落回了那叠草稿上。

       那天他难得地做了扫除。

       把家里的废纸都扔了。

 

                                                     五

       叶修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打着哈欠。

       两个人的钱只够一个人刷夜,凑在一台电脑前玩了大半宿,叶修被苏沐秋打发回家睡觉。

 

       走到家门口,他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而苏沐橙去参加了夏令营。懒得再回网吧去拿钥匙,他在台阶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长河渐落。

       等到清晨的阳光渐渐明媚起来,他终于远远地看见了苏沐秋的身影。

 

    “你坐在这干嘛?”看见他,苏沐秋大吃一惊。

    “没带钥匙啊。”

    “你不会回来找我拿?”

    “太困了,不想走。”

    “……”

 

    “所以,你就在门口干坐了两个多小时?”苏沐秋看看表,很无语地问。

    “反正也没别的事干啊。”叶修懒洋洋地说着。

    “……你没问题吧?”

       在苏沐秋怀疑的目光里,叶修打了个哈欠。

 

    “对了,今晚还可以去网吧。”苏沐秋突然笑着说道。

    “你那还有钱?”

    “没有,不过刚才帮网吧老板打了几把竞技场,他答应给以后给我们免费上网。”苏沐秋很得意地说道,“那个陶老板,还挺讲义气的。”

    “还有这么好的事?管饭么?”

    “……你想得倒挺好。说起来,那个策划联系你了么?”

    “联系了,找我们打假赛的那个吧?”

    “嗯。”

    “去不去?”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不大确定地说道:“不去了吧?”

   “干嘛不去?钱多事少,随便水一场就收工回家了。”

   “打假赛啊,总感觉不大好。”

   “平时也没见你底线很高嘛。”叶修笑道,“写外挂开小号杀人越货栽赃陷害……不是都干过了?”

       苏沐秋有点不好意思,他踟蹰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平时无所谓的……但如果是比赛,”他不大确定地说道,“还是单纯点好?这样胜负才有意义啊。”

    “这么巧啊?我也这么觉得。”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都笑了起来。苏沐秋拿出钥匙来开门,一大串钥匙相互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六

       荣耀联盟第五赛季,常规赛第十七场。

    “你看看网络上的评价。”陶轩把平板电脑推到叶修面前,“你看看观众都怎么说的。”

       叶修心不在焉地扫了两眼。

    “你倒是看看啊!”陶轩催促道。

    “看完了。”叶修不大耐烦,“他们行他们上啊。”

 

    “你的实力比王杰希不知道强了几个档次,但今天一边倒的夸王杰希。为什么?就因为他打得场面好看啊!”陶轩循循善诱,“观众不管什么战术,什么团队配合,他们掏钱来看比赛,看得就是热血,看得就是场面酷炫,就是看一个爽嘛。”

    “比赛输了,还爽个屁。”

 

       陶轩被噎了一下,脸色不大好看。他似乎是想发火,但最终强行压抑住了。

    “来一根?”叶修点起烟来,顺手也给了陶轩一根。

       陶轩吸了两口,也算是顺了顺气。他想缓和一下气氛,于是换了个话题。

 

    “过两天沐橙有个广告要拍,你不如也去一下?不用你上镜,你到现场晃一圈就行。”

   “得训练,去不了。最好沐橙也别安排在训练时间去。”

   “你——”陶轩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闷闷地吸了口烟。

 

    “对了,下周对蓝雨的比赛,出场阵容你安排一下,得让沐橙守擂。”隔了一会儿,陶轩又起了个话头。

    “不行,”叶修马上反驳,“最近她状态不好,真遇上黄少天,就是被砍的命。”

    “这个你别管,俱乐部有安排。”陶轩笑道,“就是要让她对上黄少天,输了也不要紧……其实输了更好。”

       叶修皱着眉看了看旁边搁着的电竞之家。

   “炒绯闻啊?”他问道。

       陶轩笑而不答。

   “下场她不打擂台赛。”叶修坚决地说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轴?”陶轩忍无可忍,语气有点急了,“沐橙现在在上升期,得多增加点曝光率,才能保证人气。广告商都跟我说了,她现在身上爆点不够……也就一场比赛,她打不打擂台能有什么影响?”

    “影响大了啊。”叶修迅速回答道,“输了比赛影响还不大?”

    “你说输就输?”陶轩脸色不大好看,“是,战术什么的我是不如你懂,但我好歹也是老板,比赛的事我就没有发言权?”

