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19(下)

       待吃完了饭,兴欣一行人赶至擂台,霸图的主将们已经到了。

       擂台赛开始前自有一番仪式,双方的主将们各自问候,寒暄里难免杀气腾腾。韩文清往擂前一战,不用说话,气势就让几个年轻人噤若寒蝉。叶修自然不怕他,走过去笑道:“来得挺早啊,心里没底吧?”

       韩文清黑着脸道:“场上见分晓。”

   “张佳乐呢?”叶修左顾右盼,“哦,在那呢。你站那么远干嘛?”

 

       张佳乐站在最后面,听见叶修招呼他,只略抬起眼来望了望他。他性子向来活泼,然而此时的表情竟然沉静如水,只是眼神里隐隐燃烧着孤注一掷的偏执和疯狂。

    “昨晚没睡好啊?”叶修对他笑了笑,“等会我赢了你,不至于恨我吧?”

    “你赢不了。”韩文清冷冷地说。

   “我和他说话呢,你一个外人插什么嘴。”叶修不满意。

 

       韩文清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可惜还没等他说什么,就到了开擂的时间。这一仗打得格外艰难,张佳乐竟然以一敌二,全靠叶修累积的优势,兴欣才能在擂台赛中险胜。

    “张佳乐今天有点不大对?”

       擂台赛终了,修整的时候,魏琛凑过来跟叶修嘀咕。

    “嗯,怎么不对?”

   “他平时的打法就挺不要命的,但你不觉得,今天特别不要命?”

   “也还行吧,有么?”叶修淡淡地说道。

   “有。”苏沐橙插话进来,“要不然就是我瞎了。”

 

       陈果在旁边听着,心里也隐约有点不好的感觉。今天张佳乐的打法倒没什么稀奇,只是他身上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倒让她觉得有点骇人。

    “没事,他再怎么样,也翻不出花来。”叶修叮嘱道,“等会还是多注意张新杰。韩文清总算是听他的话了,霸图的打法更加稳妥,阻止张新杰的意图才最要紧。”

   “张佳乐是翻不出花来,那你呢?”苏沐橙从来没显得这样咄咄逼人过,“你等会不会对他心软么?”

       叶修抬头看着他,神色平静地反问道:“你说呢?”

 

       又强调了几遍部署,两派人马前往城外的空地,各自排兵布阵。三遍鼓响,两军对垒,交手数个回合,霸图和兴欣居然都只是在试探对方的虚实。

    “怎么办?”唐柔有些按捺不住了,“就这么一直下去?”

    “再等等。”叶修胸有成竹,“等他们主动出击。”

    “可你不是说,韩文清改变了打法,多半不会强攻?”

    “不是韩文清。”叶修遥遥望着远处的烟尘,笃定地说道,“他们派出来的,多半是张佳乐。”

 

    “是苏沐橙。”观察了许久,霸图这边,张新杰终于有了断论,“我们要从苏沐橙下手,就能切断他们各部之间的联系。”

       早在多天以前,张新杰就提出过,苏沐橙如今策应兴欣各部面面俱到,起到的作用非同一般。

    “要干扰她,牵涉她注意力的话……”林敬言迟疑了一下。

 

       他和韩文清势必要正面对敌,否则叶修一定会乘虚而入,抓住破绽。那么要深入敌阵,切断苏沐橙与兴欣的联系……

    “我去。”张佳乐说道。

 

       于是四起的烽烟中,只见一匹红鬃烈马越众而出,马上的青年一袭白衣,弯弓如月。这骏马疾驰,转眼间就杀至了苏沐橙所部的侧翼,兴欣众人自然不敢大意,皆按照叶修之前的嘱咐应对。

       苏沐橙知他来意,早已撤至阵后,被重重保护着,又令几十人将张佳乐团团围住。

 

   “他是疯了?”苏沐橙遥遥冲叶修喊道,“就一个人冲过来?”

       叶修早料到张佳乐有办法克制苏沐橙,可他这样单枪匹马的冲过来,却还是出乎兴欣诸人的意料。

       叶修正和韩文清打得难解难分,也只得简短地喊道:“小心!”

