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伞-十年轮回

                                          十年轮回

  “哇。”苏沐秋说。

  “你还要‘哇’多少遍?”叶修很无奈,“你进门才十分钟,已经‘哇’了20多遍了。”

    “但谁能想到你居然抽南京,还是九五之尊。2000多块一条!”苏沐秋指着他刚掏出来的烟盒,“我在网吧都没见过这个。”

   “人民币贬值了,现在两千和过去不是一个概念。”叶修抽出一支烟来,想了想又放回去了,“再说你能盼我点好么,我也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在网吧买烟?”

   “你就是八十了,住网吧吃泡面也不稀奇吧。”苏沐秋把烟盒抢过来,在手里端详着,“唉,一条烟都能买台电脑了。”

       他的手指修长,但骨节分明,属于还没彻底结束生长的少年。他的脸也是少年的脸,带一点青涩,然而明朗灿烂,神采飞扬。

 

      十分钟之前,就是这个少年推门走进了叶修的办公室,对着目瞪口呆的叶修宣称:“我是从十年前穿越来的。”

   “刚才我好像是被车撞了?然后眼前就一黑……有个声音跟我说,这个属于他们工作失误,本来被撞的不该是我。我可以选择回到任何时间点开始生活,那我当然选择回到原来的时间了。他们又说作为补偿,送我半小时的时间,可以穿越到十年以内的任意时间任意地点……算是旅游吧。结束之后他们会清掉我的记忆,再送我回去。”少年看看表,飞快地说道,“不能浪费时间啊,还有二十八分钟。反正我是从十年前穿越过来的,你有什么想问的?”

 

       等到叶修彻底接受这个事实,时间又过去了八分钟。这八分钟里,苏沐秋在叶修的办公室里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不断对十年后的世界发出赞叹之声。

   “你怎么没穿去沐橙那?”叶修终于有了想问的问题。

   “本来想的……但是怕吓着她。”苏沐秋叹了口气,“结果还是来你这吧,反正你肯定不容易被吓着。你有沐橙现在的照片没?”

   “我找找啊……”叶修在电脑里翻腾着,“有个视频。”

 

      那是苏沐橙最近新拍的广告,几十秒的视频,苏沐秋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才心满意足地关上了。

  “越长越好看了。”苏沐秋喜滋滋地说,“我都没想到,她长大了这么漂亮,像女明星似的。”

  “她就是女明星好么?”叶修纠正道,“荣耀第一美女选手。”

     苏沐秋突然想到了什么,如临大敌:“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那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缠着她?”苏沐秋依旧很紧张。

  “也没有。荣耀选手都是一帮死宅男,宅男的尿性你还不知道?一个比一个缩。”

  “那就好。”苏沐秋长舒一口气,习惯性地往叶修身上一靠。

     身体接触的一刻,叶修微微地一僵。

 

   “嗯?”苏沐秋坐直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等一下,我是不是想错了……咳,那个,十年以后,就是现在,我们是什么关系?”

   “还能什么关系?”叶修把刚放下的烟盒拿起来,抽出一支点上,“跟以前一样呗。”

   “哦。”苏沐秋放下心来,又像是挺高兴,嘴角一直挂着笑。

 

   “办公室挺大的。”苏沐秋说,“你现在一个月赚多少钱?”

   “你特地从十年前穿越过来,就为了问这个?”

   “你钱多的话,我带点回去。你记不记得,咱们有个键盘掉了个按键。不是马上要加入荣耀联盟了么?你想换一个,结果钱不够。”

   “不用换了,老陶那有的是新的,跟他拿。”叶修把烟灰缸拽过来,弹弹烟灰,“再说现在是新版人民币,你拿回去也花不了啊。”

   “咱们后来就一直在老陶的战队?战队还是叫嘉世?”提到陶轩,苏沐秋立刻有无数的问题要问,“真的拿了冠军了?”

   “嗯,拿了四个。”

   “连着四个?”

   “头三年是三连冠,然后第十赛季又拿了一个。”

   “中间的七年怎么了?”

