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26

                                 26

   “有录像么?谁录像了?”微草训练室里,刘小别叫嚷着。

      柳非排到方士谦就开始大呼小叫,一开始还只是几个替补选手来看热闹,打到最后,竟然引得全队都跑到训练室来看直播。按照往常,王杰希最为队长多半要制止一下,可今天全程他都没有说话,仿佛默许了队员们的这种行为似的。

 

    “我录了。”高英杰举起手,“还重看一遍么?”

    “今天太晚了,都回去休息。”王杰希终于开口说道,“不要影响明天训练。”

 

      队长发话,众人虽然不情愿,还是讯速地关机上楼了。回宿舍的路上,他们三两成群,意犹未尽地窃窃私语,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网游排位,却让他们看得热血沸腾。

    “这种治疗真好啊。”许斌和王杰希一起上楼,笑着感叹道,“让人有一种冲动,想当他的门下走狗。”

      王杰希没有说话,许斌这才想起来,自己把战队队长也归纳到方士谦的狗笼子里去了。

    “不过有个地方我没看明白,那面盾是怎么来的?”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许斌赶紧转移话题,“看移动速度,那面盾肯定不是一开始就带在身上的,不然黄少天也不至于被打懵了。”

    “藏在草丛里。”王杰希说。

    “啊?”

    “有位移技能的队友把盾牌预先藏在草丛里,那里就成了他的预设战场。时机合适的时候,他再拾取起来,就能让对手措手不及。”

 

       不知道是不是夜深了,王杰希的语调听起来和平时有些不一样,许斌没在意,只是光顾着感叹:“还有这种操作!叶神果然还是这么心脏……”

   “不是叶修。”

   “嗯?”

   “这不是叶修的主意。”

 

      许斌等着下文,然而王杰希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间,立刻就开门走了进去,没有再解释什么。许斌琢磨了一下,总觉得这场谈话里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可想了一下又全无线索,很快也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比起退役的方士谦来,他要担心的可是还活跃在联盟赛场上的其他对手。治疗之神再强大又如何呢?

       已经是时代的眼泪了。

 

       王杰希把门反锁了,房间里漆黑一片,他下楼的时候没有开灯。

       这三年里,战队没再安排别人和他同住,于是他回到房间的时候,这里总是一片沉寂的黑暗。从前方士谦在的时候,哪怕他先睡了,房间里的台灯也总是亮着,橙色的灯光暖洋洋的,就像是一个温柔的拥抱。

    “你不用每次都给我留灯的。”他这么对方士谦说。

       这其实不是一个拒绝,而是一个委婉的感谢,他不知道方士谦听明白了没有。或许是没有吧,因为方士谦把键盘一扔,简洁而明了地回复了他一个字。

    “滚。”

 

       他并不是一个笨口拙舌的人,可面对方士谦的时候,王杰希却觉得自己总会把对话搞砸。有时候,方士谦说了一句什么,他常常要思索很久才能决定如何回答,而那个时候,方士谦往往都已经走开了。

       所以那时候,他们的对话常常有始无终。

 

       那个预设战场、隐藏武器的战术,早在第三赛季方士谦就提出来过。他还记得有一天早上,方士谦兴冲冲地跑到自己的座位旁边,说想到了一个新套路,要自己马上实践一下。

       录像分析只开了个头,队员数据还没有分析,手头要做的事情堆积如山……然而王杰希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立刻就按照方士谦的要求去做了,只是他试了三次,都没能在规定的时间里,把武器送到方士谦指定的地方。

    “是因为角色属性——”王杰希试图解释一下,王不留行的属性加点偏向法力和敏捷,所以角色负重能力有些偏低了。

       他想说自己愿意换个账号,或者换个地图再尝试一次,这个思路很好,也可以让其他力量点数高的队友配合执行。然而方士谦并不等他说完,就像是失去了耐心,不耐烦地回了自己的电脑前,只扔给他一句“要你有什么用”。

 

        或许应该觉得受伤……应该么?如今想想,方士谦那时总是对自己说这种话。训练的时候没有配合好,他就总是说“你有什么用”、“辣鸡”、“你行不行不行我来”,输了比赛,话就更重了,什么“你退队吧”、“别丢微草的人”、“真想把你卖给对面”……记忆最深的一次,是他在擂台赛输给了叶修,导致对方在大幅落后的情况下成功翻盘。复盘的时候,方士谦的脸色十分难看,自己深感自责,主动检讨道:“是我的失误。”

    “说得好像你不失误,就能打过他似的。”当着全队的面,方士谦这么说。

 

       队员们的表情都很微妙,经理一脸紧张,生怕他们再打起来。然而王杰希什么都没有说,若无其事地继续复盘,他知道方士谦是真的生气,自己也是真的内疚。

       因为在那天的团队赛里,自己被吴雪峰牵制无法脱身,眼睁睁地看着方士谦在自己面前被叶修秀死了。那种感觉非常难受,难受到他在复盘结束以后,专门找到方士谦跟他道歉:“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方士谦瞪大眼睛看着他,表情如此惊讶,好像看到一条狗口吐人言。过了好一会,他才冷飕飕地扔下一句:“你保护我?反了吧?”

