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13

                                            13

       卢瀚文此言一出,登时一片哗然。别人还没怎么样,陈果就赶忙跳出来,急着替叶修和张佳乐撇清关系。

   “你个死孩子瞎说什么?叶修什么时候和他订过亲了?”

    “我没瞎说啊。”卢瀚文挺委屈,“你看张佳乐的那匹马,原本是西凉国王送给叶家世子的礼物。这红鬃宝马举世无双,如果不是他们关系非同一般,又怎么会到了张佳乐手上?”

 

       他说得有理有据,陈果心里也慌张起来,偷眼去看叶修的反应,却发现后者居然一反常态地严肃起来。

       难道他和张佳乐真的有点什么?陈果心里愈发没底,就算是有,那也不能承认啊!

    “就一匹马啊,红毛马没一万也有八千,你凭什么说这就是叶修的那匹?就算是,就不能是张佳乐买的,偷的,抢的?”

    

       说完,她死瞪着张佳乐,后者却神态慌张,目光游移。

    “从十年前开始,这两个人就常有苟且。六年前在北桥,我还曾经撞破过他们月下盟誓。”朱效平仍然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当时副帮主也在场,可以作证!”

       众人的目光转向邹远,邹远没料到自己突然被逼到风口浪尖,慌忙之中不知如何应对,支吾道:“这……我……”

 

       他虽没肯定,可这态度分明是承认了,更是在人群中激起轩然大波。朱效平看着张佳乐挑衅道:“怎么,张教主,敢做还不敢认么?”

       张佳乐满眼都是杀意,抬手就要出招,被林敬言死死按住了。

   “你冷静点!”林敬言急得一身冷汗,“难道真要在大庭广众下杀他?”

  

       被林敬言劝住,张佳乐强压住胸中的戾气,勉强开口道:“我和叶修——”

    “——确实是订过亲的。”

       后半句话,居然是出自叶修之口,话音一落,人群中更像是炸开了锅,连张佳乐和卢瀚文也呆住了。

   “你瞎说什么?”陈果急了,“别在这裹乱!”

   “怎么是瞎说呢,就是订过亲啊。我们眼看三十了,难道一直打光棍?”叶修说得轻轻松松理所当然,“奸细就纯属瞎扯淡了……就百花那点家底,有什么打探的?真要刺探情报,那我该娶黄少天。”

 

       黄少天本在看热闹,没想到自己也被殃及,刚忙跳了出来:“喂喂喂,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这关我什么事?我能证明,我跟叶修清清白白,一文钱关系都没有,跟张佳乐更是清清白白……”

    “我也能证明!”卢瀚文不甘寂寞地参与声明。

        陈果哪有心思搭理他们,只顾着逼问叶修:“什么叫订过亲?口头那种玩笑又不算!”

    “不是口头的啊。”叶修像是全然不解她的苦心,“下过聘书,送了纳采礼。问名……就不用问了吧,他叫什么,不是江湖上都知道?”

    “你——!”陈果给他气得不轻,心里又急,憋得满脸通红,再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们还打不打了?”叶修环顾左右,“不打的话,沙寒这点家底,我们可搬走了啊。”

       他一席话提醒了众人。只是闹腾了一番,各大门派早无心再战,只由王杰希牵头协调,草草将诸事交割干净。

       一片混乱里,张佳乐悄悄走到叶修附近,却不和他说话,只是遥遥望着。叶修会意,便跟在他后面,一直策马走到了山阴僻静之处。

 

       方才混乱不得交谈,可此时到了说话之地,张佳乐却只觉得千言万语都在胸口,一个字也吐露不出。

   “有事说事,没事我走了。”叶修的声音颇为冷淡。

       张佳乐赶忙抬起头来,脱口而出道:“你为什么要承认订亲的事?”

       这事想要赖过去,怕是有一百种方法还不止。

 

   “别想多了,这事其实和你没什么关系。”叶修并不看他,拿马鞭子懒洋洋地抽着柳梢,“你当朱效平吃饱了撑的,非得出来喊一嗓子?那是个圈套,等着我们往里钻呢。”

    “可现在你这样说了,又打算怎么收场?”

       马鞭夹着一股劲风,抽落了一树柳花。

 

    “怎么收场……我五年前就说过了吧?”叶修忽地望向了他,“只要你肯散尽武功,我马上带你回京成亲。”

       听到这话,张佳乐竟像被谁当胸刺了一剑似的,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叶修,你不明白——”

    “我怎么不明白?”叶修抬起一只手来,示意他不必往下说了,“不就是你宁死都要登上盟主之位么?连性命都不在乎了,当然不在乎我怎么对你。”

 

       张佳乐呆呆地看着他,无言以对。

   “行了,没事我先走了。”叶修兴味索然地说道。

       他这话并非讥讽,他是真的太过明白了。无论是张佳乐的夙愿,还是他的敏感和执拗,叶修无一不了解得清清楚楚。张佳乐是怎么为了盟主之位孤注一掷,又是怎么一步步把自己逼到绝境却九死而不悔,再没有人比叶修了解得更加透彻……

       正因为了解,才更加无计可施。

 

    “我们非要这样么?”张佳乐小声说,“你明知道我对你——”

    “你对我情深似海啊。”叶修语带讥讽,“但是有什么用?再过一两年,你不是个疯子,就是个死人。你再喜欢我,能有什么用?”