   “没怎么,胜败乃兵家常事嘛。”叶修抽完了一支烟,把烟蒂扔进烟灰缸里。

 

    “这烟灰缸怎么这么丑。”苏沐秋吐槽道。

    “沐橙送的。”

    “嗯……”苏沐秋果断改口,“样子真别致。对了,刚才看沐橙的广告,写着兴欣战队队长。她怎么没来嘉世?”

    “本来在嘉世的。后来——”叶修想了想说道,“老陶嫌嘉世不吉利,找算命的改了个名,改叫兴欣了。”

   “真的假的?”苏沐秋目瞪口呆。

   “真的啊。”叶修认真地说,“他以前不就这么迷信?嘉世的名字也是找算命的算出来的,签约还特别挑了个黄道吉日。”

   “还真是。”苏沐秋被说服了,“但兴欣这名字……比嘉世更像网吧了好么?”

   “像网吧不是也挺好的?本来就是网吧队。”

   “好吧。对了,嘉世网吧现在还在么?”

   “还在啊。”

    “隔壁那家宵夜也在?”

    “在啊,咱们三个还经常去吃呢……还带着沐橙。”

    “还是老陶请客?”

    “必须的,他不请谁请。”

 

       苏沐秋笑了笑,低头看看表:“啊,还剩十二分钟。”

       他手腕上带着个黑色的电子表,硕大的表盘上没有时间,只有不断闪烁的倒计时。

    “一按这个键,我就回去了。”苏沐秋指着表盘上唯一的按键说道,“得看着点时间,半个小时一过,想回都回不去了。”

   “哦。”叶修看着不断减少的数字说。

      十一分五十五秒,十一分五十四秒,十一分五十三秒。

 

    “第十赛季打完,你就退役了?”苏沐秋接着问道。

    “对啊。”

    “那我呢?”

    “你……”叶修停顿了一下,又去抽屉里拿烟。除了南京九五之尊,抽屉里还有个透明的密封盒,里头装着半包黄鹤楼大漠迷彩。

       苏沐秋手疾眼快,在他之前就把密封盒捞在了手里。

   “还抽这个呢?”看到熟悉的烟盒,苏沐秋感到很亲切。在他的时间线里,上个月自己手头宽裕,就奖励了叶修一盒大漠迷彩。

       叶修抽得挺爱惜,只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才抽一支。一个月过去,那包大漠迷彩才抽了不到半包,都有点干了。

    “偶尔抽抽。”叶修说。

    “都有九五之尊了还抽这个?”

    “偶尔的。”叶修重复道,示意苏沐秋把烟还给他。

 

       苏沐秋打开密封盒,敲出一支烟递给他。叶修接过来,端详了几秒,才把它点燃了。

   “接着刚才的说……你退役了,我呢?”

   “也退役了呗。给战队做做装备什么的。”叶修深吸了一口烟,才慢慢地说道。

   “哦,也挺好。”苏沐秋挺满意,“哎,那你回B市了,我呢?”

   “跟我一起回来了呗,反正做装备下副本,在哪都一样。”

   “也对。”苏沐秋再次看看表,确认了时间。

      八分四十九秒。

 

   “你和家里怎么样了?”苏沐秋又问。

   “偶尔回去一趟,吃个饭什么的。”

   “我去过没有?”

   “你……去过几次。”叶修答道。

   “你爸没揍我吧?”苏沐秋略有些惶恐。

   “想揍来着。”叶修笑笑,“不过他岁数大了,揍不动了。”

 

       这是苏沐秋进房间以来,第一次看见叶修笑。大概是因为顶着张快三十岁的脸,苏沐秋总觉得,叶修笑起来同以前大不一样了。

   “唉……”苏沐秋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突然有点惆怅。

   “逗你玩的,他挺喜欢你。”叶修改口道。

   “真的假的?”

   “真的啊。”叶修笃定地说。

 

       苏沐秋也笑了,但不知为什么,他有种奇怪的感觉,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

   “沐雨橙风是沐橙在用吧?那后来我用哪张卡?练了个新号?”

   “你把君莫笑拿出来用了。后来神之领域开放,散人可以继续升级了。”

   “真的?”苏沐秋一下子激动起来,“我就说散人这玩法是有前途的!后来呢?”

