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假如爱有天意-番外(中)

         8

叶修果然言出必行,很讲情趣地来了一发之后,两个人又一起洗了澡,这样就磨蹭到了快十一点。

十一点熄灯,除非有特殊状况,否则这是雷打不动的规矩。

  “关灯?”看看表,叶修饱满期待地提议。

  “还有十五分钟。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张新杰思路清晰地说道。

   

叶修叹了口气,知道装傻也是没用的,只好伸出手把张新杰搂住了。糖衣炮弹只能迷惑一时,叶修太清楚张新杰的为人,不管前一秒多么旖旎缱绻,后一秒绝对的穿上裤子不认人。

    对付他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他穿上裤子前谈正事。同一件事,在床上赤裸裸地搂着谈,和穿戴整齐正襟危坐地谈,谈出来的绝对是两个结果。

 

    果然,被他这样搂着,两个人赤裸的肌肤紧紧相贴,张新杰语气也比平时和软多了。

  “我知道你这是不是无故缺席会议,但你必须承认,这次你的做法欠妥。”

  “承认,”叶修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必须承认。”

  “你现在是近卫军的统帅,作为一个政党的领导人,你不能凭喜好来决定工作的优先级。”

  “没错,”叶修又亲他一下,“你说得太对了。”

 

接下来的一分钟里,张新杰说一句,叶修就亲他一下,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张新杰说不下去了。

  “睡觉?”张新杰一沉默,叶修就特别热心地提议。

结果张新杰还是不吭声,叶修仔细地看了看,在他脸上看到了忧心忡忡的表情。

  “还真发愁了啊?”叶修说道,“知道了,我下次注意。”  

  “如果是在从前,我不会这么严肃的处理你。”半晌,张新杰说道,“但现在不一样了。”

  “怎么说?”

  “两个孩子明天就要到军校报到,从那一刻起,他们就要正式入伍,成为联盟的军人。”张新杰揉了揉眉心,“不能因为你的缘故,让他们觉得可以藐视纪律。对一个军人的品格塑造来说,这是致命的。”

  “哦,怕我成坏榜样是吧?”叶修笑,“放心,你儿子没那么容易学坏。”

  “我倒不担心他。”张新杰摇头,“虽然他看起来玩世不恭,但其实很有原则,大是大非分得很清楚。而且他表面狂傲,实则却非常谦虚,只有你说得有道理,他一定会虚心听取意见。”

  “他是听你的啊。”叶修又笑,“这点像我,子承父业嘛。”

  “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个。”对于叶修的甜言蜜语,张新杰从来都充耳不闻,“她虽然一直循规蹈矩,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实际上却很顽固。她这样的性格,不加以引导的话,容易走入极端,其实是很危险的。”

  “别瞎说。”叶修反对,“你活了这么大不是也挺好,没见你走火入魔啊。”

  “她的个性的确像我。”张新杰承认道,“在某件事情,我可能是有一点走火入魔。”

  “喜欢我喜欢得走火入魔了?”叶修打趣。

然而张新杰没有接话。

 

  “还有一件事情……”隔了一会儿,张新杰转换了话题,“你说他们在家里安了窃听器?”

  “下午已经撤掉了,估计是被打脸了吧。”叶修笑。

  “他们的目的呢?”

  “估计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吧。”叶修沉默了一下,“这段时间,两个人好像搞了不少小动作。”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真相?”

  “什么真相?说他们是被快递送来的?”

  “叶修,现在的情况和十年前不一样了。”张新杰看着叶修的脸,很严肃地说道,“我们掌握了话语权,甚至周泽楷也快回来了……就算真相被公诸于众,也未必能给他们带来多少伤害。”

  “这个不急,以后再说吧。”叶修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

  “你为什么——”

张新杰还想追问,然而叶修已经熄灭了灯。一阵倦意迅速地上涌,张新杰翻了个身,感到叶修握住了自己的手。

十年里他们一直是牵着手睡觉的。一换到这个姿势,就像按下了某个隐秘的开关。不出三秒钟,张新杰便睡熟了。

他没有听到,在他耳边,叶修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9

    少年坐在窗口,把手中的游戏机按得啪啪作响。

    虽然他总是一副满不在乎、老神在在的模样,但毕竟十五岁的年纪还残存着一点孩子气,环境的骤变多少让他有些激动。一想到明天要去军校报道,他就没了什么睡意,只得拿出游戏机打发时间。

 

    窗外有窸苏的响动,他没在意,继续埋首打着游戏。直到窗玻璃被轻叩了两下,他才猛然抬起头来,目瞪口呆地望着悬在半空的叶修。

  “我说你这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开窗把叶修放进来,少年惊讶地问,“有门不走你爬什么窗户?”

