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10

                                                   10

两个人又玩了几局,基本都是赢,当安文逸从白银上到白金的时候,叶修突然问他:“今天的训练你还参加么?”

安文逸看了看时间,大吃了一惊。他定了一早返回H市的机票,这会已经离起飞没多少时间了。和叶修在一起,时间简直是在飞逝,明明感觉见面才没多久,竟然已经过去了一整个晚上。

“没事,这么早不堵车。”问了安文逸起飞的时间,叶修安慰他,“赶得上。”

 

  前往机场的路上,安文逸感到自己刚刚轻快起来的心情,却随着离别而再次沉重起来。自己到底为什么来见叶修呢?只是为了从沉重的现实中逃避么?明明见到了他,却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叶修没有问,自己其实也刻意回避了比赛的话题。安文逸其实有点害怕,他害怕叶修会说出一个他苦苦挣扎,拒绝接受的答案。自己的怀疑也好,别人的质疑也好,其实都还有拼搏的余地。唯有从叶修口中说出的否定……那就是真正的否定。

 

  苦涩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安文逸低下头,那种绝望的恐惧又慢慢从心底涌起了。叶修和他说了一句什么,他没有听清,只是恍惚地转头看着他。

“是不是困了?”叶修问,“你要是困了可以睡一会,还有半个小时才到。”

“我不累……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最近比赛打得不顺啊,都七连败了。”

 

  像是有根细长又冰冷的针刺进了胸口……终于还是无可避免地提到了这个话题。安文逸垂下头,什么都没有说,甚至在内心期盼着叶修也不要再说下去了。

“想不想赢啊?”叶修问,“送你个秘笈。”

  安文逸抬起头来,看见叶修的表情轻快,也拿不准他是不是开玩笑,只得问道:“什么?”

“活到最后。”

 

  活到……最后?

  安文逸完全不懂他的意思。哪个人不希望自己是活到最后的那一个?但在职业比赛的赛场上,治疗活到最后的情况十分罕见,毕竟优先杀治疗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治疗能活多久,基本是看己方保护治疗的程度,还有多方强杀治疗的决心。

“你没发现么,每次比赛你都死得太早了点啊。”

“我的操作确实有问题——”

“瞎说,你没问题。”叶修打断了他,“兴欣全队都有问题,但最不该背锅的就是你。你很好,没有问题。”

 

  他的语气很笃定,安文逸看着他,却觉得有些恍惚了。自己没有问题,问题在于队友?从没有人这样说过,安文逸自己更从没有这样想过。自己是团队的短板,这从兴欣建立开始就已经是共识吧?叶修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是看出了自己的低落和绝望,试图鼓舞自己?

“你是在安慰我么?”安文逸怀疑地问。

“在你心里我原来这么好啊。”叶修笑。

 

  紧绷的气氛骤然变得轻松了,安文逸也笑了起来,觉得胸口沉甸甸的分量减少了一点。叶修一边开车,一边继续说道:“我问你啊,每次你去救残血,结果被对方打断或者反杀,导致残血队友死了,你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觉得很愧疚,没照顾好队友。”安文逸低声说,“连累了团队。”

“你这想法就不对,”叶修严肃地说,“你应该想,知道我在吟唱,为什么不掩护我?残血了为什么不往治疗身边跑,为什么不给视野?治疗被切了,为什么不及时回援,出去浪什么浪?输了不要自责,多在队友身上找原因。”

“……”

  

  安文逸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玩荣耀玩了这么久,还头一次听到如此毁三观的话。隔了好久,他才吐槽道:“你这是在教我甩锅大法吧?”

“不该你背的锅不要背。”叶修的语气很坚决,“牧师和守护天使不一样,这就是一个很吃资源的职业。但是现在兴欣的资源分配有问题,大家都想赢,都拼了命的打输出……没有治疗在背后,输出能站多久?为团队牺牲是很高尚,但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这没有意义。”

“无谓的牺牲?”

“尽量不吃团队资源,给输出堵枪眼……这都没意义啊。”叶修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里有点惋惜,“作为一个治疗,只要你活着,就是对团队的贡献了。所以需要团队资源的时候就要说出来,玩治疗,不能惯着输出的臭毛病。”

 

  治疗存活,作用不仅仅是提升己方的血线,更重要的是能够牵制敌方,给对手心理上的压力。团队应该提供一定的资源,保障治疗的存活和治疗环境,这些安文逸都懂……

  而之所以兴欣会形成如今的打法,却是因为大家公认自己是团队的短板,连安文逸自己也认可,一个输出活下来,比小手冰凉活下来对团队更加有利。

“可是……”

“别觉得数据差就是实力差啊。”叶修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你站桩治疗,数据会输给张新杰么?治疗环境差,哪怕顶级治疗也刷不出数据来。没有治疗环境,就让队友给你创造环境,但是用不着怀疑自己。”

  “你真的觉得……”安文逸犹豫了片刻,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我有配得上冠军队的实力么?”  

“当然有啊!”叶修毫不犹豫地答道,就因为他回答得太迅速,安文逸反而有些怀疑这答案的真实性。

 

“这有什么好不信的……”看出他的怀疑,叶修摇摇头,“这么说吧,玩荣耀的治疗有多少人?”

“三四百万。”

“四百万人里,我当初就挑中了你。”叶修笑,“四百万分之一,这还不叫实力?”

“……”

  这都能叫实力,那有实力的人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你当初选我,是因为没别人可选吧?”安文逸一语道破真相。

“你对我有什么误解。”叶修迅速否认,“我的标准可是很高的!”

  安文逸笑笑,没有说话。哪怕不是实话,哪怕只是安慰……叶修这样说,他还是感到了宽慰和快乐。

 

  车子很快达到了机场,叶修找了个位置停好,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送他进去。现在和往常不同,在机场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安文逸被人认出来和叶修在一起,估计又有人要带节奏搞事。

“登机了和我说一声,”叶修嘱咐道,“落地了也说一声。”

  安文逸答应着,心里却有点奇怪,在他的印象里,叶修根本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啰嗦。

“对了……”临走的时候,安文逸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治疗的作用,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定义的啊?”

 

  从前小手冰凉为了保君莫笑,别说跳进团战中心治疗,拿身体挡伤害,直接拉一波血线就送人头都是常事。那时候叶修可从没说过“治疗活着就有贡献”、“队友随便死治疗不能死”这种话,反倒是很鼓励他这种行为呢。

  他没明说,可叶修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愣了一下之后,笑了起来。

“那不是为了救我么,”他说,“对别人用得着这样?”

 

  这应该是句玩笑……安文逸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可情绪却丝毫不受自己控制,心怦怦地狂跳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于是叶修就对他挥挥手,目送着他一个人走远了。 

 

评论 ( 56 )
热度 ( 611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