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乔ABO-一厢情愿-下(0.5)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写着写着又爆字数了,下一更完结

本来想发个车的结果写了半天车都没进站,已放弃治疗……

前文地址:

一厢情愿(上)http://everashira.lofter.com/post/346137_786056b

一厢情愿(中)http://everashira.lofter.com/post/346137_7962a42

 

                                                   下(0.5)

       乔一帆醒来的时候,叶修早就不见了踪迹。在一片凌乱的床铺里,乔一帆揉了半天额角,才不太真切地记起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己和叶修……?虽然细节全都含糊不清,但这件事总该不会错。惊愕、忐忑和恍惚一起袭来,直到高英杰来敲门,乔一帆才急急忙忙地把房间收拾了一番。

    “一帆……你有什么打算?”默默注视着自己收拾行李,高英杰几乎要哭了。

       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里是自己度过了短暂职业生涯的战队。如果是在昨天,自己大概也会伤感得难以自拔……可现在,乔一帆的心思完全被另一件事所占据了。

 

    “先找个网吧去看看。”乔一帆说着,有些心不在焉。

       到H市的旅途漫长的让他有些难熬,无所事事中,他只得一遍又一遍地拼凑着那些破碎的回忆。对于和叶修之间的亲密,他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在发情期的高热里,他能记得的几乎只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

       让他在意的是叶修的态度。为什么他一声不响的离开了?是怕惹上麻烦?还是对自己厌恶至极,一分一秒都不愿多留?等到自己再次见面,叶修又会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自己?

 

       到达兴欣网吧门口的时候,他鼓足了勇气才最终走进去,几乎不敢直视叶修的眼睛。然而令他惊讶的是,来接他的叶修竟然变现得那样若无其事,那样坦然和轻松。

    “踏实训练吧,”介绍完了兴欣的情况,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虽然工资没有,不过包吃住。”

  

       他修长的手指落在自己肩上,之前模糊的、肉体相触的记忆突然鲜明起来,乔一帆几乎要颤抖了。然而他抬头望过去,叶修的神态却依旧那么自然坦率,仿佛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后辈,两人之间也从未发生过什么。

    “我一定努力。”他低下头,小声说道。

 

       他懂得叶修的意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对两个人都好吧?毕竟那件事之所以会发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叶修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避免自己陷入更不堪的境地。这样做是最明智的,也是最正确的,从理智上,乔一帆完全懂得这一点……

       可连他也解释不清,自己何以会觉得失落惆怅。

 

       幸好在兴欣的日子过得十分充实,在这个草台班子里,除了叶修和魏琛两个前辈,自己竟然成了最有“职业选手经验”的中流砥柱。过惯了被忽视、被否定的日子,突然这样被人信赖着,乔一帆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和成就感,也就把那件尴尬的往事暂且放下了。

 

       叶修依旧对他十分温柔,起初这种温柔令他忐忑,可渐渐他却发现,叶修对待后辈几乎是无差别的包容和体贴。在看到他对队友们那样煞费苦心、循循善诱之后,乔一帆的心情变得有些微妙,一方面,他对叶修的敬佩更加深了一层,另一方面,却又感到了难以启齿的羞愧。

       在自己陷入困境的时候伸出援手,鼓励自己鼓起勇气更换职业,在那场狼狈的挑战赛后特意开解自己,不厌其烦地解答自己的疑惑……虽然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多想,可从前在内心深处,他却总是抱有一丝侥幸……

       对于叶修来说,自己会不会有一点特别?

       如今看来,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

 

       还是及早清醒吧。他想,对于叶修来说,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后辈,而叶修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无论自己多么在意,对他来说却不过是举手之劳。这样不是很好么?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再简单不过了,单纯的队长和队员,前辈与后辈。

       能和这么了不起的前辈并肩作战,已经是件很难得的事了,自己本来就没有期盼别的什么吧?可是……

       胸口一阵空落落的难过,而对于这样莫名低落的自己,乔一帆再次感到厌恶和难堪。

 

       挑战赛很快开始了,有叶修坐镇,大部分比赛都是躺赢,就这样有惊无险地迎来了75级大更新。兴欣的成员们减少了日常训练,夜以继日地在网游里奋战,可职业选手们纷纷下场乱斗,抢BOSS的难度也呈几何级上升了。

       这么长的时间下来,乔一帆对阵鬼的使用越来越得心应手,他自信无论碰上那个职业选手,自己都该有对战数招的能力。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在混战中遇见昔日的队长。

