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15

                                          15

       兴欣的队员们发现,他们的治疗有了一些变化。

       不只是在技术上的,包括性格上面,好像也有点不一样了。虽说从前安文逸就不是个话多的人,然而最近的一阵子,他越发的沉默起来,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看我们的治疗,”方锐实力夸奖,“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风范了。”

 

       然而成熟男人并不搭理他,在海无量被一群彪形大汉压倒蹂躏的时候,小手冰凉一个转身,蹦蹦跳跳地就去找寒烟柔求保护了。

   “我靠小安你不能这么卖我!”方锐无限悲痛。职业选手网游混战横尸街头,说出去到底有伤尊严,更何况对面围殴他的人里还有林敬言,海无量真是死不瞑目。

   “你走位耿直的跟屎一样还有脸怪治疗。”魏琛替安文逸喷他,深觉他丢了猥琐流的脸。

       安文逸没说话,看着寒烟柔冲散了对方阵型,默默地放了个复活输出去。方锐赶紧接受了,满血复活欢天喜地:“真是中国好治疗!”

 

       兴欣的风格,对于新人,一向是关爱有加,鼓励为主。上一把逆袭微草,安文逸扬眉吐气,兴欣全体生怕他保持不住状态,简直要从集体鼓励变成了集体跪舔。

    “你们就不怕这样起了反效果,小安压力太大影响发挥么?”陈果有些担心,私下里偷偷问过方锐。

    “老板你想太多了。他天天跟王杰希双排还没崩溃,抗压能力简直不要太强好么?”

       陈果想了想,觉得这是这个理儿,也就放任他们天天把安文逸夸成一朵花了。

 

        一个BOSS抢了两个小时,而且最后还没抢着,好在现在大家难得上会网游,故而玩的还挺开心。所有人里就属乔一帆最累,两个小时接连不停的开阵,还得不停计算覆盖面积,几个DPS浪的不行,快浪死了还得靠他开个冰阵盲阵方便脱身,简直心累的不行。

   “柔姐真是不让人放心,方锐前辈也是。”回到楼上卧室里,乔一帆忍不住跟安文逸吐了个槽。

    “所有的核心输出都很不让人放心。”安文逸看着手机屏幕说,“除了叶修。”

  

       联想到他最近经常跟王杰希双排,乔一帆猜想,他是用王杰希在跟叶修对比了。毕竟是从前的队长,乔一帆也想替王杰希申辩两句,然而想了想又觉得辩无可辩,王杰希的确不是个让治疗省心的DPS。

   “你看什么呢?”他凑过去看安文逸的手机。

 

       安文逸调转了屏幕让他看清楚了,居然是方士谦的直播。今晚又是他和叶修双排虐菜,这把到了尾声,牧师圣诫之光罩住五个残血,催眠一个沉默一个,战斗法师一个斗破山河接伏龙翔天,五杀团灭。

       弹幕上铺天盖地的666.

 

    “以前叶修前辈不会这么打啊。”乔一帆的关注点略微清奇,“也前这种情况,他绝对不会两个大招连发,好像都是带硬直的大招起手,中途取消,加一个硬控,然后小技能过度,再接别的大招?”

   “嗯。这样容错率更高一些。”安文逸解释道,“但如果牧师是方士谦的话……”

  

       五个残血,两个中了控制技能,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考虑容错率,闭着眼睛死亡轰炸就行了。

    “核心输出喜欢的,都是方神这种治疗吧。”安文逸看着屏幕,若有所思地说。

    “啊?你不是想学方士谦前辈吧?”乔一帆吃了一惊,“没有这个必要吧。”

    “为什么?”

   “他那种风格,虽然很强,但也不是所有队伍都适用啊。”乔一帆认真地分析道,“守护天使的话还好,但他的牧师进攻性太强了,这样的话输出端压力很大的。打好了就是海量输出,打不好就是血线全崩……我觉得还是稳一点的风格更适合我们。”

    “那么方神的风格就适合微草么?”

