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鬃烈马-34

34
张佳乐做了个梦。
那是好几年前的春日,天空低垂着四角,在远处和原野连成一片。他和叶修共乘一骑,红鬃马悠然地踏着步子,马蹄惊起了几只翻飞的蝴蝶。

“我还没去京城呢。”自己侧头对叶修说道,“你家是王府,是不是特别大?”
“也还行吧。”叶修坐在他身后,怎么说话都是个耳鬓厮磨的姿势,“我们回去了,估计要被我爹赶去住廊房……旁边就是马厩。”
“这么好?你家是不是很多马?”
“……”
“你家花园是不是也特别大?”自己兴致勃勃地规划,“到时候我就在花园里种两棵山茶,过了几年,保证比房檐都长得高……”
“你醒醒,京城种不活茶花吧。”
“那京城有什么花?”
“呃……”叶修像是被问住了,隔了一会才答道,...

红鬃烈马-33

33
喻文州在紫辰殿前站定了。
几百精锐整整齐齐地列队于后。他静立着,也无人骚动喧哗,一时间偌大的宫墙内,竟然只闻得风声。殿门虚掩着,里面安安静静,但喻文州知道,叶修一定在里面。

他定定地站了一会,独自上前去,扣了扣厚重的门扉。
片刻之后,门应声而开。

“你来了?”叶修说。
他语气随意,仿佛闻不到空气中的血腥气,也看不见面前几百个杀气腾腾的对手。他的目光只落在喻文州身上,甚至带一点笑意,就像这不过是两人的又一次小聚。
“我听到有琴声。”喻文州说道。
“一直等你,你却迟迟不到,总得找点事做。”叶修笑道,“少天呢?”
“他病了,未曾随行。”

两人谈笑如常,然而此时夕阳渐斜,映在两人的甲胄上...

红鬃烈马-32


“快走,”哪里管得了唐柔说什么,昭王缩在盾牌后,只疑心有大队人马前来,“快护送朕下城楼!”
“且慢,”冯太师阻拦道,“不过一人一骑,殿下就临阵脱逃,传扬出去,且不是要沦为笑柄?又怎能令天下人拜服?还是等太子妃先去探探究竟……”
然而不待他说,唐柔早就下了城楼,纵马朝着钟楼疾驰。

听他这样说,昭王不免赧然,暂且稳下心神,等着唐柔将弓箭手拿下。冯太师叫手下持着盾,来至女墙边向下探看,不看还罢,只这一眼就大惊失色。 


红马已行至护城河边,却并不减速,反而凌空一跃。与此同时,马背上的人影也突然腾空而起,只见他足底在马鞍上轻轻一踏,竟如展翅的银鹰一般,忽地升至了半空。
有那么一瞬,冯太师...

my best friend’s wedding (结局)

“他说得对呀。”长久的沉默过后,一个声音说道。

起初,黄少天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那听起来就像是周泽楷的声音。然而几秒钟之后,当他勉强抬起头来,却发现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叶修的手,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是来揍我的……?黄少天茫然地想着,刚才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眼泪已经止住了,然而他的视线还是有些朦胧,在斑斓闪烁的灯光里,周泽楷的表情显得不那么真切,倒像是添加了几层柔和的滤镜。恍惚中,周泽楷似乎对着他笑了笑,那笑容并不勉强生硬,有着周泽楷一贯的真挚。可不知为什么,他脸上的神情,居然让黄少天有了种莫名的既视感。
以前也有过类似...

一切安好.-4

4
叶修半靠在床上,凝视着不远处灰黑的墙壁。
牢房里没有窗,只有床头悬着一盏昏暗的灯,不分昼夜的开着。这几天里,对他而言,时间突然失去了意义,仿佛是从别人的生命中偷来了几天无所事事的时光。

墙面色块斑驳,叶修注视着墙角的一块霉斑,在心里把它想象成美洲大陆的模样。中间一线模糊的痕迹是巴拿马运河,蜿蜒的纵轴线是安第斯山脉…… 他的目光停留在应当是墨西哥的地方,将脑海里纷乱的线索再次整理了一遍,而后视线慢慢下移,落在了被赤道横贯的海岸线上。

“塔毛利帕斯……”他轻轻重复了一遍。

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考,随后是铁门打开的声音。叶修揣测着差不多到了张佳乐起床的时间,漫不经心地抬头,却发现来者竟是个...

