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周)My Best Friend's Wedding-(下0.95)

       回程的路上,黄少天始终一语不发,即使路程不远,但这种持续的沉默,对他来说也太过反常了。

       更奇怪的是,对于他的反常,叶修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不置一词。

 

       下飞机后,两个人赶到了预约好的教堂。举行婚礼不在更加简便的市政厅,而是选择了更有仪式感的教堂,不用说,黄少天也猜到了这是谁的主意。

    “本来该去酒店接小周的,”叶修说道,“不过时间来不及了。”

    “他在路上,”黄少天看了看手机里周泽楷发来的消息,“就快到了。”

 

       叶修点点头,把手伸进口袋里,习惯性地掏出了烟盒。可他想了一想,又犹豫不决地把烟放了回去,过了几秒,又再拿了出来。

    “我还是抽支烟吧。”他说。

 

       和他认识了六年,黄少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局促不安的模样,然而这又并非是单纯的焦虑,他眼神里明显带着一种期盼,就像是每次大赛将至时的样子。再过一小会,他会见到周泽楷,然后,他们三个人的人生都将迎来转折,并且是无法逆转的转折……黄少天呆呆地看着叶修的侧影,突然意识到,这是最后一小段自己可以无所顾忌地凝视他的时光了。

       自己就要这样什么都不做,静待时光的流逝么?

 

       夜风把烟雾吹向了他的方向,黄少天的视线模糊了,连眼眶都一阵刺痛。他猛地跳了起来,跑着转过了一个街角,用微微发颤的手拿出电话,拨通了喻文州的手机。

       电话接通了。

 

    “少天?”

    “队长……”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人生中第一次简明扼要地说道,“完了,我喜欢叶修。”

    “现在离他们的婚礼还有……”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大约是去看了看时间,“十五分钟?然后你现在才发现你喜欢叶修?”

    “我也不想这样啊!”黄少天的语气简直要崩溃了,“就刚才,我们在峡谷,就我们两个人……靠,我也说不清,但是我跟你说,你知道我有多惨么?我现在特别想冲出去在半路上拦住周泽楷,一闷棍把他打晕,然后趁月黑风高,把他扔海里去毁尸灭迹……”

    “年轻人你这想法很危险啊。”喻文州劝阻道,“你要是因为谋杀坐牢了,蓝雨下个赛季还怎么打?”

    “……”

    “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弄清楚。”喻文州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你到底是喜欢叶修呢,还是只是想赢过周泽楷呢?”

    “我确实看周泽楷不顺眼,”黄少天坦白道,“我也特别想赢过他。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喉咙像是被哽住了,他深吸了几口气,才能继续说下去。

    “我什么都能输给周泽楷,真的。但这次不行。”他真心实意地说道,“不对,这也不是输赢的问题……队长,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那你觉得,”喻文州思索了一下,“叶修知道么?”

    “不知道吧?”黄少天不大确定,“也可能知道吧?我不知道啊……”

 

        他把今天两个人那颇有深意的对话复述了一遍,当然其中夹杂了很多不必要的叙述和议论。喻文州静静地听着,过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

    “我觉得,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喻文州用一种十分惋惜的语气说道,“不管他从前多喜欢你,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怎么就过去了呢?”黄少天激烈地反对,“我这边还没开始,他就已经过去了?”

    “你心里也清楚吧?”喻文州很柔和地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退一步想想,你一直不接受叶修,逃避自己喜欢他的事实,不就是因为各种顾虑么?现在你还是现役,那些顾虑也都还存在,难道这些对你都不是问题了?”

    “不管你信不信……队长,现在我觉得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或许听起来是在逞强,不过是一时冲动的自欺欺人,可黄少天从来没有过这样冲动的时刻,想要不计后果地去拼命挽回什么。然而这其中真的还有挽回的余地么?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去争取呢?黄少天手握着电话,感到一阵矛盾的挣扎,像是察觉到了他的茫然,喻文州又叹了口气,为他指出了方向。

    “少天,我告诉你现在该怎么做。”他很坚决地说道,“你什么都不会对叶修说,五分钟以后,你会参加他们的婚礼,做他们的证婚人。再然后,你会慢慢忘了这件事……” 

    “是么?”

    “是啊。”喻文州肯定地回复,“到那个时候,你就会祝福他们了。”

 

       黄少天挂断了电话,慢慢地走回教堂的门口。喻文州说的每一字都不断地在耳边回响,直到他看到了周泽楷和叶修的身影。他知道,喻文州说的是对的,他说的总是很有道理……

    “时间到了。”叶修看见了他,“该进去了。戒指在你那吧?”

