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12

                                                      12

       苏沐秋天不亮就走了,叶修也没补觉,反而把关榕飞踹起来,两个人又埋头去研究千机伞。他们这边专心致志,才搞出点头绪来,列屏群山却又起了风波。

       江湖各大门派本就纷争不断,这次又因为利益纠葛,在林屏峰大打出手。

 

       兴欣得到消息晚,赶到的时候,几大门派早就打得不可开交。兴欣众人找好了藏身之处,细细看了一会儿,就在缠斗的人群里认出了张佳乐、黄少天和王杰希。

    “那小孩是谁?看着眼生。”苏沐橙指指跟在黄少天身后的卢瀚文,“年纪不大,身手倒好。”

    “少天的徒弟。”叶修却不愿意多谈,目光在卢瀚文和张佳乐身上转了几个来回,也不知在想什么。

 

    “几大门派都开打了,我们还下场么?”陈果有些犹豫。这会儿下场,怕是捞不到什么实惠了。

    “打打看?”唐柔跃跃欲试。

    “打打看打打看。”方锐也撺掇道,他最爱在混战中占便宜。

       这种混战司空见惯,大家都有默契,不下杀手,免于结仇。叶修看他们斗志高昂,也少不得打起精神来:“都要打?行,富贵险中求啊,上吧!”

 

      他话音一落,唐柔就提矛杀了出去,一个怒龙穿心直刺张佳乐的后心。并非她和张佳乐有什么仇怨,只是张佳乐在混战中杀了七进七出,自己却毫发无损,未免也太显眼了些。

      唐柔练武虽迟,但天分极高,这一击竟是快如闪电。她本意虽非偷袭,但张佳乐此时正和黄少天打得难解难分,对这后方刺来的杀招根本毫无防备。

 

  “当心!”

     张佳乐猛然间听到这一声,这才注意到背后一声龙吟虎啸。他向马背上一伏,堪堪躲过这一击,心里却千头万绪,慌张不定。

     方才那声提醒……怎么像是叶修的声音?

 

      而后他便看见叶修拔刀出来,一刀斩断了不知谁射向唐柔的暗箭。

   “不是提醒过你了,看着点周围。”叶修对唐柔说道,“越混乱的战场,越要谨慎。”

       唐柔笑着点点头,转身又杀向张佳乐。她本来想和张佳乐认真比试一番的,谁料到场面太过混乱,不消片刻,她的对手就换了三四个。

 

       几大帮派混战在一起,打得毫无章法,张佳乐三心二意地应付着对手,只顾着在人群中寻找叶修的身影。他这厢三心二意,倒给黄少天提供了机会,几次差点得手将张佳乐重创。只是场面太过混乱,黄少天终究能没能跟紧张佳乐,片刻后又不得不和王杰希打成一团。

 

       摆脱了黄少天,张佳乐还是没能松一口气,纵马在人潮里来回厮杀,盼着能寻到叶修的踪迹。不知道兜转了几次马头,迎面又和一人遭遇,张佳乐正待迎敌,看清那人的相貌,却忽地一愣。

   “你……”

   “前辈。”来人握紧了手里的重剑,却并不出击,只是苦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一脸尴尬。原来不知何时,百花的人马也加入了混战,带队的正是新任教主于锋。

       新老教主见面,两人心中都是百感交集,此时面面相觑,竟无人出手。早有百花的教众看见了张佳乐,静默之后,突然有人高呼一声“教主”,而后哀哭着拜倒在地。

       起初只是一声抽泣,随后竟然此起彼伏成了一片,不断有人在队伍中拜倒,最后竟是稀稀落落地跪倒了一地。

 

       看见这场变故,混战中的众人少不得停了手,都看笑话似的瞧着百花的众人。

       作为前任教主,张佳乐居功至伟,在百花教众中素来被奉为神明。两年前他弃百花而去,如今又转投霸图,可仍有不少部旧对他忠心不二,虔诚无比。

       这样比起来,新任的教主于锋,倒仿佛成了个笑话。

 

       此时于锋站在阵前,心里也是千头万绪,那些抽泣和膜拜,宛如一个个热辣的耳光打在他脸上。虽然对着张佳乐哭号的教众只是少数,可谁又不知道张佳乐在百花的地位?相较之下,自己这个临危受命的新教主,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

      他心下难过,却没注意到面前的张佳乐也是脸色煞白,万分煎熬的模样。短暂的静默之后,一道白光一闪,竟是张佳乐出了手,一箭将带头跪拜的教徒射倒在地。

 

      众人皆惊住了,好久才明白过来,竟是张佳乐射杀了自己的昔日部众!一片惊叫之后,有人嘶吼道:“他不是教主,是叛徒!”

