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8

                8

 方士谦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立刻激烈反对:“你有病啊?住我家?”

“我家这两天有点事,回不去,得找个地方住啊!”

“我管你有没有事……”方士谦怒,“你睡大街睡桥洞去啊,凭什么睡我家?”

“不让睡是吧?”

“是!”

“行啊,不让我睡,我就告诉王杰希你喜欢他。”

 

   他的话像是兜头一盆冷水,让方士谦整个人都懵住了,连眼神都是呆的,直勾勾地盯着叶修。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叶修看了觉得很搞笑,于是也没给他留面子,就笑了。

   他一笑,方士谦的表情更是惊疑不定,仿佛上课说话被抓的小学生。隔了好半天,方士谦才白着脸问:“你……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是吧?”叶修松了手刹,一边倒车一边说,“这有什么难的?你在我这跟个斗鸡似的,遇上王杰希就缩成只鹌鹑,想想就知道这里头有事。”

“但是你怎么就猜出来……”

“瞎猜呗。”叶修把车开出了地下车库,“本来我就诈诈你,谁想到还真把你给诈出来了。”

“你——”

 

  意识到自己上了当,方士谦气得两眼冒火,然而叶修生怕他动手,赶紧威胁他:“你再闹我给王大眼打电话啊!”

  一提到王杰希,方士谦的怒气突然就熄灭了,他整个人也像是被吹熄了的蜡烛,突然就安静和暗淡了。叶修用余光瞥了瞥他的表情,心想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方士谦如此嚣张的气焰,居然只凭“王杰希”三个字就给能一把浇灭。

 

“你……别到处乱说。”隔了好久,方士谦低声说。

  在叶修印象里,方士谦是从不说软化的,可这时候他好声好气地和自己商量,居然带点恳求的意味了。叶修觉得特别新鲜,不过也怕惹急了他触底反弹,赶忙见好就收:“我不是说了么?让我上你那住两天,打死我都不说。”

 

  方士谦没说话,扭头望着窗外的街景,也就算是默许了。叶修开了一会车,只觉得方士谦沉默的有点诡异,于是又去撩他。

“哎,你们俩搞过?”

  方士谦被他问得一愣,下意识地反问:“搞什么?”

“基。”

  方士谦简直想掐死他,想也没想,抓起他车里一个装饰品,摇下车窗就扔了出去。

 

“哎我说这好好说话呢你动什么手……”叶修无语。

  方士谦用目光告诉他,再来招自己,下一个被扔出去的就是他了。

 

  然而叶修是从来不知死的,方士谦的威胁他像是没看见,继续追问道:“看样子是没搞过……你这是单恋啊?还是暗恋啊?王大眼知道么?”

“他不知道!”方士谦真恨不得把叶修也顺着窗户扔下去,“所以你别乱说!”

“为什么不说?”路口遇到红灯,叶修把车停了下来,回过头来很认真地看了方士谦一眼。

 

  这不再是调侃了,甚至带了点关切,方士谦心里一酸,只觉得自己的旧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了。

“说了……有什么用。”他轻声说。

“怎么没用啊?”叶修还是很认真地反驳,“搞不好他也喜欢你。”

“不可能。”

“怎么说?

“他有女朋友。我见过的。”

“呃?”这倒真是出乎叶修的意料,“什么时候的事啊?”

“他还在训练营的时候,来看过一次比赛。”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早变前女友了吧?”

“不一定。”方士谦又转过头去,连声音里都透着疲惫。

 

  其实他想说的不是“不一定”,而是“一定不”。王杰希的女朋友他只见过一次,没什么特别,只是非常漂亮。那天她坐在观众席里,电视转播不停地给她镜头,一个区的观众全都在窃窃私语,猜测这是不是哪个女明星。那时候他还不喜欢王杰希,王杰希在他心里,还只是个大小眼、阴阳怪气的死小孩。那天他从比赛席里出来,就带点羡慕嫉妒恨地猜想,这么漂亮的女孩何以看上了王杰希。

  不是有病,就是真爱。

 

  女孩子看起来挺正常的,不像是有病,那么无疑就是真爱了。所谓真爱,是会随随便便分手的东西么?将心比心一下,方士谦觉得不会。

  平心而论,如果是他跟王杰希在一起了,哪怕王杰希把自己送去戒网瘾,他大概都舍不得分手。那几年王杰希从不提自己的私事,方士谦便也没问,问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哪怕跟这个女朋友分手了,王杰希下一个交的还是女朋友,而不是男朋友。

 

  他不说话,一路上就都是沉默了。回到家里,两个人打开电脑双排,方士谦的状态一塌糊涂,连叶修都带不动,一路连跪。

“我玩个小号吧。”对着爆炸的直播弹幕,方士谦解释了一句,“今天状态差。”

 

  他跟别人要了个白银段位的账号卡,本来是打算做期虐菜的娱乐节目,这时候就拿出来用了。叶修有一大堆破破烂烂的小号,这时候也就随便掏了一张出来,继续和他双排。

  两个人在泥塘里一路碾压,说实话真的没什么意思,可叶修难得地没废话,只默默地一场场排了下去。他这么识相,方士谦心里反而更烦了,于是早早关了直播,熄灯睡觉。

 

  第二天是周末,叶修不用上班,两个人都待在家里,于是都做了会常规练习。等到练习做烦了,方士谦说要下副本,叶修就有翻了个账号卡出来,跟他组队刷本。

  两个人单刷高级本也是挺有难度的,方士谦心里烦,对着叶修就更没好脸色,横挑鼻子竖挑眼。大概是人在屋檐下,叶修倒是脾气特别好,方士谦说什么都好好好是是是,这才平安无事地把本刷了下来。