 

  “你妹妹还没睡呢,”叶修拍拍身上的灰,“走门让她看见了,转头就得告诉张新杰。”

  “不至于吧?”

  “她还不至于?整个一小告状精。”

  “你不干亏心事,怕她告状干嘛。”

  “说到亏心事,你就不心虚?”叶修看看他,“刷我卡干嘛了?”

  “嗯?什么卡?”少年做出一副茫然状。 

  “再装我就不替你瞒着了。”叶修点上一根烟,“你就看张新杰怎么审你吧。”

    少年权衡了一下利弊,最终懒洋洋地说道:“行吧,那就是我刷的吧。”

 

    叶修无语。自从这孩子长大,他就明白了自己平时的语气到底有多气人。

  “这么多钱你拿去干嘛了?”

  “干大事去了。”少年看看叶修手里的烟,“给我来一支?”

  “像话么?你才几岁就抽烟?”

  “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不也抽么。”少年笑道。

    叶修无从反驳,纠结了三秒,居然把烟掐了。

 

  “这事是我不对,不过刷你的卡是有正当用途的。”少年靠在椅背上说道,“真的,而且这事儿我妹妹也同意。”

  “扯淡,你妹妹会同意你偷钱?”

  “所以,目的的正义性和合理性就可见一斑,让她连手段的合法性都忽略了嘛。”少年淡淡地说,“我承认错误,不过现在确实没钱还你。你看这事怎么办?”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竟然如此光棍,摆明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照理说叶修应该揍他一顿,可对着那张酷似张新杰的脸,叶修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好笑。

  “下不为例啊。”叶修说。

    少年笑了笑,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叶修不会真的生气。

  “放心。”他没大没小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不打算告诉我你拿钱干什么?”

  “肯定告诉你,不过今天不行。”

    得到这个答复,叶修也就满意了。在两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他基本没做出过什么像样的管教,反而极力想把他们纵容得无法无天。

 

  “行了,你赶紧忙你的去吧!”一看见危机过去,少年就开始撵人了。

    叶修看着眼前的少年——明明长着酷似张新杰的脸,个性却和自己如出一辙。他犹豫了片刻,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少年也像是意识到了,静静地等待着。

    然而最终,叶修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潇洒地越窗而去,只留下飒飒的风声。

 

                              10

    开往中央军校的列车上,兄妹两人并排坐着,低声交谈。

  “我不懂,叶修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女孩疑惑不解地说,“就算我不是他的孩子,也总该和他有某种联系吧?”

  “他和谁生的,张新杰么?”少年笑道,“我觉得他俩好像并没点生孩子的技能点。”

  “在我们出生以前,辅助生殖技术就已经很发达了,可以有很多方法——”

  “问题是他俩这么做的目的呢?”少年打断了她,“你觉得叶修和张新杰,哪个人的爱好是养孩子?别说孩子了,他俩连狗都懒得养。”

    女孩沉默了,她不得不承认少年说得有道理。 

 

  “五岁之前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少年喃喃地说,“否则还可以多几条线索。”

  “这种遗忘是不自然的。我想一定有人用某种手段,人为地去除了你的记忆。”女孩皱眉,“我还记得一点东西,但是太模糊了,我想并没有什么可信度……”

  “沙漠和一个陌生男人?你确定那不是我们认识的人?”

  “确定,我们后来绝对没有再见过这样的人。我记不起来他的脸了,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很特别……”女孩迟疑了一下,“像是看到了他,一切就都安全了。”

  “你说得难道不是你的梦中情人?”少年打趣她。

    女孩却陷入了沉思,一语不发。

 

    中央军校,政治处。

    赵杨负手站在窗前,窗外的操场上,一群新生正英姿勃发地进行训练。他欣慰地望着那群充满朝气的孩子,几乎感到自己又变得年轻了。

    猛然间门被推开了,邓复升怒气腾腾地闯进来,身后还跟着满脸苦笑的方世镜。

  “太不像话了!”邓复升差点没拍桌子,“我就没见过这样的新生!”

