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吴-Time cures all things -1

                                                  1

       吴雪峰并不是个脸盲症患者。

       他这辈子认错人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其中有一次太过经典,让他在嘉世整整被嘲笑了三年。当年他带着行李走进嘉世网吧,四处寻找称霸全区的绝世高手,然后就看见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向他走来,举止精明而干练。

   “你好,你就是一叶之秋吧?”他赶紧热情地握住对方的手,“我是气冲云水,久仰,久仰。”

 

      他滔滔不绝地诉说了半天仰慕之情,这才发现对方表情尴尬。僵持了几秒,对方才勉强笑道:“我是陶轩,嘉世的老板。你找叶秋的话……在那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吴雪峰看到了两排圈起来的电脑。网吧里有电脑并不奇怪,然而那个区域比起其他地方来,显得更加昏暗脏乱,且随风飘来数种香烟残骸和隔夜泡面的味道。

   “啊?”他一愣。

      于是一个人就从两排屏幕后探出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大约是网吧里光线太差的缘故,这个人虽然一直坐在那,此时却像是从天而降似的。

   “气冲云水?”对方念了一遍他的ID,没什么稀奇的,语气却让人听得心里冒火。

    “新队友来了,你就不能过来欢迎一下?”陶轩很无语。

       那个人“哦”了一声,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拖着鞋子往这边走。于是吴雪峰更清楚地看见了少年正抽条的身板,还有叼着烟却稚气未脱的脸。

    “抽烟么?”叶秋走到他眼前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

    “啊。”吴雪峰接过来,却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他根本不会抽烟。

    “给你点上?”叶秋又掏出打火机来,啪地按下了,端着往他面前送。

    “我不会抽烟。”吴雪峰只得老实交代。

    “不会抽你接什么。”少年嫌弃地说道,劈手把烟抢了回来,“浪费。”

  

       火苗熄灭了,少年的表情很慵懒,然而在一明一灭的瞬间,他整个人却显得很明亮。

       唉……

       吴雪峰看着少年的脸,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称霸全区的绝世高手?俯瞰众生的世外高人?

      什么呀。

      还是个孩子呢。

 

                                                     2

       嘉世战队才有了个雏形,许多事情都在进一步筹划中。

   “雏形”的意思,就是除了一个网瘾少年,一个网吧老板,别的啥都没有。“进一步筹划”的意思,就是除了管吃管睡管上网,别的啥都别想。

 

       训练场所就是网吧里隔起来的两排电脑,说是“隔起来”,其实就是拉了条线,路人随意围观。宿舍是陶轩在附近租的民房,前任租客都是民工,妥妥的违规群租房。

    “这一带拆迁,不太好找房子。”陶轩领他们去宿舍的时候,很不好意思,“等过两天,给你们换个好点的。”

 

       吴雪峰无所谓,他是刚脱离大学男寝的人,要知道大学男生也就活得比猪强一点。叶秋就更无所谓了,对他来说,有电脑有烟有泡面,还要什么自行车。

       叶秋被任命为队长,吴雪峰被任命为副队长,几个网瘾少年都无异议。在他们看来,这些职务和班干部差不多,都是卖命不拿钱,吃力不讨好的活。

 

    “正副队长就住一个房间吧,培养默契,有事情好商量。”分房间的时候,陶轩这么说。

       吴雪峰没意见,叶秋看看他:“你打不打呼噜?”

    “啊?不打吧?”吴雪峰赶紧回答,“我室友没说过我打呼噜。”

       他辩白的有点紧张,叶秋却笑了,也说不上是不是嘲笑。吴雪峰有点摸不着头脑,然后叶秋就拍拍他的肩膀说:“挺好。”

 

       叶秋的行李就一个包,他往床上一扔,就回网吧打游戏去了。吴雪峰刚想跟他走,陶轩却拽住他,语重心长地说:“队里就你岁数最大,你得看着他点。”

       吴雪峰点点头,当时也没多想。他二十出头,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哥,而叶秋刚满十八,哪怕在网瘾少年中也青葱的可以。

      不就是照顾人么?吴雪峰想,这个我在行。

 

