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31

                                                           31

      张佳乐策马疾驰在狭窄的道路上。

      往常热闹的街巷,今天却异常冷清,人人都闭门不出,唯恐祸从天降。在离宣德门仅有两三里的地方,有人设了路障,张佳乐纵马越过去,只恨不得生出双翼,立刻飞入皇宫。

 

       离得很远,他便听到了的厮杀之声,连空气中都能隐约嗅到血腥味。嘉应王府空荡荡的,叶修大约也在宫中,皇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冯太师突然发难么?不,不管发生了什么,叶修他……一定正处于危难之中!

       张佳乐心急如焚,连连地挥着马鞭,催着红鬃马快些前行。然而才越过路障,不知从哪里转出个手持长枪的男人,对他大喝道:“下马!前面不是你去的地方!”

 

       张佳乐哪有心思和他理论,抬起腕上的手弩,就想一箭把他撂倒。然而箭锋对准了来人的喉咙,张佳乐乍一看清他的脸,却突然愣住了。

       来人认出了他,也大吃了一惊:“张盟主?”

 

    “你叫伍晨吧……是兴欣的人?”张佳乐猛地一勒马缰,“叶修在哪?出什么事了?”

   “说来话长……原来去西凉的那个是叶盟主的弟弟,他却和太子回京去了!”

   “这我知道!”张佳乐急得眼睛都发红了,“我问你叶修在哪!”

   “今天傍晚,皇帝驾崩了。太子承诏入宫,继承帝位,叶盟主也和他一起去了。谁料到昭王和太子妃突然发难,领兵直打进皇城去了!有太子妃做内应,宣德门他们兵不血刃就攻下来了,不知他们从哪里找来些江湖高手,羽林军怕是抵挡不住……”  

    “那你们怎么还不进去救他?!”

    “实在是无计可施……太子早料到京城局势危险,一直没让帮主……没让公主进京。公主放心不下,半个月前就带我们偷偷来了京城。可她随行只带了十几个人,太子妃又在宣德门布了重重把守。就凭我们这些人,是绝攻不破城门的!”

 

      张佳乐咬着牙抬头望去,借着熊熊的火光,便能看见宣德楼上幢幢的黑影。他一横心,立刻有了主意。

   “苏沐橙呢?你带我去见她。”

 

      御道两侧的宅邸大多富丽堂皇,伍晨带着张佳乐也不知绕了几重院落,终于见到了望着宣德楼一筹莫展的苏沐橙。他们潜藏的位置极好,能借着院墙掩盖踪迹,又能把城楼上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人是不是唐柔?”张佳乐指着城楼上一个穿着赤红铠甲的人,“她怎么也在这?”

    “她是唐家的女儿……自然在这。”苏沐橙手挽着一把长弓,用力地攥着弓背,“如果不是她驻守,我可能还有三分把握攻上去……”

    “她旁边那个穿金丝甲的呢?是不是昭王?”

   “我好些年没回京了,不过大概就是他。”

   “就算攻不破城门,是不是这要杀了昭王,这些人就会退兵?”

   “多半会。”苏沐橙点头,“可是昭王那身铠甲包得严严实实,弓箭根本射不穿。要想杀他,只能攀上城楼。”

   “轻功好的话,即使攻不破城门,攀上城楼也不难。”

   “我们试过了……”苏沐橙咬着唇,“他们在城楼上布了弓箭手和滚石,这种情况下往上冲,只能是徒劳送命!”

       张佳乐仰头望了望城楼,又看了看苏沐橙手里的弓:“我记得你箭法很好。看到那边的钟楼了么?在那边的话,有没有把握压制住城楼上人?

  

       离城楼近百丈处有个钟楼,寻常的弓箭早超出了射程,但对苏沐橙来说,这距离仍然能保证箭无虚发。

   “只能压制一小会,这么点功夫,大概只能攀上城楼的一半。”

   “足够了……你听我说,直到我杀了昭王之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掩护我。明白了么?”

   “明白。”苏沐橙毫不犹豫地点头,“护住你,就是护住哥哥和叶修的性命。对么?”

   “不用护住我,能逃掉的时候就逃。”张佳乐站起上来,一跃到了马背上,“只要掩护我杀掉昭王就行了。”

 

       唐柔站在城楼上,一瞬不瞬地望着紫宸殿的方向。从这里,她可以清晰地看着自己的人马披荆斩棘,势如破竹,转眼间就杀到了大庆殿后方。

       羽林军已经全然溃败,大约紫宸殿里驻守着,就只剩下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了。唐柔心里揪成一团,脸上却毫无表情,她整个人被包裹在赤红的盔甲中,仿佛一尊素白的雪雕。

 

   “太子妃,心里不是滋味?”冯太师踱步到她身边,语气关切地问道。

   “不必说了,我都懂。”唐柔冷淡地答道。

   “你懂得就好,想必令尊也把利害关系说得很清楚了。联姻不过是缓兵之计,太子登基第一步,就是把昭王一系斩尽杀绝。昭王和太子无论谁登帝位,都绝不会给对方留下活路,我们如此作为,其实都是迫不得已。”

   “你答应了不会杀叶修的。”

   “太子妃务必放心,只要太子死了,一个叶修又有什么威胁?只要他不再回京,我绝不会伤他性命。”

   “那广平公主呢?”

   “不过是个公主,又不是皇子,费些银米养着就是了。”冯太师笑道,“太子妃既然和她交好,那就让她下嫁到唐家如何?”

       唐柔没有回答,只是凝神望着紫宸殿的方向。一缕柔软的发丝从凤翅盔中露了出来,随风在她脸颊旁飘荡着。

 

   “小唐是伤心当不成皇后么?”昭王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对着她笑道,“放心,我做了皇帝,也肯定让你做正宫娘娘。”

       他抬起手来想拍拍唐柔的肩膀,然后唐柔一拧身,他的手就落了空。她侧着脸,没让昭王看到自己脸上厌恶的表情,只是攥紧了手中的长矛。

    “哎,你别不识抬举——”昭王恼羞成怒。

 

      可话才说了一半,城楼上顿时一片喧哗,有人大喊道:“有人攻过来了!”

      唐柔大惊,一把推开昭王,俯身向下看去。没有预想中的大队人马,只有一匹红鬃的骏马,载着白衣的青年一骑绝尘。

   “只有一个人?”冯太师也大为疑惑,“这人是谁?”

   “管他是谁,”昭王急道,“快放箭啊!”

 

       然而来人单枪匹马,实在太过蹊跷,冯太师没有立刻发令,想等到来人近些再做决断。可他这一犹豫,红鬃马竟已跑出了数百丈,几乎到了城楼脚下!

      不好……冯太师心中一惊,此人是来攻城的!

   “快放箭!”他大喝道。

 

       然而错失了时机,弓箭手们已经失去了角度,只得站到城墙边,俯身向下瞄准。还没拉满弓,凌空突然射来几支长箭,每一箭都洞穿了弓箭手的喉咙!

    “有弓箭手!在钟楼上!”

       骚乱一起,昭王早躲到了盾牌后面,几个护兵摆成了盾阵,将他围得水泄不通。此时听见有弓箭手,他隔着盾牌大喊道:“还不护驾!去吧弓箭手杀了!快!”

 

    “来人!”冯太师道,“去取那个弓箭手的首级来——”
    “慢,”在他身后,太子妃的声音清冷,“让我去。”

 

评论 ( 97 )
热度 ( 320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