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修伞-旱天雷-6

                                         13

  “你怎么又来了?”叶修显然是不欢迎他。

   “问你自己啊!”苏沐秋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你病没好,我这个幻觉可不就又出现了?”

    “我觉得自己好多了。”叶修把耳机摘下来,不着痕迹地关了对话框。

     “好没好,你说的不算。”苏沐秋笑道,“哟,新打火机啊?我看看!”

 

       陈果送的圣诞礼物正巧仍在桌上,是个挺精致的打火机。苏沐秋伸出手去,似乎想把打火机拿起来,但他的手指径直穿过了它,场面一如既往的诡异。

    “哎?”苏沐秋似乎有些诧异,但看了看电脑上的时候,随即嘟囔道,“时间过了啊。”

  

       后面的话叶修没听清,于是问道:“你说什么?”

       苏沐秋又跟氢气球似的飘了起来,悬在半空,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我在说你真没劲……不就是喜欢他嘛,有什么不敢认的。”

    “你有劲,你一个幻觉每天瞎起哄什么?”

    “我怎么是瞎起哄呢?”苏沐秋一板脸,“啪嗒”一声又落回键盘上,“我是你的幻觉啊,我的想法就是你的想法啊,敢不敢倾听一下自己内心的声音?”

   “我内心挺安静的,没声音。”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语调里还透着不耐烦。苏沐秋敢确定,要是这是他手边有盆黑狗血什么的,叶修会毫不犹豫地兜头浇在自己身上。

    “我就不明白了……”苏沐秋看着叶修,特别认真地疑惑着,“你到底干嘛咬死不认啊?以前我觉得你是心里没底,怕人家不喜欢你。但就看对方这个表现,他喜欢你,绝对没跑了啊。”

 

      叶修像是没听见他的话,把窗户推开换气,又站在窗边点了根烟,慢悠悠地吞云吐雾。

   “哎。”苏沐秋叫他。

      叶修不搭理他。

   “哎,哎!”

      叶修依旧不搭理他。

   “哎哎哎!说你呢!就你,站窗户边抽烟的那个!”

      叶修三口两口把烟抽完了,在窗台上掐灭,然后继续无视苏沐秋的大呼小叫,淡定地洗脸、刷牙、睡觉。

 

   “你这就睡了?”苏沐秋蹲在叶修床头,特别不满地抱怨着,“你枕头边还蹲着一个鲜活的幻觉呢!”

      没反应,叶修像是没听见,依旧不搭理他。

   “喂,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装睡就能脱团么?再怎么装睡,醒来依旧是条单身狗啊!”

      叶修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像是已经睡着了。

 

      苏沐秋终于放弃了,蹲在床头唉声叹气,后来也不出声了。隔了好一会,他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叶修!”

      这一嗓子简直震耳欲聋,叶修给吓得一哆嗦,装睡也装不成了,干脆一个枕头扔了过来。

   “你要死啊!”

   “我说,”苏沐秋没去管穿体而过的枕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你你,我说你死活不承认喜欢他……不是因为还惦记我吧?”

 

      叶修无语地看着他,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我惦记你个鬼啊!”叶修下床把枕头捡回来,“你都死了多少年了,我还惦记你?”

       半晌没声,叶修回到床上把被子盖好,转头看看苏沐秋,却发现他站在床头,脸上带着抹奇怪的笑容。

    “那就好。”苏沐秋一边笑,一边长长地舒了口气。

 

    “你又抽什么风啊?”叶修没心情看一个幻觉感慨,挺不耐烦地说,“这都十二点了,让不让人睡觉了?”

    “也对啊……你后天还有比赛呢。”苏沐秋还是笑,“哟,今年最后一场比赛了,赢得漂亮点啊。”

       叶修是真的困了,完全不想说话。更何况下场比赛的对手是明青,对上一个挣扎在出局泥沼里的对手……能赢得难看也挺不容易。

    “那我走啦,”苏沐秋朝他挥挥手,“圣诞快乐,还有提前祝你元旦快乐春节快乐元宵快乐端午快乐——”

    “你没完了是吧?”叶修打断他,“给你总结一下,你祝我明年每天都快乐。现在能滚了么?”

  

       对于这种虐待幻觉的行为,苏沐秋居然没有反抗,只是看着叶修,微微地笑了笑。

    “对啊,”他说,“要是你能每天快乐就好了。”

 

       门锁“咔咔”地响了两声,是魏琛回来了,正掏出钥匙开门。与此同时,苏沐秋最后看了叶修一眼,随后就像一缕轻烟似的,消散不见了。

 

   “老夫回来了!”魏琛踹开门,“还不出来跪迎!”

      叶修背朝着他,一动不动,应该是已经睡着了。魏琛朝他比了个中指,然后伸手关了灯,放轻手脚洗漱,蹑手蹑脚地上了床。

  

       因为是过节,魏琛稍稍喝了点酒,很快就睡着了。要睡不睡的时候,他听见叶修床上隐约的动静,像是有人辗转反侧。

       他想问一声,但困意袭来,只发出一声含糊的咕哝,然后就打起了鼾。在他火车汽笛似的鼾声里,叶修睁开眼睛看着一片黑暗,直到凌晨的时候才终于睡着。

 

       这一觉睡得很浅,而且极不安稳,还做了梦。在梦里,他仰头望着巨大的烟囱冒出薄薄的轻烟,凝视着那缕轻烟消散在过于晴朗的天空。身边有人在哭,是极力压抑但仍然压抑不住的哭声,他没有去看,他知道那是苏沐橙。
       其实那天苏沐橙没有去,整个过程都是自己一手操办的,直到头七的时候,他才第一次带苏沐橙去了她哥哥的墓前。新坟没什么尘土,他们象征性地扫了扫,苏沐橙把一束鲜花放到墓碑前。

    “是你选的照片?”半晌,苏沐橙问。

       她指的是嵌在墓碑上的那张小照片。

    “嗯,”自己回答道,“是我选的。”

       苏沐橙没说话,没有评价选得好或者是不好,只是默默地看着那张照片出神。本以为她会哭的,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只是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嗳,”最后,她轻声说,“让我自己待一会好么?”

       自己点点头,沿着公墓长长的台阶往下走。越往上的位置价格越便宜,他给苏沐秋买的墓地,基本都要到山尖顶上了。

  

       风吹雨淋的,大概挺不好……不过换个角度看,大概站得高看得远?

       这么想着,又突然有点想笑。

 

       这天不是祭扫的日子,墓园里除了他们,就没有其他的人。台阶太长了,像是走不到头,自己一级级地往下走着,路两旁都是无言的松柏。他走着走着,心里一片嘈杂的空白,也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停了下来,猛地抬头朝山顶望去。

 

       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此时望上去,穿着白裙的苏沐橙只是一个模糊的、小小的白影。太阳升得很高了,白晃晃的光照在自己的脸上……一阵风吹来,整个世界都是松枝摆动的声音。

       他突然那么清晰地意识到,这就是苏沐秋长眠的地方了,自己已经真正地、永远地失去了他。在那一瞬间,这些天来一直支撑着他的力量突然消失不见,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把他的胸口给彻底掏空了。

       眼前的景物摇晃着。 

       他弯下腰,无声地恸哭起来。

  

 

评论 ( 36 )
热度 ( 239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