    “听你的赢不了,可不就没有发言权。”叶修笑道。

 

    “我说你不要太过分啊!”陶轩语气变重了,“谁才是战队的老板?我!战队的工资是谁发的?我!你以为战队离开你就运转不下去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别这么大火,”叶修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不健康。早睡早起,对身体好。我睡觉去了。”

       陶轩看着他,表情有些阴沉,叶修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门锁着。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银色的钥匙圈上,被苏沐橙栓了个小小的铃铛。

       叶修把它摇晃了一下,听着那清脆的响声。

 

                                                    七

    “成了。”叶修推门进来,把一张身份证扔在了桌上。

    “嗯?名字印错了?”苏沐秋拿起身份证来端详着。“叶秋?”

    “不是印错了。这是我弟的身份证。”

    “你的呢?”

    “没偷着户口本,就偷着这个了。”叶修特别坦然地说道。

 

    “叶修,你这样不对。”苏沐秋很严肃地看着他。

    “我奔波了三千多里,辛辛苦苦偷回来一张身份证。一进门你就教育我,是不是有点残忍啊?”

    “你不能这么对你家里人。”

    “我也没把他们怎么样啊?”

    “好歹和他们打个招呼,告诉他们一声你在哪吧?”

    “然后我被绑回去,你就高兴了。”

       苏沐秋愣了一下,沉默不语。

 

    “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对。”隔了好久,苏沐秋小声说,“你这么在外面,他们肯定特别担心你。”

    “这都是你的猜测。”叶修摇头。

    “我猜的肯定对。”

    “那你说我怎么办?回家呆着?”

       苏沐秋思索着,像是陷入了两难。

 

    “我这么说吧……就算我没离家出走,其实也一样。我就算按他们的安排,继续上学,工作,不是早晚也得离开家?到时候他们还是见不着我,早晚都一样,不如提早让他们适应适应。”

    “你这是歪理吧?”

    “这种事,我好像比你有发言权?”

    “……”

    “不管谁家的孩子,早晚有一天都要独立的。”叶修安慰似的拍拍他的手,“不光是我,我弟早晚有一天也得离家。我爸妈早就知道这个道理了。”

    “什么道理?”

    “能陪自己一辈子的,不是父母也不是子女。”

    “嗯?那是谁?”

       叶修笑了笑:“你猜?”

       苏沐秋没有说话。叶修的手还覆盖在他的手背上。

        隔了一会儿,他把手心翻转过来,跟那只手十指相扣。

 

                        八

        荣耀联盟,第七赛季。

        邱非走进叶修的房间,脸上带着破釜沉舟般的表情。

 

  “哟?”看到他来,叶修有点意外,“有事?”

  “我要退出训练营。”邱非说。

        叶修吃惊地看着他。

  “我爸刚才打了电话。”邱非停顿了一下,像是费了挺大的力气才说下去,“……他说我再不回去,就永远不用回去了。”

        叶修露出了然的表情。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邱非看着地面,他看着邱非。

 

    “你想好了?”隔了好半天,叶修问他。

     “我想好了。”

        叶修看看他的表情,突然笑了。

  “你没想好。”他悠然地说,“真想好了,你就不在这跟我废话了。”

   “我……”

 

    “先不说你家里的事,你自己的想法呢?”

        邱非仍然低着头,声音很小,却很清晰。

  “……我想留下。”

    

    “这不就得了?”

    “但是我父母……”

    “你相不相信,你现在经历的,是很多职业选手都经历过的?”

     邱非有些惊讶地抬起了头。

  “你不可能一辈子在父母身边,就算你现在妥协了,将来还是要面临别的选择。”叶修用称得上温柔的语气说道,“不如早点让他们接受。”

 

  “但是……”隔了很久,邱非欲言又止,“我不确定……”

  “我确定啊。”叶修摸摸他的头,“你有天赋,只要努力,你会成为优秀的职业选手。”

  “就像前辈这样?”

        叶修大笑起来。

 

  “谁知道呢。”笑完了,叶修说,“但最好还是别像我。”

  “为什么?”邱非鼓起勇气问,他其实很少有机会和叶修聊私人的话题,“前辈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意?”

