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26

                                                           26

      张佳乐被人带进偏厅里,也没心思打量王府的富丽堂皇,只是心里焦急难耐。

      这一年里,叶修倒是常有信来,然而信上总是含糊其辞地说自己一切安好,这倒让张佳乐起疑了。关于在西凉的种种艰险,叶修绝口不提,如此语焉不详,张佳乐不由得怀疑他是报喜不报忧。

 

      如此一来,霸图夺盟之后,他来不及同众人庆祝,就打马朝京师赶来了。多年夙愿达成,喜悦和满足自不消言说,然而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狂喜和激动,更多的是一种尘埃落定的宁静之感。

      的确,宁静。他不记得有多少年了,自己一直挣扎在求之不得的痛苦之中,那种焦灼和渴求令自己寝食难安,无时无刻不处在难言的煎熬中。而此时此刻,这种痛苦终于结束,他的灵性在多年的煎熬后终于平静下来,仿佛是一场热病终于痊愈了。

 

       脚步声从外廊传过来,有人过来通报,说是世子马上就到。张佳乐没见过叶秋,只知道他与叶修是双生子,相貌大概也相仿……

   “张盟主,”一人才从门外进来,便先见一礼,“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张佳乐心想,这就是叶秋了。他站起身来,才要还礼,那个人却抬起头来,对着他微微一笑。这一笑不打紧,张佳乐一看请他的脸,顿时像是被雷劈了,愣在当场动弹不得。

      世上竟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张盟主不必客气,”看他愣着,那个人便彬彬有礼地说道,“快请坐。”

       张佳乐盯着那张酷似叶修的脸,一时间晕呼呼地,也就坐下了。那个人没坐到主坐,反而挨着他的下手坐了,又喊人给他倒茶。

 

       他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翩然的风度,显得温文尔雅。张佳乐咳嗽了一声,干巴巴地说道:“贸然拜访,还请世子见谅。”

       他已经能确定了,这个人绝不是叶修,虽说相貌完全相同,但叶修怎么可能有这样温雅挺拔?言行举止截然不同,更不要提衣着配饰……

       印象里,叶修总是穿着随意,哪怕不出门,也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而面前的青年却锦衣华服,腰间挂着饰金鱼袋和双狮佩,束发的紫金冠上明珠耀眼。

 

    “张盟主何必见外?你与家兄早有婚约,我们便是同气连枝——”

    “说到这个,叶修他——”一提到叶修,张佳乐就耐不住性子,也不管是否莽撞无礼,立刻打断了世子的话。结果好死不死地,偏偏这时候有人端茶上来,逼着张佳乐又把话憋回去了。

 

    “这是今年的蜀山侠君。”世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张佳乐就只好端起茶杯来,一口干了。

    “……张盟主,不烫么。”世子关切地问。

       张佳乐心说烫是烫,可我要和你慢条斯理的品完茶,那都猴年马月了。

 

    “我就开门见山了,”张佳乐哪有心思再客套,“我这次来,是想问问叶修的近况。”

   “家兄的近况,盟主如何不知?”世子像是很迷惑,“他不是常有信到胶东么?”

   “信上光说一切平安,勿念什么的……”张佳乐忧心忡忡,“我反倒不放心了。”

 

    “虽然不算顺利,但总算是有惊无险。”世子语调谦和,“盟主想必也听闻西凉新王登基,家兄被封为武卫将军的事了。”

    “倒是听说了……叶修果然没事?”

    “千真万确,家兄一切平安。”

 

       张佳乐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像是舒展开了,连目光都活络起来。

    “那他说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张佳乐兴高采烈,“我这就出发,去西凉接他。”

    “这个……”

       张佳乐看世子面有难色,欲言又止,心顿时又凉了半截。

 

    “你不是说叶修没事么?”

    “家兄的确没事……”

   “那是西凉王不放人?”张佳乐霍地起身,“你等着,我去把西凉王宫砸了,救你哥哥出来!”

      说罢他就要往外走,结果世子赶忙拽住他的手:“盟主请留步!”

 

       这一拽也不很用力,只不过指尖虚虚地触了一下,可被他一碰,张佳乐竟像是被雷击了,只觉得相触的地方火花四溅。他盯着世子的脸,更觉得心猿意马……奇怪,明明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怎么越看越像?

   “叶修有危险,我没工夫和你客套了!”怔忡了片刻,张佳乐暗骂自己胡思乱想,一甩手又要走。

   “他是绝没有危险的,只不过不想回来。”世子叹了口气,“张盟主还不知道吧?家兄近日来信,说与西凉新王日久生情,不日就要完婚了。”

 

      张佳乐哈哈大笑:“他?和小卢?别瞎胡闹,我走了。”

   “张盟主不信?过一会圣上嘉许的旨意就来了,这种做不得假吧?”

 

       张佳乐犹自不信,然而两人正僵持着,果然有宫中的使臣到了,世子便出去跪接了旨意。不多时,果然拿了轴圣旨回来,递与了张佳乐。

   “张盟主,我所言非虚吧?”

 

       张佳乐匆匆看了一遍,只怕自己会错了意,又细细地读了一遍。果然,这是褒奖叶家次子与西凉和亲的旨意……

       早在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就将他与叶秋掉了包。叶家次子,说得果然是叶修没错。

 

    “不好,”张佳乐更是急了,“叶修肯定有危险。他现在无法动用内力,等于武功尽失,一定是受人胁迫……我得赶紧去救他!”

   “他没有受人胁迫。”世子缓缓地说道,“张盟主多虑了,他与西凉王成亲,是你情我愿的。”

   “你怎么知道!”张佳乐瞪着他,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说不定这会他正被人吊起来打呢!”

    “因为家兄来信里,还交代了和你有关的事。”世子依旧彬彬有礼,“他自知辜负了你,便为你另择了一门好亲事。”

    “什么?”张佳乐眼睛瞪得更大了。

    “就是在下呀。”世子温雅一笑,好一个谦谦君子,“那西凉王原本是我的王妃,他抢了我的妃子,再还我一个,不是理所应当么?”

       张佳乐像是没听懂,依旧瞪着他,没什么反应。

  

   “张盟主意下如何?”

       张佳乐也笑了,这些年他的相貌没多大变化,笑起来依旧春暖花开。

   “我意下如何啊……”他边笑,边从腰里抽出马鞭来,“老子意下就该打死你!”

——————————————————————

叶世子,你没听说过长嫂如母么?

娘打儿子,打死都不用偿命= =

评论 ( 78 )
热度 ( 416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