  “怎么了?”赵杨赶紧问。

  “陆指01班的那个谁,”邓复升说了个名字,“太不像话!”

  “这孩子我知道啊,是个哨兵吧?”赵杨想了想,“就是在学生里很有人气,一来就当了新生主席的那个。”

  “不就是他么?组织学生玩越野摩托,多危险的项目!还美其名曰把训练当成实战……”

  “这可不行,简直胡闹。怎么不处分他?”赵杨皱眉。

  “哪是那么好处分的,”方世镜摇头,“你知道他父亲是谁?”

  “谁?”

  “张新杰。看脸就知道了,爷俩长得一模一样。”

    赵杨错愕了一下,不由得问道:“那他妈是谁?”

     邓复升看看另外两人,不太确定地说道:“大概是……叶修?”

     三人全都被这猜测雷得风中凌乱。

 

     这边还没商讨出对策,那边又是一个人推门进来,一脸的郁闷愤懑。

   “太不像话了,”季冷抱怨道,“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预科生。”

   “怎么说?”三人一起问道。

   “预科班的那个谁,”季冷说了个名字,“就是第一名考进来的那个小姑娘。一来就说预科班的课程设置不合理,领着全班到处抗议,要改培养方案。”

  “不像话,”培养方案是赵杨批准的,被个小丫头看不起,他当然不高兴,“怎么不批评她?”

  “怎么批评……”季冷嘟囔着,“看脸就知道了,她爹准是叶修,长得那是一模一样。”

  “那她娘是谁?”赵杨问。

    季冷迟疑了一下,猜测道:“大概是……张新杰?”

    这一次,变成了四个人一起风中凌乱。

 

   “查查他们联络人填得是谁。”赵杨灵光一闪。

     档案一打开,两个孩子的联络人是一模一样的俩名字:叶修,张新杰。

   “行了,他俩自己的孩子自己管去。”邓复升特别开心地说,“终于有我折腾他们的一天。”

     季冷表示不屑,然而又喜闻乐见。

 

                             11

    训练场上,好几台越野摩托轰鸣着,卷起尘土漫天。

    叶修远远就看见一个少年的身影,那头张扬的长发被剪短了,然而那股恣意张扬的气质却没有变。他操纵着沉重的摩托车做出各种变向、跳跃的动作,每一次惊险的表演,都引起同龄人一阵狂热的欢呼。

    叶修看了一会儿,在少年停下时,才走到他身边。

 

  “来啦?”看见他来,少年并不惊讶,只是随意地招呼了一声。

  “你很可以嘛。”叶修看看他,“上学不到一周,就被叫家长了。”

  “你也很可以嘛,活了这么多年,终于被当作家长叫了。”

  “要不然我回去,让张新杰来?”

  “我觉得吧……”少年迅速地拽住他,“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这事还是你处理好。”

 

  “不好好上课,你就玩这个?”叶修指指训练场上的越野摩托。

  “我这个不是玩,是拓展综合素质。纸上谈兵有什么用?这里是军校,培养军人的地方。将来要上战场打仗的,总不该畏首畏尾吧。”

  “你还挺有理的?”

  “当然有理啊。军校现在需要新的理念。他们那一套,都是十几年前的老黄历,早就过时了。要培养适应现代战争的指挥官,就要采用新的培养方法,打破陈旧的观念……”

 

少年振振有词地说了一堆,乍一听冠冕堂皇,很有点道理。叶修也不去辩驳,任凭他滔滔不绝。

  “你们就在操场上玩?”忽然,叶修打断了他。

   “啊?你说越野摩托?”少年一愣,“对。”

   “那个坡道,有人用过么?”

     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少年向不远处看去。操场的东南方,有一栋在建的四层小楼,二楼和地面之间架着木板的坡道,大概是传递物品用的。

  “那个坡道跑摩托?”少年不解,“这怎么跑?”

