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吴-time cures all things-4

                                                 8

       第二天,吴雪峰破例起迟了,头疼得厉害,俨然宿醉的反应。叶秋比他起得早,等到他洗漱完毕赶到会议室,叶秋已经在准备早会的材料了。

       最近他们正在系统地了解皇风的资料,叶秋总结得很精辟,结合视频讲了半个小时。讲得差不多了,他转头看看吴雪峰:“副队有什么补充么?没有就散会,训练吧。”

 

       吴雪峰没什么补充,想补充的他早在私下里跟叶秋补充过了。但他老早就发现陶轩脸色不大对,整个早会,老板还一句话都没说呢。

       当然,叶秋没不让他说话,他想说,说就是了。可老板嘛,总觉得别人该揣摩自己的心思,哪怕讲个话,也该有人邀请。

       吴雪峰觉得有点好笑……嘉世还是个草台班子,陶轩现在就搭起老板的架子来了?不过转念一想,草台班子的现状又不可能永远持续,想要通过细节来确立老板的权威,这也是人之常情。

 

   “我没补充的了。老板讲两句吧?”吴雪峰笑着说道,随意又不失郑重。

    陶轩这才和颜悦色地站起来,讲了些鼓舞士气的话,又谈了谈商业赞助的进展,表示战队前景一片光明。吴雪峰注意到陶轩说这些的时候,叶秋很轻微的皱了一下眉……不过随后就该训练了,他也没有多问。

    “队长,你昨天上哪了?”等待开机的功夫,有个队员随口问叶秋。

       吴雪峰心里“咯噔”一声,正想把话岔开,叶秋却已经答道:“扫墓。”

 

       那个队员偏偏还很没眼色,居然接着追问:“哎?队长你不是本地人啊?怎么还在这扫墓?”

       叶秋把账号卡放在登录器上,他的脸被显示器挡住了,然而声音平静而随意。

    “是个朋友。”

 

  

       没人再问了,大家开始专注于训练,没人在意这个小小的插曲。唯有吴雪峰有些忧心忡忡,他意识到,这是苏沐秋去世后,叶秋第一次提起他的事。

       于是午休的时候,叶秋到院子里抽烟,吴雪峰便拿了瓶饮料,搭讪着走了过去。

   “喝口水?”

       叶秋接过水喝了一口,又把瓶子扔回吴雪峰的时候,香烟夹在他指尖,紫蓝色的烟雾袅袅腾上晴空。

 

       吴雪峰也就默默看着他,思索着该怎么开口,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叶秋抽完一支烟,又抽了一支,两个人默默无语地站着,都抬头看着天。

       就在吴雪峰开始按捺不住的时候,叶秋突然开口了,仍然是那种淡然的、随意的语气,却听得吴雪峰心里一惊。

 

    “我是给苏沐秋扫墓去了。”他说。

    “嗯,”吴雪峰想了想,“我知道。”

   “以前想不通……昨天突然想通了。”

 

       这么说的时候,叶秋看着天空,阳光照耀在他脸上,因为太过灿烂,反而让他的表情朦胧。吴雪峰没有问他想通了什么,不论那是什么,或许都已经不重要了。

    “回去训练吧,”叶秋转过头来看着他,“一点了。”

    “嗯,”吴雪峰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们会拿到冠军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他只是凭直觉知道,叶秋现在最想听到的,或许就是这句话。然而听他这么说,叶秋却愣了一下,随后突然笑了。

    “那还用说?”

       吴雪峰也笑了,拍拍叶秋的肩膀,跟他勾肩搭背地走回了训练室。正午的阳光耀眼,将整个世界都照得洁净通透。他们打开房门,走得东倒西歪却步伐坚定,训练室里,键盘和鼠标繁乱地响成一片,仿佛另一个遥远世界传来的枪炮声。

 

                                                  9

       那年的冠军归属毫无悬念,连对手们都输得心服口服。新闻发布会上,吴雪峰尽量不要表现得太过喜悦,谦逊有礼地夸奖了对手们的努力。

       然而几乎没人认真在听他说什么,所有的记者都一再询问叶秋在哪里。好容易应付完记者,他激动地跑回休息室,就听见陶轩不住地在埋怨。

 

   “你怎么就不去发布会呢?你看媒体都在问你。粉丝也都在找你吧?本来多好的话题……”

   “我露面算什么话题,不露面才有话题吧。”叶秋咬着烟,“再说,这事不是早说好了?”