 

       黄少天机械地点点头,按照惯例,戒指都是由证婚人保管的。他拿出那个盒子来,打开让周泽楷看了一下,后者一副惊喜过度的样子,叶修看着他笑笑,笑容非常温柔。

      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幸福的情侣……不,并不只是像,他们应该就是一对幸福的情侣。黄少天凝视着叶修的脸,诧异地想着自己在这六年里,是怎么对这样浓烈深厚的感情视而不见的呢?

 

       你什么都不会对叶修说。他默念着喻文州的话,你会参加他们的婚礼,做他们的证婚人,再然后,你会忘了这件事……

       你什么都不会对叶修说。

       你什么都……

 

    “叶修。”他清晰地说道,“我有话对你说。”

       周泽楷正看着他,然而在黄少天的视野里,除了叶修以外的一切,都渐渐地虚化模糊了。

 

    “我喜欢你,六年以来我都一直喜欢你,但是我太担心别人的看法,太担心一堆没用的事……我不敢承认。但是到了今天我才发现,我真的特别喜欢你,特别……”

 

       他说得很快,仿佛不这样,就无法继续说下去了。这一刻,他总算是明白了叶修说过的话——在过于浓烈的感情面前,言语实在太过笨拙和无力。他很想说出点什么动听的话来,可事到如今,他根本组织不出什么巧妙的言辞,哪怕字字出于真心,也都显得荒唐可笑。

      然而他还是坚持说了下去。

   “别跟他结婚。”他费力地说道,“别选别人,选我吧。”

 

       周泽楷要来揍我了。一片静寂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竟然是这个。我打得过他么?黄少天想,可打架是要被禁赛的。

       他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着,眼睛只盯着自己脚下的方寸空间,慢慢地,一双脚踏进了视野里,他认出来那是叶修的鞋子。

    “少天。”

   

       他的声音怎么会有这种魔力呢?只要两个字,就让自己像害了热病似的颤抖着。他感到叶修的手落在自己的肩膀上,温热的,带着股奇异的力量。被这股力量支撑着,他终于敢抬起头来,忐忑地观察着叶修脸上的表情。

    “你相信么?”叶修非常耐心地说道,“要是可能的话,我真的想选择你。”

     “但是……”黄少天听出了他的潜台词,“我真的……”

     “对不起。”叶修诚挚地说道,“这是不可能的。”

 

        他一向果断坚决,黄少天知道,叶修说了这是不可能的,那就必然是不可能的。在那一瞬间,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裂开了,里面承载着的爱意流淌到哪里,哪里就一阵烧灼似的痛楚。

    “少天,”他听见叶修的声音,“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叶修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温柔……黄少天恍惚地想着,哪怕在他还爱自己的时候,也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随后,他感到叶修拥抱了自己,两三秒之后,他松开了手。

 

    “走吧。”叶修对周泽楷说。

       他们是手牵着手走开的,约定的时间到了,小教堂的门打开了,笑容满面的牧师走出来迎接着一对新人。在这个繁华喧闹的城市,唯独这里是宁静而神圣的,黄少天想,这是一幅美得像油画似的画面。

       叶修会回头么?他想。应该是不会的。他不是个犹豫不决的人,从来都没有优柔寡断的时刻。关于他们之间的讨论已经结束了,昨天发生的事就永远停留在昨天,自己也该彻底接受这个现实吧?

 

       牧师在和他们交代着什么,是婚礼的注意事项么?下一秒,他们就要走进那扇门了,而随着那扇门再次关闭,他和叶修之间的可能也就彻底消失。最好的办法,是就在此刻转身离去……

       真的就只能这样么?

 

    “叶修!”他用尽全力,喊出了他的名字。

       那个背影的脚步停住了。

   “我不接受!”黄少天快步走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你说不可能,但是我不接受!我喜欢了你六年,我有过那么多机会……可就在我发现的时候,你跟我说一点可能都没有了?我接受不了!我不是说一定要赢回你或者怎么样,但是不能是这样,我就是想要一个机会……就最后一个机会……”

 

      他说不下去了,眼泪像暴雨似的夺眶而出,牧师震惊地看着他,甚至连街边的行人都开始驻足。然而他此刻所想的却不是这些,他想的根本不是这些……

      叶修正看着他。

 

      时间像是凝固了,他的眼泪像是什么魔法一样,把叶修钉在原地动弹不得。说点什么啊,黄少天绝望地想,你随便说点什么……

       然而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却始终没有开口。


评论 ( 514 )
热度 ( 515 )

© evergreen | Powered by LOFTER