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张-假如爱有天意-番外(下)

      16

  “走了。”张佳乐冲那个陌生人喊道。

于是那个人缓缓抬起头来,礼帽下面竟然是一张异常英俊的脸。他的目光越过张佳乐,落在少年和女孩的脸上,游移片刻之后,突然露出了笑容。

两个孩子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那的确是个有春暖花开效果的温柔表情,但令两人震惊的,还是那个人在他们心中激起的、强烈的震撼感。和见到方士谦时一样,两个人都感到了记忆深处的什么在蠢蠢欲动,只是这一次的感觉更为强烈。

  “我见过你。”半晌,女孩笃定地说。

   

周泽楷又笑了笑,很高兴摸了摸女孩的头发。那双手温暖又有力,女孩模糊地想起某一刻,年幼的自己曾被这双手抱在怀中。

  “是你!”她猛地叫了出来。

周泽楷看着她,仍旧带着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然而张佳乐不耐烦了,拽着周泽楷就往前跑。

  “都快点,”他催促道,“都什么时候了。”

 

方士谦不在监护病房,而是在血液分离室,一群人忙碌地调试机器,将各种设备推来推去,一派忙乱。

  “张新杰怎么样了?”一进门张佳乐就问,“喊我们过来干什么?”

  “多器官衰竭持续在加重,这是由全身炎症反应引起的。病毒作为基因武器,诱导他的免疫系统攻击自身的器官……必须尽快给他做血浆置换,这可能是唯一有效的办法。”

  “那还等什么?”张佳乐急了。

  “但普通的血浆是没有用的。”方士谦停顿了一下,“恐怕只有你们四个人的血浆才可以。”

  “为什么?”少年问。

  “血型的关系,你们是一样的罕见血型。”方士谦含糊地说了一句,“赶紧开始吧,时间不多了。”

 

几个人没有多说什么,各自找了采血位躺好。开始采集前,张佳乐看看自己身边的女孩,招手示意方士谦过来。

  “她才有多少血,”张佳乐指着女孩说,“我的多抽点得了。”

  “不够。”方士谦面无表情地说道,“光你一个人的话,抽干了都是不够的。”

  “但是……”

一只冰冷的小手按在张佳乐的胳膊上,女孩沉声说道:“好了,这没什么可商量的。”

她说话的语气太像张新杰,以至于张佳乐没再说话了。四个人静静地躺着,看着自己的血液被采血机迅速分离。

 

  “采集量已经超过规定上限了,还接着采么?”分离过的血浆被拿去处理,方士谦看看四个人,“这些量还是不够的。”

  “继续。”四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不能给她输点血么?”再次采血之前,少年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女孩的脸色已经不太妙了,“或者输点液也行?”

  “不能扩容。”方士谦果断地拒绝,“会稀释血浆里的有效成分。”

  “我没事。”女孩坚决地说,“继续,我们得抓紧时间。”

 

提取出所需的血浆后,四个人的状态都不大好,女孩站起来不过三秒钟,整个人就脸色惨白地倒下了。

  “她休克了。”方士谦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对助手说道,“处理一下。”

扩容升压之后,女孩的情况平稳了,张佳乐气得够呛,对着方士谦大喊大叫,两人差点动起手来。

  “你们两个——”女孩用虚弱却眼里的语调训斥道,“现在是胡闹的时候么?”

简直就像是张新杰在说话,两个大人对视一眼,都讪讪地住口了。

 

  “已经在做血浆置换了吧?”张佳乐嘟囔道,“我去看看。”

说罢他走出门去,周泽楷似乎想跟在他后面,却被少年沉声叫住了。

  “你叫周泽楷,是吧?”

