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25

                                             25

       一年后,嘉应王府。

       一匹黑马在西角门前停下了,锦衣华服的青年翻身下马,将马缰交给了应门的仆人。

 

   “世子可回来了,”仆人说道,“王爷找了你半天。”

   “找我干什么?”

   “没说……不过像是心情不大好。”

    “他哪天心情好过?”世子不以为然,拍了拍马鼻子,懒懒散散地走了几步,忽然又挺起腰杆来,变得姿态挺拔了。

 

       王府人丁不旺,因而房舍不多。世子走了一会,便来到了王爷的书房门口,才踟蹰了一下,里面便传来了声音。

    “孽障,还不进来!”

       世子翻了个白眼,推门进去。

 

       一进门,还没站定,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你看看你的样子,整天游手怠惰,不勤事业!如今你也三十岁了,依旧是个通事舍人,真是有辱门楣!你祖父三十岁时——”

    “已经是太子少师了。”世子替他说完了。

    “你曾祖三十岁时——”

    “已经是正二品了。”世子又很自觉地接了下去。

    “你还有脸提先祖!”王爷面有愠色,“我们祖上代代都是——”

    “文士之极任,朝廷之盛选……”世子打了个哈欠,背书似的往下说。

 

    “你这孽障!”王爷大怒道,“真是少年纨绔,青年怠惰!这一年来愈发不像样了,连你哥哥都不如!他虽不肖,好歹也知道远走西凉,为国分忧。你呢?整天无所事事,还谄谀太子!给我去祠堂跪着,好好反省!”

   “跪到什么时辰?”世子轻快地问。

   “孽畜……”王爷抓起一个砚台砸过来,“还不快滚!”

      他这样疾言厉色,世子倒毫不在意,反而是如蒙大赦,转身就走。

 

   “给我滚回来!”王爷又道。

      世子叹了口气,无奈地又走了回来。

   “还有事?”

   “你哥哥今天来信了,说是前几日柔然和西凉短兵相接,虽然击退了柔然大军,可西凉国王也在乱军中身死……”

   “乱军中身死?”世子不以为然,“被小卢捅死的吧?”

   “大胆!你怎么敢污蔑你哥哥,纵容西凉人弑君杀兄?”

   “行行行,那就死于乱军之中吧。”世子并不和他争辩,“现在小卢也登上王位了,叶……我哥什么时候回来?”

 

       王爷沉吟了一下,似乎略有些犹豫。

    “来信说的就是这件事,你哥哥并不打算回来……西凉新王登基,封你哥哥为武卫将军,还说两人渐生情愫,不日就要完婚……”

    “坏了!”世子脸色一变,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王爷瞪着他。

    “没说什么,你接着说。”

 

    “你哥哥不肖,我对他是没什么指望了……可如今皇上虽然与太子相认,但迟迟没有下旨言明储位之事,以至于物议如沸。虽说太子还朝,国本归正,但昭王一党仍不死心……你哥哥留在西凉,也算是让太子多了条臂膀。”

    “可不是?”世子凉飕飕地说道,“‘西京自有麒麟阁,画向功臣卫霍间’。真是古有明妃出塞,今有世子和亲啊。”

   “胡说!”王爷一拍桌子,“你哥哥十五岁留书出走,我就已经做主,不准他袭爵。如今你才是世子,他一介布衣,能为国分忧,也是他的造化了!”

   “成吧……”世子面露难色,“但这消息能不能瞒一瞒?”

   “有什么可瞒的?”王爷沉着脸,“皇上已经知道了,今日就会下诏嘉奖……到时候,也就人尽皆知了。”

    “完了……”明明事不关己,可世子居然一脸的万念俱灰。

 

   “你说什么?”王爷怒视他。

   “没什么。问题是,我……我哥订过亲啊。”

   “和那个张……张……”王爷倒也知道这事,只是想了半天,也叫不出名字来。

    “张佳乐。”世子替他把名字说出来了。

    “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口头婚约当然不作数。而且那个张某,不过一介草莽,怎么能和你哥哥婚配?”

   “他家是滇国大族,这出身也可以了。再说,前两天刚接到的消息,今年霸图在武林大会上胜出,他如今也是武林盟主了。”

 

    “胡说,滇国那种蛮夷之地,哪有什么大族?”王爷一拍桌子,“什么武林盟主,不过是个土匪头子!”

    “照这么说,你儿子可是当了三回土匪头子啊。”

    “满口胡言!你这一年来越来越不成样子,是要学你哥哥么?!”王爷勃然大怒,“给我滚出去!到祠堂跪着!”

    “哎。”世子特别痛快地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走。结果一开门,就看见王府的仆人站在外头,左右为难。

 

    “嗯,有事?”世子倒很和气。

    “小王爷,外头有客……”仆人吞吞吐吐,“说是姓张,是大公子的……朋友……”

    “嗯?”世子脸色一变,“张什么?”

    “张佳乐……”

    “你看看!”世子转头对着王爷说道,“让你念叨,现在土匪头子杀上门来了!”

    “荒唐,我堂堂王府,岂是他说进就能进的?”

    “我劝你别拦他……”世子一脸崩溃,“就他那身武功,你这王府,他还真是想进就进。”

   “那就放他进来。”王爷冷笑,“我倒看看他有什么好理论的?”

   “爹你说的是,”世子突然一脸谄媚的笑,“你儿子当了薛平贵,现在原配杀上门……跟他理论可全靠你了。”

   “胡闹,这种小事,还用得着本王出面?”王爷拂袖而去,“我阁事未料,这就进宫去了!”

   “……爹!”

 

      王爷虽上了年纪,然而身手敏捷,转眼间走得人影都没了。仆人看看世子,只见他脸色发白,居然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

   “小王爷,门口那位客……”

      世子低头叹了口气,再抬起头来,已经是一脸大义凛然的表情。

   “让他进来!都被架上台了……戏就得唱。”

   “嗯?”仆人一头雾水,“唱什么戏?”

      世子笑道:“《武家坡》。” 

——————————————————————

王爷,这一年来,你就没觉得这世子有什么不对劲么……

评论 ( 64 )
热度 ( 392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