    “也不全是啊。”乔一帆想了想,“我去微草的时候,方神已经退役了。不过我听说过,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和队伍配合的也不是很好,这才想到了守护天使和牧师账号双开。好像王杰希前辈刚出道的时候,和他磨合的也不是很好,花了一整年调整适应呢。”

 

       其实关于王杰希和方士谦,是有很多传闻的,可乔一帆作为微草的边缘人,能听到的八卦基本也就这么多,还没陈年队粉知道的多。两个人又讨论了几句,乔一帆就熄灯睡觉了,安文逸带上耳机继续看直播,看着看着,也就抱着手机睡着了。

 

       隔了两天就是和义斩的训练赛,赛前苏沐橙组织队员们开了会,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想法。训练赛这种不正经的东西,就是拿来搞事情测试新套路的,故而大家有什么新想法,苏沐橙也都很愿意去试试。

   “我有个想法,但不是很成熟。”安文逸发言了。

   “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是关于治疗的打法,具体的不是很好说明,我想先试一试。”安文逸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这场训练赛,能不能让我指挥?”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点惊讶,虽说是训练赛,但也不是随便就能指挥的。安文逸是新人,虽说治疗地位超然,然而头顶上压着苏沐橙方锐两个全明星前辈,还要唐柔这个核心DPS,开口要指挥位……

       这是要上天呐?

 

       于是一般队员看着老板陈果,另一半队员看着队长苏沐橙。陈果倒没什么想法,反正训练赛搞事情,她还愿意看个热闹呢。可苏沐橙毕竟一队之长,万一她觉得受到了冒犯,那哪怕安文逸会受挫,陈果也是打算力挺苏沐橙的。

       谁知道苏沐橙听了安文逸的话,居然是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

    “那就是说这场训练赛我只负责吃瓜看戏就行啦?”她笑眯眯地问,“指挥就交给你了。求躺赢!”

 

       队长亲手立了个毒奶FLAG,其他队员心里都虚的不行,好在面对义斩毕竟实力碾压,开局也打得很顺利。安文逸的指挥中规中矩,倒也没出什么错,毕竟兴欣两年下来队友们默契不错,这场比赛大家随机应变,也不用他真的指挥什么。

 

       结果打到中局,局面一胶着起来,方锐就察觉出了不对。后面打成一团,自己一个游走游走到了孙哲平怀里,在这个角度义斩的治疗是顾不上他的,安文逸却能照顾到自己,所以二打一,方锐并不是很虚。

       然后海无量就被再睡一夏砍到生活不能自理。

 

       方锐是以猥琐流著称的,孙哲平这种疯狗型选手可以说是他的克星。不管自己使什么小手段小计谋,疯狗都不为所动,人生看淡,不服就干。

      打正面不是方锐的强项,更何况被孙哲平一路压着打,这货还卖起了血越战越勇,打得方锐瑟瑟发抖。打不过就跑是方锐的一向作风,就在他准备找机会撤退的时候,沉默已久的指挥却发出了指示。

 

   “不能撤,强吃,先杀他们一个人头。”

       哥你搞错了没有……你要强吃的这个是孙哲平不是什么小猫小狗,我胃口没那么好真的吃不下去啊!

 

       然而指挥发了话,方锐最终还是没有撤,硬着头皮继续和孙哲平周旋。双方的血量都在飞速下降,毕竟己方有治疗,换血的话海无量是占优势的……

       但己方治疗只加攻击不加血是怎么回事啊!

 

    “???”

       都顾不上打字了,方锐只好飞速划拉了几个问号表示心中的惊诧。安文逸倒好像很有空,还有工夫有条有理地给他分析场上局势。

   “资源分配。按这个速度换血,你占优。”

 

      资源分配的意思是,治疗技能是有CD的,必须分配给团战主战场,你就自己嗑药吧。

      换血占优的意思是,你们两个满血相遇,有治疗给对方加攻击,再打不死孙哲平,你就去死吧。

       ……

      尼玛我的到底是不是兴欣亲生的输出啊?方锐感到很愤慨。

 

      愤慨归愤慨,比赛还得继续打,孙哲平卖血卖的那叫一个顺手,打得方锐心都要碎了。虽说换血占优,但孙哲平的攻击力可是逐渐上升的,随着自己血线逐渐下降,其实输赢也就是一个失误的事。

      谁先失误,谁先死。

 

       没有治疗给加血,如此低的容错率,方锐打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打了一万年,终于是再睡一夏先倒下了,海无量剩一个薄的没眼看的血皮,苟延残喘。结果还没等他喘一口气,旁边不知道一个什么技能炸开了,方锐的屏幕瞬间黑白,海无量死于不明AOE。

    “我靠你为什么不救我一下啊!”方锐真急了,转头冲着安文逸真人喊道,“就眼睁睁看着我死!治疗大大你不爱我了你一定是不爱我了!”

