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18

                                     18

       一直到下周的职业联赛打完,方士谦的禁播期还没有过。就算不直播,他也照旧打竞技,叶修也照旧和他双排,只是输多赢少。

       和所有竞技项目一样,电子竞技最怕心态爆炸,方士谦几乎是怀揣着一颗核弹在打排位,于是这几天状态迷的简直不像话。

 

       关了直播,没有观众喷他,队友和对手却照样能喷。排位赛向来是顺风笑嘻嘻逆风NMB,平时方士谦凯瑞全场,大家见了他都跪下叫方神,如今成了毒瘤,立刻满屏的屏蔽字眼,一秒五喷。骂别的还好,可偏偏有人在骂他的时候带出王杰希来,方士谦简直一次次受到暴击,恨不得炸成烟花。连续好几把,他拿个守护天使无脑冲锋一直送,连叶修都带不动,触发了连败机制,竞技分从跳水变成了跳楼。

    “我求你挂机行么?”最后连叶修都受不了了,“你挂机,这把还有希望赢。”

       方士谦什么都没说,直接假装掉线,强退游戏。他强退了,这把竞技自动关闭,除他以外的人分数不变,总算是阻止了叶修又一次被对方吃分。

    “说你什么好,”叶修无限感慨,“活着不好么?”

 

       方士谦没说什么,然而冷静下来,才发现这两天自己实力坑队友,搞得他和叶修的分数都像坐了跳楼机。自己还好,换着号打的,叶修却一直在打大号,掉的分数看着都触目惊心。

       这个战法大号,是叶修花了不少时间打上去的,几乎从来没掉出过国服前十。可这几天折腾下来,不但连五百强都没保住,加上今天这一波连败,简直都要掉段了。

 

       嘴上没说,方士谦心里毕竟过意不去,于是第二天叶修要出门的时候,他就把自己放材料的账号卡给了叶修。

   “送你了,”他说,“我也懒得琢磨这个,你前几天不是说要用?”

       叶修把账号卡登录了看看,发现仓库里满满登登的稀有材料。凡是排位赛连胜,都有材料奖励,排名越高,连胜越多,材料也就越珍贵。方士谦的国服排名一直很好看,再加上最近和自己双排,除非故意搞事和状态跳水就几乎没输过,一段时间累积下来的奖励非常惊人,按求购价卖给俱乐部的话,都能在双井买套房了。

    “这么大方,没什么阴谋吧?”叶修不大放心。

    “爱要就要,不要滚。”

    “不要就得滚,那我还是要吧。”叶修也没跟他客气,把账号卡揣口袋里了,“过两天装备做出来,有合适的你先挑一件。”

       方士谦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叶修都走出门了,却突然想起来件事,转头问他:“你这么多材料怎么也没想着送微草一点?他们材料也挺吃紧吧,都给选手摊派竞技场任务了。”

 

       不问还罢,这么一问,方士谦的脸色又变了,当着叶修的面摔了门。叶修差点被门刮了鼻子,感觉到方士谦的喜怒无常,更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从第七赛季末退役开始算,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这三年里方士谦从没和微草俱乐部官方有过什么联系,连中草堂公会他都懒得搭理。可要说和俱乐部有什么仇怨,却又不太像,毕竟方士谦一直关注微草的比赛,碰上袁柏清这种后辈,甭管演技多么拙劣,还知道演一把送一波分。如今想想,他退役的时机也很诡异,治疗选手的职业寿命相对长,按他当年的状态,再打个两三年毫无问题,那又为什么在夺冠之后仓促地巅峰退役了?

