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20

                                           20

       躲猫猫听起来是幼稚了点,可毕竟很新鲜,叶修一提出来,还真有好几个人感兴趣。叶修这一队不用说,既然打不过,当然要搞事情,所以全票通过。而对面的话,黄少天很想玩,肖时钦表示随大流,张新杰说无所谓但是别耽误他睡觉。

       唐昊和孙哲平坚决反对。

       但是黄少天很想玩。

       唐昊和孙哲平反对。

       但是黄少天很想玩。

       唐昊和孙哲平……

       但是黄少天很想玩。

        ……

       没有谁能坚持反对一个开了麦的黄少天。

  

      于是简单商讨了一下,游戏规则就制定出来了。叶修这一队负责藏,黄少天这一队负责找,一旦被看到了,被攻击时就不得反抗,乖乖出局。

       总时限是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之内,如果叶修全队被击杀就算输。而只要十五分钟后有一个人还没被找到,那就算叶修这队赢。

 

       游戏开始后,黄少天五人先在出生点面壁,给了叶修他们一段躲藏的时间。等到全队都藏好了,黄少天一个三段斩开路,就带领着全队在地图上四处游走搜索。

       这地图不算很大,是个建在悬崖边上的城堡,旁边点缀着几个高低错落的塔楼和农舍,倒是很适合藏人。苏沐橙原本躲在城堡二层,听到了对方上楼的脚步声,立刻一连串的飞炮操作,操纵沐雨橙风直跃上了城堡的屋顶。结果听到声音,夜雨声烦立刻从窗口跳了出去,半空中开出一个拔刀斩,剑气堪堪扫到了沐雨橙风的身上。

 

       被打中一个技能,无疑就是被找到了。沐雨橙风干脆地跳了下来,毫不反抗地让对方把自己击杀了。叶修十分无语,在队伍频道里问道:“干嘛用飞炮?会暴露位置啊笨蛋!”

       沐雨橙风:嘿嘿嘿,我故意的<( ̄︶ ̄)>

   

       没被刘皓演到,却被苏沐橙演了一把,叶修也是无话可说。想了想,他又开了小窗私聊小手冰凉:别用天使之翼,翅膀的特效有声音。如果有危险,尽量往我这边跑。

       安文逸早就操纵着小手冰凉躲好了,冷不防看见叶修的消息,心里立刻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牧师的技能音效他恐怕比叶修还熟悉,然而这种有些多余的叮嘱……

       他是不是能够理解为一种关心?

 

       仔细想想,对待自己时,叶修总是有着这样或那样不必要的关切。虽说他对所有新人都十分关爱,但安文逸可以感觉到,即使在兴欣的新人里,叶修对待他,也是十分特殊的。那么面对方士谦时,叶修也会是这样温柔细致,对他也是这样爱护有加么?不,基于两个人的关系,叶修只会对待方士谦更好……

       这样想着,刚刚才被激起的喜悦和悸动,几乎立刻就荡然无存了。

 

       没人再故意暴露,搜索队草草将地图跑了一遍,没找出对手的藏身之处。张新杰看不惯他们满图乱跑的样子,出声指挥道:“时间不多了,分头找。”

       于是五个人分头行动,各自去了不同的方向。肖时钦负责搜索建筑之外的版块,大致跑了一圈无所斩获,随手就放出了一个电子眼和捕猎者。两个小机器漫无目的地在草地里乱跑,肖时钦等待了几秒钟,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立刻使用机械旋翼操纵着生灵灭飞到了半空。

 

      GG了。楚云秀想。

       她的风城烟雨躲在悬崖边的草丛里,草丛茂密,原以为隐蔽性很强,谁能料到肖时钦这么耍赖,居然飞到天上去侦查了。方才那个电子眼擦着自己脚边跑过去,估计肖时钦就是这么看到的……唉,早知道就不该躲在这种空旷的地方。

 

       眼看着生灵灭就要降落在自己身边,楚云秀心里不爽,又不愿意被他杀,干脆就跳了崖。悬崖外是地图边界,角色跳下去就是自杀,谁料到她这么做了,肖时钦倒一脸茫然,半天才问道:“楚云秀你怎么自杀了?”

       楚云秀一愣:“你不是看见我了?”

    “啊?”肖时钦一头雾水,“我没看见啊……你躲在哪了?”

    “……我就在你三米开外啊这都看不见!”楚云秀要崩溃了,“这是残奥会么?你打的是盲人荣耀么?!”

     “……”

 

        一队五个人,其中一个演员一个猪队友,叶修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运气了。好在剩下的三人还算给力,搜索队找了半天,也没再找出第三个人来。安文逸操纵着小手冰凉躲在一棵树上,白裙金发在泛着银光的树叶后倒不是很显眼,尤其他找的角度还逆着光,不贴近了看,绝对看不出树上还藏着一个人。

       这片区域是孙哲平负责搜索的,再睡一夏已经在树下走过了三次,最近的时候,他的头顶都快碰到小手冰凉的裙摆了。第四次的时候,狂剑士终于在树下停驻了,逆着夕阳的光,他抬起头来,看了看繁茂的树冠。

       ……有危险!