       所以,当一个魔道学者略过一寸灰头顶,扔下一句“不错的阵鬼”时,乔一帆整个人都恍惚了。

 

       这是队长的声音……离开微草不过半年的时间,这时候听起来,却像是有一辈子那么久了。这还是队长第一次夸奖自己吧?毕竟在微草的时候,自己从没变现出过值得夸奖的实力。

       或许该欣喜,然而并没有喜悦的感觉。有的只是一阵空白的茫然。

 

       所以,当包子拎着砖头鬼鬼祟祟地想要偷袭王杰希时,乔一帆在短路状态下,下意识地就喊了声“小心”。

   “叛徒!”包子气得冲他直喊。

       乔一帆立刻清醒过来,而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紧张地看着叶修。偏偏这个时候,叶修也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乔一帆顿时慌乱了起来。

   “前辈我……”他试图解释。

       然而叶修已经收回了目光,继续专注地盯着屏幕,直到这场混战结束,都没再转头看他。乔一帆迫使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操作上,可是这一天下来,他的状态奇差无比,甚至手滑把冰阵开到了君莫笑的头上。

 

    “对不起,我的错……”他慌忙道歉。

       叶修什么也没说。这没什么奇怪的,无论自己发挥多差、失误得多离谱,叶修从没对他说过一句重话,总是以赞许鼓励为主。可这次不一样,乔一帆心里又是忐忑又是慌张,他甚至期盼着叶修痛斥自己一顿才好,不然他总怀疑自己的行为让叶修厌恶到不想说话了。

 

      不是那样的……他焦急地想着。不是他还喜欢着王杰希,对于那场尴尬的单恋,早在被拒绝之后,他就彻底地放下了。比起王杰希来,自己更加……更加……

       更加什么呢?不能很清晰地抓住自己的意思,乔一帆愈发焦躁起来。好在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几天,发觉叶修对自己的态度如常,这才渐渐把一颗心放回了原处。

 

       网游里的混战结束,线下赛也一场接一场地打了下去。总决赛结束,兴欣终于在挑战赛里胜出,当乔一帆终于和叶修并肩站在领奖台上时,乔一帆突然意识到,这还是叶修第一次亲手接过自己的奖杯。

   “我们赢了啊!”在雷鸣般的喝彩和掌声里,罗辑在自己耳边大喊,“我们是冠军!”

       乔一帆搂着他的肩膀,也高喊了一遍同样的话,然而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叶修的脸上,不想要错过这一刻叶修的表情。

 

       没有欣喜若狂,很从容,很镇静……然而乔一帆还是能够在那种从容里,看出他的喜悦和满足。凝视着那张脸,激动和狂喜沉淀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深沉的情感。乔一帆突然发觉,比起自己夺冠的喜悦,更让他感到幸福的,是叶修的愿望终于达成了。

       他是那么了不起的人。乔一帆想。他理应拥有他想要的一切。

 

       重返联盟的征程并不顺利。首战被剃了个光头,才打出点起色,唐柔却又惹出了一挑三的风波。连续四场都没能成功,乔一帆始终为唐柔悬着心,转眼到了第五场……

       五轮之约的最后一场,对手是微草。

 

       叶修和乔一帆各拿下一场单人赛,随后擂台赛唐柔几乎被王杰希秒杀,又在低落的士气中丢掉了团队赛。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唐柔强硬的态度掀起了轩然大波,直到兴欣的选手准备离开时,仍有记者在穷追不舍。

 

   “一帆!”

      才推开休息室的门,就有人很亲切地冲他打招呼。乔一帆一愣,认出这是个从前认识的记者,也不知怎么给他摸到了休息室门口。

   “啊……你好,好久不见。”乔一帆客气地打着招呼。

    “关于唐柔这次一挑三事件,你怎么看的?”那个人开门见山地问道,“你的队友对她意见不小吧?”

 

       这个记者同微草关系密切,乔一帆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怕是都会成为别人攻击兴欣的武器。他含糊地说声“我得走了”,打算要敷衍过去,可对方仗着同自己认识,硬是堵着门口不让他走,一边还追问个不停。

       休息室里的人听到了动静,都站起身来往门外走,乔一帆生怕有谁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来,心里一急,就伸手推了对方一把。其实这一下没用多少力,但偏偏赶上个寸劲,对方一个站立不稳,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啊!对不起!”乔一帆慌忙道歉,“但是现在真不行,我们不能接受采访……”

        他伸手向想把对方扶起来,然而后者却一把打开了他的手。

     “不就一个在微草混不下去的菜B,你牛什么?”