                                                      3

       陶轩跟吴雪峰说“看着他点”,却没具体说要看些什么。吴雪峰从七岁开始就带着两道杠四处晃悠,自诩照顾熊孩子经验丰富,结果却在叶秋这里栽了个大跟头。

 

   “下次躺在床上不能抽烟。”吴雪峰第一百次提醒叶秋,“昨天你又叼着烟睡着了。”

   “行行行。”叶秋说。

       然而当晚吴雪峰就从他枕头边捡了个烟头,活活把床单烫了个洞。吴雪峰彻底死心,干脆在他床边放了一大桶水,加两个灭火器。

    “这是干嘛?”叶秋吓了一跳,“你改卖消防器材了?”

    “真烧起来了,我好灭火。”吴雪峰诚实地答道。

 

       消防器材并没起到震慑作用,叶秋憋了半个月,转头又抽着烟睡着了。吴雪峰也懒得提醒他,从他手里把摇摇欲坠的烟头抽走,扔到烟灰缸里撵灭了,这才给他盖上被子。

       这事的最终结果,就是叶秋依旧我行我素,吴雪峰却每天盯着他睡了,自己才睡下。叶秋有本事把烟蒂丢得到处都是,有时候抽着烟说着事,突然想起点什么,把烟就地一放,就趴到电脑前忙活起来了。吴雪峰爱干净,又怕有安全隐患,于是有段时间他天天跟在叶秋的屁股后面,随时捡起他扔掉的烟头。

 

    “你这干嘛呢?”有次陶轩看见了,随口问道。

    “拾荒呢。”吴雪峰说。他这拾荒者可谓相当敬业,别人捡装备,他捡烟头。

       陶轩不明所以,叶秋却听见了,看看吴雪峰没说话。吴雪峰对他笑笑,他就把脸扭过去,接着把键盘敲得劈啪作响。

 

       不知为什么,从那以后叶秋突然洗心革面,烟头都整齐地扔在烟灰缸里,也没再把床单烫出窟窿。吴雪峰欣慰是欣慰,但也欣慰得有限,因为他眼看着叶秋那条白床单颜色越来越深,都快变灰了。

    “你把床单换换啊,”吴雪峰提醒叶秋,“楼下就有投币洗衣机。”

    “行,”叶秋正研究副本记录,头也不抬地说道,“有空的。”

 

        过了三天他还是没空,吴雪峰只好又提醒他:“你把床单换换,我今天去洗衣房,正好给你带过去。”

       叶秋和人PK到一半,眼睛直盯着屏幕,态度良好地答应道:“行,有空的。”

 

       当然他还是没空,于是吴雪峰忍无可忍,把自己的一套新寝具给他换上了。晚上回来,叶秋盯着床有点懵:“咱们是不是走错屋了?”

   “没错,”吴雪峰说,“我帮你把床单送去洗了。后天我正好要去洗衣房,到时候给你带回来。”

      叶秋点点头,打了个哈欠滚上床,似乎是对新床单挺满意。吴雪峰也没指望他道谢,反而庆幸他没嫌自己多事,结果叶秋钻进被子里扔出来一句:“不错,这都是副队应该做的。”

 

                                                     4

       副队的职责包不包括洗床单,这个吴雪峰无法判断。但副队的职责不包括指挥,吴雪峰还是很清楚的。

       因此在队伍频道里,他不大多说话,基本都是叶修说,他听着。网瘾少年们的水平良莠不齐,因此叶修的指挥时而精简,时而事无巨细。

 

       荣耀联盟第一赛季,大家都是新队,磨合不足是正常的,区别只是默契欠缺的多少。这方面吴雪峰倒占了优势,毕竟早在一区他就天天和叶秋下本,一叶之秋一抬手,吴雪峰就知道它要放什么技能。

       这样的默契,纵观联盟也挺少见,因此两人的配合,有时候连队友都看不太懂。有次输了比赛,队里的治疗就炸了锅:“吴雪峰你怎么回事,就眼看我被人按着打!”