       说完,他一夹马腹,头也不回地跑远了。张佳乐看着白日下的烟尘,只觉得心如刀绞。

 

      怎么就到了如此的境地?张佳乐混混噩噩地想着,只觉得身体都飘飘荡荡,如坠深渊。当初孙哲平退隐江湖,百花群龙无首,腹背受敌,随时有可能被瓦解吞并。当时他走投无路,孤注一掷服了百花缭乱之毒,只盼着能登上盟主之位,铲除强敌,让百花立于不败之地。可后来百花夺盟无望,自己神智清醒的时日越来越少,盟主之位渐渐成为了唯一的执念……

 

       霸图帮众视他为异己。在百花他是千夫所指的罪人。就连叶修……

       一想到叶修,一股夹杂着怨恨、悲伤的戾气便又涌动起来。无法按捺的杀意涌动在全身,他只想去手刃几个敌人,好去宣泄自己胸中痛楚——

 

       有人自身后接近,张佳乐想也不想,在戾气的驱使下回首便是一箭。

    “张佳乐!”林敬言惊呼道,“是我!”

       羽箭堪堪擦过他的面颊,林敬言额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你刚才……是想杀我?”

 

       张佳乐脸上的杀意慢慢褪去,竟是大梦初醒的样子,一脸的愧疚和追悔莫及。林敬言看他这样,难免心软,也就和他说着宽慰的话,把这件事给岔过去了。

 

       列屏群山的事一了结,两个人便快马加鞭赶回了霸图。恰巧方锐来看他,两个人说了半夜的悄悄话,直到三更天,林敬言才偷偷送他出去。

       回来的时候经过了一片荷塘,时逢黑云遮月,那幢幢的荷影就有些恐怖了。林敬言加快了脚步,冷不防看见荷叶之间依稀一个白影,顿时有些毛骨悚然。

    “谁?”

       人影动了动,月光渐渐从云层里透出来,林敬言才看清那竟是张佳乐,一袭白衣在水边望着荷花出神呢。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在这干什么?”林敬言抱怨着走过去,走近了才看清,张佳乐眉宇间竟然是极浓重的郁郁之意。

   “还为白天的事不痛快呢?”林敬言劝慰道,“看开点,到底——”

   “你说,霸图今年能夺盟么?”张佳乐忽地开口问道。

       林敬言被他问得一愣,但随即答道:“当然能啊。有老韩,张新杰,还有你,盟主之位志在必得。”

       听他这样说,张佳乐便笑了笑,只是脸上的惆怅似乎更浓了。林敬言心下蹊跷,又不敢放他一个人在这里,只好陪他对着水面发呆。

 

    “老林……”半晌之后,张佳乐又问,“你说人死了以后,会有灵魂么?”

       他的声音飘忽不定,水面上一阵凉风扑人,林敬言登时打了个冷战。

    “你怎么了?好好的问这个?”

       张佳乐笑笑:“没什么,我瞎说的。就是觉得没有灵魂最好,那样死了就一了百了……可刚刚我又想,如果没有灵魂,那死了就无知无觉,万事皆空,再也见不到——”

       说到这里,他猝然住口,林敬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只觉得那苍白的脸色活像个孤魂野鬼。

 

       这一夜,兴欣也有人未曾安睡。 

       陈果和苏沐橙商量着要秉烛赏月,硬是拉上了兴致不高的唐柔,三个姑娘在月下叽叽咕咕地聊天胡闹。玩得正疯的时候,庭院里远远传来了一阵琴声,在清朗的月夜里倒格外清晰。

    “这么晚了,谁在弹琴啊?”陈果纳闷。

    “好像是叶修……?”苏沐橙不大确定,“声音倒像是从他那来的。”

    “弹得够难听啊。”听了一会,陈果嫌弃道,“这什么鬼。”

 

       弹琴的人手法十分生涩,曲调也不熟练,断断续续听得人心里窝火。唐柔在音律上很有造诣,凝神听了一会儿说:“是《阳关三叠》。”

       陈果和苏沐橙大为膜拜,能从那荒腔走板的琴音里听出曲调,绝非常人所能。

   “别弹啦!”苏沐橙抓起一把瓜子壳扔下去,“真难听!”

       于是琴声戛然而止,陈果和苏沐橙继续打打闹闹,唯有唐柔望着月色,突然轻声唱起了方才那首琴歌来。陈果半心半意地听着,歌词没听真切,只模糊地听见了一两句。

    “楚天湘水隔远滨……如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

 

评论 ( 50 )
热度 ( 449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