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14(上)

                                     13.5

       林屏峰一战,蓝雨并未占到什么便宜。眼看武林大会将至,为争得一个夺盟的席位,蓝雨上下少不得打起精神来,再做谋划。

      卢瀚文年幼,又蒙喻文州青眼,少不得耳提面命,时时敦促。可惜这少年性格活泼,最受不了拘束,得到机会就总要怂恿黄少天,领着他四处游逛。

 

       这天趁喻文州忙着处理事务,两人又出去胡闹了一天,直到二更天才尽兴而归。两人的房舍离喻文州的住处不远,怕被察觉了要挨训斥,一大一小两个剑客便使出轻功,开始飞檐走壁了。

   “阁主醒了没有?”一落了地,卢瀚文还不敢进门,左顾右盼,“没被发现吧?”

    “我教你的轻功你练会了没有?练会了就不会发现。”黄少天闪身进月光照不到的地方,缓步潜行,“你看,几个岗哨都没发现,估计我们是安全了。这门轻功是我独创的,绝对的无声无息……”

   “可黄少你话说的这么大声,就不算无声无息了吧?”

   “你懂什么?”黄少天干咳一声,“我敢说话是因为我不怕被抓啊!我和你能一样么?阁主最给我面子,从来不训我。”

   “呵呵。”

 

       两人背后的花影下,陡然传出一声冷笑,距离不过一步之遥。两人心下俱是一惊:何时有人来到了自己背后,而自己竟毫无知觉?

       黄少天的惊讶不过一瞬,转眼就猜到了发笑的是谁,顿时镇定下来。卢瀚文却是初生牛犊,拔出重剑就朝阴影中刺去:“什么人?出来!”

  

       剑气裹挟着剑锋,一大截花枝被斩落,卢瀚文却刺了个空。他正疑惑,冷不防身后却突然中了一击,正打在腿窝处,让他一个趔趄。

   “咦?”

      卢瀚文倚着重剑站稳了,才明白早在他出剑之前,花影下的人就绕到了自己背后,这才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可整个过程,自己竟全然没有察觉,对方这是多快的身法,又把时机拿捏的何等巧妙?

 

  “黄少,这是不是遮影步?”想起喻文州前些天教的内容,卢瀚文嚷了出来。

  “哟,还挺识货。”一个声音答道。

      这声音卢瀚文只听过一次,然而并不陌生。一认出来人是谁,他立刻兴高采烈起来:“叶修前辈,你是来找我私会的么?”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也能叫私会?”

   “现在是晚上啊!”

   “你师父还杵在这呢,我在他眼皮子地下私会你?”

   “黄少你好回去睡觉啦!”

 

  “小卢你像话么?”黄少天能憋到这时候才说话,实属不易,“还有叶修,你什么意思?大半夜偷偷摸摸跑到蓝雨来,想干什么?你不是刚跟小卢撇清关系么,现在又偷鸡摸狗的,找他干什么?”

   “我不是来找他的。”叶修打了个哈欠,“我这次来,是有正事。”

   “你又想让我干什么?”黄少天警觉起来,“我堂堂剑圣,不可能给总给你去干那些小偷小摸打家劫舍的事好么!传出去我在江湖上的声誉就毁了!要让别人知道我给你当打手,我以后出门还怎么混?”

   “咦?黄少你给叶修前辈当过打手?还小偷小摸打家劫舍?”卢瀚文惊讶。

   “这只是个比喻……比喻你懂么?”黄少天及时补救,“不是说我真的干过这些!都说后宫三千,难道皇帝真的有三千个老婆么?”

   “我父王的话,大概有一、二、三……”卢瀚文居然认真地数起西凉国王的后宫人数来。

   “别自作多情啊,不是来找你的。”叶修显然不想跟他们讨论西凉和中原的后宫情况。

   “得了吧。”黄少天嗤之以鼻,“三更半夜,你来蓝雨不找我,还能找谁?”

      叶修还未答话,不远处门扉轻响,烛火的暖光透过门缝照在地上,映出一个修长的身影。

   “他是来找我的。”

      擎着一支蜡烛,喻文州沉声说道。

 

评论 ( 33 )
热度 ( 370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