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29

                                                  29

       到底王宫不是久留之地,张佳乐听了这句话也就满意了,收了弓便带着叶秋逃出宫去。沿途静悄悄的,守卫都被他用迷药放倒了,叶秋早听闻百花谷的人最擅用毒,如今亲眼所见,倒有点脊背发寒。

       要是张佳乐戳穿了这个掉包计,不知道会不会勃然大怒,一包毒药把自己——不,用不着。张佳乐要是火了,都犯不上用毒这么麻烦,一箭就能把自己射个透心凉。

        叶秋打了个寒战,更怕事情败露,赶忙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模仿叶修的言谈举止。两人逃出了宫,张佳乐捻起一片树叶低低吹了两声,不多时,繁花便从远处跑了过来。

    “上来,”张佳乐先翻身上了马,又朝叶秋伸出手来,“坐我身后。”

        叶秋被他拉了一把,紧贴着他的后背坐在鞍上,下巴几乎抵着张佳乐的肩膀。他赶忙往后躲了躲,可红鬃马这时突然撒开四蹄跑了起来,叶秋惊叫一声,差点从马上摔下去。

 

    “你干嘛呢?”张佳乐勒住马缰,回头看他一眼,“抱住我啊!”

       叶秋内心挣扎了片刻,到底还是伸出手去,抱住了张佳乐的腰。繁花再次飞奔起来,一路颠簸,叶秋迫不得已,只得紧紧把张佳乐搂在怀里。

 

       两人的身体紧贴着,张佳乐身上满是暖意,叶秋却出了一身冷汗。跟长嫂共乘一骑,按理说绝对是有违人伦天理难容,可这“长嫂”是个爷们,还是个谈笑间能手起刀落的江湖豪客……

       叶秋觉得,比起人伦来,自己首先该担忧的还是性命。

 

       纵马跑了许久,王宫已被远远抛在身后,人烟也越来越稀疏。叶秋僵着身体,骑马骑得极累,正在勉励支撑,张佳乐却突然停了下来。

    “得让繁花歇歇,这些天日夜兼程的,它也累坏了。”

 

       于是两人翻身下来,只见四周都是莽莽的旷野,头顶一道天河横贯长空,璀璨晶莹。张佳乐抬头看见银河,突然说道:“今天是七夕吧……真是巧。”

       一年一度天河相会,他和叶修上一次见面,可不是也相隔了一年?如今两人重聚,张佳乐心里百感交集,叹道:“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

  

       半晌没动静,张佳乐心里纳闷,便借着星光去看“叶修”的脸。虽然不至于不学无数,但吟风弄月实在不是叶修的风格。以往自己念两句诗,他肯定说不出好话来,但今天的“叶修”竟然没嘲笑自己,反而抬头望着银河,一脸的惆怅苦涩。

    “你怎么了?”张佳乐戳了他一把。

  

       正在感慨人生无常,才出狼窝又如虎穴,冷不防被张佳乐在腰上戳了一指头,叶秋吓得差点喊出来。

       久别重逢,还是七夕,叶秋琢磨着这个氛围,怎么也该说点什么。可刚刚张佳乐含情脉脉地念了诗,自己要顺着他往下说,接下来就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了……

       叶秋打了个寒战,赶忙说道:“鹊桥相会不过是编出来的故事,诗圣不是说过了么,‘万古永相望,七夕谁见同’。再说这日子也很晦气,石湖居士有词云,‘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新欢不低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这样匆匆一面就分别,倒不如不见吧?要我说,这编故事的人可恨,写诗的人也无聊,非要这样附会上去——”

 

      他正说着,冷不防一阵疾风拂过面颊,竟然是张佳乐贴着他的脸甩了一马鞭,砸在地上扬起了一片草屑。叶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只见张佳乐像是极不耐烦,冷着脸说道:“闭嘴。”

       叶秋顿时敛眉低首,一个字也不敢多说了。

 

       看他这样子,张佳乐心里也不是滋味。原本他没想发脾气……好容易救出了叶修,久别重逢,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发脾气?可不知为什么,许久没见,叶修给他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从前叶修对他温柔也好,对他冷漠也好,只要自己一见到他,总是情难自禁,柔肠百转。可如今“叶修”对他更好了,几乎是言听计从,自己一看见他,却忍不住觉得烦躁,甚至火冒三丈。

       当然不是“叶修”做错了什么,而是自己觉得他……很无聊。

 

       怎么会这样?张佳乐给这想法吓了一跳,自己竟然会觉得叶修无趣?

       他看看星空下垂首站着的“叶修”,模样分明同记忆中毫无二致,可自己的感觉却跟从前大不相同。也不是厌恶或者恨,可如今“叶修”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却再也感觉不到那股为他生、为他死的激情了。

       难道……

       是自己变心了?

 

       这念头在脑海里闪过,张佳乐登时觉得天崩地裂,有如五雷轰顶。不不不,不会啊,明明自己来的路上,还对叶修牵肠挂肚呢。就连之前在王府看见叶修的弟弟,只因为两个人相貌相似,自己内心就波澜万丈啊!

       自己是不可能变心的!绝不可能!只不过是因为分开太久了……对对对,一定是这样!

