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9

                                                    9

       半夜的时候,叶修被电话铃声给惊醒了。他迷迷糊糊地抓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的名字,顿时彻底清醒。

       这个时候来电话,尤其是安文逸来电话,一定是重要且十万火急的事。无数不好的猜测在脑海里飞快闪过,叶修立刻问道:“出什么事了?”

       好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只是声音很低,和平时一样,略带点柔驯的味道。

    “对不起,这么晚吵醒你。”他说,“我在机场。”

 

       等待叶修的过程里,安文逸一个人找了个昏暗的角落坐着,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因挫败而生的冲动已经过去了,此刻冷静下来,他就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

       因为输了比赛,就立刻跑到B市,在半夜把从前的队长从家里叫出来?叶修倒不至于为此生气,可自己的行为,无论如何都太反常了吧?一但叶修怀疑……

 

       自己暗恋着叶修的事,原本该是个永远的秘密。虽然以叶修的为人,不至于因此蔑视他,更不会让自己难堪。可既然没有一点希望,为什么还要让对方困扰呢?更何况,如果叶修知道了,大概会因此而疏远自己,远远低保持距离。

       ——如今的距离,已经足够远了。

 

       安文逸绞尽脑汁,试图为自己的行为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然而思来想去,竟然没有哪种说法能完全洗脱嫌疑。他正在纠结,叶修却已经到了,安文逸远远地看着他走过来,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在上涌。

    “这选位不错,”叶修笑着说,“我来回走了三次才看见你。”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急匆匆出了门,安文逸很怕他问自己为什么而来,可叶修竟然完全没提起这个话题。

 

    “穿这么少,冷不冷啊?”

       他还穿着比赛时的衣服就来了,B市晚上的气温不高,安文逸在外面站了一会,手脚都是冰的。

   “还可以。”他低下头说。

   “我也没衣服脱给你啊……”叶修只穿了件厚卫衣,没穿外套,他想了一下,把脖子上围巾摘下来,给安文逸带上了。这围巾是上次世邀赛的周边,叶修出门的时候随手拽上了,结果第一次替安文逸带的时候没弄好,把他大半张脸都给围了进去。

   “这样挺好,保证没人能认出你。”叶修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伸出手来,把围巾往下压了压。这么做的时候,他的手指暖暖地擦过安文逸的脸,那一瞬间,安文逸简直觉得心要从胸口跳出去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一旦发生在他和叶修之间,安文逸就觉得有种偶像剧般的氛围。从第一眼看到叶修开始,他就觉得自己的心态太可怕了,简直自带柔光和背景音乐。

    “站这么久都冻透了,吃个宵夜暖和暖和?”叶修提议。

    “被人认出来挺麻烦吧?”虽然脑内响着偶像剧的背景音乐,安文逸还是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没事,这么晚了,没什么人。”

 

        虽然经常熬夜,但叶修对宵夜没什么研究,只好开车去了簋街。事实证明,他完全低估了大家对于宵夜的热情,整条街满满登登都是车,停都没地方停。折腾了半天,两个人终于坐上饭桌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

       他们挑了家人少的点,找了个角落坐着,这是家火锅店,结果锅刚开,安文逸的眼镜就开始起雾。他摘下来擦了擦,没多一会又蒙上一层雾气,叶修看着他笑:“你这样能看见?”

    “一会就好了。”

    “吃个饭,就别带了吧。”说完,叶修伸手越过桌子,帮他把眼镜摘了下来。

 

       这么做的时候,叶修的手又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他,安文逸绝望地发现自己脑内的背景音乐骤然响了十倍,整个人都有种晕乎乎的漂浮感。菜上的挺快,两个人没说什么话,安文逸脑内的歌单却不断切换,已经从首字母A播到了G。

    “吃饱了吗?”出门的时候,叶修挺怀疑地问他,“我看你都没怎么动筷子啊。”

    “不太饿。”安文逸说。

  

       他是真的不饿,事实上,这时候戳他一下,他都未必能感觉到疼。站在叶修身边,安文逸生平第一次感到大脑都无法运作,从前朝夕相处的时候还不明显,此时久别重逢,他才意识到自己对叶修的痴迷到了何种程度。