  “杀了他!”

  “杀了这叛徒!”

 

       张佳乐的行为彻底断绝了百花教众的念想,昔日的教主如此绝情狠辣,他们伤心之余,更是涌起一股激愤。
   “杀了他!”顾不得实力悬殊,方才还对着张佳乐顶膜礼拜,此时百花教众却杀红了眼,一想只想将张佳乐碎尸万段。

    “等一下……!”于锋试图出手阻拦,可百花教众哪里听得进他的话?刀光剑影早已朝着张佳乐杀去。

 

      然而于锋看得真切,张佳乐方才射出的那一箭,只是个光秃秃的箭杆,根本伤不了人的性命。就连此时他做出迎敌的模样,却只是虚虚地抬着手弩,并无箭在弓弦。

      恐怕他此举只是想彻底摧毁自己在百花的威望,为新教主挪出立足之地吧?于锋心里百感交集,有心出手相帮,可又有些顾虑。

  

       他一迟疑,就看到张佳乐闭上了眼睛,竟然是一副坦然受死,万念俱灰的模样。于锋心中一惊,正待阻拦,冷不防斜刺里捅出一柄火红的战矛来,狠狠地刺在了张佳乐的马臀上。

      红鬃马嘶鸣一声,仰起前蹄,带着张佳乐便踏过了人群。冲上来的教众武功大多平平,待到铁蹄踏过,竟是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哟,捅歪了。”叶修把战矛递还给唐柔,无不遗憾地说道。

       唐柔笑笑,转头看见于锋呆立在远处,立刻提矛上来,又缠着于锋分个高下。百花的阵型一溃散,霸图的人马终于抓住机会冲了进来,把张佳乐水泄不通地护住了。

    “你没事吧?”林敬言赶忙问他。

       张佳乐勉强笑道:“没事。”

 

       然而他心里却是百感交集。放在百花教众对他跪拜时,他心中的愧疚达到了顶点,竟然有了点一死以谢众人的冲动。可此时看着林敬言赶来救他,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是何等糊涂。

       至于叶修方才的举动……

       张佳乐不敢深想。无论叶修是要杀他,还是要救他,他心里都不会好过。

 

    “张佳乐这个叛徒,早就不是百花的教主了。”人群中有人大喊道,“他卖教求荣,为了一己私利叛逃到霸图,这样的鼠辈怎么配当我们的教主?还有,早先他在百花的时候,就和叶修勾勾搭搭,不清不楚,说不定早当了嘉世的奸细!”

       张佳乐大吃一惊,望过去,才发觉喊话的赫然是从前的旧部朱效平。旧事被这样喊破,张佳乐只觉得气血上涌,一股戾气直冲上脑,搭弓便要朝那人射去。

 

   “你别胡闹!”林敬言手疾眼快地拦住他,“你难道真的要杀人灭口?”

       张佳乐被他一拦,这才发觉自己刚才竟然起了杀意,顿时身上一寒。

       若在从前,自己无论如何不会想要杀害百花的旧部……百花缭乱已练至第四重,果然已经开始侵蚀自己的心智了么?

 

       他这边心乱如麻,偏偏有人不肯息事宁人。只见蓝雨那边一个少年快人快语:“你别胡说,他和叶修怎么不清不楚?”

       朱效平冷笑道:“他当年和叶修幽期密会,同起同卧,我可是亲眼所见!自然是不清不楚的!”

    “这你就说错啦。”少年正是卢瀚文,爽朗活泼地冲朱效平喊道,“他同叶修是订了亲的,怎么能叫不清不楚?”

评论 ( 33 )
热度 ( 370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