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性转】论皇后的自我修养-下

                                            下

       莫名其妙地消沉了两天,张佳乐觉得,是时候采取行动了。既然小打小闹不能让叶修赶自己出宫,那么一不做二不休,就要真.搞个大的。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张佳乐雄赳赳气昂昂,一把火把御书房给烧了。火势蔓延得挺快,半个京城的人都能看见火光映红了夜空,所幸人员疏散得及时,倒没什么伤亡。

 

       这事在前朝掀起了轩然大波,张佳乐本来对此非常满意,可没想到这件事的结果却远远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武将们跟自家有交情,全都集体装死,文官们骂是骂了,但毕竟自己身份特殊,提到时也雷声大雨点小。可叶修把持朝政多年,当年掌权颇有些阻碍,如今这些人亡她之心不死,都抓住自己纵火行凶的话柄,来借题发挥了。

       什么牝鸡司晨为家之索啊,什么扰乱纲常天理不容啊,什么窃权乱政斁伦败俗啊……一天之内,光檄文就收了二十来篇,估计是积怨已久,以至于文思如尿崩,下笔如汆稀。

 

       张佳乐本以为凭叶修的本事,绝不会任由他们闹腾,可几天下来,叶皇后居然不动如山,连句反驳的话也没说。见皇后没使什么手段,这些人越发咄咄逼人,最后的结果竟是皇后交出了兵权与政权,退居深宫,改由太子监国。

       朝野上下,一片动荡。

 

       宫外翻天覆地,深宫里,叶皇后却过得挺悠哉的。这天晚上她正看书,听见帘子一响,抬头一看,居然是张佳乐来了。她把书合上等着张佳乐说话,后者却杵在门口,既不开口也不动。

   “你站那看门呢?”叶皇后乐了。

      她不用处理公务,所以也没穿什么袆衣翟衣,虽说平时也挺接地气,但打扮的随意,就更显得亲切了。张佳乐看到她这样子,心里的愧疚难过却一阵阵地泛上来,对皇后的怨恨之情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己这样肆意胡来……竟然连累皇后到了这种地步。她有心开口道歉,结果千言万语纠结在心,到最后也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又没人要你了是吧?”到最后,居然是叶皇后站起身来,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了内室,“没辙,那今天你跟我睡吧。”

       张佳乐心里难过,糊里糊涂地被皇后拖着梳洗,反应过来的时候,居然已经跟叶修睡在了一张床上。虽说是皇后的寝宫,但床可不算大,两个人并排躺着,张佳乐就能清楚地感觉到叶修的体温。

 

    “睁着眼睛干嘛?不困啊?”叶修翻了个身,看着她问。

       大概是夜深了,皇后的声音温柔的都不像她。张佳乐心里一酸,脱口而出道:“你治我的罪吧……死罪也行。”

   “你说梦话呢?”

   “都是我的错……”张佳乐的声音都有点抖,“要不然,这天下还是你的。”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皇后笑道,“你有错,也是我惯的,治你的罪干嘛?行了,别说话了,睡觉。”

 

       张佳乐真的不再说话,于是叶皇后很快就睡着了,睡脸看起来非常温柔安静。借着微弱的烛光,张佳乐望着她,心里回忆着她是怎么带领这个国家走出了内忧外患,又曾经怎样所向披靡征战四方。

       她想了一整夜。

       这一整夜,她都在忍着不哭。

 

       第二天叶修醒的挺早,看见张佳乐就吓了一跳:“你是撞鬼了,脸色这么差?”

