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11

                                 11

       此番会面之后,蓝雨那边少不得要重做打算。而叶修料理完了灰港的事,也立刻赶回兴欣,和关榕飞等人商议千机伞提升的事宜。

   “剔脊龙髓也有了……材料是齐了,今晚就动手改造?”关榕飞跃跃欲试。

   “再等等。”叶修却不急。

   “还等什么啊?”

   “等我和人商量商量。”

   “你还能和谁商量?”魏琛纳闷,“人不都在这了。”

       叶修笑而不答。

 

       是夜,更漏已到了三更,兴欣众人都睡了,只有叶修房间还亮着灯。他一向爱熬夜,众人也懒得管他,只当他又在琢磨筹划什么。

       然而此时的叶修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房间里踱步,时不时地向窗外望望。看他的样子,倒像是在等着什么人,果然不一会,窗棂外就响起了轻轻的叩击声。

 

       叶修露出笑容来,走过去打开窗,一个人影越窗而入,竟然毫无声息。

   “来啦?”叶修问。

   “从西凉国一路赶回来的,路上换了不知道多少匹马。”来人一头栽倒在床上,“傍晚的时候我就到了,结果你们一群人闹哄哄的,我也不敢露面。”

   “看见沐橙了?”

   “看见了。偷偷地远远看了一会儿,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姑娘是谁?”来人抱着枕头,往床边挪了挪,月光透窗照在他脸上,竟是个和苏沐橙面目相仿的俊秀青年。

   “哪个?”

   “使长矛那个。看起来怎么那么像唐家的大小姐?”

   “不是像,就是。”叶修笑道,“她爹就是唐书森。”

 

       青年脸色一变:“怎么回事?唐家的人怎么会在沐橙身边?”

    “就是大小姐玩腻了,出来闯荡江湖,你别想多了。”叶修安慰他,“我说差不多也可以告诉沐橙你没死了吧?都十年了,当年的事,风头早过了。”

       青年沉默了片刻,略带伤感地摇头。

    “还不行。当年我闯下了弥天大祸,全靠诈死才没连累沐橙和你……现在风头是过了,可还没到时过境迁的时候。而且当年那件事,唐家也脱不了干系,现在唐家的人在沐橙身边,我更不敢冒这个险。”

 

   “行吧,你看着办。”叶修也不多劝,“我打算明天重新锻造一下千机伞,你看看图纸?”

       两个人就千机伞的事聊了一会儿,又聊到苏沐秋此行的目的。

    “给你打探过了,那个卢瀚文的确是货真价实的西凉小王子,喻文州想借他的名头浑水摸鱼,应该也不假。”苏沐秋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不过他大概也是白费心机,西凉现在局势稳固,单凭他们,也掀不起什么浪来。”

    “喻文州是个聪明人,大概一开始也没报多大的希望。反正是个送上门的西凉王族,不收白不收吧。”

    “我也想收个王族什么的当徒弟,”苏沐秋闷闷不乐,“没钱了把他卖给政敌,还能换几个银子花花。”

    “又没钱了?你上半年跑到大理不是赚了不少钱,怎么天天缺钱花?”

    “赚得多花得也多啊,说了你也不懂。”苏沐秋叹气,“对了,这次我连西凉王宫也摸进去了,还是没找到你要的那本古卷。”

  

       叶修的面色略有些暗淡,不过倒像是习惯了失望,很快恢复如常。

    “找了五年也没找到,”他笑道,“我估计着这次也悬。不过时间不多了,要再找不到……”

   “要再找不到,张佳乐就快走火入魔了吧。”苏沐秋摇头,“我听说他练到第四重了,在松江府把孙翔揍得满地找牙,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被孙翔打吐血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废话,我是谁啊。”苏沐秋略感得意,“不过你确定,那本古卷里真有破解百花缭乱之毒的方法?”

   “千真万确。那本古卷前半册,我在天禄阁里见过,里面提到了化解百花缭乱之毒的方法,可具体的解法却在后半册里。”

    “所以这五年里,我把全天下的藏书楼都给你翻遍了,也没找见后半册的影子。”苏沐秋叹气,“万一这本书被哪个皇帝拿去陪葬了,难不成你还逼着我去挖皇陵?”

    “那倒不用。”叶修认真地说道,“挖坟掘墓,方锐比你靠谱多了。”

    “……”

 

    “你也别指望我了,”苏沐秋又喝了一杯茶,“还是等你什么时候当上武林盟主,再发令让江湖上下一起给你找书吧。”

   “……要是我当不上盟主呢?”

      苏沐秋惊诧地看着叶修,却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迟疑和忧虑。

   “这不像是你说的话啊。”

       叶修苦笑一下,没有回答。

 

    “你也是有病。”苏沐秋摇摇头,“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这几年对张佳乐这么绝情,搞得他成天哭哭啼啼,结果你还在这跟我唉声叹气。”

    “你当我愿意啊。”叶修也摇头,“你当我不想每天调调情遛遛马,非得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你当年拿退婚威胁他别练百花缭乱,人家不受你威胁。现在又冷着脸威胁人家自废武功,人家还是不搭理你……”苏沐秋笑道,“你是骑虎难下了吧?”

    “你还幸灾乐祸上了?”

    “倒不至于,就是觉得你蛮惨的。”苏沐秋收敛住笑意。

    “我也是没办法。”叶修叹气,“在练到第五重之前,只要散尽功力,毒性自解,也不会伤及心智……等练到第五重之后,不找到古卷里的破解之法,哪怕散尽武功也没用了。”

    “你说得倒容易啊。”苏沐秋不以为然,“自废武功,筋脉俱毁,以后再不能习武,就是废人一个。换你你愿不愿意?”

    “我也不至于跑去练这么邪门的武功啊。”

    “那你也不用这么极端嘛,反正就算他丧失人性,也可以等找到了古卷,用里面的方法给救回来……”

    “你觉得按张佳乐的那个性格,真的会让自己沦为行尸走肉么?”

    “嗯?”

    “你知道他为什么转投霸图?”叶修苦笑道,“就是知道自己清醒的时候不多了,无论如何也想夺魁一次,了却多年的心愿。等到完成心愿……他就打算去死了。”

  

      月光皎洁地透过窗棂,照在两个人的身上,苏沐秋借着月光看向叶修的脸,竟看到一抹不加掩饰的悲恸。

   “所以我早说了,你非找个这样的干嘛?”苏沐秋抱怨道,“不但缺心眼,还死心眼。”

   “没办法,”叶修坦然道,“异性相吸啊。”


评论 ( 66 )
热度 ( 443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