木板是普通的薄板材,根本承受不了多少重量。不等摩托上去一个轮子,大概整个坡道就断了。

 

  “看着。”叶修简短地说道,走上前拦下了一辆摩托车。

他今天穿着普通的作训服,极为低调,看起来和普通的教官无异。直到这时,才终于有人注意到他的军衔,很快就在学生中引起了一阵骚动。

  “都躲远点啊。”叶修笑道,“我给大家做个示范。”

 

人群迅速地散开,所有人都惊讶而激动地看着叶修,不懂得一个声名赫赫的将军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而这个将军很随意地跨上了巨大的摩托车,随意地握住了车把……紧接着,油门突然被踩到了底,摩托车像支疾驰的箭般飞奔而去。

没人去计算那一瞬间的时速达到了多少,然而只是一转眼,摩托车就驶上了那个陡峭的坡道。方向骤然改变,摩托车几乎是在空中突然跃起……就像是蜻蜓或燕子掠过水面,笨重的车身在极速中拥有了一种异样的轻盈。

承受不了车身的重量,木板发出碎裂的声响,在空中断裂开来。然而这只钢铁的雄狮已经跃上了二楼的平台,轮胎呼啸着擦过水泥地面。

众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一声惊呼来不及出口,却再次被惊愕冻结在喉咙里。没有丝毫停顿,摩托车直接从二楼的楼面上跃出,穿越过墙面的缺口,在空中划出一道刀光般锐利的圆弧。

落地!

 

最后的一秒,摩托车在半空中急速地转向,角度的变换缓解了大部分的冲击力,让车身平稳落地。摩托车又行驶了几米,紧接着一个迅速的转向急停,就这样停在了少年的面前。

  “学会了?”叶修朝着少年笑笑。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训练场上静悄悄地,所有人都寂静无声,震惊于刚才那一幕华丽的表演。

  “不作死,不代表不会作死。”叶修从摩托上跳下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我也是从你这个岁数过来的,那时候觉得自己最厉害,谁都不放在眼里。过几年你就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少年望着他,突然露出了笑容。

  “我等会能不能给张新杰打电话,说我逃课玩越野摩托……”少年拖着长音说,“你看见了没阻止,还陪我一起玩了?”

  “卧槽。”叶修差点喷出血来,“你在这等着我呢?”

  “怎么样?”少年试图讨价还价,“咱们扯平了,谁也别去找张新杰告状。”

  “那你还玩不玩了?”

  “偶尔玩一下?”

  “这有什么好玩的。”叶修露出鄙视的表情,“你老实点去上课,过两天我教你开直升机。”

  “过两天是过几天?”少年露出兴奋的表情。

  “下个月,行了吧?”叶修叹了口气,“行了赶紧回去上课,我还得找你妹妹去。”

  “甭找了,”少年乐了,“直接奔校长办公室去吧。昨天她们刚找过政治处,今天去堵校长的门了。”

 

                             12

校长办公室。

门紧闭着,门外的长廊里,整齐地站着一群男孩女孩。他们年纪不大,都穿着军校预科生的制服,真嫩的小脸上表情严肃。

他们已经等了一上午,但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看来是不堵到人不肯罢休。叶修一眼就看到了最前排的女孩,按照军校的规定剪了短发,这发型倒意外地适合她,显得模样生动多了。

 

叶修笑了笑,顺手从旁边的登记桌上拿起块橡皮擦扔出去,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女孩的头上。女孩捂着额头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转角处站着的叶修。

  “嘘——”遥遥地,叶修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于是女孩揉了揉眼镜,静悄悄地走了过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几天不见,变漂亮了嘛。”叶修很开心地对她说。

    

这几天有军事训练,女孩原本度数就不高,为了活动方便,现在连眼镜都不带了。抛弃了诡异的发型和镜框,尽管那张小脸上仍然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这女孩倒第一次显得娇嫩可爱了。

  “他们通知你来的?”女孩皱着眉问。

  “谁说的,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叶修说着,把女孩的头发揉乱了。

 

女孩显然是在极力忍耐,然而她既没躲开,也没挡开叶修的手。甚至在叶修胡闹过之后,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拿出随身携带的梳子,重新把头发梳整齐了。

  “听说你对培养方案有意见?”叶修和颜悦色地说,“可你跟张益玮说什么?你跟他说得着么。”

  “他现在是校长,怎么说不着?”女孩反问。

  “跟我说啊!”叶修答道,“比跟他说有用多了。”

  “我不同意学校选定的培养方向。”女孩简短地说,严肃里透出点孩子气的倔强。

  “按测试结果,给你选的密码学吧?”

