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乔ABO-一厢情愿-下(0.9)

       两人肉搏的胜率如何不得而知,但这年的半决赛,微草被轮回斩于马下,兴欣却脚踏着轮回荣登王座。然而还没等他们充分享受胜利的喜悦,叶修却突然宣布,自己要再次退役。

    “该回家了。”他说。

 

       惊愕、不舍、惋惜、悲伤、劝说、挽留……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所有人都知道,叶修的决定几乎无法更改。在偷偷哭了一场之后,陈果终于接受了这个消息,在询问了叶修的意见之后,她开始把叶修退役的消息逐个通知给还不知情的队员。

       然而令她惊讶的是,所有人中反应最强烈的,居然是脾气温和的乔一帆。

 

        那时乔一帆在客厅,和安文逸两个人正拆洗键盘。她才一公布这个消息,乔一帆就猛地站了起来,拆下来的键帽哗啦啦地洒了一地。

    “一帆?”陈果半是惊讶半是担心地看着他。虽说这个消息令人难以接受,可乔一帆的反应也未免太大了一点。这孩子的脸色几乎是煞白的,血色退得干干净净,只有一双瞪大的眼睛微微发红。

 

   “一帆你听我说,”陈果被他的样子吓得不轻,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叶修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他——”

       让陈果更加吃惊的是,乔一帆居然挥开了她的手。

    “我不听。”他说,“他退役有什么原因,就不能自己告诉我么?”

       说完这句话,乔一帆摔开门就跑了出去,留下陈果和安文逸面面相觑。

    “他没事吧?”半晌,陈果担忧地问。

    “我觉得有事。”安文逸望着半开的门,不大确定地说道,“……他好像要哭了。”

 

       乔一帆没有哭出来,至少在他的极力忍耐下,眼泪还没有夺眶而出。他沿着楼梯一路跑到叶修的房间门口,重重地、连续地敲着门,起初的几下没得到回应,一股巨大的恐惧席卷了他,令他像疯了一样攥起拳头,把门砸得砰砰作响。

       为什么没有人开门?难道叶修已经走了?不……他一定是走了,就这么一声不响地彻底离开了……

 

       冰冷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到全身,乔一帆慢慢地收回了手,几乎要站立不住。然而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叶修骤然出现在他面前,惊愕地望着他。

    “一帆?你怎么了?找我有事?”

       乔一帆呆呆地望着叶修,像条离水的鱼一样费力的喘息,但是整个身体却慢慢地复苏了。叶修还在这里,他还没有走,关于退役的一切都是个谎言,叶修还会留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和从前一样——

       就在乔一帆几乎要欣喜起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却落到了叶修的身后。

       那里有一只收拾了一半的行李箱。

 

     “一帆?”叶修的目光落在他脸上,探寻地看着他,“你没事吧?脸色不大好。”

       在情绪巨大的起落里,乔一帆简直不能直视叶修的眼睛,叶修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异常,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

    “进来说吧。”

 

       魏琛不在房间里,乔一帆坐在叶修的床上,发觉为数不多属于叶修的东西,已经都被随意地扔进了那只行李箱。他平复了好半天,终于能够开口说话,只是仍然低垂着眼睛。

   “前辈……你要走了么?”

       叶修在他身边坐下,似乎是笑了笑:“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

    “但是兴欣需要你,我们都需要你……”

       我需要你。

   “我不退役,你们哪来的表现机会啊。我退役你们不是应该高兴么?” 

   “但是……”乔一帆猛地抬起头,“但是我……”

       后面的半截话哽在喉中,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最终,他只是说道:“我们还能再见面么?”
       叶修又笑:“这话说的。我是退役,又不是去死,怎么就见不到了。”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乔一帆瞬间觉得轻松了不少,隐隐又燃起了希望:“那……我以后有问题还可以请教前辈么?”

    “可以啊。”

    “我……可以去看你么?”乔一帆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

   “可以啊。”

      乔一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叶修凝视着他的表情,表情却莫名地严肃起来了。

 

    “我问你个问题啊……”叶修似乎是在斟酌着用词,“你为什么想来看我?”

       乔一帆才略微舒展开的心又突然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攥紧了。叶修为什么会这么问自己?难道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了么?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么叶修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对于自己的感情,他会拒绝么,他会……接受么?

       心脏砰砰地狂跳着,乔一帆紧张到说不出话了,叶修凝视着他,又重新提出了问题。

  

    “我换个说法吧……”叶修咳嗽了一声,“你以前不是说过么,你喜欢一个人那个人不喜欢你。现在你还喜欢他么?”