    “那能一样么?以前你不露面也就算了,可现在——”

    “现在我们是冠军队了。” 吴雪峰快步走过去,及时打断了两个人的争执,“荣耀联盟的第一支冠军队!”

 

       欢呼声再度响起来,队员们举着奖杯高声欢叫,连陶轩和叶秋也抛下了刚才的话题,和队员们一起纵情欢庆。夺冠的喜悦掩盖了一切,最后队员们在粉丝的拥簇下,像游行般在场馆附近巡游,一边走,一边挥舞着旗帜和灯牌。

       只不过,庆祝的队伍里,少了一个叶秋。

 

       直到晚上庆功宴时,叶秋才再度露面。冠军的奖金颇为丰厚,陶轩激动之下,发给每个队员一个厚实的红包。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抓起一沓钱扔向空中,于是队员们全都扔了,一边扔一边高呼着:“我们是冠军!”

       连叶秋都跟着扔了,不过和别人多少有点区别,他扔完好像干脆忘了捡回来。

 

        太激动,庆祝的场面就有点失控,不少人都喝醉了,又有人向叶秋劝酒。

     “他不能喝酒,”吴雪峰帮他挡酒,“一喝就倒。”

        这事大家其实知道,然而大喜的日子,也不肯轻易放过他。

    “喝一口!”陶轩把酒杯塞进叶秋手里,“给个面子,喝一口!”

       叶秋还真就喝了一口。

 

       白酒度数不太高,不过也就是这一口,把叶秋给喝醉了。他还没到一醉不醒的地步,也没耍酒疯,可吴雪峰明显地感到他变活跃了,目光有些朦胧却很闪亮,远比没喝酒时显得精神。

    “老子……老子要把嘉世做大,”陶轩喝得面红耳赤,口齿都不大清楚,“一个……一个战队不算什么,老子要把它打造成……呃,银河,对,银河战队!要把股票上市!在华尔街……纽交所挥锤子!”

       吴雪峰看他醉到这么不堪的地步,感到有些可笑,然而夺冠的喜悦和激动盖过了一切,他也跟着醉醺醺的队员们一起,为吴雪峰的酒话欢呼鼓掌。

       甚至连叶秋都鼓掌了,笑容带着谐谑,格外明亮。

 

   “我要当电竞明星,赚五百万,买豪宅,豪车……”一个网瘾少年拍着桌子说。

       没人纠正他五百万只能在H市买个平层,只是啪啪啪地鼓掌,又有人不断地说着醉话,说些可笑的雄心壮志。

       杯盘狼藉,几乎每个人都烂醉如泥,可又醉得那么欢畅愉悦。饭店离宿舍不远,散席后,大家相互搀扶着走回去,吴雪峰还算清醒,和叶秋两个人也走得磕磕绊绊。

 

    “歇会……”走了几步,叶秋说,“我想吐。”

       于是两个人缓了缓,等着叶秋的恶心劲儿过去。晚风吹拂在脸上,凉爽而惬意,吴雪峰感到自己那么满足而快乐,可又带着淡淡的惆怅。

 

    “真好啊……”他拍拍叶秋的背,“荣耀联盟的第一个冠军。感觉自己好像要被写进历史了。”

       直到现在,站在领奖台上的激动还没有完全褪去。灿烂的光芒直射在头顶,台下是欢呼的人群,自己双手举过奖杯,仿佛将整个世界拥入怀中。

       那种激动、满足和喜悦,仿佛此生都无憾了。

 

   “书写历史的男人啊,”叶秋恶心劲儿过了,笑着调侃他,“大写的牛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酒,叶秋的眼睛湿润又明亮,看起来显得很年轻。吴雪峰突然想到,当所有人站在台上欢呼雀跃时,这个嘉世当之无愧的领袖却一个人躲在幕后,独自回味着胜利的滋味。

       他突然感到一股难言的心酸。

 

    “你才是书写历史的男人啊。”他笑着调侃回去, “我就是个配角而已。不过给你当配角,我还挺荣幸的。”

       叶秋望着他,目光突然严肃起来:“瞎说什么呢?”

