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16

                                                    16

      霸图与三零一分出了胜负,主将们便领着帮众撤离了,只留下人打扫战场,裹埋尸体。

   “你怎么了?”林敬言和张佳乐关系最好,这时候自然很关切,“我看你样子不大对……”

       张佳乐紧握着马缰,在马背上垂着头,只含糊地说了一句:“我没事。”

 

       然而林敬言细细看去,只见他握着缰绳的手都泛白了,脊背弯曲着,像是在强行忍耐一般。

    “我觉得你不大对劲。是不是你那个武功——”

    “我没事!”

 

      张佳乐猛地抬头嘲道,声调把林敬言吓了一跳。张佳乐怒视着他,带着戾气的双眼竟然一片赤红,模样十分骇人。

   “你,你——”

      然而不过片刻,张佳乐复又垂下头去,将脸藏在了阴影之中。

 

    “我没事,你们先走。”

       他低低地说了一句,便兜转马头,超城外的荒野跑了过去。林敬言仍是放心不下,才要追过去,却被张新杰拦住了。

    “我得跟过去看看,”林敬言急道,“你看他那样子不对。”

       然而张新杰轻轻地摇了摇头,脸色凝重,却又无可奈何。

       林敬言一愣,终于也叹了口气,跟着众人打马回营了。

 

       红鬃马疾驰了数里,迟迟未得到鞭策,就在一片荒林中停了下来。此时已是初夏,可这片林中却没什么葱茏之色,只是乱石横生,一派荒芜。

      张佳乐仍然紧握着缰绳,只是那双手颤抖得越发厉害。周遭的景色都染上了诡异的血红,方才战场上的一幕幕不断地闪回,他无法控制地去想着那鲜血喷涌的片刻……

       杀,杀……

 

       一股汹涌的杀意在他胸口翻涌着,几乎无法遏制。像是沙漠里的人渴求水源般,他此时强烈地渴望着杀戮的快感。随便是谁都可以,什么人都可以,他必须要……

       马鞍前挂着一柄短剑。张佳乐抽出剑来,狠狠在自己手掌上割了一下。

       红鬃马哀声嘶鸣起来。

 

   “我没事。”张佳乐用仍在流血的手拍拍它,挤出一个笑来。“我就是……快死了。”

      鲜血滴滴答答地沿着手腕滑落,那鲜明的疼痛终于让他彻底地找回了神智。这些日子以来,百花缭乱的功力渐深,那股杀意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离自己完全丧失人性还要多久呢?一年?几个月?

       张佳乐苦笑起来。

       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活着呢?从前的理由竟然想不起来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只是为了盟主之位,只有这么一个愿望,唯一的一个执念……

      夙愿得偿,自己便可以安心地去死了。

 

  “你说,今年我们能得到盟主之位么?”张佳乐将脸埋在那长而柔软的鬃毛里,轻声说道,“今年是最后的机会了吧?我大概撑不到明年……但是我死了,你该怎么办?你的旧主人,他会善待你么?”

      叶修或许会善待它,或许不会,这个人的多情和无情向来都只在一线之隔。然而张佳乐知道,一旦自己死去,繁花也好,叶修也好,他对这世界上的一起便无知无觉,这世上的一切也都和他再无关联……

      一想起叶修来,他便感到一阵镂心刻骨的痛楚。

 

      从此叶修的人生,就再也和他无关了么?他留在叶修生命里的那点记忆,也终将随着时光推移,化为轻烟,化为飞灰,最终和自己一样,彻底消泯无踪。而也将有新的人取代自己的位置,叶修曾给予自己的无限深情,也将同样地给予另外的人……

       一阵彻骨的寒意慑服了他。像是为了驱散这恐惧,那股暴戾和杀意又充盈在了他的胸口。

 

    “走吧。”他松开了缰绳,“到没人的地方去——”

       然而话音才落,背后却袭来一阵阴风。张佳乐敏捷地伏倒在马背上,在他背后,三枚手里剑呼啸而过。

       有人偷袭!

 

   “我好想听见有什么动静?”陈果突然停下脚步,小声问道。

       她一转头,才发现苏沐橙早就一脸凝重地望着远方,也在侧耳听着什么。

    “看!”她忽然一指前方。

  

       荒林深处竟然闪出了一对人马,足有四五十人,各个弓刀在手,远远就能嗅到杀气。他们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陈果一见这个阵势,登时下白了脸。

   “他们不会是在追杀叶修吧?”

  

       方才她回转到兴欣的大营,却发现叶修还没回来,也不知去了哪里。想着他和张佳乐的关系,陈果生怕他干出什么蠢事,赶忙叫上苏沐橙,两人一起在城外搜寻。

   “不清楚。”苏沐橙也有些紧张,“先躲起来,看看情况。”

 

       这荒林远称不上林深叶茂,两个姑娘四处看了看,居然没找到什么遮蔽的地方。害怕被那伙人马看见,两个人只得往远处退了退,冷不防忽然听到有人低声说:“躲这里。”

       那声音近在咫尺,陈果吓得差点叫嚷起来,倒是苏沐橙笑道:“原来你在这。”

       陈果定睛一看,才发现说话的真是叶修。他躲在半步开外的一块巨石后,也不知道看见她俩多久了。

   “你想吓死谁!”陈果气急了,“还有,你又惹了什么祸啊?!”

    “先藏好。”叶修拽着她们也躲进岩石后,“这伙人不是来杀我的。”

   “那是来杀谁的?”陈果好奇。

       叶修犹豫了一下,苏沐橙看看他的神色,便笑道:“哦,他们是来杀张佳乐的。为什么呀?”

 

       叶修略有无奈:“你都猜出来了,还问我?”

    “是三零一的人吧?听果果说,张佳乐今天简直毫无人性,只怕这伙人折了兄弟手足,是来给他们报仇的。”苏沐橙倒好像很开心,“张佳乐在哪?被他们追上了没?呀……可惜。这伙人好像实力平平,不能把张佳乐怎么样嘛。”

   “你好像很希望张佳乐被砍死啊?”叶修看看她。

   “我也希望。”陈果翻了个白眼,“张佳乐练那个邪功,又得罪了那么多人……他不死,早晚有一天害死你。”

   “瞎说什么呢?能害死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叶修不以为然。

   “真的?”苏沐橙瞪着他,“那你告诉我,五年前张佳乐刚开始练百花缭乱,被毒性所制,差点死了……你瞒着我出了趟门,然后张佳乐倒是活蹦乱跳,你却突然少了三成功力,足足过了三四年才恢复。你跟我说说看,这又是怎么回事?”

——————————————————————

第一更!

 

评论 ( 27 )
热度 ( 330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