       耳边轰的一声巨响。乔一帆慌乱地想着,原来他知道了……不,叶修一定会知道吧?他是那么睿智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不出自己对他的感情?

    “我……还是喜欢他。”乔一帆颤声说道,“一直都喜欢他。”

       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了,乔一帆感觉自己像是个等待宣判的囚犯,等待着那个决定生死的判决。用了好几秒钟,他才终于敢于望向叶修的脸,然而那张脸上的表情绝不是欣喜……

       叶修看着自己的样子,好像自己刚在他胸口刺了一刀似的。

 

    “但你也知道啊,”隔了好久,叶修才慢慢地说道,“他不喜欢你,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心脏不再狂跳了。事实上,乔一帆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根本不会再跳动了。

    “但是我还是喜欢他……”他固执地说道,“不管有没有结果,我都……”

    “你才多大啊,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叶修打断了他,“你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喜欢上别人?”

   “我知道的。”乔一帆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他是我最尊敬的人,也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我不会喜欢别人了,因为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像他那样——”

 

      他说得那么用力,仿佛这样就能表达自己全部的情感。可他每说一个字,叶修的表情就愈发沉重,于是他的声音渐渐变得含糊,最终转为沉默。

    “对不起,”他低着头,感觉自己根本无法承受叶修的目光,“前辈我……”

       叶修没有说话。

    “对不起。”乔一帆又说了一遍,“我……我走了。”

       他转身向外走去,然而刚刚走到门外,叶修却突然叫住了他。此时叶修的表情已经非常平静了,几乎看不出情感的波动,只是声音里透着一股疲惫。

    “一帆,”他说,“刚才我说错了。我们这个圈子,退役就跟领便当差不多,估计以后也不会见面了吧?”

       说完这句话,叶修关上了门,乔一帆感觉到,自己也被彻底关在了叶修的世界之外。他像个将死的人一样,浑浑噩噩地走回了房间,许久之后才意识到,方才的那次会面,或许就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叶修了。

 

       绝望的感觉吞没了他,乔一帆像个孩子似的大哭了起来,直到几个小时之后,才感到情绪稍稍平复。他站起身来,有些茫然地环视着自己的房间,太阳已经落山了,屋子里几乎是漆黑一片。

       身体软绵绵的,乏力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上涌。乔一帆擦了擦眼泪,感到头也昏沉得厉害,起初他以为是情绪波动的缘故,然而不适的感觉逐渐加重了。

       直到手机跳出了提示,他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该注射抑制剂的日子。这些不适的症状都是发情期的前兆,如果不进行干预,大概情况很快就会变得难以控制了。

 

      得快点注射才行……乔一帆打开了灯,按着额头慢慢地站起身来。然而在拉开冰箱门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像闪电般在脑海中劈开了。

       上一次发情期的时候,自己像叶修求救了,而那时他并没有拒绝自己。一件事既然能够发生一次……那么为什么不能发生第二次呢?

       叶修不爱自己……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但乔一帆相信,以叶修的为人,一旦两个人再次发生了什么,他是做不到对自己不闻不问的。叶修不爱自己也好,哪怕轻视自己也好……这些乔一帆都可以接受。他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将永远被驱逐出叶修的世界。

 

       冰箱里有半瓶香槟,是庆祝夺冠时买的,乔一帆扔掉瓶盖,抓起酒瓶来连喝了几大口。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淌下去,似乎让他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他想了想,把剩下的酒全都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酒瓶旁边放着一只盒子,乔一帆把它打开,从注射器旁边拿出了一支小小的安瓿瓶。没有丝毫犹豫,他把那支药瓶一掰两半,将玻璃碎片扔进了垃圾桶。

 

       走廊里很安静。明天就是新闻发布会,陈果好像是有什么安排,带着其他队员集体出门去了。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乔一帆在头晕目眩的同时,却又觉得自己异常清醒,无数个预判和推测飞快地在脑海中闪过。

       没关系……他想,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紧。没有什么是不能付出的……为了能够留在叶修的世界里。

    

       叶修的房门紧闭着,和乔一帆离开时一样,房间里也没有任何响动。但乔一帆知道叶修就在里面,在荷尔蒙的脉冲下,他能够敏锐地感觉到一个Alpha的存在。

       他笑了笑,敲响了叶修的门。

————————————————————————

开始检票了,检完票就能上车了!

评论 ( 82 )
热度 ( 465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