周泽楷低头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说小子,”方士谦说道,“你叫他的名字,最好加上‘将军’俩字。”

  “现役的将军名单里,并没有他的名字。”少年转头看着方士谦。

  “没错。可他刚当将军的时候,你还在啃自己的脚丫子呢。”方士谦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你叫方士谦,是吧?你对我们撒了谎。”少年半靠在墙上,从容地说道,“一定要用我们的血浆给张新杰置换,根本就不是因为稀有血型。张新杰是普通的O型血,叶修是普通的AB型……我们两个分别是正常的A型和B型,连亚型都没有。”

  “没错。”病榻上,女孩应和道。

 

  “这俩孩子是不是闲得有病?”方士谦转头冲周泽楷抱怨,“谁没事去把全家的血型都测一遍?”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不作答。

  “你们对我们撒了谎,而且着一定和我们的身世有关。”女孩说道,“我想起来了,在来到叶修家之前,我见过周泽楷,或许还有你。”

  “不会吧?那时候你才多大?”方士谦愣了,想了想又对周泽楷说道,“早知道她那时候记事了,真该把她也——”

  “你承认了。”少年打断了他,“你承认了和我们的身世有关联,并且对我们撒了谎。”

方士谦看看他,叹了口气。

  “本来也没想要瞒你们这么久……我真奇怪叶修干嘛不告诉你们。算了,就告诉你吧。”

 

                              17

房间里一片静默,三个人的目光都落在方士谦的脸上,气氛无比凝重。

长考之后,方士谦终于开口。

  “唉,这从哪说起呢?”

  “……”

  “……”

  “……”

  “五岁之前的事,为什么我从来不记得了?”少年给他提供了一个切入点。

然而回答这个问题的却是周泽楷。

 

  “是我。”周泽楷说道,“让你忘记的。”

少年疑惑地望着他,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周泽楷的声音。在他的注视下,周泽楷很温柔地看着他,把手放在了他的头顶。

少年注视着他的眼睛,只觉得那对神色的瞳孔像是具有魔力,令他一头栽进了某个漩涡。他感到自己的精神正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剧烈地震荡,而那股力量来自一个强大的向导……作为一个刚刚觉醒的哨兵,他本能地服从了那个声音的召唤,毫无反抗的余地。

 

世界在他眼前翻天覆地。他仍然大睁着眼睛,然而现实世界里的一切却无法再占据他的视野。像是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球幕影院中,虚幻的影子栩栩如生地浮现在四周,像是幻境,又像是白日的梦。

不见天日的地下要塞。焚化炉。荷枪实弹的士兵。无数的画面潮水般上涌,早已被深埋的记忆破土而出。

 

  “是你!”少年猛地后退了一步,“当时是你救了我们!”

周泽楷静静地看着他,表情介于怀念和悲伤之间。

  “你想起什么了?”女孩问道。

 

  “行了,听我说吧——”方士谦拍拍手。

少年戒备地看着他,似乎随时要在他脸上挥上一拳。

  “别把我当仇人。”方士谦不满,“没有我哪来的你。你们应该发现自己在遗传学上有特殊的地方了吧?”

  “我们的基因组DNA,无法进行PCR。”女孩冷静地答道。

  “这只是一种表现。除此之外,你们的代谢更加活跃,免疫应答机制也和常人不同……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的血浆对自体免疫损伤有治疗作用,全联盟里,只有你们的血浆对张新杰的病情有效。再长大一点,你们还会发现作为哨兵向导,你们的天赋惊人……”

  “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这个人——”少年指指周泽楷,“还有张佳乐,都是某个实验的成果?都来自那个研究中心?”

  “你们三个是我项目中的成果。张佳乐不是。”方士谦笑笑,“我推测,他的变异和一次实验材料外泄有关……关于这些事,他自己是不知道的,你最好也别告诉他。”

  “就算我告诉他,他也不会信吧。”少年苦笑。

  “那为什么,我们又会被送到叶修和张新杰的家里?”女孩问道。

  “你们的遗传信息来自这两个人提供的样本,可以说,你们就是叶修和张新杰的孩子。”方士谦不怀好意地笑笑,“我也不知道,他们俩干嘛一直不承认这件事。估计是你们两个太不讨喜了。”

女孩沉默着,严肃而冰冷地望着他。

少年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道:“多谢夸奖。”

 

方士谦透露的信息到此为止,接下来,无论兄妹两人怎样冷嘲热讽、威逼利诱,他都没再泄露出一点秘密。

血浆置换进行到一半时,医院的顶楼降落了几架直升机,张佳乐急匆匆地赶来,带着周泽楷离开了。

方士谦则去监管张新杰的治疗,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下了兄妹两人。女孩的情况基本平稳,但还很虚弱,声音都是轻轻的。

 

  “张新杰怎么样了?”女孩问。

  “病情控制住了,”少年安慰她,“他会没事的。”

  “但愿吧……”女孩小声说,“可叶修还是不会原谅我们。”

  “他小心眼,别理他。”少年揉揉妹妹的头发,“再说他平时多宠你?你长这么大,他一句都没说过你。”

  “我想,叶修和张新杰并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重视我们。”女孩低声说。

  “你瞎想什么呢?”

