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28

                                            28

       西凉王宫。

       武卫将军刚吃完晚饭,正喝茶呢,有人禀告说国王来了。武卫将军并没起身迎接,仍然在慢条斯理的品茶,国王进门看看他,一脸吃惊的表情。

    “咦?你都吃完晚饭啦?”卢瀚文问。

    “都戌时二刻了,当然吃完了。陛下还没吃?”

    “我还以为前辈被软禁了,至少会绝个食什么的呢!”新国王一脸失望。

    “我也想绝食,但是我饿啊。”武卫将军叫人撤了茶盏,又换点心水果上来,“再说,绝食有用么?”

    “没用。”

    “所以啊,”将军开始吃水果,“我就不绝食了。陛下打算什么时候把我放出去?”

    “成亲以后你就是我的王妃嘛,”国王在他对面坐下,也抓起串葡萄吃了起来,“当然要住在宫里了。”

 

   “这事就不能再商量一下?”武卫将军一脸惆怅,“你说我们明显就是相看两相厌,陛下要联姻,也不用找我啊!”

    “我也不想找你啊,”国王很不开心,“但是找不到别人了啊!本来我是想娶广平公主的……”

    “那你就娶啊!”

    “结果你们大皇子说,他要杀了我。”

    “……那你说要跟我成亲,他就不杀你?”

    “没有呀!”卢瀚文说,“我说我要娶你,他可高兴了。”

    “……”

 

       又说了会儿话,国王开开心心地走了,武卫将军则很不开心,喊人又叫了顿宵夜。等到宵夜吃完,已经夜深人静,一大群人进来打算服侍他就寝,他一挥手,把人都给遣散了。

    “留一个人收拾桌子。”他伸手在人堆里随便一指,“就你吧。”

 

       众人都散去了,只留下一个全副武装的金吾卫,低着头收拾桌子。武卫将军看看左右无人,这才凑过去,低声问道:“京城有信来么?”

       金吾卫也压低了声音答道:“有信。但如今世子你被软禁在王宫,信件也不便带进来了。”

    “我哥怎么说,到底什么时候把我弄出去?”

   “还请世子再忍耐些时候,等到太子登基,就是回京之时。另外,还有个口信给世子,说是张盟主自京城奔西凉来了,烦请世子务必拖住他半个月,待到大局初定再告知他真相——”

   “张盟主?张佳乐?”叶秋惊讶不已,“他来西凉干什么?告诉他什么真相?……等等,难道我哥没告诉张佳乐,来西凉的是我,留在京城的才是他?”

   “此事干系甚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今京城形势瞬息万变,实在无需让张盟主也身处险境。还请世子再隐瞒半个月,等到——”

 

       金吾卫说到此处,突然没了声息,叶秋正在纳闷,却见那金吾卫的身形晃了晃,便一头栽倒在地。他大惊失色,定睛一看,才发现那金吾卫脖子上,插了极细小的一支袖箭。

    “来人——唔!”

       冷不防被人捂住了嘴,叶秋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脊背都发凉了。然而背后的人却并没什么杀气,只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是我。”

       他手上的动作也并不用力,叶秋一用力挣脱了,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只见那是个极俊逸的青年,背上负着一把神臂连弩,腰间的箭囊比常见的倒要大上许多,密密丛丛地插满了白羽箭。

 

    “突然看见我,吓傻了?”见叶秋呆呆地看着他,青年像是很得意,笑道,“看到没有,紧要关头,还是要靠我来救你!”

       他一笑起来,倒是一团孩子气,叶秋虽没见过张佳乐,心里揣测着,也大概猜出了他的身份。

 

    “你怎么把他杀了?”叶秋看看倒在地上的金吾卫,十分痛心,“这是我们的人!”

       张佳乐听他这么问,顿时愣住了,半晌才答道:“他还活着呢……我袖箭上涂了药,再过一个时辰就醒了。”

       叶秋闻言,俯身去查看那个金吾卫,才发觉果然还有呼吸。然而张佳乐看着他的举动,表情十分迷惑:“你怎么回事……武功不能用,怎么脑子都变傻了?”

 

       叶秋心里暗自叫苦,然而想起叶修的嘱咐,还是只得硬着头皮应对:“突然看见你,我有点吃惊罢了……先别说这个,先带我出去。”

       他不知道张佳乐怎么闯进来的,但王宫守卫森严,实在不是久留之地。可叶秋这边恨不得插翅飞走,张佳乐却不着急,突然板起脸来,直勾勾地瞪着他。

       叶秋给他瞪得心里发毛,生怕他看出破绽来,只得拼尽全力,学着叶修做出个懒散淡然的表情。

 

   “我问你,你跟卢瀚文是怎么回事?”张佳乐一开口,问出的话却叫叶秋哭笑不得。

    “这个等会再说,此地不以久留,我们先逃出去——”

    “不行,就现在说!”张佳乐不依不饶。

    “现在王宫周围有重兵把守,万一惊动了他们,我们就插翅难飞了。”叶秋心里着急,转身就要往门外走,“还是先走——”

       他还才走到门口,只见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竟是一支羽箭直钉在了门框上!箭头没入木头中足有数寸,紧挨着叶秋的头顶,箭尾的白羽兀自微微晃动。

       叶秋慢慢转过身来,感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张佳乐正看着他,手里的神臂弓早又搭上了箭。寻常连弩不过能发数箭,张佳乐这一把,却抓了十数支箭在手中。

   “我问你呢,”他嗓音都提高了,“你跟卢瀚文怎么回事!”

      冷汗涔涔,叶秋脑中顿时闪出一大堆剧名,觉得自己也成了台上的角色了。只可惜戏不是好戏,角色也不是什么好角色,什么包公铡美案、王魁负桂英、李益弃小玉……

      这一瞬间,叶秋突然同情起这些万人唾骂的负心男来了。然而秦香莲不会武功,敫桂英活着的时候做不到奔波千里,霍小玉也没拿箭指着李十郎……

       等等,叶秋在心里悲愤地呐喊,这跟我都有什么关系啊!

 

    “叶修!我问你话呢!”

       张佳乐像是急了,叶秋真怕他一哆嗦就松了手。真要是那一大把箭都射在自己身上,那自己下辈子大概只能当刺猬了。

    “西凉国王刚登基,需要和我朝联姻才能震慑别人,巩固地位。”叶秋赶紧说道,“我和他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他比我小十几岁呢!”

       张佳乐的表情顿时和软了,然而他的连弩还是直指着叶秋,追问道:“那他要是大十几岁呢?”

   “大十几岁我也不喜欢他!”

       张佳乐手上没动,脸上却透出点笑影来:“为什么?”

       叶秋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他虽未娶亲,但也知道张佳乐笑成这副眼含春水的样儿,绝对是在跟自己……调情。

 

       君子言思忠,事思敬,见得思义。君子者,长则尊之,幼则庇之。君子……

       叶秋思索良久,然而还是没想起来,自己读过的一箱子圣贤书里,有没有规定什么情况下可以调戏长嫂。张佳乐还端着弩弓,叶秋脑子里莫名其妙地闪过一句平明寻白羽,没入石棱中……

       他眼一闭,心一横,咬着牙说道:“因为我……喜欢你!”

————————————————————

CP依旧是叶乐,嗯

 

评论 ( 97 )
热度 ( 366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