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21

                                             21

       叶修这电话一打就打了一个多小时,起初方士谦还等着他回来,准备弄死他,可没过多一会,直播平台就坐不住了,一连四五个电话打过来,半哄半骗地逼着他重开了直播。

       十五分钟早过去了,方士谦看了看职业选手的大群,黄少天在里面跳的正欢,控诉那个路人神枪手一定开了透视挂,呼吁围观群众和他一起去向官方举报。方士谦没看到比赛的结尾,但从黄少天长篇大论的描述里,他也大概知道了后面的事。

 

       五个对手自杀了四个,剩下的一个,经过地毯式的搜索,黄少天、唐昊和肖时钦确定他就躲在城堡大教堂的尖顶上。果然,在他们施展技能向上攀爬的时候,就听见一连串的枪声,是那个神枪手在通过飞枪移动走位。

 

       诡异就诡异在,借着建筑物的掩护,他居然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三个人的视野中。

       和遮影步的原理一样,这种闪避主要就在于通过经验来预判,然后卡对手的视野。神枪手移动灵活,此时不需要做出攻击,又有众多的建筑物掩护,按理说躲避的难度远低于遮影步。可现在他要躲避的,是联盟顶尖的三位职业级大神——其中还有一个同为枪系职业的生灵灭。

 

       可就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这个神枪手居然没有犯过一次错误。剩余的时间原本就不多,在放了三个人一分多钟的风筝后,十五分钟到了——居然就这么赢了比赛。

 

   “我在登陆荣耀官网了,谁和我一起去举报一下?”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苏妹子你也看到了吧,他肯定开了透视外挂,谁凭预判能闪避到那种程度?”

      沐雨橙风:打不过就说挂?

   “喂喂喂,我哪里打不过他了,我又没和他打过你怎么就说我打不过他。”黄少天不满,“真的打起来我可以打他十个好么?用外挂的都是垃圾,你听说过哪个高手用外挂?”

      沐雨橙风:你高兴就好。

   “他真的是挂啊,我确定!”黄少天斩钉截铁地说,“你等着看处理结果好了,不是挂的话,我直播吃十个键盘!”

      一枪穿云:不是挂。

      ……

      一枪穿云:我小号。

      ……

      ……

      ……

 

       一群人要押着黄少天去吃键盘,大群里热闹的很,方士谦却没心情搭理他们。此刻他的直播间也热闹的很,虽说最后可以算作叶修赢了,而这把结束叶修也刚好进了国服五十强,观众却以直播中断没看到为由,强烈要求治疗之神变身女装侠。

       方士谦烦得要死,直接喊房管封刷屏的账号。然而房管却得到直播平台的指示,装聋作哑,任由群众发出他们的呼声。方士谦直播了一会,不堪其扰,最终把直播间的名字改成了“女装找叶修再问自杀”。

 

       大家闹腾了好久才散,方士谦心累的不行,看见叶修回来,从电脑前跳起来就要制裁他。但他心里毕竟清楚,自己是欠了叶修一个人情,故而下手也不是很重,意思意思就算了。

       叶修因为心情好,方士谦哔哔他也不还嘴,就笑呵呵地听着。等到方士谦哔哔完了,叶修才说:“问你个事,你知不知道第一次见家长得拿点什么?”

       方士谦想也不想:“我他妈怎么会知道?”

    “……也对。”叶修点点头,“都忘了你没人要了。”

 

       这一句话算是捅了马蜂窝,方士谦瞬间起了杀心,眼看就要上演一场血案。就在叶修准备闪避的时候,方士谦的电话响了,他赶紧转移话题:“你电话!”

