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23

                                 23

  在彻底清醒之前,张佳乐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睁开眼睛。

  徘徊在生死边缘,这经历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了。早在五年前,他刚开始修炼百花缭乱的时候,那猛烈的毒性就让他招架不住,几乎殒命。这一次,他也一样在混沌中漂浮不定,在生死线上来回徘徊……

  只是他不确定,自己这一步迈出去,脚下的究竟是人间,还是死地。

 

  隔着紧闭的眼帘,他能看到微微跳动的火光,像是烛火,朦胧中带着暖意。如果自己是死了,那看见的就该是鬼火,而不是烛光……

  他心里一动,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只亮着一支蜡烛,但昏睡了太久,就连这点微弱的光线他也觉得刺眼。适应了很久,视野内终于不再是一片雪亮,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晰起来,浮现出一个人的轮廓。

  叶修。

 

 认出他时,张佳乐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恐惧。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叶修,但此时此刻,叶修却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五年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次他一醒来,见到的也是叶修的脸……也就是那一次,因为他们的互不妥协,两人的关系才变得支离破碎了。

 

那时的自己虽然已经走入歧路,但毕竟一切尚有转机,叶修就表现得如此决绝。而现在自己已经再难回头,叶修又当如何……

一股惊恐彻底笼罩了他,张佳乐再难去想其他的事情,只深恨自己怎么还没死去——

 

等等,自己为什么还会活着?而叶修怎么又会在这里?难道和五年前一样,又是叶修救了自己?

上一次为了救自己,叶修付出了三成的功力。而这次自己的境况远比上次凶险,那么……

 

转念至此,张佳乐又惊又惧又急,居然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他醒来不过片刻,脸上已经连续变换了惊愕、慌张、担忧、痛惜、内疚等树种表情,倒是精彩纷呈,丝毫不像个重病之人了。

“我说……你这也好得太快了吧?”叶修看着他垂死病中惊坐起,也吓了一跳。

  张佳乐有千万个疑问萦绕在胸口,可一对上叶修的视线,又一个字都吐露不出了。

 

“想问你怎么没死?”叶修笑道,“废话,当然是我救的你。”

  张佳乐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心里百感交集,只觉得一切都像个梦境。为了救自己,叶修付出了什么不得而知,但张佳乐心里清楚,这代价绝不会轻。

“行了,能站住么?赶紧躺下。”叶修说完了,就按着张佳乐的肩膀,压着他躺回了床上。虽说语气不大耐烦,然而他的动作却很小心,张佳乐凝神看着叶修的表情,却在他脸上看到了不加掩饰的柔情。

 

  这愈发像个梦了。张佳乐只觉得恍恍惚惚地,全然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从五年前他拒绝自废武功,叶修与他决裂之后,两人见面是,没有哪次叶修不是冷漠无情的。偶尔有心软的时候,也不过都是短短一瞬,张佳乐已经记不起来,叶修究竟有多久没有同自己心平气和地说话了。

“百花缭乱的毒性已经去除了,你应该没什么大事。不过这五年也算是白折腾了。”叶修叹了口气,“早听我的多好。”

“百花缭乱的毒性已经去除……是什么意思?”张佳乐十分茫然,“我已经练至第五重,就算废去武功也——”

 

  说了一半,张佳乐猝然住口,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异样。自从五年前开始修炼起,他便一直能感到剧毒流淌在自己的血脉之中,像是一条蛰伏的蛇。

  可现在,那条蛇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怎么回事?”张佳乐惊诧无比。自己的一身修为还在,可正如叶修所说,体内的剧毒却已经被清除干净了。

“百花缭乱的毒性不能凭空消除,但可以转移。”叶修挺得意地一笑,“传给别人,你就好了呗。”

“传给别人?是谁——”

 

  不用问,张佳乐也猜到了那个人是谁。一股远比之前要厚重的恐惧瞬间上涌,几乎像洪潮般,彻底把他淹没了。

“你,你……你——”

  张佳乐语无伦次起来,脑中只剩下那白晃晃的、吞没一切的恐惧。他的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双手胡乱地在叶修身上摸索,仿佛要靠这样确定他没有受到伤害,一切安好似的。

 

  然而却是摸索,他越感到惶恐,那双手也开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叶修叹了口气,握住了他的手腕,强迫他的动作听了下来。

“当然是我啊。”叶修说,“要不然还能是谁?”

 

  他的手指扣在张佳乐的手腕上,那么温暖、真实,像是久别了的故乡。然而透过相贴的肌肤,张佳乐却能察觉到他血脉的搏动,在叶修体内的经脉里,此刻竟是空空荡荡,没有一丝内力的流动了。

“没你想得那么严重,”叶修轻轻松松地说道,“我又没自废武功。不过为了不让毒性扩散,我用内力把它锁住了。”

  他说得那么轻巧,然而用全部内力将毒性封锁在丹田,这和自废武功也没有多少差异了。张佳乐呆呆地望着他,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觉得心如刀绞,五内俱焚。

 

“后悔了吧?”叶修看看他,“让你不听我的!”

  张佳乐仍是一个字都答不出,然而此时此刻,恰恰是他一生中最懊悔的时刻。从前他孤注一掷,只觉得为了雄心壮志,一切皆可抛掷,连性命都可以割舍……可事到如今,他却悔恨至极,几乎想一剑刺死当初那个偏执愚蠢的自己。

  所有的志向与抱负,所有的雄心壮志……和叶修比起来又算得上什么?如果早知道自己的执念会伤害到叶修,他又如何不能醒悟?如果早知道自己竟会拖累叶修到这个地步,那他宁愿终老在南疆边陲,终身不踏入中原武林一步!

 

  他的痛苦在脸上表露无遗,叶修看看他的表情,却突然笑了。

“后悔也没用了啊!好好反省反省,下次得听劝。”

“明天我就跟你回京城去……”张佳乐颤声说,“肯定有办法,肯定有办法能让你恢复……”

  听见他这样说,叶修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了。他脸上露出点迟疑又惆怅的神色来,让张佳乐心中猛地一跳。

 

“还有个事没告诉你。”叶修想了想说道,“我暂时还不能带你回京。”

“为什么?”

“我要去一趟西凉。”

“西凉?”张佳乐迷惑不解,“为什么要去西凉?和那个西凉王子有关么?”

 

“终于说到这个话题了!”如释重负的声音,却是从门外传来的,“我现在能进来了吧?”  

——————————————————————————

猜猜门外的是谁?

再猜猜叶神要去西凉干嘛?

 

评论 ( 49 )
热度 ( 38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