  “嗯。”

  “这不是挺好的么,多适合你。”

  “我不喜欢。”女孩皱着眉答道,然而目光躲闪。

 

叶修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

  “我记着你还挺喜欢吧?小学你就用密文写日记,十岁就写了套加密算法,把张新杰吓坏了——”

  “那是小时候的事了。”女孩生硬地说。

  “你现在才几岁……”叶修嘟囔了一句,然而随即认真地问道,“行吧,那你说你想选什么?”

  “陆指,炮指,空飞……只要是一线战斗相关的,全都可以。”

 

  “反正不要在后方的岗位?为什么?”

女孩低头看着地面,什么都没说。

  “可你要想想啊,”叶修闲闲地说,“现在是和平年代了,搞不好五十年之内都没仗打。到时候野战部队也好,机关后勤也好,都是待在后方的……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的。”女孩小声说,“别人对我的看法会有区别。”

  “你什么时候还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叶修颇感诧异,然而盯着女孩的脸看了几秒,他恍然大悟道,“这个别人,不是我和张新杰吧?”

女孩垂着眼帘一声不吭。

 

  “你想太多了,”叶修正色道,“张新杰现在自己都快变成文职了,他有什么脸去鄙视文职。”

  “我知道。”女孩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但主要是你。”

  “我?”

  “‘拿枪的比拿鼠标的更让人尊重’……你说过这样的话吧?”女孩凝神望着他。

   叶修愣了一下,显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说过了。

 

 “我说过的话多了啊,你怎么光记着这一句?”半晌,叶修说。

 “但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吧?”

 “胡说。”叶修特别严肃地反驳,“张新杰这辈子拿枪的时间就不超过三分钟,我看在家里,他比我受尊重多了。”

 “就我个人而言,”女孩也非常严肃地回答,“我最尊敬的人是你。”

 “这是肯定的啊。”叶修非常自然地接话,坦然得倒让女孩无语了。

 

 “别瞎想,你选你喜欢的专业。”隔了一会儿,叶修摸着女孩的头发说道。

   这一次他的动作倒很温柔。

   女孩拨开他的手,静静地沉思了一会儿。

 “我喜欢密码学。”半晌,她抬起头来说道。

 “那就别折腾了,赶紧回去上课。”叶修说。

 “那……他们呢?”女孩看了看走廊里仍旧静立“示威”的人群。

 “他们是你组织的?”

 “不是。”

 “那就让他们接着站呗。”叶修轻飘飘地说道。

 

    女孩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那表情简直跟张新杰一模一样。被她的模样逗笑了,叶修又伸出手来,把她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女孩无奈地叹了口气,仿佛她才是大人,而叶修是个顽劣的孩子。

  “行了,送你回教室。”叶修说。

 

于是两个人并排沿着长廊走去,叶修不断地去逗女孩说话,后者竭力面无表情,却又被逗得忍不住露出点笑意。走到教室门口时,女孩站定了脚步和他道别,叶修也就潇洒地挥挥手,转身走远了。

女孩看着他的背影,渐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方才的一刻,那个萦绕在她心头的疑问又浮现出来了——十年来,这团疑云一直盘踞在她的头顶,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你到底是不是我父亲?有无数次,她都差点要直接质问叶修了。然而经过深思熟虑,她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她很少惧怕什么,可她唯独惧怕从叶修口中得到答案。

如果那个答案是真实的,她害怕自己会失望。

如果那个答案是虚假的,她害怕自己会伤心。

 

                                 13

中央军校里家里还有点距离,叶修赶回去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回家好久了。

  “我打电话到你办公室,邱非说你去了中央军校。”

  “你找我有事?”叶修走过来,挺敷衍地亲了张新杰一口。进门出门都要亲一下,这是张新杰定下的规矩。

十年来,这样诡异的规矩张新杰定了不少。他甚至规定除了清明节,所有节日两人都要互送礼物——于是一整年下来,他经常能收到叶修抽剩的半支烟。

  “没什么要紧事,邱非帮你处理完了。他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你不考虑把他留在首都?”