    “好好好,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胜利是大家的功劳。”吴雪峰笑了,知道叶秋要说什么,“但能和你同队,我是真的挺开心的。本来想着组战队嘛,随便玩玩,可没想到居然真的拿到冠军了……像做梦一样。”

 

       说到这里,后面的话却难以启齿了。吴雪峰看着叶秋,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自己的打算。和网瘾少年们有本质的不同,他对自己的人生是有清晰的规划的,二十几年来,他一直沿着成功的轨迹行走,小心翼翼,未曾偏离一步。大学毕业那年,他本来也该继续沿着他的轨道前行,可是却突然收到了嘉世战队的邀约……

       就当是给自己多年来兢兢业业的奖励吧,他想。能够预料到自己未来的几十年里,也一直都会循规蹈矩,那么为什么不在合适的时间里,适当的疯狂一下?

  

       于是他提着行李来到了嘉世网吧,把这当做了自己的GAP YEAR。和那些两手空空、堵上未来的网瘾少年不同,他更多的是享受过程,并不太注重结果。一年的时间已经到了,他的GAP YEAR也算是没有虚度,如今冠军已经在手……

       是时候回归自己的世界了。

 

   “你有梦想么?”叶秋突然问。

   “呃……嗯?”

       吴雪峰是真的被他问住了,这问题本身没什么稀奇,稀奇的是,这样问的人是叶秋。

   “说你呢,你有梦想么?”叶秋又问了一遍。

 

       这问题实在是太中二了,吴雪峰想,中二到自己都耻于回答。也只有网瘾少年们会天天把“梦想”两个字挂在嘴边吧?

       热血,但毫无用处。

 

       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吴雪峰一直是很清楚的。退役之后,他会申请个学校继续读书,读到什么程度,要看当地的行情……然后找个工作,拿个身份,结个婚,家庭和睦,并且争取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这是他从小就追求的生活,也是他圈子里所有人正处于,或是争取处于的状态。他并没有更多的奢望,这样的生活足以让他内心平静愉悦满足,然而……

       梦想么?

 

    “我们不是都拿到冠军了?”他答非所问地说道。

    “一个冠军算什么啊。”叶秋非常不屑,“你也不想想,联赛一年年打下去,年年都有冠军。”

   “胜败乃兵家常事嘛。”吴雪峰随口说道。

   “要真这么想,干嘛不在网游里看看风景虐虐菜,打什么职业联赛啊?竞技场还讲究个胜率呢。来比赛,就是想赢的,胜利才是一切。”

 

       吴雪峰有点呆住了,他不懂叶秋何以说这个。

       可是他无法反驳。

    “所以一个冠军并没卵用啊,”叶秋笑道,“要让人无法超越,你就得冠军冠军再冠军!一个冠军你就满足了?连冠王朝那才是真牛逼!”

       他的话让吴雪峰心里矛盾起来,原本已经下定的决心,在这一瞬间竟然有些动摇了。

 

    “你还小,你不懂……”吴雪峰小声说。

    “屁,你才不懂呢。”叶秋打断了他,“那种一眼望到头的日子有什么好过的?你要是想过,随时可以回去过啊,一直到死都是那种生活。可是电竞选手的黄金期只有那么几年,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到你临死之前,想起当年没有拼到底,你不会后悔么?”

       吴雪峰呆呆地望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我的话,我就会后悔啊。”叶秋继续说道,目光居然是炽热的,“所以我会一直打下去,打到打不动为止……只要我还打得动,就要一直争取胜利!”

       被他的目光望着,吴雪峰忽然感到恍惚了,仿佛他又一次站到了领奖台上,被耀眼的光芒所笼罩着。再一次的,他感到自己的热血哗哗地冲击着血管,心跳几乎要把胸口撞破……

       不,并不是愚蠢,也不是幼稚……

       梦想这种东西,原来他也有的。

 

   “下赛季,我可是要再拿个冠军的。”叶秋笑着对他伸出手来,“你呢?”

       他并没有长高,或是变得更成熟,在路灯朦胧的光晕下,他还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然而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背后几乎有光芒闪现。

       吴雪峰不再多想了,也伸出手来,在叶秋的手上用力击打了一下。

   “一起啊。”

 

       两只手紧紧地握住了,吴雪峰和叶秋相视而笑,夏夜的蝉鸣此起彼伏,像是嘈杂的欢呼声。

    “我——”握着他的手,叶秋开口说道。

       然后,他脸色突然一变,趴在路边翻江倒海地吐了起来。

评论 ( 55 )
热度 ( 233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