 

      会和王杰希有关么?叶修琢磨着,或许真的有。毕竟从方士谦的态度来看,他和王杰希的关系不像是单纯的求之不得,这中间或许还有点别的事。已经过去三年了,王杰希的名字还像是方士谦心里的一个开关,按一下就能让他原地爆炸……

      单纯的暗恋可没有这么爆棚的负能量。

 

       有了方士谦这个前车之鉴,叶修觉得,为了避免变成一个喜怒无常的网瘾中年,自己还是得抓紧和安文逸见一面。可惜这两天加班加的昏天黑地,一直到方士谦的直播解禁了,他还没能跟安文逸好好地聊上天,只是间隔极长地在QQ上互说了几句废话。

 

      终于熬到第十天晚上,封禁期到了,方士谦和直播平台有时长合同,就算他不想重开直播都不行。表面上,他还算如无其事,然而叶修看着他开了直播平台却不登陆,一会倒杯水,一会上个厕所,就知道他心里还是没底,生怕今天晚上又有人搞事。

  

      于是趁着方士谦第三次跑厕所,叶修就做到电脑前面,把直播平台和荣耀都登陆了,还开了摄像头。方士谦从厕所出来,就看到叶修坐在自己的直播间里,一脸淡定地冲着观众们打招呼。

   “观众朋友们你们好,”叶修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的治疗之神没脸见人了,今天就由我替他直播。”

 

       弹幕炸了锅,观众人数一下子暴涨,方士谦看得目瞪口呆,然而开着摄像头又不敢出声,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开始表演。

    “哎,直播点什么呢,我又不像方士谦会演小品……”叶修大号登陆了游戏,开始搜索排位,“要不然我给你们直播个排位连胜吧。”

 

       这话一说,弹幕多到字体都重叠了,密密层层地看不清说些什么。叶修一边等待搜索比赛,一边自顾自地说道:“我看看啊,现在我这个号排名……呃,不知道排名多少。今天目标是打上国服前五十,这中间连胜中断一把,算我输怎么样?”

 

       到了这个分段,排位不是职业选手就是准职业水平在打,哪怕再牛逼的人,也不能保证哪局就一定胜利。更何况,团队赛毕竟还涉及到四个队友,碰到己方有坑货或者演员,那真不是凭借一己之力就能CARRY的。

       于是弹幕纷纷在问,输了你要怎么办。

 

    “输了要怎么办啊……”叶修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输了我退出职业圈吧。”

       你他妈的早就退出了吧!方士谦在一旁听的要疯,你真不是来给我招黑的?

       弹幕们也是整齐地微笑中透露着MMP。

 

   “那你们说怎么办?”叶修很民主地征集意见。

      输了表演吃键盘、输了表演穿女装、输了表演切JB、输了表演日方士谦……

      弹幕侠们是从来不缺乏想象力的。

 

  “那就穿女装吧。”叶修一锤定音,“我要是输一把,方士谦给你们表演穿女装。”

      ……方士谦这次是真的疯了。

 

      无视了方士谦在旁边疯狂做表情,叶修淡定开始了排位。头三把碾压式胜利,然而刚刚触发了连胜加分,第四把就遇到了演员。

      对面五个人,三个高分路人,林敬言的小号,加鲁弈宁的大号欲盖弥彰。

      自己这边,四排灵车,车队队长:暗无天日。

 

   “叶神,好久不见了啊!”比赛一开始,刘皓就假惺惺地在队伍频道里问好。

       叶修没说话,回了个呵呵的表情。

    “这么长时间了,叶神还是这么高冷。”

       等了半天,又等来一个“呵呵”的表情,刘皓索性也不说话了,只等着看叶修的笑话。他这个号分数太高了,为了和叶修排在一起,他特意找了四个高分路人来拉低分段,并且嘱咐他们排到叶修对面就好好打,排到叶修这边就假装不敌。

       连输掉的借口他都想好了:我今天和朋友开娱乐车的,你还不许别人打的菜?