       离开H市,不过是两三个小时以前的事,可是那时的挫败、失落和绝望,现在简直像隔了一个世界般遥远。叶修明明没说什么,只不过是坐在他身边,安文逸就觉得这世界仿佛都带了滤镜,一切看起来截然不同。

       他不愿挣扎,放任自己沉溺在了陶陶然的麻痹里。

 

       凌晨的街道上空荡荡的,叶修开车转了几圈,安文逸没问他要去哪里。其实去哪里都无所谓……安文逸把脸半埋在围巾里,同时感到亢奋和昏昏欲睡。

       这种安心的感觉,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过了?

 

       车突然停住了,安文逸看了看路旁的灯箱,惊讶地转头望着叶修。

    “这有个网吧啊,”叶修兴致勃勃地提议,“打排位么?”

    “这是网吧!”安文逸立刻摇头,他觉得这四个字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两个电竞职业选手,出现在网吧这种网瘾少年最密集的地方……不知该叫自投罗网还是自取灭亡。

 

    “没事,现在都快四点了。”叶修非常笃定地说,“包夜的人这会都困傻了,哪有精力抬头看别人。”

       事实证明叶修是对的,安文逸提心吊胆地交了身份证上机,全程无论网管还是顾客,都没人多看他一眼。两个人特意要了角落里的机器,安文逸这时才想起来一件很要命的事。

    “我没带账号卡……”

    “没事,”叶修很得意,“我带了。”

 

       说完他在口袋里掏了掏,还真给他掏出两张卡来。

    “我看看这都是什么卡啊……”他说着把账号卡放到卡槽上,安文逸凑过来一看,无语地和叶修对视了。

    “这是……黄金分段?”安文逸问,“你为什么会有黄金分段的卡?”

       黄金分段哪怕在普通玩家里也不怎么拿得出手,但凡玩了几年的老玩家,不上个白金简直没脸见人。

    “段位不低叫什么小号。”叶修把另一张也登陆了,一看还不如上一张,是个白银段位。

   “……”安文逸无语了。就这个分段,凭叶修的实力,别说一打六,一打六十都没什么问题。

 

   “段位不是问题,职业才是问题啊……”叶修也有点发愁,“一个拳法家一个神枪手,你会玩哪个?”

      安文逸犹豫了一下。

   “会玩的定义……是什么?”

   “呃……”

 

       如果是枪炮师流氓之类的也就算了,好歹兴欣有,安文逸多少也熟悉。神枪手和拳法家,这两个职业安文逸碰都没碰过,技能怎么躲知道得很清楚,怎么打就完全不知道了。

    “算了,你拿神枪吧,拳法家不行。”叶修想了想,自己登陆了拳法家的号。

    “拳法家为什么不行?”安文逸一边登录,一边多问了一句。

    “近战啊,跟敌人站得太近了。”叶修忧心忡忡,很严肃地说,“我怕你有危险。”

    “……”

 

       通宵的人不多,两个人组队排了半天,才终于排到了一局。在这种局里,安文逸的走位简直超神,然而神枪手的弹道和技能他完全不熟,等到叶修团灭了对方,他这边才放出六个技能。

    “挺好挺好,”叶修鼓励道,“我看看六个技能中了几个……”

       安文逸看看数据面板,觉得十分尴尬,六个技能就中了一个,而且打得还不是本来要打的那个人。

   “很有潜力啊,第一次玩就能打中人!”

   “……”安文逸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了。

 

       两个人又玩了几把,安文逸全程划水,不是他偷懒,而是他的神枪手掏出来,充其量也就是个青铜水准。治疗和输出的走位是完全不同的,治疗的要义基本就是东躲西藏苟且偷生,可拿着输出再这么干,那就很难打出伤害量了。

       这种低水平鱼塘局里,自己一个职业选手,数据太难看毕竟丢人。安文逸没办法,一横心也不管走位了,选了个高点就站桩丢技能。

 

      毕竟也是职业级的操作,刷刷刷一排技能丢出去,打得对方还是很疼的。他刚打出点手感来,对方就开始针对他了,一个战斗法师炸了无属性炫纹绕后贴身,几个连招就捅掉了神枪一小半血条。

       安文逸很无奈,他知道这时候掏出枪体术肉搏,或者飞枪逃走都不是难事。问题是不管难不难,飞枪也好,枪体术也好……自己反正是统统不会的。

       他想单纯靠走位闪避,但神枪和牧师哪怕普通移动的操作也不一样,他折腾了几下没成功,唯一的方法好像只有双手离开键盘。正垂死挣扎,冷不防叶修的拳法家突然出现了,一个冲拳把战法击飞,上去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哟,战法你好啊。”一边打,叶修一边还开了麦,“听说你会绕后?”