   “后来就横扫联盟啊。”叶修语气里有些得意,“单人赛37场连胜,牛逼吧?”

   “37连胜是个什么概念?”苏沐秋有些茫然。

   “每赛季单人赛一共38场,你说37连胜是什么概念?”

   “那还有一场呢?”苏沐秋的表情挺不甘,“我输了?”

   “没有,你没上场。”叶修解释道,“没有输。”

   “就差那一场啊……”苏沐秋有些遗憾,“38连胜多好听。”

   “这就是人生嘛,”叶修安慰他,“不能十全十美。”

 

   “听你这么老气横秋的说话,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苏沐秋摇头,又低头去看表,“啊,还有五分钟。我得注意点了,别错过了时间回不去。”

   “嗯。”

   “我要是赶不回去,十年前的你就惨了。”苏沐秋笑道,“没有我,就没有四个冠军和37连胜了!”

   “嗯,”叶修也笑,“你说得对。”

      他一笑起来,那种奇怪的感觉就又来了。虽然过了十年,但叶修和他之间,永远都不存在陌生与隔阂。只是当叶修微笑的时候……苏沐秋忽然觉得,自己和他之间仿佛隔了层朦胧的雾气。

 

   “你会不会告诉现在的我,说你遇见了十年前的我?”苏沐秋问。

   “会啊。”叶修回答他的时候,突然转过了脸。

   “说不定记忆没消除干净,十年后的我还记得这件事呢。”苏沐秋设想了一下,“然后我就该跟你说了,对啊,我早就知道散人会这么厉害,也早知道荣耀有前途,听我的果然没错——”

    “苏沐秋,”叶修突然打断了他,“我想抱你一下。”

    “啊?”听他这么说,苏沐秋有点愣住了,“抱一下?”

    “嗯。”

    “有点奇怪啊。”苏沐秋犹豫了一下,“被个奔三的大叔抱着……还有你不觉得有种出轨的感觉?你回家去抱正常版的我不行么?跟你亲热一下,好像有种NTR十年后自己的感觉……”

 

       他还在纠结,叶修却已经伸出手来,将他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喂,你这样我总觉得很奇怪啊……”苏沐秋被他抱得太紧,费力地喘着气,“十年后我们是出现了感情危机么?”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将脸埋在了他的颈窝里。他的头发刺着苏沐秋的下巴,弄得他痒痒的,他刚想笑,却突然感受到了叶修脸颊的潮湿。

 

    “叶……修?”他不大确定地问道。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苏沐秋察觉到,他紧抱着自己的双手,居然在微微颤抖。

      像是狂风吹散了薄雾,他突然明白了。

   “在你的世界里……十年前我没有回来,对不对?”

      倒计时无声无息地走着。三分十八秒,三分十七秒,三分十六……

 

      叶修松开手臂,静静地凝视着他。他并没有挂着眼泪,只是眼睛有些发红。

   “是啊,你没回来。”叶修说,“那场车祸里你真的死了。”

   “所以你刚才告诉我的,都是骗我的?”苏沐秋的声音颤抖起来。

   “也不全是。我后来真的拿了四个冠军,嘉世的三连冠……后来老陶和我散伙了,我自己新建了兴欣,又拿了个冠军。君莫笑和37连胜也是真的。”

      什么都是真的。那些辉煌灿烂的荣耀与功勋,无一虚假。

      只是除了你。

 

   “嘉世网吧呢?”苏沐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

   “卖了。第一赛季一结束,老陶就把网吧卖了。”

   “那家宵夜店呢?”

   “倒闭了。”

   “陶轩呢?”

   “出国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那你呢?”苏沐秋凝视着叶修的眼睛,“你过得好么?”