       张佳乐随口胡诌:“你打呼噜,我睡不着。”

    “瞎说,”叶皇后立即否认,“我从来不打呼噜,别人都这么说。”

       张佳乐特别介意“别人”都有哪些,但拉不下脸来问,于是脸色就更差了。

 

       她在这纠结,那边叶修已经梳洗完毕,等她从床上下来,宫人早就撂下东西走了。张佳乐坐在镜子前头,等着人来给她梳头,左等没人来,右等还是没人来。

   “等人给你梳头呢?”叶皇后一眼看穿她,“我宫里哪有那么多闲人。算了,我来吧。”

       她又不用上朝又不用主持政务,这会整个宫里最闲的就是她。张佳乐想到这点,心里更加难受了,于是也就任由叶修拿着个梳子,胡乱地梳着她的头发。

 

   “你这头发够多的啊……”叶修边梳边说,“难怪当不了皇后,不长脑子光长头发了。”

       你聪明……那你是秃头么?张佳乐心里这么想,嘴里却说道:“你让我去柔然,我就是皇后了。”

   “还惦记着呢?”张佳乐面前有一面镜子,叶皇后就诧异地望着她镜中的影子,“我就不懂了,柔然两个可汗一老一小,你去了语言不通又举目无亲,而且说不定哪天柔然就被我给灭了……你死活要去,就为了个皇后的位置,值得么?”

 

       你懂什么?张佳乐想,我不像你,许多年前就登上权力的巅峰,成为了这个王朝的主人。每一次我都距离那个宝座仅有一步之遥……

       这样想着,她却只是说道:“值得。”

 

    “真的值得么?”叶皇后把手放在她的头顶,“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个皇后梦,到底是别人强加给你的,还是你自己真正想要的?虽然也有崇尚权力的人……但我觉得那不是你。”

       她的话像根尖刺,狠狠地刺到了张佳乐心里的某个地方,后者微微地动摇了起来,嘴里却依旧不服输:“我们有那么熟?你又了解我了?”

    “还不熟啊?”叶皇后笑了,“睡都睡过了。”

    “……”

   “我不觉得你当了皇后能快乐,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也太可悲了。你人生的最高点就是你册封的那天,以后的日子,你都靠回忆这一天悲惨的活着……张佳乐,这真的是你想要的?”

 

       她的手还放在自己头顶上,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张佳乐只觉得那些话像是一直沉到了自己心里最深的地方。

    “我不知道……”她轻声说。

       这是很多年以来,她第一次直视自己的困惑与迷惘。

 

    “这都能不知道?”叶修摇着头叹气,“什么脑子,难怪嫁不出去。”

       被戳到痛处,张佳乐还是火了,怒道:“叶修!”

       她本想转身站起来,却忘了自己的头发还拎在叶修手里,结果头发被狠狠一扯,疼得她直吸冷气。

 

    “这么在意啊?”叶修笑道,“行了,别难受了,你就当嫁给我了吧。”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格,将光影投射在两人身上。

      张佳乐垂下眼睛,眼泪就顺着睫毛滴了下来。

 

       太子监国监了三天,到了第四天早上,文武百官就坐不住了。

       先是黄河决堤,灾民遍地;再是柔然大军压境,连下三城……太子看起来俊美异常,风度翩翩,谁料竟是个绣花枕头,一问三不知。

    “我不知道呀,”不管什么,太子一律答道,“以前都是皇后管的。”

 

       眼看着内忧外患,群龙无首,百官联名上书,又复请皇后执掌军政。皇后再度出山,先治了水患安抚了灾民,接着就调兵遣将,命皇贵妃率十万大军奔赴战场。

       朝野上下一片哗然,反对者不在少数。皇后力排众议,仍旧送皇贵妃出征了。

 

    “派别人出去,不怕他拥兵自重改朝换代啊?”朝堂上,叶皇后是这么跟众臣解释的,“皇贵妃多省心呐?打完仗就回后宫绣花了。”

       皇贵妃出征,柔然节节败退,很快便收复失地。然而小半年过去,叶皇后连下三回诏书命她回宫,皇贵妃却都拒不从命。

 

   “周泽楷这是要谋反,绝对是要谋反!”黄少天跑到叶修面前吹风,“什么杨玄感,侯君集,还有徐敬业……这都是前车之鉴!这丫头不能留了,杀掉没商量!你没功夫的话我可以啊,我最近都没事干!让我去漠北……”

       她还有长篇大论没说,就被叶皇后塞了一嘴糕点,只能“呜呜呜”地表示抗议了。

 

       皇贵妃拒不还朝的事闹得挺大,张佳乐却没多想,只当周泽楷在外头玩得开心,不想回来了。隔了几天,她听说叶修要亲率大军前往边关换防,带上了黄少天同行,却没叫她。

      张佳乐心里不高兴,又不好意思闹,叶修来找她的时候,就吃了张冷脸。叶修倒不生气,还能好言好语地哄她:“你这次驻守京城,我还有事交代你。”

      张佳乐又想怄气,又觉得好奇,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什么事?”