  “他得回嘉世。”叶修答道,没过多解释。

张新杰也没再说什么。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叶修决定了,他从来都不会多说什么。

 

  “两个孩子怎么样?”张新杰又问。

  “谁去看他们了,我去军校是找赵杨有事。”

  “所以他们到底怎么样?有没有违纪?”

  “没有,必须没有。”叶修认真而诚恳地说道,“你怎么这么不相信他们,好好的违纪干嘛?我去学校了解了一下,遵纪守法,团结同学,积极上进,好得不得了。”

张新杰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显然并不相信。

 

  “放心,出不了什么大事。”叶修拍拍他的肩膀,“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我没事。”张新杰摇头。“今天我去了一趟军械厂,关榕飞的新设计图你看过没有?”

  “还没,怎么了?”

  “他有个新的隐形战机构想,但造价太昂贵,实用性不强……”说到这里,张新杰停下来,咳嗽了一声。

  “等会再说这个吧。”叶修给他倒了杯水,“我真觉得你脸色不对。”

  “我没——”

  “嘘,别说话。”叶修认真地说。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叶修神色凝重,似乎是在聆听着什么。

  “去趟医院吧,”半晌,叶修说道,“你心率很快,而且呼吸音变粗糙了。”

作为哨兵,无需借助仪器,他就察觉到了对方身体上细微的变化。

  “我没事,可能有点感冒。”张新杰摇头。

  “去一趟。”叶修坚持道。

张新杰看看他的表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军区医院。

  “有点小题大做吧?”张新杰看看CT扫描架。

  “扫一次也就十秒钟,你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叶修就差拿手轰他了,“赶紧的。”

 

  “我可能只是有点感冒。”张新杰重申道,然而最终还是听了叶修的意见,把该做的检查都做了。

  “你们这保卫工作做得不行啊,”张新杰做检查的工夫,叶修严肃地对蒋游说,“检查区什么人都能进来,通道也开得太多。”

  “这是医院啊?”蒋游一愣,“谁能在这种地方搞什么?”

  “不能掉以轻心。”叶修认真地说,“你们首长现在搞监察,太拉仇恨了,想干掉他的人多了去了。”

蒋游一愣,正准备答应,结果叶修又说道:“就连我有时候都想干掉他。”

  “……”

 

读片和验血需要点时间,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张新杰像是有点累了,把眼镜摘下来揉了揉眉心。

  “他们两个,在学校是不是惹祸了?”张新杰问。

  “没什么大事,刚到学校不适应。”叶修试图糊弄过去,“你怎么样?头晕?”

  “到底是什么事?”张新杰追问,“你再不说,我给张益玮打电话了。”

  “真没事,我都解决好了。”叶修笑道,“就是上课聊天打瞌睡之类的呗。”

  “按他们的性格,不会上课聊天,也不会打瞌睡。”张新杰咳嗽了两声,“他们只会逃课和罢课。”

  “还咳嗽?”叶修伸手摸了一把张新杰的脑门,觉得有点烫手,“你这好像有点严重啊。”

  “你对他们太纵容了,”张新杰似乎是很疲乏,用手抵着额头说道,“从小到大,不管他们惹出什么祸来,你都一味包庇……你不觉得这样不对?”

  “你这么凶残,我不包庇能行么。我说你没事吧?要不要躺下?”

  “不用——”张新杰说了两个字,突然又咳嗽起来。这一阵咳得很厉害,倒把叶修吓了一跳。

  “你——”他说了一个字,却猛然停住了。就算不动用哨兵灵敏的嗅觉,他也能清晰地闻到一股甜腥的气味。

    

张新杰看看自己的手心,里面有清晰的新鲜血迹。他有点疑惑,试图理清思路,然而世界在眼前逐渐暗淡下去,仿佛投影机突然被断了电。

他什么都来不及说,便晕倒在地。

 

                              14

两个孩子被接到医院的时候,只模糊听说张新杰病了。然而一见到叶修,两人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简直要被他的神色给吓坏了。

要说有多么慌乱悲痛,那倒也说不上……总体来说,叶修还算镇静,毕竟他这辈子从没有过失态的时候。

然而此时他一语不发地吸着烟,整个人也像是笼罩在烟雾里,简直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张新杰怎么样?”连少年也不敢去跟叶修搭话,转头去问旁边的苏沐橙。

倒是女孩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在叶修身边坐下了。

苏沐橙看看叶修,又看看一边脸色铁青的韩文清,低声说道:“病得很重。”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少年不敢置信,“怎么突然就病了?”

