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22

                                                        22

       一个礼拜之后,当微草的王牌核心和王牌治疗终于恢复外交关系,微草的经理松了一口气,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结果没到三小时,两大王牌又吵起来了——这次是因为空调。

       那天是个秋老虎,训练室里很闷热,王杰希就把空调打开了。结果方士谦就坐在出风口下面,被冷风正对着吹,又把空调关上了。

      王杰希说热。

      方士谦说冷。

      王杰希说你冷不会穿件衣服?

      方士谦说你热不会脱件衣服?

      王杰希说你大家都觉得热,你别这么不合群。

      方士谦说你又能代表大家了?我看你最自私自利。

 

      然后俩人又吵了起来,经理见势不妙,只好及时干预,给两个人换了座位,这才把空调打开。这次俩人的冷战持续了六七天,刚恢复到见面打招呼的关系,不到三秒又吵了起来。

       这次是因为女粉。

 

       王杰希虽然刚出道,然而实力强悍风格华丽,几场比赛就吸引了大量的粉丝。那天有个女粉来找王杰希,也不知道怎么给她混了进来,偏偏经理在找方士谦谈事,没被她堵到人。

       女粉在训练室门口晃,方士谦眼尖看见了,就去问她找谁。小姑娘说来看杰希欧巴的,方士谦就感慨了一句,说他长成那样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粉?

 

       这其实就是句调侃,甚至能理解成恭维,夸妹子长得好看。然而女粉对王杰希爱得狂热,最听不得别人说她家偶像难看,当场就翻了脸,喷方士谦垃圾混子抱王杰希大腿躺赢。

       方士谦不含糊,喷回去说你杰希欧巴小儿麻痹哪来的大腿。

  

       等经理来的时候,看见方士谦和女粉在训练室门口掐架,吓得差点没晕过去。好容易把粉丝安抚下来,好言好语地送走了,经理还没说什么,王杰希就皱眉了。

       王杰希批评方士谦这么对待粉丝影响战队形象。

       方士谦正在气头上,就怼他说耽误你艹粉了是吧?

       王杰希说麻烦你张嘴之前过过脑子,这是一个职业选手该说的话?

       方士谦说我冤枉你了么?有女朋友还勾引女粉,水性杨花的要点脸吧。

       ……

 

       好容易把两个人劝开了,结果又是好些天的冷战。王杰希本来就是个空降,实力惊人却跟战队磨合欠佳,这会儿跟战队的治疗十天里又有九天不说话,微草的队伍交流简直成迷全靠眼神。微草经理看在眼里忧在心中,想了好些办法缓和两人的关系却未果,最终只得无奈地去问自己幼儿园大班的儿子:你们班里小朋友打架,老师都怎么处理的?

       儿子说让他们做同桌,一起睡午觉。

 

       于是微草经理一拍大腿,把王杰希和方士谦换到了一个房间,美其名曰培养感情。结果这一换不打紧,感情没培养出来,宿舍的房顶差点被俩人给掀翻了。

       什么方士谦嫌王杰希起床跑步影响他休息啊,什么王杰希嫌方士谦吃零食乱扔渣都掉他键盘里了啊,什么方士谦嫌王杰希在宿舍用黑轴键盘声音太大啊,什么王杰希嫌方士谦脏衣服乱扔还穿错他的袜子啊……

 

       三天一吵变成了一天一吵,微草经理实在没心力天天处理这些破事,更不想任由两人不合影响微草的成绩。就在他打算找老板汇报,想办法要敲打敲打他们的时候,这俩人却像是突然转了性,居然再也没吵过架。

       不但不吵架,两个人甚至还有模有样地开始交流沟通,随着王杰希风格的逐渐转变,微草的战术系统也算是彻底重构。眼看着队伍蒸蒸日上,经理欣慰之余又有点迷惑,心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两个人不再互相找茬了?

 

       仔细想想,转机似乎是发生在两人首次对战嘉世之后。然而经理重看了那场比赛很多次,仍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微草依旧很日常输给了嘉世,全程也很日常地被叶秋按在地上殴打……

 

       然而不管什么原因,就是在两人的携手合作下,微草斩获了两个冠军,赫然跻身豪门战队的行列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王杰希的性格日臻成熟,方士谦的脾气也略好了一些……这些年里,微草吸纳了很多的新鲜血液,甚至还找到了实力突出的治疗接班人。

       虽然袁柏清还显得生嫩了些,但方士谦答应打到第八赛季或是第九赛季,以帮助微草顺利度过交接期。不管在私事上怎么任性胡闹,大家却都不得不承认,和王杰希一样,方士谦对于微草战队,一向是乐于付出,甚至愿意牺牲的。于是第七赛季总决赛的庆功宴上,经理拉着方士谦说了好些感谢的话,然后又敬了好几杯酒,方士谦一脸尴尬,最后酒还是王杰希替他喝了。

 