 

       他没有反驳,因为那个时候,每当自己身陷险境,总是方士谦及时帮他压制敌人,成功保护他丝血逃生。就是从那一天起,王杰希决心保护好自己的治疗,无论是在场上还是场下……

       可惜他终究没能做到。

 

    “我受够你了。”方士谦这样说,“你是我见过最自我中心、最差劲的输出。”

       分别那天的场景历历在目,曾经自己是那么迷惑和不解,因为有那么一段时间,王杰希真的觉得自己做到了,并且觉得方士谦也是这样认为的……自己或许不够好,不够完美,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够比自己做的更好么?

       王杰希没有想过,这个答案竟然是肯定的。

 

       叶修已经证明过了,自己无能为力的,他却都能够做到。所以方士谦厌恶自己,最终选择了叶修,这也许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三年已经过去了,事过境迁,年少时的回忆并没有多少重量,自己总能够忘记……

       能够忘记么?

 

       胸口一阵空落落的疼痛,仿佛整颗心都被人血淋淋地摘走了。再次看到方士谦华丽的表演时,王杰希就知道,自己或许永远都不能忘记他。和所有人都不同,方士谦就像是一柄锐利的刀,能够在瞬间劈开天穹,让黑白的世界在炫目的色彩里焕然一新……而等到他离去了,那些色彩也黯然消退,让一切都显得残缺不全。

       再没有人能像他一样了。

 

       在漆黑的房间里,微草的队长久久地凝视着这片黑暗,似乎想从其中看到什么答案似的。然而并没有什么答案,这是个没有解答的问题……

       三年过去了。

       他的治疗,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你不要告诉我,”叶修点了根烟,很无奈地说道,“你这样作死做活,都是因为王杰希。”

      他以为和往常一样,提到王杰希的名字,方士谦就会像踩了电门一样跳起来。然而今天真是格外反常,听了自己的话,方士谦依然陷在椅子里,手臂压在眼睛上,脱力似的一动不动。

    “你没必要吧……”叶修算是服了他,“我上次不是都跟你说了,王大眼未必对你没意思啊。我觉得他挺喜欢你的。”

   “……”

   “哎,跟你说话呢。”等了半天没回应,叶修推了推他,“给点反应?”

   “无所谓了。”半晌,方士谦轻轻地说。

 

   “不是很懂你们微草的逻辑……”叶修是真的没明白,“什么东西无所谓了?”

   “微草的经理今天找过我,”方士谦长舒了一口气,把手臂从眼前挪开了,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让我离王杰希远一点。” 

   “然后你怼了他一顿?”叶修很是担心微草经理的安危,“没人报警吧?”

   “我觉得他说的对。”方士谦很小幅度地摇了摇头,“我不能做微草的敌人。”

   “能再解释一下你们微草的逻辑么?”

   “你是不是傻?”方士谦很不耐烦,“什么舆论,粉丝,广告商……那些乱七八糟的。”

   “你还操心这个?”叶修没忍住笑了,“你问过王杰希么?他在乎这些?”

   “他会在乎的。”方士谦笃定地说,“没什么比微草更重要。”

   “你也太小看一个输出的纯情了。”叶修严肃地教育他,“为了自己的治疗,输出是可以怼天怼地的。”

    “呵呵,”方士谦冷笑,“我怎么没见你为了张家兴怼天怼地?”

    “别闹……那是嘉世的治疗,又不是我的。”

   “那你为了安文逸就可以怼天怼地?”

   “可以啊。”

   “你可以个JB……”方士谦吐槽到一半,猛然觉得不对,“嗯?”

 

       他用震惊又怀疑的眼神盯着叶修,后者看他这样,特别高兴地笑了,得意洋洋就跟恶作剧得逞的小孩似的。

    “不可能。”方士谦还是不信。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他妈连我都看不上,还能看上这种辣鸡治疗?”

    “说什么呢?”叶修很不乐意,“我们小安哪里辣鸡了?”

    “哪里都佷辣鸡!”

 

       叶修刚想反驳,这时候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名字,立刻冲方士谦晃了晃屏幕,毫不掩饰自己的优越感。

   “没空搭理你,”他说,“我家治疗来电话了。”

  

 

评论 ( 124 )
热度 ( 823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