 

       比赛开始了,刘皓像模像样地指挥其他三个人排好阵型,装出一副认真比赛的样子。地图不大,两边的人不多一会就相遇了,刘皓一马当先地冲到前面,和林敬言的流氓小号对峙。

   “叶神你去切一下治疗吧,正面交给我们。”一边打,刘皓一边假装积极地建议。

 

       毕竟开着直播,叶修不听他的,就是不合群,不跟队友配合。而如果叶修听了他的,那剩下的剧本都是写好的了。

       一旦叶修去切对方的后排,刘皓这边就要频频露出破绽,除了拖住林敬言,其他三人,是都有机会能够策应后方的。而己方治疗会以没有视野为由,假装无法给叶修支援,那么名义上是一对一,实际上,叶修是在一打四。

  

       如果叶修死于敌方的集火,那是最好的,但刘皓并不太抱这样的幻想。凭借叶修的实力,大概能够换掉对方的治疗,这时候自己的四排再伺机假装不敌,迅速被林敬言和鲁亦宁击杀。到时候一个残血的叶修,面对血线饱满的四人,其中还有一个职业选手和一个前职业选手……

       到时候,就轮到自己对着叶修“呵呵”了。

 

       这样想着,面对林敬言的攻击,刘皓只是极力闪避,几乎不用控制系技能。为了演的更像一点,他打出的技能力求精彩漂亮,操作细腻精准,只是拿捏好了时机,故意给对方治疗机会,让他稳稳地拉住林敬言的血线。演的如此卖力,刘皓简直陶醉在自己的表演里了,两分钟过去,林敬言的血线还是很饱满……

 

       等等,两分钟过去了,为什么对方的治疗还能这么悠闲地支援正面战场?叶修不是去切对方治疗了么?

       刘皓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这才想起来关注一下叶修的动向,而与此同时,屏幕的上方亮起了击杀提示——欲盖弥彰的名字,灰了。

 

    “怎么回事?”四个人的YY频道里,灵车成员们十分惊讶,“他们治疗都不给神枪手加血?这才多一会就被杀了?”

       然而对面的治疗,心里其实也很苦。

 

       叶修朝着后排冲过来的时候,他本以为对方是来杀自己的,已经想好了一万个应对的办法。谁料到对着仇恨值如此高的治疗,叶修居然视而不见,直扑向游离在战场外的神枪手,按倒就打。

       神枪手被近身,下场就不用提了,治疗犹豫了一下,发现正面战场血线压力不大,就想着由自己来给神枪手支援。然而走位了半天,视野总是不那么理想,技能就差那么一点点放不出去……过了好一会,治疗才意识到,这不是凑巧,而是叶修有意地遮挡了自己的视野。

 

      毕竟排位赛,大家都不熟,更没什么默契可言。治疗有心喊正面战场来支援,可如今二打一都打不过,好像都是自己走位太垃圾的锅。治疗纠结了半天,干脆决定以自身为诱饵,于是裸奔一般地故意在叶修的旁边晃了半天,就差高喊“来打我来打我”了。

 

      一个治疗这么找揍,但凡是个有尊严的输出,都不会无动于衷,先杀了再说。然而治疗努力了半天,叶修身上却看不出一点尊严的迹象,他这么大个靶子晃来晃去,战斗法师愣是连头都没回一下。

       半天折腾下来,欲盖弥彰的血条都掉了一半了。没等治疗说话,欲盖弥彰自己喊队友回援了,于是正面战场纷纷要往回赶,却被四排灵车给拦住了。

 

      毕竟四打三,全部放走,也演的太明显了一点。于是按照剧本,他们只放走了一个柔道和一个气功师,留下林敬言以一打四,四排继续假装不敌。可偏偏这两个格斗系职业没什么位移技能,腿短的不行,等他们赶到的时候,欲盖弥彰的血条已经残了。

 

      能怎么办?只能强上。柔道和气功师冲上去,照着战法劈头盖脸地丢技能,然而战法连头也不抬,除了控制系技能躲一躲,其他伤害全部硬吃,专注输出。要命的是,就算在这个时候,他还没忘了卡死角遮挡治疗视野,治疗空有一万个技能,却无用武之地。

       换血么?四打一,换血其实是不亏的。可惜这个四打一的格局形成的太晚了,叶修的血量才下去三分之二,欲盖弥彰,卒。

—————————————————————————————

这好像是篇叶安文吧……?

不要问我安文逸去哪了,我不知道

评论 ( 71 )
热度 ( 564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