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红鬃烈马-20(上)

                                                     20

       张佳乐的落马,成为了整场战事的转折,兴欣借此势如破竹,大胜而归。

       本来两队的主将们要致意告别,可张佳乐似乎伤得不轻,霸图一群人无暇他顾,这一环节也就省掉了。兴欣这边伤亡也颇重,一群人默默地敛埋尸体,救治伤员,连获胜的喜悦都因此冲淡了几分。

 

   “小唐怎么样了?”

       兴欣的营帐里,陈果站在唐柔身边,急得团团转。方才的战斗里,主将中属唐柔伤得最重,苏沐橙拉了道帘幕给她清洗伤口,端出来的水都是血红的。

   “没什么事,皮外伤。”唐柔冲她笑道,“不会影响下场战斗的。”

   “你还想着下场战斗?”陈果哭笑不得,“你还是个伤员呢!”

   “离盟主之位只差一战了,当然要想。我没事啦……后天就是和轮回的决战,我怎么能缺席呢?”

 

   “放心吧果果,”苏沐橙也来宽慰她,“小唐伤得不重,再打一场不成问题。战场打扫得差不多了吧?我们该出发了。”

   “今晚就得赶路,不然要耽误后天的战事了。”魏琛也附和道。

       陈果刚想赞同,然而心里终究有个疙瘩,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要不要去……和霸图道个别?”

 

       她说完这句话,几个人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了叶修,后者正坐在营帐的一角,低头默默擦拭着手中的战矛。

    “有什么好道别的?”苏沐橙皱眉。

    “就是,难道刚才没打够,还找上门去再打一场啊?”方锐笑道。

   “收拾东西赶紧走了,不然急着赶路,明天连休息的时候都没有。”魏琛催促。

   “那就……走?”陈果仍有些迟疑。

  

      她这话自然是说给叶修听的。顾念到叶修和张佳乐的关系,她只怕叶修心里不大好受,想去看看张佳乐才能安心。可自始至终,叶修对她的话都置若罔闻,只是慢慢地擦拭着矛尖,仿佛那里的血迹永远洗脱不净似的。

 

       没人反对,兴欣便没有多做停留,就此开拔。因着战后疲惫,戌时兴欣就再次扎营,让众人好好休整安歇。

   “叶修呢?”巡查的时候,陈果四处没见叶修的人影。

   “已经睡下了,大概是累了吧。”方锐急忙报告。

       陈果想着这些天他的确操劳,也就没放在心上,只带着其他人巡营安置。至于霸图这边,也到了每夜巡查的时候,张新杰和林敬言处理了伤员,又依着次序,一个个帐篷地查看过去。

 

    “张佳乐没事吧?”林敬言问道。

    “他说没事。”

    “可我看他伤得不轻吧……”林敬言有点担忧,“叶修下手可不轻,我怕他是在硬撑。”

    “他的情况,只有自己清楚了。”

 

       林敬言叹了口气,张佳乐毒入肌理,旁人根本无法碰触,自然不能查验他的伤情了。

   “伤得重也就算了,我就怕他想不开。为了盟主之位,他算是孤注一掷了……刚才咱们去劝他,他表现得那么豁达,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张新杰皱着眉刚想开口,突然袭来一阵疾风,手中的烛焰剧烈地跳动了两下,他不得不用手护住。

   “谁?!”他朝着身后厉声质问。

 

       然后身后只有成片的营帐,并没看到走动的人影。

    “哪有人?你看错了吧?”林敬言疑惑。

       张新杰仍旧不放心,搜寻了一阵,却并未发现异常,也只得无功而返了。

 

       战后众人都几位疲惫,没等到夜深,霸图的营地里就一片寂静,只剩稀稀落落的鼾声和呓语。张佳乐吹熄了灯,就听见营帐的帘幕被掀了起来,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

   “又来看我啊?”他以为是张新杰,感动之余更多的是不耐烦,“我真的没事。你还不睡觉?”

      来人并不回答,只朝他走进了两步,张佳乐接着微光只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胸口却莫名地一沉。

  “你……你怎么来了?”

     张佳乐猛地跳了起来,强压住胸口的一阵气血翻涌。

 “还挺精神的。”来人似乎是笑了,“看来是真没事啊。”

 

评论 ( 29 )
热度 ( 321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