 

        没料到对方突然发作,乔一帆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应对。他正手足无措,冷不防一个人在他身后说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那是叶修的声音。但语气和平时完全不同,冰冷强硬,带着十足的压迫感。乔一帆惊愕地回头,才发觉叶修已经站到了自己身后,表情异常严肃。

       不再是没精打采的模样了,此时的叶修突然有了种莫名的威严感,几乎和平日里判若两人。大概是慑于他身上的气势,那个记者终究没再说什么,自觉理亏地走开了。

 

   “你还真敢说啊!”陈果从叶修背后探出头,斜着眼睛看他,“你就不怕他动手?”

      叶修又变回了平时的模样,漫不经心地笑道:“怕什么?我们主场,人多啊!”

   “……”

 

       比起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没人在意这个小插曲,兴欣的队员们各怀心事,不自觉地拥簇着唐柔朝外走去。乔一帆心里有事,走得格外慢些,叶修看见他掉了队,就又折回来,探究地看了看他。

    “对不起前辈……”乔一帆低着头,“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动手……”

       打架是要禁赛的,如果给队里惹来了麻烦,他要怎么原谅自己?

       叶修又要怎么看待自己?

 

    “我发现队里就你最爱道歉啊。”叶修笑道,“左一个对不起,右一个对不起。”

    “对不——”

       乔一帆条件反射再次道歉,说了一半又刹住,叶修哈哈大笑。

 

    “没事,这事不怪你。”叶修拍拍他的肩膀。

   “但他说的没错啊……”看着自己的脚尖,乔一帆轻声说,“我的确是没有能力,才……”

       今天的团队赛,他的状态也被影响了,发挥得并不理想。从比赛结束开始,乔一帆就已经自责了无数遍,如果自己能够打得更大胆些,是不是就能够帮助兴欣赢得比赛?可其实从头到尾,自己都不是很有信心,毕竟他曾经那样地崇拜着王杰希和他所带领的微草……

       输给微草,虽然不甘心,可又好像是个理所当然的结果。

 

    “一帆,你把头抬起来。”

       陷在自我厌恶中不能自拔,乔一帆有些恍惚地听到叶修这样说。虽然不大情愿,可他还听从了叶修的话,慢慢地抬起头来。他们站在通道拐角的地方,头顶并没有什么照明,只有些微稀薄的光线曲曲折折地经过。

      然而昏暗的背景里,乔一帆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叶修的表情。

 

    “我再说一次,你有能力,也有潜力。”叶修缓慢地,异常清晰地说道,“乔一帆,你会成为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职业选手。”

       这样说着,他将手轻轻地放在乔一帆头顶,慢慢地朝他低下头来。乔一帆感到自己的心跳几乎连成了一片,叶修的呼吸那么靠近,几乎就要碰到自己的嘴唇——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叶修只是让两个人的额头轻轻地碰撞了一下,这是对小孩子才会做出的亲昵举动。

   “你没有自信就算了,”叶修笑道,“总不能不相信我吧?好了,走吧!”

 

       说完这句话,叶修就穿过狭长的通道,大步向外走去。大约是逆着光的缘故,从乔一帆的视角看去,那个背影几乎像是要溶解在光线里。他在原地呆立了很久,半晌下意识地擦了下脸颊,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流了眼泪。

       并没有发生什么啊……他惊愕地想着,自己怎么突然哭了起来?然而记忆潮水一般地涌来,一年前,也是这样漆黑的选手通道,也是一个失魂落魄、软弱不堪的自己……是叶修找到了他,是叶修让他正视了自己的失败,给了他继续前进的勇气。

 

       如果没有叶修,自己是不是已经放弃,是不是已经对自己的懦弱妥协,是不是已经倒在了追梦的路上呢?那些坚定的鼓励和赞许,那些包容和无尽的耐心,那些支撑着他坚持走下去的默默的支持……凝视着叶修离去的方向,乔一帆突然发现,叶修给予自己的,并不是简单的指引或鼓励,甚至不是一种在绝望中的归属和安全感……

       叶修给予他的,是一个职业选手的尊严。

 

评论 ( 55 )
热度 ( 585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