 

       然而还不待安文逸做出反应,一只血红色的巨手突然出现在空中,小手冰凉正位于抓取范围内,不受控制地被这记噬魂血手拖到了狂剑士面前。安文逸本能地想反抗,可想到游戏规则,最终还是双手离开了键盘,有些失落地凝视着屏幕上的画面。

       破魔斩、地裂斩……小手冰凉纤细的身影被重剑挑起到半空,又被一击重击猛地挑落。生命值飞快地下降着,在小手冰凉的血线几乎只剩一丝时,再睡一夏的剑锋重重地朝着倒地的牧师斩了下来。

       崩山击!

 

       画面没有像预料中一样变得黑白,安文逸惊愕地看着屏幕,剧烈的撞击声响起,一柄战矛斜刺里穿出,帮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他抬起视角,在夕阳的余光里看到了一身黑甲的战斗法师。

   “叶修你搞什么?”孙哲平不爽,“耍赖是吧?”

   “讲道理,”战斗法师横矛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了倒地的牧师身前,“一个抠脚大汉压在了我家治疗身上,没点反应我还是个男人么?”

   “……”

   “行了,别废话了,是男人就堂堂正正地决个胜负!”

   “谁他妈刚才非要玩这傻逼游戏的?”孙哲平怒,“现在想起来决胜负了?”

    “说那么多有意思么?”叶修不耐烦,“打不打?”

    “打!”

 

        一言不合就开干,刚才还在温情脉脉地躲猫猫,下一秒战法和狂剑士就血腥地刀剑相向了。安文逸愣了好一会,才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转折,他没有想太多,甚至没有顾及自己的血量,抬手就给战斗法师套了个回复光环,又一个圣诫之光扣在了狂剑士的头上。

       什么公平或者是道德……他脑子里这会儿并没装着这些。保护叶修简直成了他的一种本能,一时间也不顾上别人的想法了。

 

     “二打一?”孙哲平冷笑了一声,然而并不是很在意。

     “不,”不远处一个声音说道,“是二打二。”

 

        是张新杰的声音,听到这边的响动,他立刻操纵着石不转赶了过来,打算给孙哲平支援。于是农舍边的悬崖上,战斗法师和狂剑士血光四溅地对砍着,身后各有一个牧师帮助他们加血加攻击……

        最终的结果就是,打了一万年,双方的血线都还稳如泰山。

 

       叶修没说什么,倒是孙哲平先不满意了:“牧师别给我加血。”

       狂剑士这职业是有些特殊的,在开了嗜血奋战的情况下,生命值越低,攻击力也就越强。作为一个热衷于卖血的暴力型选手,如今血线始终掉不下去,这让孙哲平感觉到非常不爽。

    “听见他说的了吧?”叶修不忘了挑拨离间,“张新杰你被人嫌弃了。”

 

       张新杰没说什么,只是停了治疗的动作,专注地给叶修加各种负面状态。他加一波,安文逸就用净化给去除一波……反观张新杰那边,也几乎是一样的应对。

       两方陷入了两外一种僵局,这么下去,依旧是分不出胜负的。安文逸心里隐隐有了一个念头,可还未待实施,便用余光看到石不转朝着悬崖边走了一步。

        ……张新杰也是一样的想法!

 

       电光石火间,两个牧师同时行动了,白袍和白裙飞扬在尘埃里,他们都用冲锋撞向了对方的输出!然而两人的初始位置几乎是对称的,势必要在半途中相遇,于是两个牧师同时对方向做出了调整,向着悬崖边转了一个弧度。

       凑巧的是……这个弧度几乎一模一样。

 

       于是,两个牧师在悬崖边相撞了,在撞击的作用下,他们向半空中飞起,一同落下了悬崖。而后两道金色的光芒突然在天边展开,是他们都使用了天使之翼,延缓着坠落的时间……与此同时,两道治愈的白光绽放在了两个输出的身上。

 

       从头到尾,石不转和小手冰凉的动作几乎是互为镜像,就像是商量好了一般,携手表演了一首诡异的二重唱。等到他们跌落悬崖,连一直板着脸的方士谦都忍不住了,在一旁无声地捶床狂笑。

   “有病么?这两个人?”他用口型对叶修说道,“殉情啊?”

