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12

                                                    12

       叶修和王杰希在qq群里互怼,这事除了职业选手没人知道,可偏偏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截了图发到微博上去了。于是好几天里,大家互相@来@去,都说联盟两个大神冲冠一怒为治疗,要约战小树林了。

       好死不死,这周末的比赛,偏偏是兴欣主场战微草。收到八卦的影响,好几天前现场门票就售罄了,粉黑吃瓜路齐聚萧山体育馆,现场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鉴于兴欣这赛季惨淡的七连败,没什么人看好他们。赛前公布阵容的时候,兴欣的粉丝都有点提不起劲来,反而是微草亮相引起了一阵欢呼。两队都是常规阵容,泛善可陈,开局之后双方都中规中矩地向着地图中心移动,没搞什么绕后突袭之类的花头。

 

       于是毫不意外,双方阵容在一处开阔地相遇了。治疗被护在后方,远程骚扰,近战攻坚……你来我往、稳扎稳打地打了三分钟之后,王不留行看准了一个空档,身法诡异地切入了兴欣的后方,直扑小手冰凉。

 

       兴欣粉们心如死灰,预料到这又是一次历史重演。整个赛季,这一幕已经重演了七八次——对方输出绕后切治疗,小手冰凉无力抵抗,兴欣治疗掉线,五打六全体崩盘,GG。

       微草粉们也是这个想法,现场立时一片欢呼,明明是兴欣的主场,倒好像微草已经提前锁定了胜利。大屏幕上,灭绝星辰的光屑四处纷飞,一个熔岩烧瓶砸落在地上,瞬间将小手冰凉吞没在熊熊的火海里……

 

       小手冰凉艰难地走位着,然而在王不留行眼里,这不过是徒劳的挣扎。用一个星星折线做佯攻,王不留行迫使小手冰凉走进了一处死角,紧接着,一个暗影斗篷,立刻将小手冰凉的走位牢牢的控制住了……

 

       兴欣粉们万念俱灰,一个被控制技能束缚住的治疗,在王杰希这种顶级大神的攻击下,和一个死人又什么区别?一整串技能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酸雨干冰、闪电锁链……

 

       然而小手冰凉的生命却丝毫没有下降。

 

       一杆赤红的战矛横在了牧师柔弱的身影前,随着战矛的舞动,炫目的流炎炸裂在五彩斑斓的光影中。毫不犹豫地,在小手冰凉被攻击的第一时间,寒烟柔一个豪龙破军便冲了回来,拼尽全力替小手冰凉挡住了所有的伤害。

 

       不只是寒烟柔,海无量、包子入侵、昧光……除了沐雨橙风仍在远处使用炮火掩护,兴欣的所有成员竟然全部在第一时间回撤,用自己的身体给小手冰凉做着掩护。不过一瞬间,形势顿时发生了逆转,孤军深入的王不留行反而成了被集火的目标,一时间难以脱身了。

 

   “打断治疗,集火寒烟柔。”

      身陷敌阵的王杰希并没有惊慌,反而冷静地在队伍频道中打出了指示。兴欣不顾一起地保护治疗,虽然出乎意料,但其实反而使他们处于了劣势。只用王不留行一个人,便牵制住了对方的全部阵容,抓住时机集火消灭掉寒烟柔这个核心攻坚手,微草的胜利便是板上钉钉了。

 

       微草的成员们一丝不苟地执行了队长的指示。牧师加攻,剑客、骑士和魔道学者木恩的技能一个接一个地在寒烟柔身上炸裂,寒烟柔的血线立刻肉眼可见地持续下降着——然而速度却比预想的要慢。

       治疗的白光不停地在寒烟柔的身上闪烁着,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配合着寒烟柔规避伤害的走位,让微草快速消灭寒烟柔的意图彻底落空了。唯一的远程神枪手叶下红四处游走着,试图找到打断小手冰凉治疗的角度,然而兴欣的队员们完全无视了各种伤害,几乎是拼上性命般,不顾一切地将自己的治疗掩护在了攻击的死角。

 

   “没办法打断治疗!”柳非有些急了。

   “等时机,强攻撕裂阵型,一换二。”王杰希指示道。

 

       队员们领会了他的意思——为了掩护小手冰凉,兴欣队员们的走位有了很大破绽,通过王不留行的牵制,等到寒烟柔的血线濒危到一定程度,里应外合,便能撕裂兴欣的阵型,同时击杀小手冰凉和寒烟柔。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哪怕牺牲掉王不留行,那胜利也是稳操胜券的事。

       更何况,以王杰希的实力,王不留行存活的可能性也很大。微草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消灭了对方的治疗和核心攻坚手,这对于兴欣而言,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于是微草迅速变换了战术方针,连叶下红也加入了集火寒烟柔的队伍中,寒烟柔那原本勉强维持着的血线,立刻变得不稳定了起来。与此同时,由于微草打量地使用了AOE技能,再加上王不留行的前后夹击,除了在远处游走的沐雨橙风和被保护着的小手冰凉,兴欣全员的血线都如同雪崩般地飞快掉落。

