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修伞)旱天雷-1

预警:跟标题一样,超级雷!

雷点如下:伞哥是前任,叶神是精分。少天……是个被叶修暗恋的无辜路人……?

为什么会有人写这种文?

因为作者中邪了,脑子有坑。

 

                                                1

 

       总决赛前的最后一次战术会议,不大的房间里鸦雀无声。

       终于要和挑战赛里的庞然大物碰面,除了包子,兴欣的众人多少都感到了压力。团队赛的阵容早已经确定了,只剩下擂台的出场顺序需要调整。

 

      叶修的目光略过围坐的众人,他早就有了许多方案,只是还没完全拿定主意。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孙哲平身上,还没开口,就看见苏沐秋站在孙哲平身后,拼命地冲他摇头摆手。

 

       ……要死了。叶修心里暗暗吐槽,偏偏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不过苏沐秋反对得没错,不出意外,嘉世第一个出场的应该是孙翔。以孙哲平现在的状态,和孙翔去硬拼操作,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这么想着,他又看向魏琛。才看了没半秒钟,苏沐秋就跟幻影移形似的,“啪”地出现在两人之间,没命地喊着“不行不行不行”! 

      他喊得那么响,整个会议室里,其他人却好像都没听见,只凝神看着叶修。叶修无语了,瞪了苏沐秋一眼,后者终于闭嘴,叹着气退到了一边。

 

   “靠,你瞪老夫作甚?”魏琛一拍桌子。

   “我瞪你干嘛,你出现幻觉了。”叶修面无表情。

       魏琛骂骂咧咧,房间里凝重的气氛略微缓解了一点。叶修又看向唐柔,唐柔冲他笑了笑,目光很坚定,又有点跃跃欲试的期待。

       苏沐秋又冒了出来,站在唐柔的身后,噼里啪啦鼓起掌来。

 

       叶修松了口气,这的确是自己觉得最稳妥的安排。唐柔、莫凡、魏琛,以三搏一,只要这三人能合力拿下孙翔,那么擂台赛兴欣的赢面就不小了。

 

                                                  2

       六里松体育馆,荣耀挑战赛决赛。

       肖时钦第一个上场,兴欣“以一搏三”倒是成功了,只不过单磨光了肖时钦的法力,生灵灭还活蹦乱跳得很呢。虽说从结果上来看差不多,可从场面上来看,那就差得远了。

       说兴欣的士气不受影响,那绝对是假的,连叶修心里都有些没底。打擂台赛的时候,他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从场上下来,简直有点头重脚轻。

 

       好在兴欣只落后一个人头,还在预计的范围之内。离团队赛开始还有十分钟,叶修接着去洗手间的功夫,抓紧抽了根烟。

      点烟的时候他稍微低了下头,也就那么一秒的时间。再抬起头来,就看见苏沐秋坐在洗手台上,不太好意思的冲他笑。

   “嘉世居然不派孙翔打头阵,说好的诚信呢!”苏沐秋义愤填膺地说,然后又唉声叹气,“唉唉……你好大意,失算了啊!”

 

       叶修一个烟头就扔过去,烟头穿过苏沐秋的身体,毫无阻碍地撞到了镜子,又被弹到地上。

   “你不大意!”叶修没好气地说,“我让小唐第一个出场,谁在那叫好鼓掌来着?”

   “大哥,我只是个幻觉好么?”苏沐秋坐在洗手台上,两条腿悬着空晃来晃去,“这个锅我不背,不背!再说我还是你的幻觉,归根结底,都是你的错啊。”

 

      他这样子惹得叶修心烦,叶修点了个烟,抽了两口又扔到他身上。

      烟头破体而过,苏沐秋毫发无损,可倒显得很委屈,从洗手台上跳下来就冲叶修嚷嚷:“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还当不当我是你亲生的幻觉?”

       叶修只恨自己手上没个火焰喷枪。

 

    “还有五分钟,”苏沐秋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个手表来,冲他晃了晃,“你该回去了。”

    “你也赶紧,哪来的回哪去。”叶修真心怕他在团队赛的时候跳出来。

    “放心,我是个多自律的幻觉,什么时候在不合适的打扰过你?”苏沐秋把手表收起来,挺自豪的说。

    “我看你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不合适。”叶修真情实感地说。

    “真伤感情,”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行了,我哪来的回哪去,你从哪来的,也回到哪里去吧!”