 

       他心里慌张急躁,抬头看见“叶修”还站在原地,二话不过就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扑倒在草地上。

    “啊——!”冷不防被人扑倒,叶秋吓了一跳,等他察觉到张佳乐在解他腰带时,更是吓得声音都变调了,“你你你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张佳乐冲他笑笑,只不过那笑容在叶秋眼里甚是狰狞,“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春宵苦短啊!”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张佳乐心里虚得很,只盼着赶快洞房一下,能让自己旧情复燃。可谁知道“叶修”就跟被采花的姑娘似的,不但不从,还挣扎得死去活来。

 

    “张盟主你自重啊!”叶秋一边跟张佳乐搏斗,一边循循善诱,“我们还没成亲,不能干这种苟且之事啊!”

       张佳乐两下就制住了他,俯身对他翻了个白眼。

    “都那么多回了,你现在想起来这是苟且之事了?”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叶秋呆呆地想。

        等等!我并不想知道啊!还有,把我的腰带还给我!

 

        星光璀璨,张佳乐按着他的肩膀,看着他微微一笑。笑容倒是十分动人,只不过那含笑的嘴唇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叶秋一偏头,颤抖着喊道:“救!命!啊!”

    “……”

 

       京城,含元殿。

       夜凉如水,一片碧桐荫下,两个青年望着天河,各有所思。有人幽幽地吹笛,远处有歌声隔着水面传来,渺渺茫茫。

    “东飞乌鹊西飞燕,盈盈一水经年见……离愁千载上,相远长相望。终不似人间,回头万里山。”

  

       苏沐秋侧耳听着歌女吟唱,自己又念了一遍,哀叹道:“肯定又是昭王,好死不死半夜找人唱歌,还唱得这么凄凄惨惨。”

    “惨么?”叶修没精打采地靠在椅背上,好像随时要睡着了,“还行吧?”

    “怎么不惨,好好一个七夕,沐橙还在余暨!本来能看她乞巧的,结果现在只能和你一起看星星……算了算了,太惨了,喝一个。”

       说完他端起杯来一饮而尽,叶修没动,只是侧目:“喝酒也就算了……大半夜喝茶,你这什么毛病?”

    “我也想喝酒啊!”苏沐秋也斜眼看他,“问题是你那个一杯倒的酒量,我跟你喝酒还是听你打呼噜啊?”

    “那就你别找我啊,”叶修笑,“你不是大婚了么,找太子妃去啊!”

  

       他一提“太子妃”三个字,苏沐秋顿时愁云惨雾,又干了一杯茶。

    “他真是存心为难我。”苏沐秋恨恨地说,“全天下我就不想娶她,全天下她只不想嫁我,他以为指了这门亲事,我就会顾忌昭王,放弃夺位么?”

    “他没这么打算。”叶修也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老头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也知道自己一死,不管立不立太子,你和昭王肯定要打个头破血流。他给你指这门亲事,不过是希望你们彼此看在小唐的面子上,留对方一条性命……不要骨肉相残。”

   “他想得倒挺美。”苏沐秋苦笑,“唐柔是昭王的表妹,唐家拥立昭王多年了,绝不可能倒向我。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她逮着机会,大概会一矛捅死我……我说你没事教她武功干嘛?”

       叶修咳嗽一声:“喝茶喝茶。大七夕的说这些干嘛?”

       苏沐秋苦着脸又喝了杯茶,半晌说道:“也不知道叶秋那边怎么样了。”

    “都当上西凉王妃了,估计挺惬意吧。”叶修笑道,“不过张佳乐一去,他这王妃说不定也当不成了。”

    “也不知道叶秋能不能拖住他?”苏沐秋托着腮想了想,“等他知道了我们这么耍他,不至于来找我寻仇吧……” 

    “说不定到时候你都当了皇帝了,找你寻仇就是弑君。”

    “他不敢?”

    “呃……敢还是敢的。”

    “……”

 

       苏沐秋无语了一下,随后意兴阑珊地说道:“说不定到时候,我们都死了,他也不用寻仇了。”

    “害怕了?”叶修看看他。

    “废话,肯定怕啊!你就不怕?”苏沐秋瞪他,然后又叹了口气,“……我就是放心不下沐橙。”

    “她在兴欣挺好的,也安全,你不带她回京就对了。就算我们都死了,小唐也会顾念旧情,这点你倒能放心。”

   “你让我怎么放心?”苏沐秋苦笑道,“你就放心张佳乐了?”

      叶修没说话,湖上风凉,夏夜里竟有了些萧索的意味。

 

      两人半晌都沉默着,昭王那边的歌女早没了声息,就显得长夜格外寂静。河汉溶溶,冷不防含元殿里突然想起了琴声,更给这夜色平添了几分苍凉。

   “谁在弹琴?”苏沐秋不大高兴。

    “还能是谁,”叶修答道,“太子妃呗。”

 

       于是两人仍在桐荫下,看着碧天银河,静静地听着琴。叶修在音律上十分有限,倒是苏沐秋听出她弹的是半阙蝶恋花,不见惆怅缠绵,曲中倒隐隐有杀伐之意。

   “留定征鞍君且住……”他喃喃地念道。

      人间岂有无愁处。 

————————————————————————————

弟弟和乐乐……

这是乐叶吧ORZ

评论 ( 57 )
热度 ( 32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