苏沐橙正准备说话,监护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走出来,看到少年时,明显地愣了一下。

 

  “情况不好。”方士谦说道,“进展得太快了。你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只是肺水肿,现在已经进展到呼吸衰竭,还合并了心力衰竭和肾衰竭……简直就像是连锁反应,推到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就再也控制不住局势了。这样下去,多脏器衰竭进一步升级,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少年呆呆地看着他,这个陌生的男人给他一种很异样的感觉,仿佛记忆深处什么封印了许久的东西正在剧烈挣扎,随时要冲破桎梏似的。然而张新杰病重的消息让又他无暇顾及其他,只是拼命地消化这可怕的信息。

 

  “但是……怎么会?”女孩的声音开始颤抖,“病因呢?”

方士谦的目光在女孩脸上流连了一下,目光十分复杂。

  “不清楚,常规毒物检测是阴性,基本排除了中毒的可能。根据症状,我推测可能是病毒感染……但也很少有哪种流行病是这样急进式发展的。”

女孩纤细的身体挺得笔直,然而所有人都看得出她开始瑟瑟发抖。这个陌生男人让她感到非常恐惧,不仅因为他带来了如此可怕的消息……

明明从未见过他,但这个人令她想本能地感到恐惧,就像是那些反复出现、却模糊不清的噩梦。

   

一只手落在她的头顶,叶修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女孩终于停止了颤抖,只是咬紧了牙关。

  “常规的病因排除了,那就是非常规的。”韩文清说道。他的面色与其说是不善,不如说是可怖。

  “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病例……大概是十年前了,有一场针对敌国高层的基因攻击。”方士谦倒是敢于和韩文清对视,“但那时基因工程技术还不完善,基因武器的特异性和杀伤力都很低,最后并没有造成目标的死亡。”

  “你说基因武器?”苏沐橙诧异,“可是联盟最注重基因保密,尤其对哨兵向导的基因,管理得非常严格……张新杰的基因数据怎么可能外泄?”

方士谦感到叶修正望向自己,他一转头,就发觉叶修的表情令他心惊肉跳。

 

  “你别看我,不是我干的。”方士谦急忙辩白,“我能肯定,他的基因数据绝不是从联盟官方泄露出去的。我说你们能不能找个向导来?给他调节调节,我怕他等会要杀人。”

  “你就是向导。”韩文清说。

  “我不想碰他……”方士谦嘟囔着,目光又落在女孩的脸上,“小姑娘,你是向导吧?管管你爸爸。”

这句话里蕴含的信息量惊人。首先,女孩年纪尚幼,还没有体现出任何向导的特质。其次,方士谦肯定了叶修是女孩的父亲,这是整整十年都没能得到回答的疑问……然而女孩既不震惊,也不兴奋,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没听见方士谦的话。

叶修转头看看她,发现女孩的脸色苍白。他愣了一下,抬头看见少年的神色,也是一模一样的震惊和恐慌。

 

  “你们俩干了什么?”叶修终于说话了。

  “是我……”女孩又开始颤抖,“我提取了张新杰的基因样本,还有一份寄给国外的实验室。我……”

  “我刷了你的信用卡付实验室账单。”头一次,少年不敢去看叶修的眼睛,“可能……就是这样泄露了信息……”

没有人说话,可怕的寂静弥漫在房间里。两个孩子不自觉地向彼此靠拢,少年把女孩护在身后,也不知道是在防备着谁。

 

  “带你妹妹回家去。”半晌,叶修开口了,语调还算平静。

  “我——”

  “赶紧走,”叶修猛地掐灭了烟,“不然我要揍你们了。”