一切安好-3

3
话音一落,张佳乐就像是听到了猎枪声的瞪羚,几乎是一跃而起。叶修看着他疯狂地搜索着房间的各个角落,一脸惊慌失措,于是出声阻止道:“别找了。”
张佳乐并没停下动作,搜寻完了房间的四角,又在墙壁上四处摸索。
“没有摄像头,也没有窃听器,我确定。”叶修无奈地解释,“如果真的有,我早就拆掉了。”

张佳乐这才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似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叶修看他这么紧张,显得不是很高兴:“你就这么怕别人知道?”
张佳乐转过头来瞪着他,那表情简直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
“这事我们不是说好不提了么?”也不知道是急躁还是愤怒,张佳乐脸涨的通红。“就当没发生过!”
“这是你说的,”叶修否认道,“我可没答应...

一切安好——2



2
一个小时后,身穿白色护士制服的张佳乐出现在临时牢房的门口。
正如张新杰所说的,这次和他们同行的非但没有女性,甚至连雌性都没有。这套制服是之前某个无国界组织留下的,可以想象那个护士必定十分健硕,以至于这套衣服穿在一米七八的张佳乐身上,居然还空空荡荡,活生生有了种弱不胜衣的效果。
“开门!”他压低了声音,似乎正咬牙切齿。

看守的士兵早就接到了命令,无论张佳乐穿成什么样子,都必须熟视无睹。于是他面无表情地开门,却没忍住朝张佳乐的头上看了一眼。张新杰力求完美,连船型的护士帽也给他带上了。只是找不到配套的黑色平夹,此时张佳乐头上的发夹,大概贡献于哪个家有幼女的蠢爸爸……
左边海绵宝宝,右边小...

一切安好-1


角色死亡预警。已经出场/提到的人都不会死,但是没提到的可能已经凉了……

1
张新杰站在铁门前,踟蹰了片刻。
这里不过是临时的指挥所,因此牢房也由普通仓库改造而来,既无单向玻璃,也无监控设施。他看不到叶修的情况,但大致猜得到他的状态。此时叶修大概格外气定神闲,悠然得仿佛在度假,毫无受制于人的自觉。

事实上,感到慌乱而棘手的,反而是霸图上下。
两个小时前,他们位于阿尔贡的岗哨拦截了一辆老式吉普车。司机表现坦然,证件齐全,无疑是个途径此地的正经商贩。然而很凑巧地,白言飞在放行时过来看了一眼,瞬间就认出了叶修的脸。

原本白言飞打算象征性地抓捕一下,等叶修逃掉之后立即向张新杰汇报,不要造成人员伤亡...

618小论文

大过节的这么热闹,那我来写篇小论文。
之前零星听见一种观点,说是叶修和陶轩的关系恶化成这样,叶修也是有责任的。要是叶修认真和陶轩解释交流,如春天般温暖,陶轩一定会支持他理解他,两个人就能肩并着肩手牵着手朋友一生一起走了。

我觉得,还是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持这种观点的人总是先给叶修扣上顶不沟通不交流非暴力不合作的帽子,觉得叶修和陶轩的交流一定是如下这种方式。
陶:你为什么就不露脸不拍广告呢,明明这是双赢的好事啊!
叶:我就不就不就不。
陶:你讲讲道理。
叶:我就不就不就不。
……
问题是这可能么。

叶修是个说骚话小能手,嘴炮小王子,但不代表他不会好好说话。他正经起来比少先队大队长都正...

性感经理在线算命

1
最早出现异常的,是韩文清。
从夏休期开始,他就时常觉得疲惫。然而韩文清本清,越是疲惫,他就越不肯减少练习量。
于是日复一日,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一张黑脸里透着苍白,面相活活从抢劫犯变成了肾虚的XX犯。

张佳乐打完世邀赛回来,看见他这幅模样,没忍住和张新杰吐槽,他这是熬夜看了多少小黄片?
张新杰忧心忡忡,说别是生病了。

结果一语成谶,没两天霸图高层开会,韩文清站起来发言,话说一半就直不愣登昏倒在地。霸图众人吓得不轻,赶紧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一溜十三招查了个大全套,也没查出来到底什么毛病。

然而韩文清的状态不对,依旧弱小可怜又无助,霸图众人心急如焚,医生一脸懵逼一筹莫展。叶修闻讯发来...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