       毕竟是夺冠,大家也就放开了一回,不少人都喝醉了,王杰希更是直接醉倒。回到基地之后,经理越想越不放心,于是跑到王杰希的房间看看他有没有事。门没上锁,结果他一进去,就看见果然有事——并且还是大事。

       王杰希躺在方士谦床上,应该是睡着了。而方士谦坐在床头,俯身下去,怎么看,怎么都是在亲他……

 

       然后方士谦才发现进来了人,两个人四目相对,很难说谁受到的惊吓更大。经理做了个手势,方士谦就跟在他身后走出了门,脸色煞白像个闯了祸的小学生。

       经理也慌的要死,满脑子都是公关危机微草丑闻战队倒闭身败名裂。结果等方士谦语无伦次地让自己保密的时候,他的一颗心瞬间就落了地,一个巴掌拍不响,好在是单恋,那这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管王杰希是怎么想的,这俩人是断然不能留在同一个战队了。一个是即将退役的治疗之神,一个是战队还要倚仗很多年的核心王牌,放弃谁留下谁,简直是想都不用想。请示了老板之后,经理代表战队和方士谦谈了话——感谢他这些年来对战队的贡献,并且希望他能提前退役。

       毕竟是战队的功臣,经理其实是提供了很多优厚的条件,来作为他退役的补偿。然而除了依照合约该拿的部分,方士谦什么都没要,临走之前他对战队只有一个要求——那天看到的事,请务必保密。

 

       战队欣然答允,事实上,没有人比微草的管理者更希望这是个永远的秘密。经理知道,对于退役,方士谦心里其实是感到不甘和委屈的,这么多年他始终拒绝和微草官方联系,就是一种无言的抗议。对于他的心情,经理能够理解,然而对此自己并没有什么愧疚之情——毕竟微草不亏欠方士谦任何东西。

      一切都是为了战队的利益。

      没有什么能够凌驾于这个利益之上。

 

      手表的分针又跳了一格,已经十一点半了。微草经理正准备给方士谦打个电话,包房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三年没见的方士谦站在门口,头发乱糟糟的,显然是刚刚跑过来。

    “堵车。”他有点生硬地扔下一句话,算是道歉。

    “哦,没事没事,这个点都特别堵。”经理笑呵呵地给他倒了茶,“吃点什么?”

    “随便。”

 

       事实上,这个饭店离方士谦家不到五百米,根本用不着开车来。经理猜到他原本不打算来,纠结了半天却还是跑了过来,然而嘴上却并不点破,只是张罗着点好了菜。

    “都三年没见了,方神变帅了不少啊。”经理寒暄着说,“前几天我还看你直播呢,人气真高!好几十万,快赶上比赛观众的十倍了。”

    “就是虐菜,”方士谦冷淡地说,“没什么好看的。”

    “有治疗之神坐镇,别说虐菜,刷新手村副本都有人排队看。”经理恭维道,“方神现在人气了不得,我听说你的签约费一直看涨,比在战队的时候高多了。”

 

       不提还好,提起“战队”两个字来,方士谦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把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放,语气很冲地反问:“关你什么事?”

    “是是是,”他乱发脾气,经理却毫不计较,“这个是个人隐私,我不该问。”

 

       这些年来,微草经理的性子是被一茬茬熊孩子给磨出来了,方士谦知道跟他吵不起来,心里却更觉得烦躁。两个人沉默了一会,方士谦看也不看桌上的菜,直白地问道:“你说找我有事,到底什么事?”

   “就聊聊天不行?”

   “那我走了。”

   “……别走别走。”经理叹口气,“方神你何必这样呢?见了我跟见了仇人一样。你摸着良心说说,这些年战队对你怎么样?”

 

       他这么一问,方士谦却是愣了一下,随即转开了目光,却不再是剑拔弩张的样子了。平心而论,方士谦觉得微草对自己算是仁至义尽,哪怕协商退役的时候,提出的条件也是极为优厚……

    “当年你退役,战队也觉得很遗憾。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方神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战队老板,你会怎么做?”经理缓缓说道,“我这次找你,一个是三年没见了,想和你叙叙旧。再就是这么些年了,战队和你好歹有情分,何必闹得这么僵?再过几个月就是全明星赛了,今年全明星微草主办,战队管理层商量了一下,想请你回来参加活动……你觉得怎么样?”

 

       他突然提出邀请,倒让方士谦深感意外。这些年,不但他躲着微草的官方,战队的高层其实也一直不愿和自己扯上关系。他很清楚,在战队高层的眼里,他对王杰希的感情就像是一种危险的病毒,一旦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找我回去,不怕再搞出什么丑闻么?”他语带讥讽地问道。

    “方神就别寒碜我了。”经理摆摆手笑道,“谁年轻的时候没点烂七八糟的事,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总惦记着啊?”

       大约是怕方士谦不信,经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再说,你不是都和叶神在一起了么。”

 

 

评论 ( 78 )
热度 ( 613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