  “他们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世吧?可他们一句都不透露,而且一直极力掩饰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女孩垂下眼睛,“我们的存在并不是他们的意愿,他们更不想和我们扯上关系。对他们来说,我们大概属于被硬塞过来的麻烦。”

  “十多年了,谁觉得你麻烦过啊。”少年帮她调了调输液的速度,“别瞎想了。”

  “否则,他们为什么不肯做我们的父亲?”女孩抬起头望着他,“为什么不承认是他们的孩子?”

在他的注视下,少年终于哑口无言。他安抚地握住了女孩的手,脸上一闪而过的,却是微弱的伤心。                          

 

                            18

张新杰张开眼睛,由于药物的缘故,思绪有些混乱。

他花了整整一分钟,去整理自己的记忆,逐渐回忆起自己是在哪里,又为什么会在这里。进入监护病房之后,记忆时断时续,但他总算整理出了自洽的逻辑。

 

  “是基因武器?”他问。用过机械通气的缘故,声音非常嘶哑。

不用转头去看,他就知道叶修必然坐在床边。

  “应该是的。两个小鬼泄露了你的基因样本去做亲子鉴定,现在小宋正在调查那家实验室。”

  “他们呢?”

  “你说他俩?我让沐橙押他们回去了,先在家里关两天,等你出院再说……你现在怎么样?我把方士谦叫过来?”

张新杰摇摇头,血浆置换的作用迅速而显著,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机能正在飞速地恢复。

 

  “周泽楷已经回来了?”

  “回来了,授衔仪式的事等你好了再安排。”叶修笑笑,“他才刚回首都,飞机都没落稳,就直接拉过来采血了。”

  “给他安排什么职务,达成共识了没有?”

  “江波涛当然希望他到轮回,但文州有意见。”

  “部队的格局已经定下来了,周泽楷回来,肯定会打破平衡……你和喻文州谈过没有?”

  “我还要问问小周自己的意思。”叶修想了想,“毕竟我们欠他人情。”

  “这个人情怕是还不起了。”张新杰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如果不是为了救两个孩子,他也不会下野这么多年——”

 

  “我说你们够了。”在旁边听了半天,方式谦忍不住插嘴,“能不能不这么淡定自然?一醒来就谈公事?不是该痛哭流涕一下么?这是生离死别之后该有的反应么?”

  “是啊。”叶修顺嘴答道。

  “我抢救了这么多天,你就给我看这个?”方士谦鄙视他。

叶修叹了口气,磨磨蹭蹭地俯下身来,在张新杰脸上亲了一下。

 

  “看在你折腾了这么多天的份上,发点福利。”叶修对方士谦说道。

  “……”

怎么看这都算不上福利,刺激还差不多。方士谦气得转身就往外走,还摔了门。

看着他的背影,张新杰很小幅度地笑了一下,叶修也笑了。然而当两个人的目光相触,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时,两个人的表情都慢慢变了。

叶修动了动手,将手掌覆盖在张新杰的手背上。长久的静默中,他们没有说任何煽情的话。

 

因为那些依恋、恐惧和失而复得的喜悦,全都是最理所当然、无须赘述的情感。这种恐惧甚至并不陌生,在那些战火纷飞的日子里,他们每一日都在经受着这样的考验。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在度过了漫长的宁静岁月之后,这种噩梦会再次打扰他们安眠。

                                   19

病房里,张新杰靠在床上,认真地批阅着文件。而在他身边,叶修低着头聚精会神,以暴风骤雨般的手速……打着游戏。

  “你为什么还不去上班?”一局终了,张新杰板着脸问。

  “你生病了,我要照顾你啊。”叶修头也不抬地答道。

  “我基本痊愈了。而且,这一上午你除了打游戏,什么事都没干过。”

  “嫌弃我啊?”叶修特无辜地问。

  “并不是……”张新杰认真地想了想,“习惯了。”

 

两人又分别埋头苦战了一会儿,张新杰突然说道:“叶修。”

听他用这种语调喊自己的名字,叶修立刻把游戏机关上了,正襟危坐。

  “你这几天都没回家,他们两个怎么办?”

