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8.5

                                                9(上)

       松江的冲突初了,各大门派才平静了几日,却又起了波澜。

       灰角原有个不大不小的帮派,起了段扑朔迷离的公案,竟把几大帮派牵涉其中。霸图因有利益纠葛,派出了张新杰前去商谈,又带上张佳乐同行。

 

       行至灰角,张新杰约了各门派的人物谈判,又嫌张佳乐性子冲动,不想多生事端。张佳乐被他嫌弃了,又怀着一段心事,这天也就怏怏地独自出门闲逛。

       灰角本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张佳乐沿着内河走了半天,远远竟看到河面上飘着几艘花船。

       因是白天,花船画舫并没有刻意招摇,只能隐隐听见丝竹之声。他驻足听了一会,也不知谁吹了一段曲笛,十分悠扬哀婉,竟暗合了他心中一段缠绵之意。

 

       他正听得入神,箫声却突然中断了。横竖无事可做,张佳乐一时冲动,运起轻功就离岸跳上了花船。

       自然无人发现他。他走进船舱,才瞧见里面挤着一群男女小戏,大的不过十三四岁,小的只有六七岁。方才吹笛的是个小姑娘,不过十岁上下,瞥见一个少年公子闯进来,倒也毫不惊慌。

 

    “刚才是你在吹笛子?”张佳乐客客气气,“能再吹一遍么?”

       小姑娘笑道:“你这人也太冒失,谁家听曲子不给钱的?”

       张佳乐出门时分文未带,只好将钩弦用的扳指摘下来给她。小坤伶将扳指收了,当真又将曲子吹了一遍,只是才吹了几个音,旁边就横插进来几声箜篌,突兀非常。

 

   “你别弹了,”坤伶皱着眉朝旁边喊,“难听死了!”

       弹箜篌的是个小男孩,年龄最长,似乎有十三四岁了。他整个人隐在高大的箜篌后面,声音还带着童音的尖细:“真有这么难听?”

   “你别捣乱,再捣乱我告诉班主,给你撵下船去。”

   “他也是生人,你怎么不撵他?”

   “人家给了钱的,是客。你见过谁家赶客?”

   “那我也是客。你还收了我的拜师礼呢!”

   “呸!你那两串糖葫芦也算礼?”

 

      他们口角起来,内容倒有点蹊跷。张佳乐当那是孩子话,也没细听,只等小姑娘拌完嘴,又细细地把方才的曲子听了一遍。

   “这是什么曲子知道么?”张佳乐问她。

      小姑娘笑道:“是孔雀东南飞。”

   “这折戏会唱么?”

   “师父没教呢。”她倒伶俐,看出张佳乐穷极无聊,大约想在花船上厮混半日,“你教我好么?”

 

      说完,她又吹起笛来,一群小孩也七嘴八舌地起哄。张佳乐推辞不过,只得就着曲笛,把这折戏缓缓唱了几句。

   “人去楼空空寂寂,往日恩情情切切。忆往昔,往昔夫妻如胶漆。 谁知晴空起霹雳,谁知无端生嫌隙 ……”

       听他唱到“无端生嫌隙”这几字时,倒像是有所触动,声音里隐有呜咽之意。小坤伶大为不解,但生怕招惹是非,赶忙停下吹奏。

    “这曲子不熟。”小姑娘笑道。

    “你不是说最近天天练这个?”弹箜篌的男孩子又插嘴。

    “就你话多!”小姑娘恶狠狠地,正待再说他两句,船舱外却突然响起两下敷衍的掌声。

 

        别人犹可,唯有张佳乐大为惊讶。在他之后,又有人上了花船,为何以自己的功力,竟然丝毫没能察觉?

    “霸图的日子都这么惨淡了?”船舱外的人笑道,“靠你上花船卖唱养家?”

       一听那声音,张佳乐如遭雷击,心里又是惊喜又是感慨又是尴尬。然后他想起这出戏还是同叶修一起看的,心里更是五味杂陈,恨不得一头扎进水里算了。


评论 ( 24 )
热度 ( 358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