       然而叶修并没搭理他,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不喜欢这个说法。最后一击落下,再睡一夏应声倒地——到底还是战斗法师赢了。

 

       平心而论,这场输赢倒不是凭实力决定的,而纯粹是由于孙哲平的作死。他刚才那么肆意卖血,全是建立在己方有治疗,能把血线来回来的前提下。可一转头双方治疗相拥跳崖,他这血线的劣势可就完全弥补不回来,彻底玩脱了。

 

       对于这个结果,方士谦感到很满意。在他的观念里,能说出“别给我加血”这种话的输出,压根就不配活着。可他很满意,对面可不怎么满意,再睡一夏刚死,夜雨声烦就开着三段斩跑过来,满嘴里嚷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还开着直播就公开耍赖,你的良心呢!”黄少天一副正义之师的样子,“……哎话说你刚才躲在哪?我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你。”

    “我就躲在你们出生点门口。你们五个人全从我眼前跑过去,一个都没看见我。”

    “……靠靠靠要不要这么猥琐啊!”被鄙视了智商和视力,黄少天很不甘心,“你不要跑啊,看我今天为民除害——”

    “我为什么要跑?”战斗法师挥舞了一下战矛,“逃跑这种事,我从来都不干。”

       说完这句话,叶修操纵着战斗法师往后退了一步,又一个小跳,落在了悬崖边上。趁着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他向后一仰,战斗法师就径直跳下了悬崖。

    “……!”

 

       五个人里自杀了四个,眼看着要输,方士谦真是气得半死。直播还开着,他正准备把叶修拖到摄像头外边去狠揍一顿,后者却嘟囔了一句“我去抽根烟”,把键盘一扔就出了门。

 

       烟盒和打火机都扔在电脑桌上,叶修出门的时候只带了手机,方士谦只当他是要逃避制裁,气得一把扯断了网线,眼不见为净。他不知道的是,叶修一出门就打了个电话,因为太心急,还差点按错了键。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了。

  

   “这么对你偶像,不怕他记恨你么?”没等对方开口,叶修就笑着问。

   “没关系,”安文逸低声说,“他没这么小气。”

   “其实你刚才不用和他对撞的,”叶修说,“他那个角度,没法把我撞下去,顶多是干扰一下。”

   “我知道啊。”安文逸回答道,“我就是想帮你。”

 

       对话到了这里,突然进行不下去了,两个人对着突然沉默的空气,各怀心事,都感到有些无措。过了好久,安文逸小心翼翼地问:“你还好么?方神的事……”

    “必须不能好。”叶修没等他说完,立刻抱怨道,“跟他传绯闻,简直折寿。”

 

        有那么几秒钟,安文逸都没能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他隐约地意识到了,却又不敢相信。狂喜和忐忑来回地拉锯,以至于他的声音都颤抖了:“但是,你对他,你是不是——”

       他没能说完,叶修却像是明白了,斩钉截铁地答道:“不是。”

  

       没有安心的感觉,安文逸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直悬上去,似乎永远都无法落地了。叶修真的明白自己问的是什么?他所回答的,真的是自己以为的那个意思么?

    “可是,”他试图开个玩笑,全然不顾自己语调的僵硬,“输出都喜欢方神那样能带自己躺赢的治疗吧。”

   “你想多了,我就不喜欢。”叶修果断否决,“我喜欢长的好看的治疗。”

    “……比如呢?”

    “小手冰凉啊。”叶修悠然答道,“你不这么觉得?”

 

       空悬着的心落了地……其实有那么好一会,安文逸都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心跳了。他像是一张被暗恋和痛苦揉皱了的纸,此刻突然被展平了,每一个褶皱都被叶修的话熨帖的平平整整。大约有好几分钟的时间里,他像是突然踩在了云端,突如其来的幸福彻底击溃了理智,让他简直忘记了现实世界的存在。

 

       隔了好久,他才想起来一个关键的问题。

   “但是你住在方神家里!你——”

      这可不是平时那种平静柔驯的口气了,带着点怒气,简直像是责问。叶修赶忙说道:“你听我解释!这两天我不能回家,没有地方去,暂时在他这住一下——”

    “住多久?”

    “……我也不想住很久啊。”叶修拼命地在语气中透露出嫌弃,“方士谦很抠的好么,电脑连水冷也不装,一打团战硬盘温度上来了,RTT高的要死,卡的像PPT……”

   “我家电脑有水冷。”

   “……嗯?”

 

   “我家电脑有水冷。”安文逸淡淡地说,语气倒是如常了,“十核CPU,二十线程。144显示器,16G内存双通道……”

      他一口气报了这么多配置,叶修听着听着,没忍住笑了。他一笑,安文逸就突然不说了,意识到自己刚才在说什么,只觉得挨着听筒的耳朵直发烫。

 

   “我开玩笑的……”安文逸小声说,“我家在密云呢,你上班太远了。”

   “密云好啊,”叶修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喜欢住密云。”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安文逸听他这么说,还是笑了一下。

   “过年的时候……”又过了一会,叶修问道,“去你家玩可以么?”

      也不知道为什么,安文逸的心漏跳了一拍,然后才轻轻地答道:“可以啊。”

 

评论 ( 133 )
热度 ( 750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