 

       倒计时还在无声地跳动。一分二十九秒。

   “挺好啊。”叶修笑道,“四个总冠军在手,现在也回家了,还能继续打荣耀,有什么不好的?你也说了,以前大漠迷彩都得省着抽,现在九五之尊都不当回事。”

       他说的当然是真的。如此波澜起伏、满载荣耀的十年,他并没有什么不满意,又何谈过得不好。

       只是他没有告诉苏沐秋,被他藏在抽屉里的那盒黄鹤楼,正是十年前苏沐秋买给他的那包。这十年里,那半盒烟被他小心地保存着,只拿出来抽过三次。

       一次是嘉世夺得三连冠,一次是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被评为最佳搭档,一次是他握着君莫笑再次站到了荣耀之巅。

       除了他,这世界上大概不会有人把香烟保存十年。烟丝太干,抽起来不是享受,倒像是种无声的煎熬。

 

   “你该走了。”叶修指着倒计时提醒道,“别错过了投胎……不是,回去的时间。”

       四十七秒。

   “我回去了,那你呢?”苏沐秋轻声问道。

   “我?我怎么了?该怎么过怎么过啊。其实也没什么,只有最开始的一阵难受,后来都好了。”

       叶修没有撒谎。除了最初那痛彻心扉的几天,他再也没感到被悲伤压得无法呼吸。这些年他沉浸在荣耀里,有喜悦,有满足,偶尔想起苏沐秋,也仅仅是感到怀念和遗憾。

       只是每次来到南山公墓,对着墓碑讲述自己绚烂多彩的人生,都会鲜明地想起从前自己拥有过什么,又曾经失去过什么。

       于是每次来到苏沐秋长眠的地方,他的陈述便愈发简短,乃至于沉默。

 

    “三十秒,”叶修再次提醒他,“你该回去了。”

       苏沐秋低头看看表盘,手指在按键的上方虚虚地悬着,却始终没有按下。

   “别瞎想了,你赶紧回去吧。”叶修催促道,“我挺好的,你自己的世界里,一切才刚刚开始。放心吧,你会成为荣耀联盟里最有成就、最辉煌的人……”

       十秒,九秒……

   “叶修。”苏沐秋看着他。

   “又不是生离死别,十年前的我还等着你呢。”叶修笑着凝视他,“再见。”

      三秒,两秒。

   “再见。”

      倒计时即将归零的时候,苏沐秋颤声说道。

      叶修闭上了眼睛。

 

       和苏沐秋的到来一样,他的离去也无声无息。叶修静静地等待了一会,让那股悲伤的浪潮在自己身上席卷而过。

      然而他睁开眼睛,就看到苏沐秋站在自己面前。

  “你没有回去?”叶修难以置信。

  “本来是打算回去的。但是……”苏沐秋的声音里带着哽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

  “你是疯了吧?那十年前的我怎么办?还有沐橙?还有荣耀联赛,你本来该跟我一起去打比赛的……”

       他说不下去了。不知道是谁先抱住了谁,他们流着眼泪拥抱在一起,好像两个迷路的孩子。

 

    “在你的世界里,我也没有回来,对吧?”等到终于平静了一点,苏沐秋说道,“所以我也不该回去,这样比较公平……”

   “大概吧。”叶修苦笑,“就怕十年前的我不同意。”

   “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还非得让我后悔是吧?”苏沐秋咬着牙说。

      表盘上,屏幕一片漆黑,倒计时早已经消失了。

 

   “没有办法,人生总有遗憾啊。”叶修轻声说道。

   “我现在就觉得遗憾!”苏沐秋忧心忡忡,“我出门的时候没关煤气,我怕十年前的你想不起来关啊!那个管道太老了,我总怕它泄露……”

   “我搬家了,在你下葬的第二天。”

   “……”

 

   “行了,这些事不说了。”叶修笑道,“说点高兴的,要不要跟我PK一下?我现在上年纪了,说不定你能多赢几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苏沐秋不屑一顾,“新出的大招我都没用过,等我研究一下再收拾你。”

   “好吧,那现在干什么?”

   “沐橙的那个广告视频,再给我看一遍?”

   “那个是饮料广告,网上还有她拍的游戏广告,COS沐雨橙风的。看不看?”

   “看看看看看!”

 ————————————————————

快过年了,让修伞过个团圆年。

虽然这是个叶神NTR了自己才最终能HE的故事……

评论 ( 91 )
热度 ( 957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