        然而叶修只是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九

       苏沐秋翻了个身,第十次伸手摸向床头柜。

       沐雨橙风的账号卡静静地躺在那里。

 

 “你还不睡啊?”叶修迷迷糊糊地问道。

   “睡不着。”苏沐秋回答道。

 “哦……赶紧睡。”叶修含糊地说。

 

   “你也别睡了,说说话?”苏沐秋伸手推了推叶修,终于彻底把他摇醒了。

 “怎么了?”

   “明天我们就要签约了啊。”

   “是是是,你不是念叨了好多天?”叶修打着哈欠,“至于这么兴奋?”

   “你就不兴奋?”

   “又不是头一次打比赛……”

 

 “这次不一样啊,荣耀联盟规模很大的。这个联赛很正规的,赛制也很规范……”

       叶修又打起了哈欠。

 “别睡别睡,”苏沐秋使劲摇他,“你听我说啊!”

 “哦,你说你说。”

 “……有十几支战队呢,签约之后我们就能作为职业选手一直打下去。今年才是第一赛季,等到第二、三赛季,基础打好了,也会像其他体育联赛那样,说不定还有全明星赛呢!到时候……”

 

       这些话他至少念叨了有一个月,叶修听了一会儿,又开始昏昏欲睡。

    “你睡了?”苏沐秋又开始摇晃他。

    “没有没有。”叶修强打精神,“嗯,你接着说。”

    “你也说说话啊!”

    “……说什么?”

 

     “这是线下比赛,分主客场的,要坐飞机吧?”

     “要让我们坐火车过去,一周不干别的,光坐车了。”

     “你坐过飞机没有?”

     “嗯。”

     “什么样的?”

     “什么什么样的?”

     “飞机什么样的?”

     “就……飞机那样的。”

     “能看见云么?”

     “能啊。”

     “星星呢?”

     “也……能吧?我没注意。”

  “应该看得见?还是看不见?”

  “我说咱们睡觉了行么?”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到时候你自己看看,就知道能不能看见了。”

 

       苏沐秋还是坐着不动,叶修把手搂在他脖子上,强行拽着他躺了下来。苏沐秋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天,两个人都梦见了自己飞行在繁星之间。

 

                十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

       兴欣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公布了叶修退役的消息。而与此同时,话题的主角已经登上了回家的航班。

 

        由于航空管制,飞机在机场滞留了快四个小时。不是旺季,空荡荡的机舱里只有叶修一个人,他无聊地翻了几页报纸,开始昏昏欲睡。

       等待的时间,一分一秒都很漫长。他有点不太明白,自己以前怎么会有那种耐心,无所事事地枯坐着,长久地等待一个人。或许是因为心态变了?从前回家的旅途总是越长越好,可第一次,叶修有了归心似箭的感觉。

 

       大概一个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会突然开始想念家庭吧?

       手里的报纸有体育版,对于兴欣的意外夺冠,也用了极大的篇幅的报道。叶修草草看了两眼,并没有提起多大的兴趣,随手把报纸放在了一边。

       才过了四天而已,夺冠时的满足还十分清晰鲜明。可此时身处在回家的旅途中,在回想那天的场景,突然觉得那已经成了件遥远的事。他仍然热爱着荣耀,此后的人生也不大可能同它割裂,但无论嘉世还是兴欣,却都已经成了过去的篇章。

       光荣终会暗淡褪色,这世界上也没有不被遗忘的传说。你所取得的荣誉、成就,你曾经所造就的辉煌,或许耀目灿烂、惊天动地……但当一切都沉淀下来,回首时你才发现,你的心里并没有为它们保留全部的空间。

       要填满一颗心,总需要各式各样、截然不同的东西。

 

       广播再次播报着延迟起飞的通知,叶修把头靠在椅背上。

       他觉得累了。

       半梦半醒中,他看到一个少年微笑着向他走来,安静地坐在他身边的座位上。

   “你好啊。”在梦里,少年笑着问候。

 

   “你没变嘛。”叶修非常诧异地说道。同十年前相比,少年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改变,就这样清晰和鲜明地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那是因为你一直记得我。”少年回答道,“我很感动。”

    “问题是,我没想感动你啊?”叶修不满地说,“正常情况下,过个两三年,也就该基本把你忘了吧?”

       少年望着他,没有说话。

   “和你商量一下,别再到我梦里来了?”叶修和他讨价还价。

       而少年只是忧伤地望着他。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在梦里,他感到飞机沿着跑到开始移动,然后逐渐攀升。

 

       舷窗外,夜空晴朗。

       他们飞过了无数闪耀的星星。

 

评论 ( 101 )
热度 ( 1485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