 

       这话就有点一语双关了,但作为一个幻觉,他说什么,叶修也懒得深想。自从苏沐秋死后,他隔三差五就能出现幻觉,尤其压力大的时候,简直一次不落。不过叶修倒不是很讨厌他出现,但凡和这个幻觉说过话,自己的状态往往都不错,甚至热得发烫。

                                                 3

       不只是叶修一个人发烫,兴欣的全体都在发烫。烫着烫着,嘉世就被烫伤了,孙翔一个恍惚,挑战赛冠军花落兴欣。

 

       这是叶修第一次站在聚光灯下,在欢呼中举起奖杯。灯光照得他睁几乎睁不开眼,这感觉略有些陌生,却又莫名的熟悉。

       赢了。他想。除了满足、激动和喜悦,也隐隐有点解脱的轻松。其实他远没有自己表现得那么胸有成竹,不过即使希望渺茫……

       也不过是放手一搏嘛。

 

       欢呼的人群像是潮水,在隆隆巨响里起伏荡漾。叶修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往观众席看了一眼,然后想起来这不过是场挑战赛,那个人是不会到场的。

        唉,挺可惜。叶修想,这种拉风之极的场面,他居然没看见。不知道自己拿了明年联赛的总冠军,对方又是什么反应?

       仰慕?

        ……大概不会。

       不对着对自己吐口水就算不错了。

 

       庆功宴上粉丝们热情高涨,排着队要给叶修敬酒。盛情难却,叶修意思了一口,然后就醉卧沙发了。等到大家兴尽而归,叶修给人架着回到住处,终于稍微有点清醒。

       不常喝酒的人醉起来,头疼得简直像是被斧头砍。叶修特想一头睡过去,但挣扎了一下还是爬起来,把床头的电脑打开了。

 

       醉酒睡觉容易呕吐误吸。叶修替自己解释,醒醒酒再睡。

       魏琛和他一个房间,早睡得昏天黑地,呼噜声震耳欲聋。叶修打开QQ,消息提示音响成一片,就这样居然也没把魏琛的呼噜声盖住。

       道喜的、求采访的、求合作的……叶修一条条消息点过去,最后在一个对话框上停留了一会儿。

 

        夜雨声烦:靠靠靠,那0.03%是故意的还是凑巧?是凑巧吧?是吧?是吧?

       哎呦,看来比赛还是看了嘛。叶修想着,心里觉得挺高兴。他把光标点进对话框,手指在键盘上虚悬了半天,却没打出字来,反而把对话框给关了。

 

   “人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啊?”头顶上传来声音。

       叶修一抬头,就看见苏沐秋从天而降。

       叶修假装没看见他,躺回床上睡觉,结果苏沐秋就蹲在他床边上,跟叫魂似的念叨:“哎哎,问你呢,你怎么不回啊?”

       叶修说:“回个屁,我睡着了。”

    “睡得好么?”

    “好。”

    “我说……”苏沐秋很不满,“你不能因为我是个幻觉就这么敷衍我啊。”

      叶修不搭理他,闭上眼准备睡觉。

 

   “其实我都知道啊,你喜欢他嘛。”苏沐秋继续念叨。

       叶修还闭着眼,眼皮轻轻地跳了一下。

    “你肯定喜欢他,”苏沐秋言之凿凿,“而且从好久以前就喜欢他吧。上次他找你PK ,你居然还录像了。”

    “我那是研究对手好么?”叶修闭着眼睛回了一句。

    “你跟我说说他还有什么可研究的?”苏沐秋气都没喘,马上自问自答,“说不出来吧?所以你看,你肯定喜欢他。不过你既然喜欢他,干嘛总不搭理他?傲娇不适合你,除非你能长成沐橙那样……”

 

       叶修给他烦得不行,抬手拿起烟灰缸,一把扣在他头上。烟灰里夹着烟蒂,跟场灰色的雪似的,穿过苏沐秋的身体,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评论 ( 49 )
热度 ( 313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