 

       自家治疗被按着打的时候,一叶之秋正跟别人正面硬杠,而且因为生命值出于劣势,早晚杠不过要跪。吴雪峰知道,叶秋之所以硬杠,要么是因为跑不掉,要么是因为跑了更惨,所以二话不说,扔下治疗就去救一叶之秋。

       后来叶秋是救出来了,自家治疗却跪了。两家又厮杀了半天,最后嘉世告负,不少人觉得这都是吴雪峰的锅,所以治疗就炸在他眼前了。

 

    “对不起,我的错。”吴雪峰为了缓和一下炸裂的气氛,赶紧先道歉。

       结果叶秋不干了,往治疗前面一杵:“你懂个屁!他要回去救你,我先挂,然后他们包抄过去,你俩也挂了。”

   “你说挂就挂啊?”治疗不服。

   “废话,我是队长。”叶秋俯视他,“不服单挑。”

   “尼玛我是治疗!”

   “我是队长。”

   “……”

 

       最后治疗还是服了,不光因为叶秋是队长,主要还是因为叶秋是叶秋。

       话虽然拗口,不过赛程过半,纵观联盟,谁和叶秋交上手,最终都得跪下写个服。

       实力是明摆着的,再怎么有争执,大家还是得服他。吴雪峰也服他,事实上最服他的就是吴雪峰——毕竟从第一区开始,吴雪峰就一直看着他在云端俯视众生。

 

       在荣耀的战场上,叶秋始终是所向披靡、无所不能的。而且不止如此,在其他地方,叶秋也常常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来。苏沐橙的高中风气不大好,常有人打架斗殴,临近的省重点有借读的名额,也不知叶秋找了谁,跑了几趟,居然把这事办成了。

   “户籍证明、借读联系单、学籍卡、缴费发票……”报道前一天,苏沐橙来宿舍找叶秋拿东西,正好吴雪峰也在,就看着叶秋十分郑重地跟苏沐橙交待注意事项。

 

    “寝室费交了半年,说好了你不想住直接回家,不用等办退宿。”交割完材料,叶秋又拿出一叠别的东西来,“市民卡给你补好了,坐741、742都可以。这卡可以租自行车,不过最近还是别骑车了,不安全。这是学生卡、这是饭卡,这个是你们学校的水费卡,洗澡刷这个。”

    “我要的书呢?”苏沐橙把一堆卡塞进钱包里。

   “书店没有,网上给你买了,明后天直接寄到寝室。钱够不够?”

   “够了。”苏沐橙收拾好东西,叶秋还想交待什么,她却不大耐烦听。

 

   “什么时候我去看你们比赛?”苏沐橙换了个话题。

   “都行啊。”

   “那下周?”

   “下周六你们要补课吧?”

   “没关系,我请病假好了。”

   “……”

 

    吴雪峰在一旁看着,觉得非常有趣。明明两个人也没差几岁,但在苏沐橙面前,叶秋就突然像是个可靠的家长了。

   “小沐橙想看我们比赛啊?”吴雪峰笑着插话,“下周我们是客场,等主场再看吧。到时候我去学校接你。”

    于是苏沐橙这才走了,她一走,叶秋就跑回网吧和人PK。吴雪峰坐在他旁边,眼看着他一个霸碎,鼠标180度大横扫,撞翻了他随手搁着的一瓶可乐。

    “艹!”叶秋一声惨叫,但还是坚持打完了这局,这才顾得上看看被泡得一塌糊涂的键盘。最近嘉世成绩不错,陶轩刚大出血给他们换了机械键盘,这就惨死于可乐之下了。

 

   “我看看……”吴雪峰过去帮他把键盘擦干,“好像不行了。”

   “我去看看,我有哪个肾可以卖啊……”叶秋悲痛地说。

   “先用我的吧,”吴雪峰说,“我前两天买了个备用的。”

   “哎呦,这个可以有!”叶秋的表情一下就亮了,“果然是中国好副队!”

    吴雪峰看看他的样子,忍不住就笑了。给叶秋安键盘的时候,他从心里觉得,不管在赛场上多么威风八面……叶秋还真的是个小孩呢。

 

评论 ( 65 )
热度 ( 353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