       这么晚打过来,多半是急事,方士谦到底还是先扔下叶修,从电脑旁边抓过了手机。在看清屏幕上的名字之后,他的表情突然变了,那种半是惊愕半是抗拒的模样,就像是被谁突然碰到了还没痊愈的伤口。

 

       看到他的样子,叶修大感蹊跷,他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却发现那个名字自己也认识。

   “微草的经理?”他问方士谦。

       方士谦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盯着屏幕看,心里不知想着什么。又隔了几秒,他深吸一口气,转头对叶修说道:“你出去。”

 

       叶修也就走了,出门的时候,他用余光看到方士谦接起了电话。洗漱过之后,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第二天他有事,特意起了个大早。

       路过方士谦房间的时候,房门紧闭着,可透过门缝,就能看到隐约的灯光。他大约一夜没睡,也不知道都在干些什么,叶修想了想,还是没敲门,径自出门去了。

 

       中午,十一点二十分钟。

       饭店包厢里,微草的经理看看表,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方士谦发了条短信,询问他到哪了。约的是十一点,他不怕方士谦迟到,而是怕方士谦干脆爽约。

 

       把自己扔在这白等半天……方士谦是干的出这种事的。在微草工作十多年了,方士谦始终是最让他头疼的熊孩子,没有之一。林杰在的时候还好,好歹能有人制的住他,可一旦林杰退役了,自己就只能被迫看他天天表演大闹天宫。

 

       为什么林杰不肯接受微草给他的职务,继续留队工作呢?一想到这个,微草的经理总是忍不住叹气。如果林杰还在,自己第三赛季的日子也不至于那么难熬,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想到王杰希刚出道的那段时间,他还是要做噩梦。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每天早上一起床,自己就得被迫听着工作人员来汇报,说是王杰希和方士谦又吵架了又冷战了。如果两人不合是因为什么争权夺利的正经理由也就罢了,偏偏老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让微草经理觉得自己管理者的尊严荡然无存,简直沦落成了幼儿园中班的生活老师。

 

      举个例子吧。王杰希出道后,正式训练的第一天就不是很顺,现在想想,那简直是不祥之兆。那天自己特意起了个大早,想要给队员们加油鼓劲,结果才进了训练室,就发现气氛不对,王杰希和方士谦各站在房间的两边,一个面无表情,一个一脸愠色。

    “吵架了。”有队员轻声跟自己汇报。

 

        因为林杰退役的关系,方士谦对王杰希多少有点意见。一听见两人吵架,经理的心里就发凉,开始担忧队伍不合影响稳定……结果一听清了吵架的缘由,担心是没有了,却有些哭笑不得。

       吵架起因是账号卡。

 

        早上方士谦先到了训练室,把卡扔在电脑边就去吃早饭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账号卡不见了,一问队友,说是王杰希刚才在他位置上坐过。

       方士谦就说是王杰希拿了他的账号卡,王杰希说没有。方士谦还是认定王杰希拿了他的账号卡,然而王杰希还是说没有。如此反复了几轮,两个人的脾气都上来了,方士谦踹了椅子,王杰希说他脑子有毛病。

 

    “就为了这么点事啊?也值得吵一架?”微草经理觉得有点好笑。

    “他把我账号卡弄丢了,这是小事?”方士谦很气。

    “我没有。”王杰希板着脸。

    “就是你!”

    “不是我。”

    “……”

  

       没办法,微草经理只得亲力亲为,把整个训练室翻了一遍,最后从主机后面把方士谦的账号卡翻出来了。

    “方神,”他把账号卡还给方士谦,和颜悦色地诱导,“你是不是该跟王队道个歉啊?”

       找到了账号卡,方士谦自知理亏,不太情愿地走到王杰希前面,梗着脖子甩下一句:“对不起。”

       显然没什么道歉的意思。

       王杰希正做训练,眼睛直盯着屏幕,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没关系。”

       显然也没什么原谅他的意思。

       ……

       然后两个人一个礼拜都没说话。

——————————————————————

欢迎来到微草幼儿园。

向大家介绍向日葵中班班长王杰希和副班长方士谦 (* ̄(エ) ̄)

 

评论 ( 67 )
热度 ( 645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