 

       苏沐橙皱着眉又后撤了些,只见张佳乐在包围中左突右冲,好在派去拦截的人也都是兴欣的精锐,只怕他一时还杀不出重围。只消再困住他片刻,等到唐柔突破了霸图的侧翼……

       苏沐橙咬着牙,调转马头向东边跑去。那边唐柔被霸图的人缠住了,她要快些营救才是。

 

       张佳乐重重包围中向外望去,一眼就看到银盔亮甲的少女策马疾驰,竟是朝着唐柔被围困的地方杀去了。

       绝不能让她把唐柔救出来……否则霸图将处于颓势,无论如何,自己也得把她堵截在这里。十年了,自己十年的征战,十年的夙愿,成败与否,都在这片刻的转折了……

 

       兴欣的众人仍将他团团围住,弓箭在这个距离失去了准头,他便从马背上抽出短刀来,兜头便朝一个人砍去。对方抽出盾牌来格挡住了,身后数柄长矛破空刺来……

       苏沐橙就要脱离他的视线了。再晚一步,她就要救出唐柔,那么霸图的侧翼就要危险了。绝不能让她离开,绝对不能让霸图失败。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不惜一切代价……他也必须要取得胜利!

 

       原本无风的战场上,突然刮起了一阵疾风。这风煞是古怪,竟然只盘旋在方寸之地,最后竟成了一道气旋。啥时间飞沙走石,花叶横飞,被那道气旋裹挟住的人,无一不感到血脉逆流,真气凝滞……

   “百花缭乱!”不远处,有人惊叫出声。

       随后就看见一匹火红的骏马疾驰向前,马上的青年闪电般挥刀,连将数人斩落马下。

 

       潮水……红色的潮水席卷而至。张佳乐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了,只觉得天地都成了刺目而模糊的红色,仿佛一切都沐浴在鲜血之中。这些天来,他始终不敢再使用白花缭乱,因为体内那股暴戾的杀意越来越难以抑制。可是此刻,他终于彻底解开了桎梏,任凭自己的理智被那股残暴的戾气吞没。

       挥刀,挥刀。他原本不善于用刀的,然而在真气的乱流中,敌人是那么不堪一击,生命成了任凭他采摘的,微不足道的东西。他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在那股戾气的指使下不断向前。一百步,八十步……那银盔亮甲的女孩越来越近了……

 

       苏沐橙凝神默数着,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距离越来越近,她也逐渐感觉到胸口沉重,呼吸凝滞,那股席卷一起的乱流越来越近了。

       她咬紧牙关,闪电般搭弓射箭,疾驰的箭矢流星般朝着张佳乐飞去。她掐准了时间,在最后关头才射出这一剑,就是赌张佳乐会不及躲闪,一箭毙命……

  

       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一瞬,即使聚精会神,张佳乐也没有时间躲闪,更何况他现在几乎丧失了神智?锋利的箭矢疾驰而去……中了!

       然而和苏沐橙预计的不同,这一箭竟没有刺穿张佳乐的胸口。在真气的流转下,箭矢改变了方向,居然只刺中了张佳乐的左肩!

 

       这是硬弓射出的箭,劲道极大,可张佳乐居然在那冲击中坐稳了,仍在马背上向她冲杀而来。太近了,这距离和她的射程比起来太近了,更何况百花缭乱已近严重地影响了她,苏沐橙捂着胸口,一阵寒意令她的身体都无法动弹……

   “交给我。”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苏沐橙便看到一匹黑马迎着张佳乐冲去,马上的人手握着古怪的武器,活像一把铁伞。她曾数次在绝境中听到这个声音,而这个人从来都不会令她失望,无一例外。

    “叶修!”她半是欣喜,半是震动地喊道。

 

       叶修没有回头,黑马疾驰向前,那令无数人动弹不得的真气乱流,他竟视若无物地冲了过去。二十步,十步……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转眼间就到了眉目历历可数的程度。

       红鬃马上的人中了箭,然而他身上斑驳的血迹却不全是自己的,连脸上都是狼藉的血迹。他的白衣几乎被染成了红色,连一双眼睛都是血红的,这样的张佳乐,看起来宛如地狱中的极恶之鬼。

 

      十步,八步,五步……

       张佳乐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叶修的脸上,有那么一刻,他似乎是认出了来人,又似乎是极度迷惑。不知是不是错觉,叶修觉得他眼中的戾气像短暂地褪去了,而那血红的双目,仿佛正含着泪。

  

       五步,三步……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张佳乐握刀的手悬在空中,而叶修望着他,心里想着的却全然是其他的事。他想起月夜下张佳乐凝望自己的神情,想起淙淙流水,和流淌在水面上哀愁的木叶声,想起他给自己的退让和许诺……

   “如果这次霸图夺盟了,那我就散尽武功跟你回京,再也不问江湖事……好么?”

 

       马身交错,在那短暂的瞬间,叶修骤然出手。千机伞变成了战矛的形状,毫不花哨的一记直刺,只是势如雷霆。

       鲜血四溅。

       红鬃马又跑了几步,才嘶鸣着停了下来。

       而他的主人已被挑落马下。

————————————————————

赶上了,乐乐生日快乐!

虐的部分到此都结束了,之后就甜的了!这算不算生日礼物?

评论 ( 46 )
热度 ( 352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