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16

                                                     16

      治疗群里又闹腾了一会,然而无论安文逸还是方士谦都没有再说话,大家也就这么散了。第二天早上,方锐起了个大早去吃早饭,却发现安文逸早就坐在了餐厅里,对着杯豆浆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么早啊?” 虽然昨天刚遭受了治疗的残酷虐待,方锐还是和安文逸打了招呼。

       安文逸冲他点点头,俩人就面对面,默默无语地吃着早饭。在方锐吃了一碗泡饭三个粢饭糕之后,安文逸像是终于从沉思中醒过神来了,有些拘谨地看着方锐,而后开了口。

    “昨天的训练赛……你的体验是不是很差?”

 

       不提还罢,一提这茬,方锐饭都不吃了,筷子一放就开始了控诉。

    “岂止是体验差,简直都要怀疑人生了好么!”一说起这事,方锐真是满肚子血泪,“作为一个输出,辛辛苦苦在外面和敌人周旋,心心念念我们治疗有没有危险会不会被人打啊,我这么浪他治疗压力会不会很大啊,我拖延了这么久够不够他走位找掩护啊……结果忍辱负重了半天,治疗却把你给卖了,这感觉就像在外打拼养家糊口,一回家发现老婆把自己给绿了!”

 

       并不是同一回事吧……安文逸在心里默默吐槽,再说我也没觉得你平时有这么惦记我啊?

        然而他还是看着方锐,认真地说道:“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

 

       他已经决定了,不去做方士谦那样的治疗。所谓治疗,不就是要拼了命保护全队,让他们感到安全,安心么?自私地将自己的压力转移到输出身上,这样得来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不管为了何种目的而抛弃队友,这都不是一个治疗应该做的事情。

       方士谦说,治疗不需要良心,然而昨天方锐委屈责问自己的时候,安文逸却觉得良心都快要痛死了。作为队友,他们在自己深陷险境的时候一直都全力营救,而作为被保护的治疗,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放弃他们?

 

    “对不起。”

       这么想着,安文逸诚恳地又道了一次歉。

       大概是被他的态度感动了,方锐也看着他,很认真地问:“那你以后是不会再给我戴绿帽了吧?”

    “……前辈你好好说话我们还能做队友。”

 

       虽然得到了安文逸的承诺,可毕竟昨天留给方锐的阴影太大,导致这一整天他都很没安全感。分组训练的时候,安文逸看海无量的生命值很饱满,就暂时把他扔一边忙别的去了,结果才断奶半分钟,方锐心里就虚的不行,大喊“治疗呢你要抛弃我么?你是不是又要出轨给我戴绿帽!”

 

       安文逸刚上了个高塔准备找视野,被方锐一喊,一个手抖就摔倒了寒烟柔脚下。唐柔正追他呢,冷不防看见治疗天降,大喜过望,抬起战矛就往小手冰凉身上捅。方锐被昧光的召唤兽缠住,救援不及,只能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炫纹在小手冰凉纤弱的小身板上爆炸,没过多久安文逸的屏幕就黑了。

 

    “小唐你过分了啊。”毕竟这把坑了队友,方锐觉得有必要替安文逸说话,“队内训练下手这么重干嘛,你就不能学学叶修!”

       以往叶修在的时候,小手冰凉如果落在了君莫笑手里,基本被杀到剩一个血皮,也就停手不会再打了。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跟着这么干,毕竟不过是少打一个普通攻击的事,也算是体现对治疗的关爱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唐柔赶紧道歉,“一下没控制住。”

   “不是我说你,”方锐摇头晃脑,“小唐你杀心这么重,要被治疗嫌弃的。”

       唐柔有点犹豫,看着安文逸,后者是真的不在意,赶忙摇摇头说道:“没关系的。”

 

    “没有嫌弃我吧?”唐柔笑。

    “并没有。”

 

    “我觉得我们治疗偏心很严重啊。”方锐又不开心,“你看他对小唐就很好,对我就各种虐待放生……”

    “有么?”唐柔是真没觉得自己的待遇有什么特殊,“没有吧?”

    “有视野的时候,从来都是第一个给你报点,瞬发治疗全是优先给你,你被人集火马上帮你吸引火力,照顾不到你血线了恨不得提前一万年告诉你……”

 

       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方锐再次感叹道:“为什么同人不同命……”

    “废话,”陈果一指头戳到他脑门上,“你有小唐长得好看么?”     

    “……”

 

       这个解释合情合理,方锐只得含泪接受了,倒是苏沐橙悄悄和唐柔说:“你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不让治疗省心了吧?每次你扎到人堆里,我也好慌啊,好怕哪下没照顾好你,再看你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唐柔笑了笑,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两个人也不做训练了,在角落里低声不知道讨论着什么。其他人各自去做日常训练,安文逸对着屏幕完成今天基础任务,心思却有些不受控制的飘远了。

 

       方锐说自己对唐柔很好……可这算得上很好么?自己从前对叶修所做的,又何止是十倍、二十倍呢?哪怕实力再强,方士谦能为叶修做的,就真的比自己更多么?