   “……”安文逸不知道该说什么,虐个菜还要嘲讽一下也是没谁了。

 

       这个分段的玩家,遇到叶修当然连挣扎的意义都没有,只是战法被拳法家按住,血条却没怎么下降。安文逸发现叶修全用的控制技能,甚至故意让对方尽量少吃伤害,不由得有点纳闷。

       就算是放水,也没有这种放法啊?他正奇怪,就听到叶修喊他:“输出啊!”

       安文逸这才反应过来,一堆技能轰了过去,对方被按着完全动不了,哪怕是个菜鸡都不可能打偏。一通暴力输出之后,战法骂骂咧咧地死了,安文逸生平第一次在网游里杀人,感觉十分奇妙。

    “好玩么?”叶修转头看着他,笑着问道。

       两个人并排坐着,距离近得可怕,一瞬间安文逸脑内的背景音乐又响起来了,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我也觉得好玩。”叶修像是挺高兴,马上又开始了下一局。

 

       接下来的几局里,两个人依旧这么打,叶修控制目标,安文逸无脑输出。从接触荣耀开始,安文逸一直是玩牧师,此时第一次玩小号,倒真觉得很新鲜很有意思。两个人打了几局,叶修当然是CARRY全场秀得飞起,不多一会,就接到一大堆组队邀请。

   “有队了。”他倒挺有耐心,还一一给人回复。

   “求上车,高手加我一个吧,我打得挺好的!”有人不死心。

   “不方便啊。”

 

       对方琢磨了一下什么情况下会“不方便”,随即恍然大悟:“哦,带妹是吧?”

       叶修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这就有点嘲讽了,很容易让人觉得是在炫耀,对方刚好是个暴躁的奇葩,一言不合就开喷:“艹,带个妹子了不起啊?带上分人家就能看上你了?跪舔有意思?”

       叶修完全不生气,笑呵呵地回复:“可有意思了!”

       安文逸这时正好窥屏看见了,心里顿觉十分微妙。可那种感觉又不是不快……仿佛是忐忑里带着点雀跃的期待。

 

       到底是职业选手,虽然只玩了几局,安文逸的神枪水平渐长,很快就敢秀枪体术和飞枪了。连胜了十几局,两个人都升了一个段位,再遇上的对手就都挺会玩的,安文逸也不敢站桩输出了。

       又一局开始,载入的地图是断河,这地图兴欣在比赛里用过,安文逸很熟,更是一边输出一边飞来飞去。他正玩得开心,突然听到叶修“哎”了一声,然后就看见自己这一枪的方向不对,整个人都朝着河里掉进去了。

  

       他知道要糟,手忙脚乱地想调整位移,问题是这操作还是有点难度的,当然毫无疑问地失败了。神枪手掉进了河里,眼看就要被冲到地图外了,如果是牧师安文逸倒能轻松爬上来,可神枪手怎么游泳他是真心不会……

       他抬了抬视角,就看见叶修的拳法家站在岸边,似乎是想来救他的。问题是同队的成员之间技能效果免疫,叶修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把他从河里给捞出来。

 

    “没事,你继续……”

       安文逸正想说没事你接着打,毕竟自己就是个划水的,叶修一打五照样能赢。可话还没说完,他就看见拳法家扑通一声跳了下来,甚至还在河里放了两个技能,让自己更快地朝着悬崖边移动。

       于是其他八个人目瞪狗呆地看着神枪手和拳法家一起被淹死,最后叶修他们这队在欢声笑语中打出了GG。 

 

评论 ( 54 )
热度 ( 584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