       安文逸正忙着,视角也没转一下,盯着屏幕回答道:“没有视野,救你的话需要走位,主战场战况太紧张了。而且一换一也完成了。”

 

       言下之意,就是弄死了孙哲平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去死了。是这个意思吧?方锐琢磨着。

       ……方锐宝宝心里苦。

 

       海无量死了没多久,寒烟柔也倒下了,然而对方的血线已经被压得很残,一寸灰开了个阵补刀成功,又收割两个人头。然后双方替补入场,但大局已定,不到二十分钟,兴欣赢了比赛。

   “小安指挥的不错。”赛后讨论的时候,苏沐橙夸奖道,“你的新打法,是指把血线维持在基本水平,注重加快输出效率迅速压低对方血线吧?”

    “嗯。”安文逸点点头,苏沐橙没提到方士谦的名字,让他松了口气,“但是时机掌握的不是很好,失误太多了。”

    “第一次试验,这样就很好了。”苏沐橙还是鼓励他,“大家怎么看?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新思路。”

 

       整场比赛下来,苏沐橙是游走在后方策应全队的,所以血线压力不是很大,体验不算很差。唐柔和方锐的状况类似,但加了攻击力,她一矛下去对方血量哗哗地掉,故而打得很爽。包子入侵是替补,上场的时候大局已定,乔一帆有控制技能,在团战中自保能力很强……结果一场讨论下来,不满意的就只有一个哭唧唧的方锐。

    “不要告诉我以后都这么打啊!要折寿的好么?”方锐看着唐柔,试图寻找援兵,“小唐你就没意见?不觉得打得很累?”

    “不会啊。”唐柔认真地答道,“感觉攻击效率一下子就提升了……就是死的太快了一点。”

    “你注意一下血线的话,”安文逸提醒她,“规避伤害,是可以存活到团战结束的。”

    “嗯?”唐柔愣了一下,“难道不是你帮我注意血线么?”

       这下连苏沐橙都愣了:“难道小唐你平时都不看血线的?”

    “有治疗的时候为什么要看?”

    “小安你看看都是你惯的!”

 

       吵吵嚷嚷地结束了复盘,原本就是个训练赛,什么骚套路都搞过,大家也不是很认真。可是方锐明显是受到了打击,反复地问安文逸是不是打算以后经常这么搞事情,连看着他的眼神都变哀怨了。

    “这只是个想法。”安文逸重申道,“不是很成熟。”

    “我求求你连这个想法都不要有好么?”方锐抱怨道,“你不知道我有多辛苦,又要侦查又要偷袭,还要保护队友,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拉扯大。现在连治疗都不爱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退役去卖肉松饼好了。”

 

       他嘴里没正经惯了,大家都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调侃了他几句,这事也就过去了。然而那天晚上,安文逸结束了训练,却还是没上楼去,对着电脑不知道在纠结些什么。

       过了好久,他终于点开了治疗的QQ群,斟酌再三,打下了一行字。

 

       小手冰凉:问一个问题,你们放生DPS,逼他们强行和对面一换一的时候,良心都不会痛么?

       晚上大家都比较闲,所以QQ群里很热闹,安文逸来发问,很快就有人踊跃回答了。

       千叶若离:看脸,DPS很帅的话,会心痛。

       灵魂语者:你说的是黄少天?求仁得仁,这种找死型DPS就让他去死好了。

       傲风残花:为什么你要做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

       笑歌自若:没发生过这种事,我们轮回谁要死了,只需要@神枪爸爸救命就可以了。

       冬虫夏草:抱大腿的自重。

       笑歌自若:你们微草的大腿也很粗啊。

       冬虫夏草:送给你抱要不要?

       笑歌自若:还是不要了,飞天大腿抱不住。不过说到逼输出送死这种事,不是你们微草的传统?

       冬虫夏草:我没有干过这种事,你需要@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笑歌自若:@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千叶若离:@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灵魂语者:@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傲风残花:@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大家也就是跟风@一下,毕竟方士谦作为超然的大神,平时很少在群里说话,更何况他现在还在直播。然而出乎意料地,隔了一会,被@的治疗之神还真的说话了,言简意赅地回到了安文逸的提问。

  

      安文逸的问题是,逼输出去送死,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良心这种东西,治疗不需要有。

 

评论 ( 90 )
热度 ( 77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