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DM向/叶all/哨兵向导AU]攻陷叶修特别行动组-2-叶周线第一章

         叶周线:初恋这件小事 
                      第一章 
       挂了电话,叶修走出营房,门口的六个人还在闹哄哄地折腾。  
       看见他出来,张佳乐和方锐没停手,仍然上演着真人PK,孙翔一脸不可一世狂霸拽酷,周泽楷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安文逸默默地把脸扭向一边……唯有邱非站直了,抬手对叶修行了个军礼。  

   “哎呦卧槽,”方锐手还掐在张佳乐脸上,不忘了转头吐槽,“忘了,这货现在是我们直属领导,见着他得行礼吧?”  
   “好像还真是……”张佳乐把他的手挥开,加入了吐槽行列,“靠,之前我就想,这货降级了见他就不用敬礼了,白高兴了。”  
      孙翔总算抓住了说话的机会,估计是憋得太久,音调都比平时高:“叶秋!现在我级别比你还高两级,我是不可能对你敬礼的!”  
      安文逸扫了他一眼,冷静地说道:“理论上,军衔高于从属关系,你确实不用给他敬礼。”

       叶修抬手还了邱非一个军礼,只不过比起邱非无可挑剔、白杨般挺拔的姿态,他这个军礼怎么看怎么像注了水的。  
    “敬礼什么的,干脆全免了。”放下手,他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点燃,“这都跨出十级去了,真要见面就敬礼,每天不用干别的,光抬手了。”  
    “敬礼……”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这时候终于开口了,“应该的。”

       叶修扭头看了看他,这个年轻的少将,英俊的脸上是一贯认真的表情。六个未结合向导导,五个在他面前都撤去了对自己信息素的遮掩,唯有他仍然向周遭投放着暗示,即使是叶修也捕捉不到他的味道。  

      无论哨兵还是向导,都会持续地向四周发散信息素,而未结合向导的信息素中,还会包含自己特有的味道。这种味道对未结合哨兵来说是致命的吸引,因此未结合向导为了自身安全考虑,都会尽力对信息素进行遮盖。  

       中和剂是比较普遍的方法,它能中和向导的信息素,可中和剂本身也含有味道。最稳妥的方法,还是不断向周围投放精神暗示,使四周的哨兵忽视向导的气味。但这样做的难度很高,要持续就更不容易了——这要求向导有极强的精神控制力。  
       目前联盟里能做到这一点的向导,除了黄少天,基本都站在叶修眼前了。

       持续地遮盖气味,对这几个人来说,虽然轻车熟路,但毕竟也是种负担。有叶修在,安全问题不用顾虑,更何况这次来千波湖,好像就是为了吸引(勾引)叶修吧?  
       目的都如此不纯洁了,那还遮掩个P啊。  

       于是安文逸没喷中和剂,其余几位都彻底放松了,让自己的信息素无拘无束地四散飘洒。唯有周泽楷,他仍然像往常一样,认真地遮盖着自己的气味。这位少言寡语的青年向导,在某些事情上认真得有些钻牛角尖——比如他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总希望对方看见的不是一名未结合向导,而是周泽楷本身。

       轮回的副团长,周泽楷的搭档兼好友江波涛曾经说过,要是周泽楷的想法能表达出十分之一,那他的话就会比现在多十倍。叶修和周泽楷认识五年,基本上不存在什么交流障碍,但这种过于细微的想法,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所以对于周泽楷的态度,叶修并没有多想,只是把拿烟的手朝张佳乐的方向挥了挥:“你们几个,学学小周,把味儿都收一收,太呛。”  

       能对未结合向导的信息素做出“太呛”评价的哨兵,全联盟只叶修一家,别无分号。张佳乐一挑眉毛,明显是要习惯性抬杠,叶修先发制人地点名了:“尤其你啊,张佳乐,你那止咳糖浆味能不能藏着点。”  

       俩人认识九年,碰面无数,基本每次都以张佳乐动手打人告终。这一次张佳乐果然又暴怒了:“你妹的!什么止咳糖浆,那是蜂蜜味!你眼睛底下长得是摆设么!”  