说得自然是两个孩子。

  “该怎么办怎么办。”叶修不以为意。

  “你不能一直把让他们单独在家。”张新杰皱眉,“就算是让他们反省,这种冷处理也过分了。”

  “是么?”叶修笑笑。

 

  “按照他们两个的性格,犯了错误不会若无其事。”张新杰肯定地说,“现在是他们最脆弱敏感的时候,你应该安慰和引导他们。”

  “这活太细致,交给你了。”

  “为什么不带他们来医院?”

  “你养病呢,不能太闹腾。”

  “我已经基本痊愈了。”

  “既然快好了,那就等你回家再说呗。”叶修淡淡地说着,打了个哈欠。

 

  “你是在躲着他们。”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笃定地说道,“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他用探究的目光盯着叶修,搞得后者略微有点尴尬。到了这个年纪,能让叶修表现出不自在的人,估计只有张新杰一个了。

  “现在看见他们,说不定他们得挨揍。”叶修半开玩笑地说。

  “我知道了。”张新杰突然说。

  “你知道什么了,神神叨叨的?”

  “我知道了,为什么你一直不肯告诉他们真相。”

  “嗯?是么?”

 

  “十年来,你一直很纵容他们。”张新杰注视着叶修说道,“你不是没有原则的人,但什么事到了他们的身上,你就特别宽容……不管他们做什么,你都从来不干涉,也不指责。”

  “这是嫌我惯孩子啊?”叶修倒打一耙,“这是因为你从来都不惯,我没办法啊。”

  “你不是没办法,你是不知道如何教育他们。”张新杰摇头,“你自己是在严苛、高压的环境中长大的,你不认可那种封建家长式的教育方式,极力想成为一个开明的家长。”

  “哦。”

  “但是你怕自己无法做到,因为从小到大,你接触到的教育方式就只有那么一种。你很怕自己在潜移默化中使用同样的方式……所以你一直小心回避,甚至不敢把自己放在家长的位置上。”

    叶修笑笑,没有说话。

  “我从前没有意识到……”张新杰思考着,“因为我从来没想过,你居然会有害怕的事。”

  “还是有的。你每次说要扣我零花钱的时候,我都挺害怕。”叶修诚恳地说。

  “零花钱是根据表现发的,哪些情况会扣钱你不是记得很清楚么?”张新杰皱眉,“你再旷工下去,也是要扣钱的。”

  “今天天气不错!”叶修看看阴云密布的窗外。

张新杰默默地看着他,直到后者无奈地叹了口气。

 

  “回家去。”张新杰郑重地说道。

  “回家干什么?打孩子?”

  “和他们谈谈。”张新杰依旧注视着他,“你什么都能做得出类拔萃,没有理由单单做不好父亲。”

他的语调里自然地流露出含蓄的深情,而十年来,叶修总是反复被他这样打动。

  “好吧。”叶修说道。

而后,他在张新杰脸颊上亲了一下,起身走出了门。

 

                              20

少年和女孩静静地坐在客厅里,一语不发。

几天来,两人一直是这个状态。有几次,少年想开个玩笑或是若无其事地玩乐消遣,都惹得女孩勃然大怒。于是,少年也心事重重地安静了下来,不再披着自己从容潇洒的伪装。

 

  “叶修回来了。”突然,少年抬起头说道。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女孩脸上渐渐露出了慌张的神色,随即又强作镇定。

  “怎么都坐在这?”叶修看看坐姿笔挺的两个孩子,随口问道。

  “怎么就你一个人?张新杰呢?”少年看看他身后,“还不能出院?”