   “我走的这段时间,就你来监管国事吧。”

 

      她话音一落,张佳乐就吓傻了,惊恐之下差点掀了桌子。人贵有自知之明,张佳乐琢磨着自己监国俩月,等叶修回来,就该当亡国奴了。

    “有什么事,你都可以问文州。”叶皇后大喘气,又补了一句,“或者直接让她统管,你就做做样子。”

       张佳乐稍觉心安,觉得总算有个靠谱的人管事,这才答应下来。

   “文州想谋反的话,”临走前叶修又加了一句,“你记得杀了她。”

   “……”

 

       朝中的事撇下不谈,且说叶皇后再次御驾亲征,不过半月就赶到了漠北。彼时皇贵妃的大军驻扎在五原城,却并不开城迎接皇后銮驾,于是皇后就在城外排兵布阵,不像换防,倒像是攻城。

  

       僵持了数日,这夜月色皎洁,皇贵妃却一个人暗自出城,只身来到了皇后的营帐。像是早知道她会来,皇后白日里就把黄少天支开了,这时正在灯下静候着她。

   “认输了?”看见周泽楷进来,叶修笑着问道。

       皇贵妃点点头,半晌说道:“柔然南下……两面夹击,我赢不了。”

    “幸亏小周你聪明,”叶修拉着她坐下,“换了别人,还得打打才认输,太麻烦。出来半年了,该跟我回家了吧?”

       周泽楷抬起头来看着她,眼神闪烁:“不杀我么?”

      叶修就笑着摸摸她的头发:“净说傻话。”

 

       皇贵妃出了城,换防异常顺利,没两日就班师回朝了。黄少天一路上缠着叶修,连吃睡都要和她在一起,简直把她围得密不透风。

   “我想不明白……你给柔然什么好处了,他们会答应帮你?”

   “他们不是想娶张佳乐么?”叶修坦然答道,“我就答应让张佳乐去给小可汗作可敦。”

   “你不是吧?”黄少天震惊,“你真要把张佳乐送去柔然?”

   “不送。”叶修简短地说,“所以你去把他们可汗杀了吧。”

   “……”

 

       半个月后,皇后与皇贵妃回到了京城,同日柔然可汗被刺,随后为突厥所灭。接到这个消息,叶修对后宫诸人说:“贵妃真是能干,朕心甚慰。”

       张新杰皱着眉问:“皇后刚才自称什么?”

   “啊,忘了说了,朕打算称帝了。”叶修随随便便地说道,“顶着皇后的名号,也挺不方便的。至于你们,就各升一级,当朕的后宫好了。”

      只有张新杰反对,不过反对无效,倒是周泽楷小声说了一句:“不做皇后。”

 

      于是周泽楷依旧是皇贵妃,新皇后便成了张佳乐。登基大典之后就是册封礼,张佳乐随着叶修一起祭天,心里也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感慨。

   “看来算命的没撒谎啊,”接受妃嫔朝拜的时候,叶修笑着对她说,“朕娶了你,可不就成了天下之主?”

       张佳乐一时百感交集,倒是嫔妃们一起喊口号,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周泽楷夹在人群里,反应明显慢了半拍,等到别人都说完了,她才呆呆地说了句什么。叶修没听清楚,便从御座上下来,走到她身边。

   “小周你说什么?”

       两个人对视着,周泽楷像是很开心,于是笑了笑,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喜欢你。”她说。

————————————the end————————————————————

未来的后宫大概不可能宁静……

 

评论 ( 77 )
热度 ( 984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