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修伞-旱天雷4

                                                        8

       转眼间新赛季开始,兴欣大起大落地打了五轮,第六轮主场对战蓝雨。

       自第二场大胜百花之后,兴欣已经连输三场,上一场还3比7输给了贺武。如此局势下,唐柔头上还顶着座一挑三的大山,兴欣的士气居然未见低落。

       何止是未见低落……

 

       赛前握手的时候,喻文州看着跟在叶修身后,把“耀武扬威”四个字写在脸上的包荣兴,顿觉兴欣不容小觑。

   “紧不紧张啊?”叶修看着他笑得高深莫测。

   “还可以。”喻文州笑笑。

   “不用不好意思,面对我们,紧张是正常的。”

       喻文州又是笑,没接茬。他觉得大概叶修反而有点紧张,这个水平的垃圾话,实在有失他一贯的水准。

 

   “你们才应该紧张吧——”黄少天插话进来,本来想拿一挑三说事,但看看叶修身后的唐柔,到底没好意思对妹子太刻薄,“都三连败了,压力大不大?”

   “你也说了是三连败,这场就赢了。”

   “赢个鬼啊!面对我们宇宙第一的蓝雨,你们就只有跪的份好么!”

   “没办法,”叶修叹了口气,“实力差距在这里,跪着也能赢你。”

 

       这时候正好换到叶修跟黄少天握手,两个人面对着面,黄少天一把攥着叶修的手往死里捏。

      然而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太使劲了,黄少天自己的手也开始疼。

   “你手怎么这么硬啊?”他对着叶修怒目而视。

      然而出乎意料,叶修居然没回嘴,只默默地把手抽出来了。

 

       比赛开始,叶修拿下了单人赛第一局,然后就是兴欣众人排着队给蓝雨送分。待到送完九分,两队赛后握手的时候,黄少天本想嘲讽叶修两句,可一看见他,又突然不住心软了。

       从挑战赛里一路走上来,其中的艰难不言而喻。现在四连败了,兴欣打得这么不顺,还有一挑三的事……

       叶修,大概压力不小吧?

 

   “磨合还是有问题啊。”等到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黄少天小声对叶修说,“意识是有的,但场面一混乱,每个人都慢半拍,连你都是。”

   “没办法,”叶修很认真地说道,“我们要是磨合好了,三分钟就拿下比赛了。”

   “……”

 

       本来黄少天是真心不想理他了,然而等到被人都朝选手通道走去的时候,他却忍不住又折回来,喊了叶修一声。

   “干嘛?”叶修不大耐烦地问。

   “你晚上有事没,一起吃个宵夜啊?我们明天才回去呢。”

   “都几点了,吃什么吃啊。”

   “那出去逛逛?反正也没事。”

   “黑灯瞎火的上哪逛去?这可是兴欣的地盘,你也不怕被人套麻袋。”

   “赢了比赛就要套麻袋啊?那你们都输了一二三四五场了,是不是这五个队个个都要被套麻袋啊?”

   “你知道的太多了。”叶修严肃地看着他,“赶紧走,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了。”

       黄少天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叶修已经冲他挥挥手,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了。黄少天在原地站了片刻,听见喻文州在远处喊他,他答应了一句,终于也转身离开了。

 

       叶修打开一扇铁门,沿着狭窄的台阶走了一段,转个弯,就走到了一个不大的天台。叶修在萧山体育场打了十年的比赛,又最擅长躲避媒体,这里的每个楼梯每个房间他都一清二楚。

      这个小天台,原本是堆放空调机箱的地方,不知因为什么空置了,也就将将能站下两个人。从这里望下去,正好能看见萧山体育馆的侧门,视野开阔,门口的一切都一览无余。

       蓝雨的大巴早开了过来,队员们却没上车,似乎是在等什么人。黄少天和宋晓正在聊天,卢瀚文过来说了句什么,黄少天就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是个阴天,夜空积满厚重的云层,但黄少天却刚巧站在路灯下,脚下拖着个摇晃的、长长的影子。大巴的司机鸣了鸣笛,似乎是在催促他们,黄少天就揽着宋晓的肩膀,跟在卢瀚文后面上了车。

      他的影子则跟在他身后,摇摇晃晃地挪到了车门口,又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车厢里。后来车子开了,叶修点起一根烟,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也随着那辆车开远了。

 

  “此处应有音乐。”

     冷不防地,耳边有个声音故作深沉地说道。

 

                                                 9

   “喂,我大半夜不辞辛苦地来看你,你就这么无视我?”

      连抽了三根烟,叶修不搭理苏沐秋,苏沐秋终于绷不住了。

      叶修不说话,看也不看他,点上了第四根烟。

 

   “我是好心来提点你的好么……”苏沐秋叹气,“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那个表情,简直是含情脉脉愁肠百转……要是给别人看见,那就是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无所谓啊。”叶修吐着烟,“反正我不是精神病么,已经是一辈子的黑历史了。”

   “喂,你不是因为这个才不去表白的吧?”苏沐秋一下子跳了起来,“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你病得不重啊,没事的,不要放弃治疗!你还可以抢救一下的!这年头精神病算什么啊,你不得个抑郁症,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再说你这根本就不算精神病,千万别往心里去,该吃吃,该喝喝,想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

 

       苏沐秋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叶修根本不接茬,抽完了烟,把烟蒂一扔就要走。

   “叶修!”苏沐秋赶紧拦住他,往他面前一挡。虽然根本挡不住,但穿体而过这画面毕竟略惊悚,于是叶修还是站住了。

   “我很认真的跟你说啊!”苏沐秋急道,“你就是单纯的有幻觉而已啊,除此之外完全正常,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有压力!”

   “我完全没压力,你都在我眼前晃悠十年了,我要有压力也该早有压力吧。”叶修心塞地看着他,“所以你能滚蛋了么?”

  

      苏沐秋没动,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松了口气。

  “既然你没压力,”他笑呵呵地说,“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插播刚才的画面,你又不搭理他,又含情脉脉地偷看他……此处应有音乐!”

 

      平心而论,叶修一直觉得,自己的幻觉不算是很难容忍。虽说苏沐秋有多讨人喜欢,这个幻觉就有多讨人嫌,但大多数时候,这个幻觉还是个识时务的好幻觉。

      可是这一刻,他忽然深刻地认识到自己错了……

      因为苏沐秋唱起了歌。

评论 ( 30 )
热度 ( 237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