  “基本好了,再住一天,明天回来。”叶修也在沙发上坐下,点了根烟抽起来。在他吸烟的时候,三个人都一语不发。

 

  “张新杰让我和你们谈谈。”叶修把烟蒂碾灭在烟灰缸里。

    少年和女孩都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要我说没什么好谈的,一人揍一顿,也不用上学了,在家反省一年。”叶修悠然地说,“也别想着玩,什么时候反省好了,什么时候出门。”

  “张新杰不让体罚……”少年小声嘀咕。

  “我需要跟学校办理休学手续。”女孩思索了一下,“我希望能把下学期的课本带回来,可以自己预习一下。”

 

  “还顶嘴是吧?”叶修看看他们。

少年很识相地闭上了嘴,女孩却还振振有词。

  “这不是顶嘴,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顶嘴这个说法本来就不合理,每个人都有发表言论的权利。”

叶修盯着她,似乎是想做一个严厉的表情,然而他最终也没绷住,笑着拍了拍女孩的头顶。

  “你还挺聪明。”

女孩愣了愣,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可随即她的神色又凝重起来,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从小她就不太会撒娇,但叶修一向能迅速意识到她的焦虑和恐惧。

  “好了,张新杰没事了。”他安慰道,“韩文清已经找到了暗杀的主使者,也销毁了所有资料,别再担心了。”

  “都是我的错。”女孩沉痛地说。

  “你是有错,下次别再犯就行了。”叶修和蔼地说,“再说只有一部分是你的错,你哥跟你是同谋。而且作为你爸爸,我没起到监督作用,我的责任更大。”

听到他的话,女孩吃惊地抬起头来,含泪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少年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方士谦不是都告诉你们了,有什么好吃惊的。”叶修不以为意地说。

  “但是……呃,”少年似乎是太过吃惊,居然都结巴起来了,“但是,都十年了……”

  “我反射弧比较长。”叶修笑道。

  “我得冷静一下……”少年从口袋里掏出烟来,还没点上,就被叶修劈手夺走了。

  “把烟戒了,这么大点就抽烟,像话么?” 

  “你自己不是也抽?”

  “少废话,再抽揍你。”

  “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人怎么这么狭隘?”

  “这是跟你爹说话的态度?”叶修瞪他。

  “你刚承认自己是我爹,我还得适应一下。”少年瞪回去,“建议你也适应适应。”

  “不用适应了,来来来,赶紧叫声爸听听。”

  “你让我叫我就叫?”少年斜视。

 

    叶修思索了一下。

  “这样吧,”他循循善诱,“张新杰出院回来,肯定会扣你们的零花钱。你喊我一声爸,给你一百块钱怎么样?”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要不是叶修捂住了少年的嘴,他估计能喊到明天早上。

 

  “三千块钱。” 少年精准地计数,“要现金。”

  “我自己都没三千块现金!”叶修怒。

  “你看着办,不给的话,我就向张新杰举报你私设小金库。”    

  “你唬谁呢?这么一来,你的钱也泡汤了。”叶修不为所动。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去抢他的钱包,一大一小两个哨兵立刻扭打在一起,桌子都差点被掀翻了。

 

  “你们两个,够了!”女孩严厉地喊道。

她的表情语气都像极了张新杰,父子俩回过头,都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你不会去告状吧?”叶修试图贿赂她,“这样吧,我看看还有多少钱,咱们仨分了……”

看出了他的忐忑,女孩无奈地摇摇头:“我不接受贿赂。”

叶修和少年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里看到了绝望。

 

  “关于这个事呢,我可以解释……”叶修还试图抢救一下。

然而女孩打断了他。

“我们该管张新杰叫什么?”女孩认真地问道。

“这个嘛……”叶修思考了一下,一本正经地答道,“他没意见的话,你可以管他叫妈。”

  少年翻了个白眼。

“我想他不会没有意见的,”女孩停顿了一下,罕见地露出了笑容,“爸爸。”

——————————————END—————————————

多厚实的一个番外,分一次发,提示超字数了,分两次发,还是超字数……

我简直太勤奋了!

 

评论 ( 62 )
热度 ( 566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