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27

      27

      他知道世子不会武功,故而出手并不重,可出人意料的是,世子居然躲开了。

“张盟主,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打我——”

  “打得就是你这个目无尊长的东西!”张佳乐刷刷刷又是几鞭子,“你哥不在家,我就替他教训你!”

 

到底是叶修的弟弟,张佳乐出手仍有顾忌,只怕打得太重了,自己也过意不去。然而世子虽然连滚带爬躲得狼狈,居然把他的鞭子尽数躲开了。

张佳乐诧异了一下,随后就想到这世子也是世家子弟,自然精于六艺,弓马娴熟。虽然没有正经习武,但身手敏捷也不足为奇,因此出手又略重了些。

 

一时间,只见马鞭被舞得虎虎生风,世子左支右绌,倒是还能勉强躲开。只是苦了厅里的陈设——房间里的脆响一声接一声,博古架上的古董倒有不少全都被鞭子抽落在地。

“知道怕了没有?”看着他的狼狈相,张佳乐笑道,“服了没?”

“服不服,你还是得嫁给我啊。”世子简直要躲到桌子底下去了,可语气居然还是很从容。

 

“你——!”张佳乐顿时火冒三丈,也不打算手下留情了,抄着马鞭就追了上去。正待他打算将人兜头抽一顿的时候,门外突然有人高声通报:“大皇子到!”

  太子回京已有一段时日,然而关于储位,今上一直含糊其辞,故而众人皆改称“大皇子”。张佳乐正愣神,只见苏沐秋已经走了进来,和当初落魄的模样大不相同。

“这怎么回事?”看见张佳乐,苏沐秋也愣了,看见满地的狼藉,更是吃惊。

 

 趁着张佳乐晃神,世子早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势如闪电地躲到了苏沐秋身后。

“你怎么才来!”世子抱怨,“我给你报信有半天了吧?”

“我刚才在和大臣议事呢,怎么能说走就走……”苏沐秋也抱怨回去,然后又替世子心疼王府的家当,“啊,那是个哥窑的笔洗吧?还有定窑的绿釉?珊瑚树是先皇赐的那棵……怎么全碎了?”

  “你问他啊!”世子站在苏沐秋背后,伸出手来一指张佳乐。

  “嗯?”于是苏沐秋探究地看着张佳乐。

 

    被他一看,张佳乐倒不好意思了。太子眉目清秀,又神态和悦,自己这样舞刀弄棒,相比之下倒像个莽夫了。

“我……”张佳乐也不知怎么解释。

  他正尴尬着,世子就替他说道:“他这是抗婚呢!”

  张佳乐的怒火又“腾”地一下烧起来了,提着鞭子道:“你还敢说!”

“慢!有话好好说……”苏沐秋看他一脸杀气,赶紧拦住他:“你们俩又闹什么别扭?”

 

  这话有点古怪,不过张佳乐正在气头上,哪有功夫细想。倒是世子急忙说道:“叶修不是要和西凉王成亲?那顺理成章,张佳乐正好嫁给我嘛。”

  张佳乐气得又要打他,苏沐秋又去拦,只是边拦边有点发懵。

“你说叶修……要娶卢瀚文……”他重复了一遍,忽然恍然大悟,“哦,是,是叶修要娶卢瀚文没错。”

“所以啊,张佳乐不是该嫁给我?”

  苏沐秋点头:“是……大概是吧。”

 

  张佳乐见苏沐秋和他一起胡闹,也不顾得他的身份,怒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打你?”

“我知道你敢。”苏沐秋吓得往后躲了一步,“问题是你和我无缘无仇的,干嘛打我?”

“现在就有仇了!”

“张大侠此言差矣。”苏沐秋正色道,“你看,琵琶别抱的是叶修吧?又不是我!又不是世子!你恨也该恨他,怎么要打我们呢?”

  张佳乐没料到他这么说,倒愣了一下。他从来不是什么口齿伶俐的人,被如此一问,居然答不出话来了。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杀要剐,都该去西凉找叶修吧?我和世子是无辜的!”

  张佳乐呆呆地听着,有些转不过弯来,只不过怒气也渐渐消散了。

“叶修和你有婚约在先,现在另娶他人,简直就是禽兽嘛。”苏沐秋接着说道,“我要是你,现在就赶去西凉,找他问个清楚——”

 

  他话才说了一半,就只见人影一闪,张佳乐转身就朝门外走去。世子这时倒不躲了,冲出去拉出了他的手,笑道:“说风就是雨……你上哪去?”

  张佳乐想甩开他的手,谁料世子握的太紧,居然没甩脱。于是他回过头,不耐烦地说道:“没工夫和你们瞎胡闹,我得去西凉——”

  然而话说了一半,他却突然愣住了。世子正望着他,脸上的表情似是讥诮,然而又透着隐隐的深情。

 

张佳乐呆呆地望着世子,却发觉他脸上又变回了温文尔雅的神情。方才的那一瞬该是错觉吧,自己怎么会突然恍惚起来?

毕竟,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那样看着自己。

 

“我得去西凉找叶修。”张佳乐低下头来,把世子的手用力拨开了。

“哎,你等等——”

  世子还想说什么,然而张佳乐早就飞奔了出去,两个追到门外,只来得及看到红鬃马疾驰而去的一团红影。

 

“你怎么回事?”世子转头冲着苏沐秋埋怨,“我让你来帮我糊弄糊弄,你怎么把他给支到西凉去了?”

“糊弄糊弄……”苏沐秋捂着额头叹息,“你倒跟我说怎么糊弄!你是有病吧,干嘛不告诉他你就是叶修,西凉的那个才是叶秋?你指望我跟他说什么,能把他心平气和地打发走?”

“你好歹帮我应付一阵吧!等我想出对策来……”

“大哥你没看到他要揍我么?”苏沐秋气哼哼地,“他都要动手了,你让我怎么应付!”

“动手就动手啊!”

“喂喂喂,你现在还不能动用内力好么?他动起手来,难道我上?”

“当然是你上了。”世子一脸坦然。

“我现在是太子啊!要争皇位的好么?你还嫌我们的把柄不够多啊……”苏沐秋继续叹息。

“所以你就一竿子把他支到西凉去了?”叶修斜眼看他。

 

“有什么不好的?你不告诉他,不就是怕我们夺位危险重重,把他给牵扯进来嘛。现在老头子病得越来越重,大概活不过月底……张佳乐此番去往西凉,一来一回也得一个月。等他回来,我们该干的都干了了,到时候真相大白,我直接下旨给你们赐婚,不是挺好?”苏沐秋一拍手,“哎,我真是临危不惧,居然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你怎么不说等他回来,搞不好我们都成死人了。”叶修凉飕飕地说,“这就成了我跟他最后一面了!”

“嗯,真要是夺位失败了,好歹他还可以给你上坟嘛……”苏沐秋小声说。

“完了,”叶修翻了个白眼,“我突然不想帮你了行不行?我觉得你当了皇帝,肯定是个昏君。”

“朕冤枉啊!”苏沐秋喊起冤来,“朕处处为天下苍生着想,怎么就昏君了?嗯,不过现在想想,倒觉得挺对不起叶秋的……你说张佳乐会不会冲进西凉王宫去,扛起叶秋就往外跑?”

  叶修没说话,然而内心觉得很有可能。

“太惨了。《昭君出塞》还没唱完……”苏沐秋无限同情地说道,“这又要演《文姬归汉》了。”

 

评论 ( 79 )
热度 ( 407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