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9

                                                 九(下) 

       来人不是叶修又是哪个。见张佳乐一副窘迫的模样,叶修丝毫没有心软,又开口奚落了他两句。

    “你……怎么这么巧?”张佳乐脸还是涨得通红。

    “哪是巧?我特意来找你的。老远就听见张大侠正唱小曲,这还能找不着?。”

    “你找我有事?”张佳乐精神一振。

    “正事。前两天你们不是找到几根剔脊龙髓?我有急用,买也行,拿其他材料换也行,反正借我四根。”

    “这你该去问张新杰?”

    “他能答应我还找你干嘛?”叶修不耐烦,“帮我想个辙,最晚明天就得要。”

    “这……”张佳乐面露难色。剔脊龙髓是锻造武器的珍贵材料,霸图持有的数量也寥寥,张新杰自然很难松口。

 

   “不帮我是吧?行,我找别人问问。”叶修也很干脆,并不多劝,转身就走。

       这下张佳乐倒急了,赶忙喊道:“叶修,你等等!我——”

       他话还未说完,一个略有些尖细的童音便叫道:“你就是叶修?”

       叶修和张佳乐俱是一愣,便看见方才弹箜篌的那男孩站了起来,两只眼睛亮闪闪的。方才未曾看清,张佳乐此时定睛一看,才发觉他身上并无一丝脂粉气。这孩子身量未足,稚气未脱,不过十三四岁,却十分气宇轩昂。看他通身的气派,绝不是优娼一类,倒更像个世家子弟。

 

   “你哪位?”叶修显然不认识他。

   “我是卢瀚文呀!”那孩子兴高采烈地说道,“西凉国的三王子!我四岁的时候,你们皇帝和我父王给我们订了亲。现在,我来找你成亲啦。”

       他一自报家门,叶修就大吃一惊,只是脸上还未表露出来。

   “搞错了吧?和你定亲的是世子,现在人在京城。”

   “错不了!当年定亲的时候,就说我夫君是武学奇才,武功盖世无双。可那个叶秋一点武功都不会,我一试就知道他是冒牌的。”卢瀚文得意洋洋,“我追着问他你在哪,他就告诉我啦。”

  

      事情一穿帮,叶秋居然就把麻烦直接甩给了自己,甚至提前知会一声?叶修心里暗骂了叶秋一通,瞬间感到头疼不已,琢磨着这事该怎么处理。

   “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呀,婚礼只能在这里中原办了,我父王死了以后,二哥当了西凉国王,警告我不得再回西凉。你要当西凉王后么?要当的话比较麻烦,我们还得集结一队人马杀回去,把我二哥赶下台……”

   “不用这么客气。”叶修赶紧回绝,“王后你留着给别人当吧。”

   “那什么时候成亲?日子别定在武林大会附近,师父说今年要我帮忙取胜呢!”

   “你师父是武林盟的人?”叶修惊讶。

   “是呀!你也认识的!”卢瀚文笑得十分灿烂,跳过来就要攀拉叶修的手臂,“他就是——”

 

    “嗖”地一声,凌空飞来一只茶盏,擦着卢瀚文的手飞过去,在壁板上碰了个粉碎。茶盏是张佳乐扔出来的,待叶修转头去看时,他脸色早已发黑了。

   “这是怎么回事?”张佳乐咬着牙问。

   “怎么回事,你不是都听见了?”叶修懒得解释,回答得漫不经心。

   “你和别人订过亲?你和这小子——”

   “我叫卢瀚文。”卢瀚文插话进来,“你又是谁啊?”

       张佳乐盯着他,眉眼间隐见暴戾之色,目光里更是带了一股恨意。

  

       卢瀚文和他对视了两秒,若有所思地问道:“前辈,你是不是有西凉宝马,日行万里,鬃毛火红?”

       张佳乐一愣:“你怎么知道?”

       卢瀚文一拍手,恍然大悟地笑道:“哦,原来你就是那个狐狸精。”

     

       张佳乐勃然大怒,胸口那股暴戾之气再也遏制不住,抬掌就朝卢瀚文打去。卢瀚文也不慌张,反手从箜篌下拾起一柄重剑,从容地招架起来。

       他到底年少,好在张佳乐出门时未带兵器,又不擅长拳脚,故而还能招架一时。只是他武艺不精,毕竟不是张佳乐的对手,这样下去,吃亏是早晚的事。

 

       冷眼看了一会儿,方才吹笛的小姑娘从袖中摸出一枚烟火,趁人不备偷偷放上了天。烟花在空中“砰”地炸开了,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并不以为意。

    “知月你干什么?”倒是卢瀚文抽空问她。

       女孩不答,只焦急地望着岸边,像是再等什么人。她不刻意地做出小女孩腔调,看起来便没那么稚嫩了,竟是个将笄的少女。

 

    “前辈,我们还打么?”卢瀚文又拆了几招,边打边问张佳乐,“我师父就要来啦。”

       张佳乐冷笑道:“我连他一起杀!”

       卢瀚文此时已有点狼狈,只是脸上还带笑:“咦?前辈和我有这么大的怨仇?可如果等会师父来了,我们联手杀了前辈,那该怎么办?”

       张佳乐哪里顾得了他师父是谁,只是发狠道:“你能杀我,就试试看!”

    “一言为定啦!”卢瀚文兴高采烈地点头,又去女孩说话:“知月,这两天我们学了这么多戏,你说哪一出最有意思?”

 

       知月哪里肯回答,只担心他吃亏,绞着裙边急得五内俱焚。

       偏偏卢瀚文像是没心没肺,被张佳乐打得满舱乱跑,仍然笑嘻嘻的:“我觉得昨天那出好!《正宫逼王斩妃》。”

————————————————————————

理性讨论,叶神,乐乐,小卢,到底谁是正宫,谁是王,谁是妃?


评论 ( 58 )
热度 ( 361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