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乔ABO-一厢情愿-下(0.8)

      从那天开始,乔一帆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心态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那种自己无足轻重、能打到什么程度便打到什么程度的心态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加积极、坚定的态度。虽然在训练中他一向刻苦努力,比赛中也自然不遗余力,可是现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心中却像是燃烧着一团火焰。

       那种“输给微草也理所当然”的想法,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为什么,乔一帆坚信兴欣不输于联盟中的任何一支强队,也势必能够夺取联赛的最高荣耀。而至于自己……自己一定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职业选手,一个无负于这支王者之师的战士。

       毕竟,这是叶修的想法啊。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接下来的比赛中,虽然兴欣的战绩起起落落,但总归让人充满了希望。转眼间到了全明星周末,紧绷了许久的队员们也借着这个机会,稍微放松了一下。

    “玩什么?”活动的第一天晚上,一群人跑到魏琛的房间里,闹腾着要玩游戏。排除了一大堆不会玩、不愿意玩的之后,最终只剩下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永恒的神器。

    “就石头剪刀布吧!”陈果拍板,“速战速决!”

 

       第一轮是魏琛输了,方锐特别起劲地诱导:“选真心话啊!你选大冒险,这帮没下限的货指不定让你干什么呢!”

   “你当老夫会着你的道?幼稚!我选大冒险!”

   “大冒险是吧……”方锐嘿嘿一笑,“那你现在就去霸图的房间,偷条韩文清的内裤出来。”

    “我X你XX啊!”魏琛大惊,“你他妈的想弄死我!”

    “大冒险啊,你自己选的!”

 

        一群人起哄着,魏琛抵死不从,最后还是叶修出来打圆场:“不管有用没有,好歹也是个战斗力,你们不能放任他被老韩打残啊。”

       魏琛刚松了口气,就听到叶修接着说道:“还是出门左转,偷王大眼的吧。”

    “叶修你XX!”

 

        这会众人不管魏琛的抗议,直接把他推出门去,说是偷不回来就不用回来了,今晚睡走廊吧。关上门,众人狂笑了半天,没多一会,魏琛骂骂咧咧地回来了。

    “这可是老夫深入火线,舍生忘死偷回来的!”说完,他把一件微草队服扔在床上。

    “哎哎,说好的内裤呢,怎么变队服了?”方锐非常不满。

    “你他妈闭嘴吧,”魏琛怒,“难道你还指望我去扒王杰希裤子?”

 

       众人又是一通狂笑,也就算魏琛过关,吵吵嚷嚷开始玩下一轮。有了魏琛的前车之鉴,大家都学聪明了,接下来输的人全都毫不犹豫地选了真心话。

       毕竟有三个姑娘在场,问出来的问题还算中规中矩,又玩了几轮,这次是叶修输了。难得整人整到叶修头上,一群人都挺兴奋的,争执了半天最终还是方锐拍板了问题。

 

    “汇报恋爱经历啊!”方锐特别来劲,“从幼儿园开始汇报的那种!一个都不许落下!”

   “我没什么可汇报的啊。”叶修说。

   “能不能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方锐拍着桌子,“什么叫没有可汇报的,你活了快三十年难道还纯白如雪么?”

   “不行?”

   “你这是逼我放大招啊……”方锐清清嗓子,“你敢不敢对荣耀女神发誓,你要对我们有所隐瞒,下场比赛手滑自拔键盘,下下场比赛脚滑踢断网线?”

    “在我还年轻的时候……”叶修到底也没发誓,而是慢悠悠地说道,“我喜欢过一个人。”

 

       谁也没料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众人全都惊呆了,睁大眼睛望着他。乔一帆坐在门边,离叶修的距离最远,骤然听到这句话,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坠入了严冬的大海。

    “然后呢?”半天没听叶修说下去,陈果目瞪口呆地追问。

    “然后就被啪啪打脸啊,”叶修笑,“就累感不爱了。”

    “你还会被打脸?”魏琛显然不信,“不是有一堆人要千里——”

       顾忌到有妹子在,魏琛没往下说,叶修倒是接上茬了:“万里也没用啊,不是说了么,累感不爱!”

 

       大家半信半疑,气氛诡异非常,结果正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哎,一帆去开下门……这时候是谁啊?”陈果嘟囔着。

        十几个人围坐在两张床上,你压着胳膊我压着腿,要站起来还是挺费力的。乔一帆坐的离门最近,顺手开一下门也方便,可他只是木木地呆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不动。

    “一帆?”罗辑戳了戳他。“你怎么了?开门啊?”