 

       寒烟柔濒危、包子入侵濒危……哪怕有众多召唤兽保护的昧光也不能幸免,最后一只灵猫被消灭之后,他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地陷入了微草的技能之海……

    “加快速度!”王杰希指示道。

 

       不用他说,微草的队员们也不顾一切地加快了攻击的速度,毫不顾惜技能冷却的循环时间,连冬虫夏草也几乎放弃了治疗,全心全意地辅助攻击。濒危、濒危、濒危……兴欣队员们的血线迅速地滑落着,寒烟柔的生命值更是危险的可怕,只剩下了岌岌可危的2%!

 

    “兴欣是要放弃比赛了么?”作为解说的李艺博简直有点惊骇,“这是破釜沉舟的打法啊!”

   “大概是意识到治疗是队伍中的短板,兴欣这一场改变了策略,开始不留余力地保护治疗了。”潘林附和道,“李指导觉得,这种战术是正确的么?”

   “几乎可以认定是完全失败的了。”李艺博侃侃而谈,“安文逸作为治疗,这场比赛中吃掉了兴欣的多少资源?几乎是百分之百!哪怕叶修当年作为兴欣的绝对核心,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但是效果如何呢?我们可以看到,吃掉了大量资源的小手冰凉,几乎没有起到什么积极有效作用。兴欣可是越走越远了,败局已定。”

 

       就在他发表这篇宏论的时候,兴欣的队伍频道里却静静地跳出了几行字。

       小手冰凉:给我时间等我吟唱。

       小手冰凉:能赢。

       小手冰凉:相信我。

 

       大概是导播的疏忽,遗漏了这个画面,所以观众们没有看到兴欣的队内交流,只是突然看到沐雨橙风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一个飞炮落入了团战的中心。作为毫无近战能力的枪炮师,她这么做无疑是羊入虎口,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身体为队友们分担火力,极力拖延那么一点点有限的时间。

       濒危,濒危,濒危……

 

       寒烟柔极力地躲闪着,2%的生命,随便被哪个技能刮擦一下,就立刻会被击杀带走。队友们也明白这一点,极力掩护着她向相对安全的地方后撤,然而王不留行却不肯给她撤离的机会,看准了时机,立刻操纵着扫把,拦截在了她的身前。

       灭绝星辰在半空中飞舞着,2%的生命,甚至不需要使用技能,只需要一组普通的扫把舞攻击就能带走。然而王不留行没有大意,找准了绝佳的角度,万无一失地释放了一个攻击范围极大的寒冰雨——

 

       蓝色的冰雨笼罩了寒烟柔,然而那个火红的身影却没有倒下。与此同时,炫目的白光在她身上燃烧着,让她那岌岌可危的生命线猛地上抬了一下。

       牧师群体治疗技能——神佑之光。

 

       就这么一个吟唱时间极长的治疗技能,让兴欣全体成员的血线都汹涌地上抬了一下,生命值随不饱满,却脱离了一击就能击杀的濒危状态。虽然不是没预料到这种可能,然而转折真正出现的时候,微草的队员们还是猛地遭受了打击——付出了极大代价,眼看就能击杀对方核心,甚至完成三杀的时候,却让对方治疗硬生生地给拉了回来,对于士气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哪怕稳健如王杰希,在那一瞬间也出现了一次极短的错愕。

 

       然而唐柔并不给他错愕的机会。

       一旦脱离了被一击带走的状态,她立刻回到了那种极富攻击性的状态,哪怕生命线并不饱满,却一个怒龙穿心就和王不留行缠斗在了一起。虽然两者的血线相较,王不留行有着太多的优势,然而王杰希却并不敢大意,也无心恋战。

 

       方才为了击杀寒烟柔,王不留行将自己置于了一个很危险的位置。他现在的站位,兴欣的所有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攻击到他,而微草的队友们,却难以做到有效的支援。

      他和队友们原本细若游丝的联系,已经被彻底切断了。

 

       不能恋战,要后撤,和队友形成呼应。王杰希冷静地判断着,躲避了寒烟柔的攻击,利用一个假动作躲避到了寒烟柔的视觉盲区,扫帚飞快地转向,后撤——

       然而原本轻灵飞舞着的灭绝星辰,却像是被人折断了无形的翅膀。王不留行的动作在半空中突然有了明显的停滞,紧接着,就如同被冻僵了一般,沉重地坠落到地。

       坠落到了兴欣的包围中。

       牧师技能:催眠。使目标进入沉睡状态。

 

       沉睡状态中,视角无法移动,王杰希紧盯着屏幕,被迫看着自己的血线飞速地下滑,还有技能光影之外,小手冰凉纤细的身影。和账号卡的主人毫无相似之处,这个牧师一袭白裙,长发翩然楚楚可怜……王杰希有点恍惚地意识到,他和安文逸双排了那么多次,自己却从没有回头注视过这个不起眼的治疗。

 

       王不留行被击杀。微草队员们救不出他,只得强行集火,一换一带走了寒烟柔。然而失去了核心的微草,和失去了核心之一的兴欣却不可同日而语,情势直转之下,微草——

       战败。

 

       中断了连败一雪前耻,战胜的还是微草这样的豪强,兴欣的粉丝们激动地要死,简直要把场馆的房顶掀翻。赛后两队握手,苏沐橙还不忘了取笑王杰希:“知道怕了么?我们兴欣的治疗,是你想杀就杀的么?”

