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修伞-旱天雷7

                                     14

  十七轮战罢,很快就是新年,新年的钟声才响,转眼就到了全明星周末。对于这个活动,选手们不少都不大耐烦,各大战队却是十分重视,几乎都提早一天赶到了Q市。

 

  蓝雨是前一天中午的飞机,偏偏遇上航空管制,整队人被关在飞机上大眼瞪小眼。喻文州照例和黄少天坐在一起,他低头看书,黄少天则低头玩手机。

  玩手机也就算了,可今天的黄少天像个多动症儿童似的,格外的坐立不安。喻文州用余光看了他一会,发现他时不时地往手机上打几个字,犹豫一下,又端着手机发呆。愣神一阵之后,又不知想起了什么,把手机塞进了口袋……然后隔了一会,又把手机掏出来了。

 

“你今天怎么了?”喻文州转头问他。

“没事……老坐在这,坐烦了。你说什么时候能起飞啊?”

“快了吧,再等等。”

  听他这么说,黄少天就冲他笑笑,表情活泼,神色如常。喻文州看他这样,也就不再问了,继续翻着手里的杂志。

他一低头,黄少天就背过脸去,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其实是在等叶修的回信。

  昨天他给叶修留了言,问他兴欣什么时候出发,住宿安排在哪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给叶修留言尽量都用问句,而且都问些正经事。

  因为只有这样,叶修才会回复。

 

  可已经一天了,知道现在叶修还没回他,QQ上那个诡异的头像一直灰着,也不知道是隐身还是真的不在线。黄少天一边知道这很正常,一边忍不住要胡思乱想——他掏出手机刷了好几次,没看见有飞机失事的新闻,这才没往兴欣集体空难的思路上跑偏了。

 

  没回复他,要么是没看见,要么是装着没看见。如果是前者,那倒挺说得通,毕竟叶修不用手机,出了门就没法上网。如果是后者……

  黄少天不愿意想了,又开始觉得心浮气躁。他掏出手机想给苏沐橙打个电话,想了想,最终却没打。

 

“说真的,”喻文州又转过头来,“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就无聊嘛……”黄少天笑笑,鬼使神差地问道:“哎,队长,你说一个人不回你信息是什么意思?”

“嗯?”

 

  喻文州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眉头微微皱着,却带点笑意。黄少天最怕他这个“好可疑让我思考一下”的表情,简直能听见他大脑里的风扇呼呼转动。

“不是我啊!”黄少天赶紧撇清自己,“是我一个朋友!”

  喻文州笑笑:“啊。”

  完了,还不如不说。黄少天心想。真是脑子搭错线,不打自招……活生生的“我朋友就是我”系列。

  不过事已至此,他还是硬着头皮往下说:“就是我一个朋友,他喜欢一个……妹子,那个……妹子……好像也喜欢他,但是老不回他信息,也不接他电话,你说这事怎么回事?”

 

  喻文州还是笑,隔了一会说道:“这不是很明显么?”

“什么很明显?”

 “他不喜欢你……朋友啊。”喻文州答道,“不喜欢得很明显。”

 

  说完这句话,他又低下头看书了,黄少天懵在原地,感觉自己像是被插了一刀。说实话,他实在不喜欢这种诡异的状态,更不喜欢这种状态下诡异的自己。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黄少天捂着胸口想了几秒,觉得是时候做个了断。今天……最迟明天就能见到叶修了吧?

  有什么该说的话,就趁着这个机会,全都说清楚吧。

 

  第二天傍晚,会场提前派了车来接他们,喻文州先去和经理交待了点事,回房间的时候,却发现黄少天换了衣服。

 “嗯?新衣服啊?”喻文州问。

  本来以为黄少天会絮絮叨叨说上一堆,结果他含糊了一声,就把话题岔开了。喻文州看他的神色,心里大概明白了一点,于是劝他道:“你要不还是换个衣服?”

  黄少天这么穿其实挺帅的,也不会过分庄重,但还是略显微妙。微妙的点就在于,夹在一群球鞋T恤的死宅男里,黄少天穿成这样,简直像是要去求婚。

 

“不合适?”黄少天低头看看自己,有点动摇。

“不合适。”喻文州肯定地说,“你快点换啊,我楼下等你。”

 

 再下楼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换好了T恤球鞋,往人堆里一站,毫不扎眼。喻文州对这样的效果十分满意——既然注定要失恋,那还是失得低调点吧。

 

                                  15

  路上大巴爆了一次胎,等蓝雨的人赶到会场,其他战队早都到齐了。会场的工作人员安排蓝雨的人落座,又匆匆忙忙地拉着黄少天和喻文州交待流程、站位置。黄少天听得三心二意,只四处张望着,在台上寻找叶修的影子。

 

  右边舞台上,另外几个全明星选手正听主办方交待出场顺序呢。黄少天一眼就看见角落里的叶修,赶忙伸出手来,冲他挥了挥。

“叶——”

  叶修像是没看见,侧过头和张新杰说了句什么。黄少天正想叫他,话到嘴边,却被喻文州给打断了。

“你站错位置了。”喻文州拽着他往后走了两步,“要站在灯光下。”

 

  彩排匆匆结束,全明星选手们被请到后台休息,等待着直播正式开始。才一走进休息室,黄少天就急急忙忙跑到叶修旁边:“你们什么时候出发的?怎么来的这么早?”

“早么?”叶修看都没看他,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还好吧。”

  黄少天还想说话,叶修却朝江波涛打了个招呼:“小江,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其实是我们经理来让我传个话,”江波涛笑笑,“问什么时候能和前辈一起吃个饭,联络联络感情。”

“请我吃饭啊?”叶修也笑,“是想做笔大买卖,还是搞个大新闻?”

“真的就是单纯的吃饭啊。”江波涛语气诚恳,“以后请前辈关照的地方多了。”

“哎,小周,我知道你诚实,跟我说说到底什么事。鸿门宴我可不去啊。”

  周泽楷也笑,于是他们三个人凑成一堆,挺愉快地聊了起来。准确地说,是江波涛和叶修在聊,周泽楷光是听着,但笑得挺开心。

 

  ……笑个毛线啊。黄少天找了个地方坐着,心里默默吐槽。敢情周泽楷今天出门,是来卖笑的?

可惜周泽楷卖不卖笑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黄少天自己实在笑不出来了。叶修很明显是在躲着自己,直到前两天的活动结束,黄少天愣是没找到个机会和他好好说话。

 

话都说不上,更别提“把话说清楚了”。黄少天郁闷非常,晚上都睡得不踏实,全明星对抗赛的时候,他站在台上,因为犯困而没精打采。

主持人挨个采访着全明星选手,黄少天很少有这么不想说话的时候,简单敷衍了两句了事。采访到周泽楷的时候,他吭哧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叶修不知哪根筋搭错,居然回回都替他抢答。

主持人忍无可忍,强行禁了叶修的言,又对着周泽楷循循善诱。周泽楷纠结了好半天,最后终于开口,憋了半天的回答,居然跟叶修替他抢答的一模一样。

 

全场哄堂大笑,周泽楷也笑,又像是有点羞赧,微微垂着眼睛。黄少天站在旁边,感到一股怒火腾腾腾地烧了起来——卖笑的你行不行,没张嘴还是没长脑子啊!

————————————————————————

无辜躺枪的小周,真的好无辜啊!

评论 ( 37 )
热度 ( 219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