       被他一碰,乔一帆这才猛地抬起头来,如梦初醒地去开门。

 

       王杰希站在门口,皱着眉,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兴欣的人也不知在闹腾什么,魏琛抢了他的队服就跑,半天也没见还回来,他只好亲自跑一趟了。

       敲了半天门才打开,王杰希看见乔一帆的表情,倒吃了一惊。这孩子看着自己,眼神都是呆呆的,倒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一帆?”他打量着这个自己从前的队员。

       然而后者并不说话,几乎像个游魂一样,浑浑噩噩地走开了。

 

       这一次,遭遇王杰希没能在乔一帆心里掀起一点波澜,事实上,他觉得自己胸口空空荡荡的,几乎感觉不到心脏的存在了。王杰希为什么来、说了些什么、又是什么时候走的……这一切他完全都没有注意到。

       他的整个思绪都被叶修刚才的话所占据了。叶修说他爱过一个人,而从那之后再也不会对别人抱有同样的感情……

       这也就意味着,叶修不会爱他。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了。

 

       又一轮游戏,这次是乔一帆输了,众人直接COPY了叶修的问题,让他汇报感情经历。

    “我……”乔一帆张了张口,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回到了胸腔里,只是变得格外沉重。

   “一帆你不是也要说自己纯白如雪吧?”

   “一帆才几岁啊,纯白如雪有什么奇怪的!”

 

       众人吵吵嚷嚷地调侃着,然而那些话乔一帆并没有听真切,他只是越过那些模糊的影子,试图看清叶修的表情。

       然而叶修并没有看他。

 

   “我喜欢一个人……”乔一帆说,“但是他不喜欢我……”

       他说不下去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而且眼眶发热。意识到他的异样,众人惊愕地看着他,房间里一片寂静。

   “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乔一帆含糊地说了一声,匆忙站起身来,几乎是夺门而出。

 

       夜风很凉,几乎是凛冽,乔一帆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毫无头绪。一辆车从远处驶来,光芒逐渐在他眼前放大,又飞速地远去。

      他眨眨眼睛,眼泪就滚落了下来。

 

       为什么从前没有发现呢?乔一帆想着,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的绞痛。为什么从前没有发现,自己对叶修的感情早就不是单纯的依赖或敬仰,为什么从前没有发现,叶修对于自己来说,是那么无可替代?这份感情在日益加深的倾慕和尊敬中萌芽,那么无声无息又顺理成章,以至于自己从未发现、也从未正视过……

       他竟从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叶修。

 

       乔一帆游荡了很久才回到酒店,安文逸给他留了灯,但十分体贴地没有问他任何问题。可惜乔一帆不知道,在他夺门而出之后,众人经过激烈的讨论,早就给他的行为做出了解释。

    “王杰希一进来,一帆就那么反常……”

    “还说他喜欢别人别人不喜欢他!”

    “一帆喜欢王杰希?”  

    “一帆喜欢王杰希!”

 

       第二天活动的时候,乔一帆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不少,只是难免有些心不在焉。因此虽然坐得离叶修不远,可罗辑和他聊着天,他便一点都没注意到叶修和方锐说话的内容。

    “你好像是omega吧?”没头没尾地,叶修突然问方锐。

    “你你你你你要对我干什么!”方锐警觉地看着他,“我把你当队友你却想上我,想不到你是这种alpha!”

    “你滚蛋,”叶修毫不留情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上天都不上你。”

    “天是谁?”方锐怒,“靠你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

    “……”

 

       互飙了一会垃圾话,两个人终于说到了正题,叶修认认真真地问道:“就从一个omega的角度看啊,不要从别的角度看,我和王杰希你选哪个?”

       方锐想了一下,也认认真真地回答道:“我选择死亡。”

     “……”

    “你怎么突然想起了the one王杰希?”方锐盯着叶修,“有情况!”

    “因为他刚好从我面前走过啊!”

    “靠,你骗鬼呢?韩文清刚才也从我面前走过我怎么就不想the one他?”

    “那是因为你打不过他啊。”

    “日,你就打得过王杰希?”方锐一脸鄙夷。

       叶修没说话,只是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

尊敬的旅客朋友您好,您乘坐的五花肉号列车因作者脑抽爆字等原因晚点不知道几小时,请有序排队退票ORZ

评论 ( 62 )
热度 ( 485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