       王杰希沉着脸不说话,苏沐橙就握握他的手:“不要伤心啦,等下请你们吃饭。”

      王杰希面无表情,倒是刘小别忙不迭地答应:“好啊好啊。”

      王杰希回头看了他一眼,刘小别立马噤若寒蝉,不敢做声了。

 

      于是握手一个接一个地进行下去,轮到安文逸的时候,王杰希终于说话了。

    “打得不错。”

       毕竟阴了王杰希一把,安文逸觉得自己还是低调点好,也不敢露出太愉悦的神情,只是低着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两个人握了手,王杰希却没立刻走开,又说道:“我以为你捕捉不住我走位痕迹的。”

       安文逸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两个人双排那么多次,王杰希上天入地,自己追着他加血却总也追不上,那效率真是惨不忍睹。可作为队友的时候,王杰希满场乱窜,完美躲避各种治疗,作为对手的时候,却是不死不休地追着自己各种打……想躲开都难呀。

 

      然而对着这个前辈大神,安文逸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点怕,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王杰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也就转头和下一个人握手去了。

 

       两队在迥然相异的氛围中开完了新闻发布会,苏沐橙说到做到,真的请了微草全队吃饭。到底是一群年轻人,虽然输了比赛心里不痛快,这顿饭吃得倒还算是融洽。

       席间一群死宅男追着唐柔和苏沐橙献殷勤,柳非被冷落了不开心,陈果只好豪迈地敬了一圈酒炒热气氛。包厢里乱糟糟的,安文逸就趁乱溜了出来,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等待接通的时间里,他的心乱跳的厉害,真的赢了比赛,他反而有种飘飘然的不真实感,只能急切地等着叶修说些什么,才能让自己漂浮着的喜悦和忐忑都落在地上。然而等到电话真的接通了,那边响起的却不是叶修的声音。

    “你找叶修?”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不太友善地说道,“他上厕所呢。”

       安文逸愣住了。

   “安文逸吧?有事么?”那个声音继续问道。

   “不……没什么事。”安文逸想了想,又问道,“请问你哪位?”

   “方士谦。”

 

      长久的静默之后,那边的声音愈发的不耐烦了:“你到底有事没事?”

   “没什么事了。”安文逸深吸了一口气,却又补充了一句,“麻烦问一下,叶修在哪?”

   “在我家。”

   “……对不起。”安文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打扰了。”

 

       电话被毫无预兆地挂断了,嘟嘟地响起了盲音。安文逸保持着那个姿势,僵硬地站了许久,只觉得胜利的喜悦在这几句对话里,顷刻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B市。

       叶修从厕所里出来,抓了张纸巾擦手,找了一圈没看见垃圾桶,顺手就把纸巾扔在了茶几上。

       结果方士谦二话不说,抓起纸巾就往他脸上扔。叶修躲过去了,知道微草输了比赛他心情不好,也就不敢招惹他。

 

    “我手机呢?你看见没?”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准备拿了手机就躲回自己房间去。这场比赛他和方士谦一起看的电视直播,观看过程可谓险象环生,尤其是王不留行被击杀的时候,方士谦看过来的眼神,让叶修觉得他随时可能跳起来砍死自己。

       嗖的一声,方士谦把手机照着脸就扔了过来。叶修哪敢惹他,拿了手机就走出了客厅。回到卧室关了门,他给安文逸打了个电话,出乎意料地,对方却是关机状态。

 

      ……?

      叶修想了想,打开电脑,先是搜了搜这场比赛的评论,然后又打开了qq。留言不少,但没一条是兴欣队员的,此刻兴欣和微草的死宅们正为了苏沐橙和唐柔谁长得好看而打得头破血流,哪有功夫掏出手机上网。

 

      他等了一会,也没等到小手冰凉上线,于是只好百无聊赖地刷起了微博。这一刷不打紧,倒是刷出了不得了的东西,一张照片瞬间被转发了几千次,照片的主角正是关机的安文逸。

       显然是个酒店的门口,安文逸低头站着,王杰希的手放在他头顶上,姿态非常亲昵。原PO显然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配的文字也用心险恶:微草爆冷输给兴欣,难道是肮脏的PY交易?

 

       叶修想也没想就回复了:我们兴欣的好白菜,轮不到大小眼来拱。 

 

评论 ( 210 )
热度 ( 717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