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吴-time cures all things-3

                                                 7

       第一赛季参赛的队伍有限,常规赛在四月早早就结束了,嘉世也正式进入了封闭训练。冠军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嘉世队员们都士气高涨,叶秋更是废寝忘食。

       吴雪峰自己也热血沸腾,训练的时间越来越长,睡觉的时间越来越短。然而他是个作息十分规律的人,习惯了每天早起,所以每天等他洗漱好,往往还得再花十分钟,把叶秋从床上拎起来。

 

       然而这天他照常起床,叶秋的床却是空的。他诧异了片刻,才发现床上扔着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四个字:请假半天。

       吴雪峰有些哭笑不得。队员有事要跟队长请假,现在队长自己跑了,留下张纸条,分明是让自己收拾善后吧?可他知道,除非有十分重要的事,叶秋是绝不会在这个时候缺席训练的。

 

       因此,代叶秋组织晨会和早间训练的时候,他难免有点担心,生怕叶秋遇上什么事。没过一会儿,陶轩也来了,看到叶秋的座位空着就问:“叶秋呢?”

       吴雪峰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答道:“他有事,请假半天。”

       陶轩顿时火了:“他请假,他跟谁请假?我这个老板是摆设么?现在这种紧要关头,他有什么事——”

 

       然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陶轩的怒火突然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惆怅。叹了口气,他挥挥手说道:“训练吧。”

       吴雪峰更加疑惑,然而随即想到,今天是清明节。

 

       叶秋大约是去扫墓了……这还是苏沐秋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想到苏沐秋,吴雪峰心里百味杂陈,许多话在胸口盘旋了许久,到底也还是没说出口。

       队员们不明就里,只知道吴雪峰比叶秋好说话,因此早上的训练略嫌散漫。吃午饭前叶秋回来了,一进门先挨个找人PK,把全队弄得哀鸿遍野。

 

   “没办法啊。”PK完了,叶秋叹着气说,“不虐虐他们,怕他们没有紧迫感。”

       吴雪峰没说话,只帮他把饭打好了,又去找几个队员谈心,让他们不要太受打击。队员们表示情绪稳定,于是叶秋下午又组织了场模拟赛,领着自己那队把吴雪峰那队杀了个片甲不留。

  

       在一片哀嚎声里,这一天的训练算是结束了,叶秋表现如常,连吴雪峰都没看出他有什么异样。只是那天晚上,叶秋一直呆在训练室里,直到凌晨还在电脑前忙碌。

       吴雪峰没催促他,自己先离开了,只是给叶秋留了灯。可回到房间后,他却丝毫没有睡意,留神听着走廊里每一点细微的响动。

 

       苏沐秋算是他们共同的朋友,尽管只是在游戏里相识,可对于他的早逝,吴雪峰也相当惋惜。他本以为见了面,叶秋会同他谈谈和苏沐秋的往事,然而这大半年来,关于苏沐秋的一切,叶秋竟只字未提。

 

       起初吴雪峰还很不解,然而叶秋不提,他也就不好提起。只是后来,看着苏沐橙和叶秋那样亲密,吴雪峰才渐渐理解,对于苏沐秋的离开,叶秋应该不只是不舍而已。

       或许苏沐秋对他而言,已经成为了心里的一个硬结吧?

 

       辗转反侧到后半夜,叶秋终于回来了,吴雪峰纠结了一会儿,最终选择闭目假寐。他感觉到叶秋关了灯,动作很轻地走到了阳台上,吴雪峰睁开眼,就看到阳台上一名一灭的微光。

       叶秋正站在阳台上抽烟。

 

       他们租的房子地段不好,到了这个时候,连路灯的微光都没有,只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借着微弱的火光,吴雪峰能看见的只是朦胧的轮廓,那个身影背对着他伏在栏杆上,仿佛疲惫非常。

       火光在夜里一闪一闪,仿佛一颗远星。吴雪峰静静地等了很久,叶秋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只是烟燃尽了一根又一根。

      吴雪峰终于按捺不住了,翻身起来,也走到了阳台上。

 

   “哟,我吵醒你了?”叶秋看看他,语气轻松。

   “没有,我最近有点失眠。”吴雪峰笑笑,“给我也来一根?”

   “你不是不抽烟?”

   “谁说的,我抽。”

  

       吴雪峰倒是学会了抽烟,只是并不上瘾,也很少抽。他并不是真的想吸烟,只不过是想找一个理由,陪叶秋一会罢了。

       于是叶秋真的递给他一根烟,自己也点上了一根,两个人便默默无语地抽着烟。一根灭了,再接上另一根,烟雾弥漫在漆黑的夜里,周围静寂无声。

 

       不多一会,两人脚下就丢满了烟头。不知抽到第多少根,当叶秋又递给他一根新的,吴雪峰终于撑不住了。

    “等一会,我有点晕——”

       话没说完,他终于忍不住了,一口吐在地上。

 

        今晚他没数自己抽了多少烟,但显然超过了能承受的范围,这会头晕又恶心,比醉酒的感觉还难受十倍。好容易吐完了,吴雪峰只觉得天旋地转,胃里一阵绞痛,连眼前都是黑的。

    “行不行啊你?”眩晕里,他听见叶秋问。

       他摆摆手想说没事,结果又是一阵恶心,吐得直不起腰来。不太抽烟的人一口气抽了几盒,那症状和中毒也差不多了。

 

    “服了你了。”叶秋叹气,“你也真行。逞什么能啊?平时在场上怎么没见你这么拼?”

       吴雪峰笑笑没说话,耳朵里嗡嗡直响。于是叶秋替他收拾了残局,拿水给他漱口,扶着他躺到床上,甚至还替他盖了被。

 

       半靠在叶秋身上,吴雪峰感到这一年里他好像长高了,莫名给人一种坚强有力的错觉。而往常都是他照顾叶秋,偶尔被照顾一会,居然有种角色错位的诡异感。

       吴雪峰觉得十分有趣,忍不住笑了。

 

   “我说你还笑?”脸上凉凉的,应该是叶秋拿毛巾给他擦了脸,“真要因为尼古丁中毒住院,那就得上新闻了。”

       吴雪峰还是笑,也没说话,又因为头晕,只好皱着眉。于是他听见叶秋似乎是叹了口气,挺无语地问他:“以前有没有人夸过你,说你是个好人?”

       晕乎乎的感觉类似醉酒,于是吴雪峰还是笑:“有啊!每次我喜欢上哪个姑娘,她们都……这么给我发卡。”

   “所以你就没追上过?”

   “一次都没追上过。”

   “对人家特好吧?”

   “好也没用啊,”吴雪峰笑得挺开心,“好也追不上。”

 

      凉凉的感觉停留在额头上,吴雪峰察觉到那不是毛巾,而是叶秋的手。

   “你光对别人好,那没有用啊。”叶秋说,“你要真喜欢谁,不能光是对他好,你得想办法,让他对你好……他对你越好,就越不舍得拒绝你。前期投入都那么高了,收不回来本,那多亏啊!”

       吴雪峰哈哈大笑:“我说小队长,你是教我谈恋爱呐?你自己谈过恋爱么?”

    “我是没谈过恋爱。”叶秋底气十足地回答,“但我可以百度啊。”

   

       吴雪峰又忍不住笑了,他觉得这孩子真是可爱……然后有一瞬间,他觉得叶秋的呼吸离自己很近,太近了……

       他有些困惑地睁开眼睛,叶秋却已经站起身来,熄灯睡觉了。

 

评论 ( 39 )
热度 ( 252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