       平心而论,张佳乐怒得合情合理,他的信息素确实是蜂蜜味,还是百花蜂蜜。至于他的还击,也不是无凭无据,叶修的鼻子是不是摆设早有争议——因为他是个老烟枪。  

        哨兵的五感十分敏锐,虽然可以自行对敏感程度进行调节,但没有向导的帮助,即使调到最低也仍比正常人敏感数倍。对正常的哨兵——比如喻文州肖时钦孙哲平什么的——来说,烟味闻起来就和催泪弹差不多,叶修居然能一根接一根地抽个没完,这是何其的不科学。  

       对于张佳乐的暴怒,叶修基本是撩完就走,从不恋战。九年下来,张佳乐已经掌握了一个真理:对叶修发泄愤怒,动嘴是没用的,得动手。  
       于是他一个飞踢就踹了出来。  
       在肉搏方面,用“弱”来形容张佳乐都是客气,只能用“渣”。叶修当然不可能被他踹到,轻轻松松地闪开了,烟灰都没落一片。  
    “向导自重啊。”

       这句话一说,院子里气氛就不大对劲了。  
       哨兵们多以强者自居,所以绝大部分哨兵认为,绝不能和向导动手,这是欺负弱者的行为。但认识叶修的向导都很清楚,“不和向导动手”这句话,在他那里就是狗屎。  
      活例子邱非就摆在眼前,还是个血淋林的例子。  

       邱非十七岁时,毕业实习被叶修钦点了做警卫员。无数少女都荡漾不已,觉得联盟第一哨兵与青涩的美少年向导,这是要捧在手心千般呵护万般宠爱的节奏了。结果在事实面前,她们纷纷表示: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早在军校时,邱非就上过叶修的战术课,到了实习的时候,他表示愿意学习格斗。于是在众目睽睽下,叶修每天都在格斗场把一个小向导打出一脸血,这件事的直接后果就是,在后来一次针对未结合向导的绑架事件中,被绑架的小向导,出其不意地把绑匪哨兵打出了一脸血。  
    “我开始怀疑哨兵存在的意义了。”在法庭上,那位绑匪哨兵哭着如是说,一副世界观崩塌的表情。  

       综上所述,叶修在向导们心里,其实是一个很微妙的存在。基本每个向导都会承认,这个哨兵牛掰,非常牛掰,但当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仰慕什么的,吸引什么的,都先放一放。  
       果然还是先揍他一顿再说。

       哨兵的精神感知力,和向导绝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作为联盟第一人,叶修还是察觉到了这群向导精神波动的异常紧绷——这TMD是放大招的前奏啊。  
       然后他就听见张佳乐高高兴兴地说:“集火集火!一波带走!!!。”  

       空气中的压迫感陡然增加了数千倍,丰富的经验让叶修秒懂,是要死的节奏。向导在肉搏方面无法和哨兵抗衡,但在精神攻击方面,那绝对是碾压级的。面对顶级向导的精神轰炸,叶修的精神防御再强,也顶多对抗一两个。一打五?再逆天也是有限度的。  
       对,一打五,千钧一发,叶修还是分辨出了周泽楷没有动作。感叹了一下这位后辈心地之纯良,他抵抗着五人的攻势,试图挽救几个迷途的灵魂。  

       张佳乐就不用说了,这会儿兴高采烈干劲正足,能收拾叶修一次大概是他的终极梦想。方锐……这位也没戏,猥琐于无声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孙翔,能把叶修灭一次大概他的天空星星都亮了。安文逸,默默转过脸一副随便吧放弃治疗的表情。邱非……这个画风稍微有点不一样。他对叶修那是无比尊敬的,所以对每一次和叶修较量的机会也是无比尊重的。  
 
   “和哨兵比精神对抗,你们好意思么。有本事单挑啊。”看出这群人已经没有抢救意义,叶修义正言辞地指责道。  
       此言一出,连邱非都听不下去了。 
    “受死吧!”孙翔大喊一声,众人拾柴火焰高,攻势又猛烈的几分。  

       要打断向导的精神攻击,其实方法很简单——直接把人打死打晕打残就行。真要动起手来,叶修挑翻这五位都不用半分钟,问题是现在这五个人,全都比他的军衔高……  
       叶修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打晕五个高级军官要判几年后,果断放弃了这种想法。

       在五个顶级向导不遗余力的集火攻击下,叶修感到自己的精神防御岌岌可危,几乎就要出现裂缝。事实上,他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个奇迹,换别的普通哨兵来,这会至少已经被拍晕了一个连。  

       向导用强大的精神攻势击破哨兵的精神防御,就能使哨兵陷入深度昏迷,俗称拍晕。至于被拍晕的后果,在一次军校讲座上,叶修是这样总结的。  
    “轻则大小便失禁,重则性功能障碍。”

        无论是轻是重,都免不了是一出人间惨剧,生死关头叶修没有放弃治疗,而是从容地喊了一句:“小周!” 

        周泽楷眨了眨眼,精神屏障瞬间就扩散开来,盾一样抵御在叶修面前。张佳乐一声“叛徒”还没喊出口,叶修已经趁机拉住周泽楷的手,两人箭一样逃出了攻击的范围。 

评论 ( 16 )
热度 ( 691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