  

      仔细想想,保护也好,鼓励也好,方士谦从来都不肯为叶修费这个心思。他都干了些什么呀,除了赶着叶修去杀人,他还替叶修做过别的什么?叶修面临的危险、承担的压力,方士谦好像从来都不在意,一旦偶尔失利,那就更加是冷言冷语。

       这么看看,方士谦对叶修很差不是么?

 

       一想到这点,安文逸就觉得心里发酸。自己拼了命保护的输出,在别的治疗手里饱受虐待,就是因为自己实力不济么?脑补了一万种叶修被方士谦践踏、被方士谦蹂躏的场景,安文逸只觉得心都要碎了,他暗自下定了决心,必须将叶修从方士谦的魔爪中拯救出来。

  

       不是用方士谦的方式,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早晚有一天,他会成为比现在更强大、甚至能和方士谦势均力敌的治疗。而一旦到了那一天,他就终于可以走到现在匍匐仰望的神祇面前,堂堂正正地对他说——

       把我的输出还给我!

 

       他的这番豪言壮语没有说出口,自然也就没人知晓。可和义斩的那场训练赛,却因为义斩全程做了直播,视频倒在网上传来传去。这天许斌在训练间歇里,发现王杰希正对着电脑看比赛视频,走近看了看,才发现是兴欣和义斩的训练赛。

       刚被兴欣打了场逆袭,研究下对手也是情理之中。他跟王杰希一起看了一会,很快发现兴欣的治疗似乎是在做某种尝试,只是不大成功。

  

    “嗯?他们治疗这个打法,怎么有点眼熟?”许斌琢磨着。

        然而训练时间到了,王杰希很快就关上了视频,组织队员们分成AB组对抗。也不知什么原因,这天好几个队员状态不佳,王杰希发现了失误就会严厉地指出,整场训练倒比职业联赛还要让人紧张几分。

   “治疗呢?治疗在干什么?”

 

       他一皱眉,袁柏清就觉得背后发紧,赶紧连声道歉:“对不起,我的失误我的失误,下次一定注意。”

       刚才有个绝佳的时机,应该配合王不留行的攻击,给对方上个催眠或者神圣之火的。可谁料到王不留行骑着扫把在目标前一闪而过,他的技能就给了个空,硬生生让对方飞枪逃走了。

 

       王杰希没再说什么,只是脸色更凝重了,似乎有些不满。袁柏清只觉得压力山大,冷不防又听见王杰希问他:“我刚才是不是挡住你视野了?”

    “啊……”

    “挡住你视野了就要沟通。”

    “是。”

    “下次这种情况,直接让我避让就可以了。不沟通要怎么打配合?”

    “好的队长,我记住了。”袁柏清连连点头。

 

       好容易熬到训练结束,王杰希先离开了训练室,其他队员都长出了一口气,有种刑满释放重见天日的感觉。刘小别拿了几瓶饮料分给大家,过来拍拍袁柏清的肩膀:“大治疗,下次是不是准备让队长避让,给你让视野了?”

    “你可算了吧,”袁柏清连连摆手,“我还年轻,我不想死。”

     “可是……”高英杰小声说,“我觉得队长真的就是这个意思啊,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嘛,他一定会配合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小高你还是太年轻。”袁柏清一口气喝了半瓶可乐,终于恢复了点精神,“你想想看,比赛打到一半,队长正跟对面输出打得血光四溅,然后这时候,我在后面大喊一声,队长你往旁边挪挪挡着我放技能了!……我的天,这画面真是不敢看。”

 

     “你也是怂。”刘小别表示鄙视,“要搁方士谦前辈,那就直接开骂了。”

    “你也说了那是方神啊!”袁柏清鄙视回去,“你不怂,我把队长喊回来你替我骂?”

    “……再见吧。”

 

       他们在里头吵吵嚷嚷,却不知道王杰希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转角的避光处,听着训练室里的响动出神。他也察觉出了气氛的紧张和压抑,所以才提早离开了训练室,想要让这些倍感煎熬的队员们松一口气……

      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其他缓解气氛的办法。

 

       这几年来,他的微草队中的威望与日俱增,可哪怕是高英杰,对待他也是尊重多于亲近,其他人更是带着拘谨和敬畏。王杰希有时候会想,自己的做法是不是错了,这种对人对己都是同样标准的严苛,是不是把微草变成了自己的一言堂?

      然而对错终究是难以分辨。毕竟,那个会和他针锋相对地争吵,一言不合就与他冷战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训练室里的说话声模糊地传到了耳中,王杰希心不在焉地听着,只觉得心里涌起一阵烦乱。那场兴欣的训练赛中,他很轻易地就发现了安文逸试图模仿方士谦的打法,可这种拙劣的模仿让他感到不悦,甚至是气恼。

   

      这不是针对安文逸……每一个试图模仿方士谦的治疗,都让他感到十分的不快。有时候他也会反省,自己是不是对袁柏清太苛刻了些,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方士谦那样的天资……毕竟从前的时候,方士谦不是多次提醒过自己,不要苛责那些天分平庸的队友么?

       然而内心的失落和不满终究难以掩藏。

       治疗这种搭档,一旦拥有过最好的,那么之后的所有人,再优秀也都沦为了将就。

 

      

——————————————————————————

以上是安文逸王杰希的心路历程。求解本文中有几个正常人。

评论 ( 88 )
热度 ( 61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