 

“不打了吧?”有一把副本出来,叶修看看时间,“该看比赛了。”

 

  比赛日方士谦是照例不直播的,于是两个人争了一统到底是看微草还是看兴欣,最后没争出个结果,只好抱着电脑各看各的。这天微草打保级队,赢得非常漂亮,兴欣却撞上了轮回,硬生生10:0翻车。

  

  好歹也是去年的冠军队,被人剃了光头,简直难以想象。团队赛开场没多久小手冰凉就被针对,安文逸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没过多久就被强行击杀。先掉了治疗,于是兴欣就一环接一环的崩下去,直到一溃千里。

  赛后握手的时候,周泽楷显得有点困惑,握到安文逸的时候,他开口问了一句:“英勇跳跃呢?”

 

  去年的总决赛,小手冰凉一个英勇跳跃,把一枪穿云砸倒在地。此时轮回压倒性的胜利,周泽楷这么问,别人听起来简直嘲讽的可怕。安文逸没说什么,只是表情绷得很紧,苏沐橙作为队长果断怼了回来:“你不要欺负我们治疗!”

  江波涛赶紧解释,说周泽楷不是那个意思,事实上周泽楷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他原本想表达的绝不是嘲讽。去年和兴欣交手数次,他知道安文逸是可以打得很强硬很灵性的,可为什么这场比赛的水准直降,打得这么缩手缩脚畏首畏尾呢?

 

  不只是安文逸,整个兴欣都有问题,战斗力简直缩水的可怕。每个人都在拼命努力,可似乎每个人都努力错了方向……叶修退役离去,这支传奇战队的灵魂似乎也被他一起带走了。

  战胜了自己的对手变成了这样,周泽楷觉得很难过。可似乎人人都误解了他的意思,要解释起来,又好像太难了。

  于是他垂下眼睛,对着安文逸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安文逸摇摇头,说没什么。

 

  这天是主场比赛,回上林苑的路上,兴欣的士气低落的可怕。陈果试图鼓舞一下大家,可收效甚微,连方锐都默默地不说话,所有人都死气沉沉。

“那……大家早点睡?”放弃了活跃气氛的努力,陈果提议道。

“睡不着啊……”方锐嘟囔了一声。

“没人睡得着吧。”安文逸静静地说,“不如提前复盘吧。”

 

 比赛录像已经可以下载了,大家没开投影,就围在一台电脑前,随意地发表着评论。没多久就看到了小手冰凉被针对的那一幕,魏琛脱口而出:“这个走位——”

  安文逸的走位有个很大的失误,不过大家都知道,其实这不是失误,而是在密集集火的情况下,他根本做不到有效的闪避。照顾到安文逸的情绪,大家赶忙去切换到别人的视角,去看战场的其他部分了。

“这里如果有个催眠——”

“血线——”

“要是有个神圣之火—”

 

  没人把话说完,所有人都欲言又止,最后复盘也进行不下去了,陈果只要说要吃东西,岔开话题关了电脑。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治疗的问题,安文逸环视了一圈人群,没人敢对上他的目光。

“我的错。”他说。

  

  的确是他的失误。治疗被针对,有很多种方法化解,然而以他的操作水准,这些办法却都没办法被有效的实施。而且团战中,治疗有无数的机会帮助团队扭转局面,然而在被针对的情况下,凭借他的操作根本无法做到支援团队……

 不用看数据了,安文逸知道,这场的统计结果里,自己的数据一定惨不忍睹。治疗是兴欣的短板,这个问题一直被叶修努力地纠正着,而如今没有了叶修,一遇强敌,这个问题就被无限地放大……

 

“明天再复盘,都早点睡吧。”陈果勉强笑道,试图安慰他,“小安你别有压力,赛季还长呢。”

  然而人人都知道,这已经是第七轮连败。如果状况没有改变,那么不仅无法进入季后赛,甚至兴欣都无法拥有下一个赛季……

  “我觉得,是时候考虑一下其他治疗选手了。”安文逸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说道。

 

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着他,似乎无言以对。安文逸说完这句话,感到了一阵轻松,他知道,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有着这种想法,只是顾忌着他的缘故,没有人宣之于口。

那么,就让他来说吧。

 

胸口的什么落了下去,轻松,解脱……却异常疼痛。陈果显得尴尬又为难,安文逸只想快点终结这种局面,便说道:“我出去走走。”

 

夜晚的街道空荡荡的,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抬手擦了擦脸上的两道湿痕。还是终于要放弃了吧?努力已经到了极限,然而永远看不到希望。

可是……为什么如此不甘心呢?

 

一辆出租车在他面前减速,司机探出头开,询问了一句什么。安文逸没多想,浑浑噩噩地上了车,司机问了他两遍去哪,他都没有回答。

司机不耐烦了,提高嗓音催促,安文逸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说了“机场”两个字。半个小时以后,安文逸站在灯火通明的出发大厅,有些愕然地想着自己何以到了这里。

 

他到底想去哪里呢?不用思考,答案就跳了出来。就这一次吧,不要考虑后果,他必须见到那个人……见到了他,就等于见到了所有疑问的答案。

到B市的航班还有半个小时起飞。

安文逸买了票,在最后一刻登上了飞机。

 

评论 ( 40 )
热度 ( 563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