两个孩子看着他,丝毫不怀疑他说的话。事实上,他脸上流露出那么愤怒而可怕的表情……让他们觉得,十年来,他们并不曾真正了解叶修。

 

                                15

漆黑的房间里,少年和女孩背靠着墙壁,抱膝席地而坐。

房间里有家具,可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样的坐姿,仿佛只有抱紧自己才更安心。

 

最终他们也没有回家去,而是躲进了这个空置的病房,忐忑不安地聆听着门外的动静。走廊里一片寂静,然而作为刚觉醒的哨兵,少年还是能听见远处些微的响动。

  “张新杰醒了么?”不知道第几次,女孩轻声询问自己的哥哥。

  “还没有……”少年安慰道,“但肯定快了。这是军区最好的医院,他们肯定能想出办法来。”

然而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徒劳的安慰。

 

  “他们没有办法了……”女孩低声说,“他们如果有办法,就不会放任病情发展到这个程度。”

  “别瞎说。”

  “张新杰会死的。”女孩说着,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自己的手上,“是我的错……是我把他害死了。”

  “他不会死的。”少年倔强地坚持,“再说这是我的主意,就算他真的死了,也是我害死的。”

  “你不是说他不会死么?”女孩愣了一下,开始抽噎。

少年张口结舌,最终只得抬起手来,搂住女孩的肩膀。

 

  “如果张新杰死了,叶修会恨死我的。”隔了一会儿,女孩抽泣着说。

  “如果张新杰死了,搞不好叶修会打死我们……”少年说了半句,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内疚、懊恼、恐惧和慌乱的纠缠中,他在自尊心的影响下,开始胡言乱语:“别害怕,大不了我们逃走,我养活你好了。”

结果女孩像被电击了一般,猛地跳了起来。

  “我不要!”

    

黑暗中,女孩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的哥哥,放声大哭起来。她一向是个冷静沉稳的孩子,这样失去控制的大喊大哭,几乎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她的情绪感染到了少年,起初,他还故作镇静,然而最终也坚持不住了。想到张新杰的奄奄一息,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那副满不在乎的洒脱终于荡然无存。在崩溃中,他捂着脸,也无声地哭了起来。

 

就在两个孩子哭得伤心时,房间外响起了清晰的脚步声,那声音由远及近,让两个孩子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屏息望着门口。

他们不敢去开门。恐惧牢牢地抓住了两个人的心,他们生怕迎来的会是一个信使,生怕他带来的是一个可怕的消息……

脚步骤然停驻,门被打开了。

 

  “找你们半天了,怎么躲这来了?”一个声音说道。

两个人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来人难得整齐地穿着军装,肩膀上一颗将星闪闪发光。然而和他的军衔相比,那张脸显得过于年轻了。十年来他的样子几乎没有变过,和那些老将们比肩而立时,简直突兀得就像是两代人。

  “张佳乐?”少年飞速地擦了下眼泪,“你怎么在这?”

 

    尽管十年来,张新杰总是莫名其妙地吃他的醋,可张佳乐和这家人的关系委实不错。

  “赶紧出来,”张佳乐催促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淌眼泪。”

少年和女孩对视一眼,都无条件地服从了。他们从小就和张佳乐熟识,知道他个性开朗又随和……可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始终有点怕他。

这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就像是幼兽本能地对同类长者退让。

 

  “去哪?”女孩擦干了眼泪问道。

  “不知道,先去找方士谦吧。”张佳乐拽住两人的胳膊把他们拉出门来,张新杰病得奄奄一息,他当然也就没耐心哄孩子,“我刚在机场接到周泽楷,叶修就火急火燎地喊我回来——”

周泽楷,这对两个孩子来说是个陌生的名字,然而在这种时候,谁也没心思去刨根问题。两人跟在张佳乐身后,吸着鼻子往外走去,走了几步才注意到,走廊里还站着另外一个人。

 

那是个陌生人,没有穿军装,而是穿着长长的黑色风衣,压低的礼帽挡住了半张脸。他低垂着脸,似乎竭力地不想引人注意,然而不知为什么,这种低调和压抑反而产生了奇异的吸引力。

他身上带着潮湿的水汽,仿佛在冰冷的夜雨中独行了很久。

 

评论 ( 17 )
热度 ( 47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